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征文】王维洛:雄安新区选址错误

——违背老祖宗的教导,选在“冀中凹陷”

雄安新区的一位当地人士爆料称当地已“民不聊生”。(Getty Images)

人气: 1417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4月27日讯】《管子·乘马》说:“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用水足,下毋近水而沟防”。而雄安新区却选在了“冀中凹陷”,是华北平原最低洼的地方,违背了老祖宗的教导。这就是雄安新区发展缓慢而且未来也不可能有大发展的根本原因。要保证雄安新区100平方公里乃至2000平方公里的城市用地不被洪水淹没,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弃雄安新区的雄伟计划,人类毕竟要遵守自然法则,中国人必须尊重真正的传统文化。

一、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决定指出: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同时也是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项重大决策部署。

规划范围涵盖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因而取名雄安新区。雄安新区位于北京南部一百余公里处,紧靠华北平原最大的湖泊——白洋淀。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以特定区域为起步区先行开发,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按照中国城市规划的一般设置,一平方公里建成区的人口为一万人计算,起步区人口为一百万,中期发展的人口为两百万,远期发展的人口为一千万。据说设立雄安新区的目的是: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

其实设立雄安新区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国土规划上的什么战略布局或者空间结构的调整和改善,而是完全出自政治目的。邓小平重新上台后,接受他人建议,提出要建设四个经济特区,深圳、珠海、厦门和汕头,较为成功的是背靠香港的深圳经济特区。之后邓小平又提出了要建设上海浦东新区,但在规划时遗忘了浦东原本对太湖担负的泄洪功能,酿成了1991年太湖洪水大灾害,淹了中国的钱袋子。现在把深圳特区的功劳归于中共第二代领导邓小平,把浦东新区的成绩算在中共第三代领导江泽民头上。中共第四代领导胡锦涛搞了一个天津滨海新区,现在基本上是个烂尾工程。作为中共第五代领导的习近平当然也朝思暮想地要搞一个新区,一个不同于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的新区,一个高于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的新区,显示其政治智慧和领导才能。

http://www.dtdmap.com/china/xiongan/2982.html图片来源: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新区城乡空间布局结构

二、雄安新区的构思出于何人之手?

有人说,雄安新区的构思出于中国工程院院士、原上海市市长徐匡迪,主要有两个依据。第一个依据是中央电视台报导习近平2017年2月23日考察雄安新区时的一段电视画面。站在习近平右后方的是政治局常委张高丽,站在习近平左后方的是一位戴着墨镜和鸭舌帽的“神秘人士”。这位“神秘人士”就是徐匡迪,他是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第二个依据是,徐匡迪第一个出来比较详细地介绍了雄安新区的构思。2017年6月6日由中国社科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主办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7年大会在北京举行,徐匡迪介绍了雄安新区的选址、城市功能、城市发展规模和城市特色。关于雄安新区的选址,徐匡迪从三个方面加以说明:

第一是山川地势;

第二是中轴线和对称;

第三是河湖水系。

图片来源:新唐人电视台:雄安设计师罕见自曝选址秘密:源自传统风水理论。

徐匡迪解释说,雄安新区的选址,“这是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关于城市建设的‘山川定位’立轴线的哲学思想。”“按照中国传统南北轴线理论来看,北京城市中轴线南延下来正好是霸州,但因为霸州地质情况不是很好,不适合建新城。经在附近寻找,最后在5个选址中敲定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区域联合起来叫‘ 雄安新区’”。徐匡迪拿北京城举例说明,“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潭柘寺历史比北京城还要早五百年,雄安新区正好位于潭柘寺这条千年南北轴线正下方,而潭柘寺又和通州城市副中心以北京中轴线成对称布局。“将城市营建纳入山水体系,山、水、城综合规划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这个地方人口密度低、开发程度低,发展空间充裕,如同一张白纸,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本条件。”

