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七个会议(下)

作者:池井户润(日本)

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开拓。(fotolia)

  人气: 90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2

原岛是家中的老二,上面还有一个哥哥。

不同于学业和运动表现都比较优秀的哥哥,原岛在各方面的表现非常平凡。虽然不比其他人差,但也没有哪一方面特别引人注意。

从家里附近的公立小学、国中毕业后,他进入了琦玉县内还算不错的高中,成绩中上。参加桌球社好不容易在第三年才成为主力队员,团体赛却在第二回合就被刷下来。

想要在个人赛扳回一城,却不幸遇上超强校的对手,只能饮恨落败。

虽然比别人晚一点才开始准备大学入学考试,原岛也是尽力了。但结果没考上第一志愿,最终进了第三志愿的私立大学。

原岛的父亲是市公所的公务员,一直努力想要出人头地,不断朝着副市长的位置努力。大两岁的哥哥一肩担起父亲的期望,东大毕业之后便进入经济部成为政府官员。

一个是人人敬佩又优秀的哥哥,一个是差强人意的弟弟。

“我以后想进制造商工作。”

大学毕业前找工作时,原岛这么告诉父亲。没想到只得到一句“是吗?那你加油。”这种不痛不痒的回答。

想进哪一家公司?在公司里想做怎么样的工作?身为父亲会这么问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吧,但原岛的父亲什么也没问。

反正我跟哥哥完全不同。

原岛心想哪天一定要让大家刮目相看,因此求职尖峰期之前就做好周全的准备,集中火力专攻几家一流的综合制造商。结果却事与愿违。

面试前他做好万全准备,没想到全军覆没。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经过几次面试之后,他发现了一件事。只凭着想进入这家公司的热诚,似乎无法成为录取的原因。

难度越高的面试,越需要某些脱颖而出的特质,但在原岛身上完全找不到。

在任何一场面试,原岛都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求职者。

大四开学不久后开始求职活动,原岛参加了近三十间公司的面试,全都是大名鼎鼎的一流企业。

“这样太好高骛远了,要不要找些跟自己条件相符的公司?”

曾经有朋友这么建议原岛,但他听不进去。因为他总是被拿来跟哥哥比较,咽不下这口气。

一直到了天气仍然酷热的九月,连最后的希望也落空之后,他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那时大型企业的面试已经差不多都结束了,原岛只好打消上市公司的念头,开始投履历到中型企业。

其实当时原岛根本没听过“东京建电”这家公司。直到有次无意间在求职指南杂志看到相关讯息,得知“东京建电”是引领业界的大型电机制造商SONIC的子公司,才开始有了一点兴趣。原岛在SONIC的面试被刷下来,但如果是子公司,说不定可以在里面找到想做的事。所以他马上打电话到“东京建电”的人事部,希望获得面试的机会。

或许还是没希望吧!

经历太多失败后,本来已经不抱期望,没想到这时奇迹发生了。

屡战屡败的原岛居然顺利通过每一关的面试,一个星期后就收到他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内定通知。

后来他才知道,一开始面试他的人,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学长。

或许跟公司的缘分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东京建电是SONIC的子公司。”

确定录取之后,原岛跟父亲报告这件事。父亲只回他:

“是吗?SONIC啊!”

原岛不知道对父亲来说这代表什么意义。因为是SONIC所以很开心吗?还是因为是子公司所以很失望?

