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民主派如期开会 选出法案委员会正副主席

12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昨早到秘书长陈维安的辨公室,要求他撤回书面决议的做法,但他未有出现。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表示,已正式发律师信给陈维安。(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建制派上周利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强行DQ主持《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的民主派议员涂谨申。立会秘书处更配合建制派称取得过半议员书面同意改由建制派的石礼谦任主持,并取消原定昨日下午的会议。不过民主派坚拒,如常开会并选出正副主席,及通过动议,要求政府主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原本昨日下午4时半再开会选主席,早前立法会秘书处要求议员在中午前,以书面形式表态是否采纳内会的指引,由石礼谦取代涂谨申主持主席选举。

经民联议员石礼谦表示,接获立法会秘书处通知,由他主持下次的会议,并决定下次会议改在本周六举行。民主派议员坚决表示下午如常开会,大约下午一时多,民主党的胡志伟、许智峯,以及公民党的谭文豪3人,提早进入原定下午开会的会议室。

秘书处删去会议日期 涂谨申批夺权

涂谨申发声明,不满石礼谦取消下午会议,强调会坚持下午举行会议选举主席,希望各委员准时出席。他下午2时半再见记者指,由于有委员反对书面传阅,法案委员会须在会议上,决定是否采纳内务委员会的指引,因此石礼谦所拟定的开会日期并不合法。他并批评秘书处“强行”将下午的会议日期从立法会日程中删去,是夺权的举措。

对于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呼吁议员不要意气用事,也不要用斗争方式处理问题,涂谨申强调民主派是依法办事,而非意气用事。

民主派如期开会 涂谨申郭荣铿任正副主席

民主派议员在下午4时半,原定的会议时间到会议室开会,继续选主席。涂谨申自备扩音器,呼吁秘书处人员启动会议室内的音响,并指秘书处若派员到场,或涉违反职守。郭荣铿指秘书处回复,因会议已转到星期六,他们不会出席。

民主派议员下午如期召开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会议,并选出正副主席。(蔡雯文/大纪元)

涂谨申点算有23人出席会议,有足够法定人数后开会。建制派议员起初未有人出席,开会约十五分钟,新民党议员容海恩进入会议室,并拿着纸牌,写上“这个不是会议”,逗留约5分钟后离开。涂谨申指由于自己有利益冲突,交由第二资深议员梁耀忠主持会议。

公民党议员郭荣铿提名涂谨申出任审议修订《逃犯条例》的法案委员会主席,毛孟静和议,最后涂谨申在无人反对下当选。之后毛孟静提名郭荣铿任副主席,人民力量陈志全和议,郭荣铿成为副主席。

涂谨申和郭荣铿分别获选为法案委员会的正副主席。(蔡雯文/大纪元)

涂谨申指,由于没有政府官员出席会议,会尽快通知政府官员,到立法会介绍草案。会议最后同意下次会议在本周六(11日)上午9时举行,与石礼谦召开会议的时间相同。其后民主派议员开始讨论郭荣铿动议,要求政府主动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要求陈维安撤书面通告

在上午,12名民主派议员到秘书长陈维安的辨公室,要求他撤回书面决议的做法,否则就要辞职。但等了45分钟仍未见到陈维安,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指陈的秘书不清楚他的行踪,民主派已正式发律师信给陈维安。“我们质疑并百分百不同意他出书面通知,规矩上甚至法理上的合法性,要求他尽快有建设性地回复我们。”

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批评秘书处做法越权,并计划在内会对陈维安提出谴责或不信任动议,“他根本上没有权力代议员作出决定,不需要议员讨论就自己出一份书面通知,要决定一个这么重要的指引要如何处理。秘书长是越权,也没有这个规矩他可这样做。我们用45分钟时间等他,他不出现不交代,秘书不知他去哪。这是什么工作态度?所以我们将在内会向他提出谴责和不信任动议。”

第二资深议员、街工梁耀忠重申,委员会的时间地点应由涂谨申决定。他强调,一定会支持涂主持会议,若涂谨申一旦被逐,也应该由他主持会议,“(涂之后)最资深的是我而不是他(石礼谦),所以他没资格主持会议,而是由我主持会议。”

之后,石礼谦说接到秘书处通知,原定下午召开的审议修订《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会议取消。以及由他主持下次的法案委员会会议,他并决定本周六召开会议,届时会履行责任,选出法案委员会的正副主席。他称,不是自己要强行取消昨日的会议,“我的权力有限度,这只是开会选主席,当星期六开了这个会有这个指引,我只是执行指引。给予我的权力是合法、合理。”

秘书处指,收到60名委员回应是否采纳内委会指引,当中36人表示同意,24人表示反对,其中23人建议召开会议以讨论是否采纳内委会的指引,但有33人反对。

陈维安收律师信暂不评论

另外,新民主同盟范国威透过Facebook直播开会情况,有网民发现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的账户曾观看该直播。大批传媒昨日在陈维安的办公室外等候,但他一直未有现身。仅在晚上透过秘书处发声明,确认收到民主派议员的律师信,暂时不作评论,又称对秘书处不断受批评感遗憾。◇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