但是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在其撰写的《Dealing with China: An Insider Unmasks the New Economic Superpower》(中文译名:《与中国打交道——美国前财长保尔森的二十年内幕观察》,英文版2015年出版,中译本2017年出版)一书中里透露,雄安新区是习近平个人的设想。与徐匡迪没有关系。书中记载:习近平在2014年7月告诉保尔森:(雄安新区)“这是我个人的设想。”港媒曾爆料,北京当局布局的千年大计选择〝雄安〞是有原因的,有人解释说,“雄安新区”主要由三个镇(指平王乡、大王镇、雄州镇)来组成,这些镇的名字的寓意就是“平王做了大王要雄霸天下”。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指出,设立“雄安新区”本身就是违反了中国宪法,因为宪法第62条提到中国人大行使的职权就是决定特区的设立和制作。可是2017年4月1日之前刚结束的全国人大中,没有人提出雄安新区的讨论和对此进行表决,当时的人大代表对雄安新区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还不如一个美国人)。现在以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名义把雄安新区的说法提出来了,置人大代表、法律宪法不顾,可见是习近平的个人意志,是为了他的面子工程。就这点而言,这比当年的三峡工程还要恶劣,毕竟三峡工程经历了“专家的论证和讨论”。

据说,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决定公布之前,中国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个决策,知道雄安新区这个名字。可见雄安新区属于国家最高机密,目的是为了防止有人投机,炒高雄安新区的房地产价格,给未来的发展制造不必要的困难。但是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决定公布之后,人们发现神秘的投机者早已下手了。如果不是中共最高层的其他领导人走漏了这个消息,那么泄密的这个人就是美国前财长保尔森,他的书在2015年公开出版发行,泄露了中国的最高机密。而向国外势力泄露国家最高机密的就是习近平本人。

笔者以为,保尔森先生的说法比较可靠,雄安新区是习近平个人的设想,而不是徐匡迪的主意。因为徐匡迪关于雄安新区选址的三个理由,都是似是而非。任何一个经过国土规划或者城市规划专业训练的人,都不会挑选雄安新区作为未来一个百万人口甚至千万人口城市的城址。中共中央、国务院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决定是在2017年4月1日做出的。在西方社会,4月1日是愚人节,在这一天人们可以各种方式搞笑、造假、愚弄或者欺骗。对于笔者来说,这个决定应该是愚人节的搞笑,是习近平对中国人的愚人节搞笑。

三、雄安新区选在“冀中凹陷”

从2014年7月习近平告诉保尔森先生算起,建设雄安新区的设想起码已经有近五年的时间了;从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7年4月1日做出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决定算起,也有两年的时间了,虽然最高决策层很重视,给予雄安新区的行政级别也很高,配置的城市规划力量很强,投入的资金不算少,但是雄安新区的建设发展一直十分缓慢。

为什么雄安新区的建设发展缓慢?负责雄安新区总体规划的是笔者的师弟和学生,他们对此也是一筹莫展。

雄安新区建设发展十分缓慢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选址错误。雄安新区根本无法发展成为一个百万人口甚至千万人口城市,无法成为北京的副中心,无法有效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无法调整甚至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

徐匡迪说,雄安新区的选址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道德经》、《周易》、《考工记》、《管子》、《商君书》、《墨子》等书中记载着中国古人对城市规划和城市选址的许多基本原则和经验。城市选址的最高原则是天人合一,而不是什么“山川定位”。《道德经》第25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宇宙有四个层次,人只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最低的一个层次。人效法地,地效法天,天效法道,道以自然为最高法则。城市选址应以天人合一、遵守自然法则为最高法则。

至于选址的基本原则,《管子·乘马》有论述。“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用水足,下毋近水而沟防”。中国古代城市的选址都遵循这个原则,“高毋近旱而用水足,下毋近水而沟防”。比如北京、长安、洛阳、南京、成都、重庆、广州、杭州、青岛等城市的选址。记得北京大学的侯仁之教授给我们上课,讲解北京城市的选址。侯仁之教授说,北京是“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北枕居庸,南襟河济”。但是北京城并没有直接选在永定河边,选在永定河与交通要道相交的渡口处,而是选择在永定河北边、一个离开永定河有一定距离但又不太远的高地上,建立了北京城,目的就是避免大洪水的威胁,这就是“下毋近水而沟防”。