“恭喜你。”

父亲接着说,不过马上又将视线移回传来欢呼声的电视画面。

父亲最喜欢的球队第三棒打者正好错失绝佳机会。父亲非常喜欢棒球,原岛他父亲会继续看棒球转播,没想到父亲却突然起身,从冰箱拿出一罐五百毫升的啤酒,再从餐具柜里拿了杯子,斟了两杯放在两人面前。

“不管是怎么样的公司,只要在需要我们的地方工作,就是最幸福的了。”

父亲的口气听来平稳而坚定。后来他才知道那段时间父亲正好在公司内部升迁中失足,刚收到继续留在课长位置的人事命令。

“努力就会有收获。接下来的日子里,只有你能开拓自己的人生。”

说完后父亲高举酒杯,表情有点生硬地喝下啤酒。这是父亲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原岛说出如此贴己的话。

满怀抱负进入东京建电之后,没想到等着他的居然是被公司体制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上班族生活。

一开始他被分配到会计部,不得不学习簿记,过着每天跟单据搏斗的日子。就在进公司第三年、觉得自己在会计方面总算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原岛却突然收到人事命令,把他分配到完全不同领域的业务部。

为了拿到新客户,前三年他拚命地随机拜访跑业务。后来再转到电子零件相关部门做了五年,之后又配合公司转了好几个部门,升迁比同期慢了一些,好不容易终于在两年前晋升为二课的课长。

虽说上班族的命运本来就会因公司的一纸命令,随时被调到任何地方,但公司的安排实在太蛮横无理,也让他有过几次换工作的念头。不过他在三十岁那一年跟同事结婚,生了孩子之后,就没办法随便把辞职挂在嘴边了。而且社会这么不景气,就算想换工作也没有公司要他。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只能一直巴着公司,再也没有勇气离开。

父亲说的没错,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开拓。但到目前为止,原岛却从没有“开拓人生”的感觉。

他只是搭上这班无趣的上班族列车,为了避免急转弯时翻车而不得不紧抓着不放。

说不定自己的人生打从一开始就欠缺值得开拓的深度。到了这个地步,原岛不禁怀疑起自己。

3

“你倒是给我认真点啊!”

高亢的话音把原岛吓了一跳,忍不住往声音那头看去。

坐在会议桌另一侧的坂户站了起来,怒视着椅子上纹风不动的八角。

会议结束后北川已经转身离开,这时还有一半以上的人留在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停下手边的动作,看着坂户和八角之间的互动。

“现在不是打瞌睡的时候吧!就连那些会用到的资料,你居然不自己准备而是丢给下面的人。再怎么样,至少在我报告一课业绩时可以不要打瞌睡吗。”

“我没睡着嘛。”

八角提出辩解时发现大家都在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刚才我都有在听啊!”

“你记得自己是组长吧!身为组长就应该随时帮忙递上需要的资料,要协助我啊!你到底为了什么出席这个会议?都有在听?你以为你是谁啊!”

一向理智的坂户难得这么激动,像是把累积已久的怨气一口气爆发出来似的。

“好好好,都是我不好。我会好好反省。”

说完后八角嘿咻一声站了起来,随即背对着坂户走出会议室。

“他那是什么态度?”

看着八角离开,佐伯惊讶得吐出这句话。只见坂户将手上的资料甩到桌上,不可置信地瞪着会议室的门,即使八角已经不见踪影。

原岛催着佐伯离开会议室:

“其实我懂坂户的心情。”

两人走在走廊上时,原岛说:

“八角对一课的业绩几乎没贡献,是吧。所有业绩都是坂户的。八角完全就是个累赘,而且只出一张嘴,完全不觉得自己不对,态度更是跩得不得了。”

“听说更早之前他就常常在一课的会议跟坂户起冲突。”

佐伯一副消息灵通的样子。不过他跟坂户本来就是同一年进公司,两人又特别亲近,这个消息或许是从本人那里听来的。

两人顺路来到楼层角落的自动贩卖机,原岛直白地说︰

“依照坂户的个性,应该容不下这样的事情吧!”

坂户总是拼了命地工作,这是公司里大家都知道的。他能在公司立下顶尖业绩,并不光靠运气或才华,而是建立在获得大家肯定的努力之上。

一课和二课位于同一个楼层,又刚好在隔壁,原岛经常看见坂户一整天都在想事情,行动力十足,一刻也不得闲地忙着工作的事情。而八角则老是悠哉地窝在吸烟区抽烟,不论什么时候看到他都在喝茶或喝罐装咖啡,一副清闲的样子,也不出门跑业务,只靠电话联络。两人实在是天壤之别。

这次的事件将对坂户和八角之间的关系带来如此剧烈的变化,这是当时的原岛完全想像不到的。

“你这写的是什么报告!这样的理由就要我接受订单变少?你在开玩笑吗?”

那次会议之后,坂户就毫不遮掩地在大家面前对八角大呼小叫、大声训斥。以前他还会顾虑到自己年纪比八角小而稍微客气一些,但现在则完全是主管对部属的态度。

此外也经常看到坂户中午左右回到公司时,发现八角一如往常悠闲地在座位上喝茶而大声斥责。除了两人之间的关系,甚至连坂户的个性似乎也变得不一样了。

“亏你还能这么悠哉地在喝茶,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听到坂户这么说,八角既不回嘴,也不表现出服从的样子。他只是淡淡地笑着,默默接过坂户凑到面前的资料回到座位,或是用一种让坂户差不多要抓狂的速度慢慢地站起身。

都已经被坂户骂成这样,八角还是不改其态度,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甚至变得理所当然。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终于来到年底结算的三月。整个公司月底忙得跟战场一样,原岛经常看到坂户指着八角的鼻子大骂,但他自己也忙到完全顾不了一课内部的人际关系。而且那一阵子这种场景已成自然,引不起他太大的兴趣。◇(节录完)

——节录自《七个会议》/ 圆神出版公司

七个会议》/ 圆神出版公司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赵子龙怀着幼主绝尘而去,那是野史传奇的世界里一个传奇的画面。
  • 我以为想要欣赏大晏的词,第一该先认识的就是大晏乃是一个理性的诗人,他的“圆融平静”的风格与他的“富贵显达”的身世,正是一位理性的诗人的“同株异干”的两种成就。
  • 所以,过去中国人对自然的爱好,不下于今日的西方人。但不愿和自然对立,祇想如何使自己与自然融而为一。甚至缩小山林的形象,置于庭园里,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于自然之中。他们也登山,但祇是“我来,我看”,却不想“征服”,他们欣赏山,不但用眼睛,还用心灵。
  • 真琴是个什么样的母亲呢?里沙子看着她们,思索着。孩子还小时,频频做出危险举动时,进入反抗期时,她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在工作呢?
  • 美感教育的第一步是张开眼睛。张开眼睛又有何难?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睁眼瞎子。这不是骂人,而是说明我们的器官本身是没有意识的,虽然生长在我们的身上,有充分的功能,当其用,则需要心灵的贯注。张开眼睛可以看到万物,是否能看到,则要视“心”有没有要我们看到。
  • 黑瓦白墙,屋后竹林,门前小河,走过小桥,是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田……这是我常梦回却再也找不到的浦东高桥奶奶家。
  • 谢春梅行医七十四载,早期交通不便,他跋山涉水,坐流笼、涉急滩,走遍公馆、铜锣、大湖、泰安、狮潭等偏乡山涧聚落,救人无数,医德口碑早在乡间流传。
  • 灾变现场四周,商店橱窗闪烁着节庆彩灯,提醒我们生活仍然照旧,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冻的夜晚为那个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后像把匕首将我穿透的每一个碧蓝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欢迎雪白冬日的到来。感觉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颜色,以便帮助我们重新来过。
  • “因为这些信向来都寄送到这栋大楼的这一层楼,现在你把它租下来了。而且你知道的,租约中特别载明,这屋址的使用者必须负责回这些信。”
  • 圣若翰对炒蛋很有一套。爱德华问他炒蛋的秘诀,圣若翰说他从来不一次炒,而是分几个步骤。爱德华也跟宝拉说了这个诀窍,现在也坚持要教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