从地形特征来说,京津冀地区的北部是东西走向的燕山山脉,西部是东北——西南走向的太行山脉,燕山山脉与太行山脉形成一个倒L形,所以是“右拥太行,北枕居庸”,整个地势是北高南低,西高东低,“左环沧海,南襟河济”。河北省几个历史名城如邯郸、邢台都在太行山的山麓,地势较高。就是1968年定为河北省省会的石家庄也在太行山的山麓。而雄安新区正好位于白洋淀旁边,是华北平原最低洼的地方,在地质地貌学上称“冀中凹陷”的地方。“冀中凹陷”为裂谷型盆地,构造运动频繁,断裂发育,形成了众多的复杂断裂构造带,发育有大量的断块和断鼻圈闭。“冀中凹陷”上层为河流的沉积物。距今7500年到2500年之间,这里是一片湖泊,也是白洋淀扩张到最大的范围。白洋淀北起永清、霸县、雄城,西至保定、清苑、望都、定县,南至安国、博野、萧宁、河间,都是一片水域。现在的雄安新区,当时被湖水所淹没。后来白洋淀被逐渐解体,原来的一些水体干涸,露出湖底,被开垦成农田,形成一些居民点。这个过程有点像现在的鄱阳湖,不时湖底朝天,一段时间后有如草原,可以行人,可以跑车。

图片来源:河北省地图——河北省地形图,http://www.guang.net/m/hebei.htm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白洋淀由100多个湖泊(淀)组成,大的淀有七个,其余都是中小淀,总称白洋淀。白洋淀的四周筑有湖堤,湖堤总长215公里。白洋淀诸淀泊的湖底高程为5.5至6米。当白洋淀处于低水位时(水位低于8.2米高程),这100多个淀的边界分明,各淀之间的土地被当作农田加以利用;当白洋淀处于高水位(水位超过9米高程),这100多个淀就连成一个大湖,原来的农田都被淹没。所以这个地区一直人口密度低、开发程度低,因为开发条件不好。

当白洋淀的洪水位(十方院)高达到10.5米时,白洋淀的面积为366平方公里;当白洋淀的洪水位(十方院)达到11.0米时,白洋淀的面积为989平方公里。1954年8月,白洋淀的洪水位(十方院)曾达到11.31米;1956年8月,白洋淀的洪水位(十方院)曾达到11.30米;1963年8月,白洋淀的洪水位(十方院)更是高达到11.58米,当年白洋淀的面积为1300平方公里。

京津冀地区属于海河流域,而海河流域是中国洪水灾最频繁的地区之一。由于京津冀地区的北部是燕山山脉,西部是太行山脉。夏末季节,来自太平洋的暖湿气流,受到山脉阻挡而被迫抬升,容易形成暴雨区。又由于山区河流坡度大、山洪流速高,破坏力极强。一旦进入平原地区,河流坡度陡然减缓,洪水宣泄不畅,水位急速上升,溢出河堤,淹没城镇乡村、交通线路与农田,给人民生命造成极大威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政府首先在京津冀地区建造大批水库大坝工程,特别是在“大跃进、人民公社”时期,这个地区的水库大坝工程建设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加上对太行山森林的掠夺性的砍伐,山地失去了树木植被的保护,洪水灾害更加频繁。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中国政府又在海河干流上建闸坝,阻挡海河水流入渤海,海河流域所有的河流都失去了最后的归处,很多河流的河道中没有水流。自然的报复来得很快。1963年海河流域出现了24小时最大雨量950毫米的63·8特大暴雨,为当时中国记录到的最大暴雨。暴雨中心有两个:南部中心在邢台的内丘县,北部中心在保定市西完县。暴雨的北部中心位于雄安新区西面70余公里处。当时太行山的迎风坡先南后北地笼罩在暴雨之中,宽度约100公里。暴雨形成的洪水冲垮了337座水库大坝(其中5座中型水库大坝、332座小型水库大坝),自然洪水叠加溃坝洪水,以更大的破坏力量冲向白洋淀,冲向天津。京广铁路和津浦铁路几百公里长的路段被冲毁。当年并没有报导真实的死亡人数。根据朱幼棣的《怅望山河》一书,死亡人数为5000余人。当年雄安新区被洪水所淹没,具体死亡人数不详。

清华大学尹稚教授在“清华大学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发展高峰论坛”上指出:(雄安新区)“这块地地势非常低洼,比常年洪水位,还要低8到9米。”尹稚教授点到了问题的要点,但是表达得不是太清楚和十分准确。目前所选中的雄安新区,地势非常低洼,地面高程在8米到9米,低于常年洪水位。

下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业标准《城市防洪工程设计规范》(CJJ 50-92):

雄安新区未来发展人口在2000万人,属于一类的特别重要城市,防洪标准应该在防二百年一遇的洪水。特别是中共中央、国务院要把高科技的研究机关、高科技的企业,北京的一些大型医院,高等院校的分校疏散到雄安新区,以减轻北京的压力,那么防洪标准就应该选得高一些,起码要能够防御1963年8月水位高达11.58米的大洪水。

尹稚教授继续指出:“如果是个小楼盘,填一填补一补还可以。想像这是一百平方公里的新城,绝大部分的土地都是目前这种状态,那么它需要大量的工程处理后才能够把这块建设土地变得更加的安全,要解决他的防洪问题解决他的这个水涝问题,不是修个防洪堤这么简单。”

这一百平方公里的新城,只是雄安新区的起步区面积。中期发展区面积为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为约2000平方公里。起步区已经把高程最高的地都用了,中期发展区与远期控制区的地势比起步区更低,未来开发条件更加困难。而且起步区面积首先要考虑的是安置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县的现有几十万居民,留给疏散北京非首都功能人口的土地就不是很多了。从北京疏散出来的人口愿意到这个三年两淹、甚至有灭顶风险的地方来吗?中国的硅谷能建立在这个地方吗?

四、在城市选址中,中轴线不起作用

徐匡迪用传统南北轴线理论来来解释雄安新区的选址。徐匡迪说,“北京城市中轴线南延下来正好是霸州,但因为霸州地质情况不是很好,不适合建新城。经在附近寻找,最后在5个选址中敲定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区域联合起来叫‘ 雄安新区’”。“雄安新区正好位于潭柘寺这条千年南北轴线正下方,而潭柘寺又和通州城市副中心以北京中轴线成对称布局。”

什么是“潭柘寺这条千年南北轴线”?历史上有过“潭柘寺这条千年南北轴线”吗?回答是否定的。

北京潭柘寺位于北京西部门头沟区东南部的潭柘山麓,距市中心30余公里。从潭柘寺向南画一根南北向的直线,南边一百多公里处是雄安新区。如果这条南北轴线已经有千年的历史,它的南端是当时人们难以通行的湖泊与沼泽。

城市中轴线,这是城市规划布局的一个手段,并不是用于城市选址。《周礼·考工记》记载:“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这是一个棋盘型的布局,中间南北向的道路组成南北中轴线,东西向的道路组成东西中轴线。要注意,无论南北中轴线还是东西中轴线,其长度只有三里。北京紫禁城的布局有南北中轴线,北边是鼓楼,南边是天坛。后来开亚运会,中轴线向北延伸。开奥运会,中轴线继续向北延伸,最后用五个大钉给钉死。这可能是世界上最长的南北中轴线了,它也只有十多年的历史。而这一南北中轴线的设计者是一位德国人。

《管子·乘马》说,“因天材就地利,城郭不必中规矩,道路不必中准绳”。顺应自然,则为最高法则。

从北京潭柘寺向南画一个南北向的直线,在南边一百多公里的公里的地方发展雄安新区,不必把什么“潭柘寺这条千年南北轴线”扯进来,因为它不是选址的依据,也不来自中国传统文化。

“高毋近旱而用水足,下毋近水而沟防”。安新区选址错误,违背了老祖宗的教导,选在“冀中凹陷”,选在华北平原最低洼的地方,选在常年洪水位以下,这就是雄安新区发展缓慢而且未来也不可能有大发展的根本原因。要保证雄安新区100平方公里乃至2000平方公里的城市用地不被洪水淹没,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弃雄安新区的雄伟计划,人类毕竟要遵守自然法则,中国人必须尊重真正的传统文化。

 责任编辑:古言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评论
2019-04-27 3: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