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76) 古弦吟-百年之竞3

作者:云简

唐 李昭道《蓬莱宫阙图》卷。(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94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一章 百年之竞(3)

侯门。

夜洋正在详听丁红鸩禀报战况,何紫鸢奔入堂屋,神色慌张,道:“毒、毒……”

丁红鸩喝道:“侯门一向擅毒,怎地结巴起来?”

“毒首。”何紫鸢终于吐出完整两字。

话音未落,夜洋迅风闪过,现于院中,拱手道:“毒首回归,侯门大幸也。”说话间双膝欲跪,却被沈无常一道气流弹起:“我是犯人乎?这么多人招呼。”

夜洋一挥衣袖,众喽罗皆退去。大喜之间,亲自拉着沈无常入堂屋之内,奉上米酒三杯。沈无常饮了一杯,多辞不受。

夜洋自饮一大碗,道:“毒首终于肯回归侯门……”

“诶,打住。”沈无常抬了抬手,道:“带我前去祭奠。”

夜洋恍然,心道:“原来是为夜海而来。”手掌一击,令人准备竹轿。沈无常道:“我离开侯门已久,繁文缛节一律便免。”

“也好。”夜洋道,领着沈无常到一片竹林,夜海之墓便在此地。

沈无常神色凝重,敬了三碗米酒,几串金银,忽地心底一痛,眼角溢出泪来:“唉,十五年了。再次见面,还以为你再做回侯门掌门,想不到……你竟然先去了……留下我这一把老骨头,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或许,此前一直是我一厢情愿……多年不见,你已无心掌门。我虽不知你到底经历过什么,能可放下侯门大业、父亲遗愿。但是现在已经有人帮你完成了。”沈无常回首视之,但见夜洋远远恭立一旁,未敢近前。

念情叙旧,再视墓碑,道:“那日火刑没有烧死,我便知道他日后必成大业。呵,不说了……你死便休,我等还得活将下去。”说罢,冥铂往火堆里一扔,回身走近夜洋,冷冷看其一眼,擦身而过,往密林深处去了。夜洋默默跟随。

林中深处,沈无常取出一封书信,交给夜洋,道:“这是凤榜主人所书。内中是夜海向他讲述的侯门历史。”夜洋取信阅毕,心道:“几千年前的事情,现下说来还有何用。”但见毒首似乎颇为重视此事,遂凝眉沉默。

沈无常道:“侯门先祖原本以药为长,现下却变作荼毒众生的毒门,实乃一大悲哀。”

“只有毒才能让江湖屈服啊!什么治病救人的药师,实乃弱者之所谓。”夜洋心道,出口之话却收敛八分:“由救人之药,变作害人之毒,总要有个过程。若非,实难以令人相信;再者,宇文受我毒掌,命在旦夕,此一封信,只怕其人不怀好意,挑拨离间。”

沈无常负手皱眉,道:“其人如何,我最是了解。夜海替你受其一剑,宇文自然知道他命不久矣,未免侯门历史绝迹,特此书信一封于你。”

夜洋不以为意,道:“现下侯门所向披靡,整个江湖皆是囊中之物。北部中原,仍有反抗暗流,多是凤榜之人。宇文此举,乃是令我分心。毒首不可不明察。”

沈无常斜睨一眼,道:“天下人也绝非都如你一般,工于心计,重利轻义吧。再者,你与宇文决战长江,有人亲眼看到,轩辕剑泣血崩毁。侯门镇门之宝,相传千载,今朝毁于你手,还敢言说。”

夜洋道:“千年之前,锻造技术原本拙劣,能延续千年不破,已属奇迹;更何敢撄宇文利锋,崩毁早在意料之内,不足为奇。”

“你……”沈无常气愤难抑,连咳数声。

夜洋缓了语气,道:“再者,历史乃过去之事,于今朝何益?若苑囿于民智未开时之传统,墨守成规,侯门早就被江湖淘汰,何来今日称雄武林。”

沈无常满面通红,一甩衣袖,便行离开。

“毒首,当真不留下来,为侯门千年功业,建立功勋么?”夜洋叫道。

沈无常也不回头,气道:“弃祖背宗,不足与谋!”

“正所谓兵不厌诈,宇文终究中原人也,骗局太过拙劣,毒首小心上当。”夜洋喝道。

沈无常一愣,回身望见,只见其人面目遭火刑焚毁,想来其心肠狠毒,竟鸩杀主母,早不容於氏族与天下。然则现下侯门未来,皆在此一人手中,不可轻忽,遂道:“你想知道中间过程,待我找来,看小儿还有何话可说!”

“夜洋恭送毒首。”夜洋拱手道,望见其人背影,渐自终远,心下一阵怅然:“缘何从小崇敬之人,现下变得如此畏首畏尾,轻信谎言,难道真的是老了么?”轻笑一声,回转侯门。

甫进堂屋,仇红顶迎面而来,拱手道:“门主,没有与夫人在一起么?”

“没有。为何如此问?”夜洋道。

仇红顶道:“方才有人派来一顶软轿,说是门主请夫人前去,拜见毒首。”

“我从未派人做此事。”夜洋眼神一凛,心道不妙,即刻派人封锁各寨,寻找剑娉婷。

夜洋亲自带人,沿途追了两个时辰,果然见到树林大路之处,停着一顶黑色轿子。下马掀开轿帘,暗器飞出,幸好其身法迅速,暗器射中身后小兵,倒地而亡。再视轿中,早已空空无人。

“追!”夜洋怒然一喝,忧心如焚。

****************************

琼林。

琴棋书画,琼林四部,于云海仙境之间,星野四分,筑四座宫宇殿堂,分别作天音阁、乾坤阙、文书塔与丹青轩,拱卫中心凤凰台,是为掌门所在。

乾坤阙。

弟子们嬉戏打闹,唯独一人,隐于角落之中,照着棋谱摆放棋子。

“喂,马仆,干什么呢!”肖彰揶揄道。

“啊!没干什么。”辛元吓了一大跳,慌忙收起棋谱。

肖彰笑嘻嘻上前,抢下棋谱,道:“竟然是最简单的棋谱,哈哈……”

“还给我……”辛元面色通红,低头伸手。

“啊?你说什么?那么小声儿,我听不见!”肖彰扬着棋谱,哈哈大笑。

“我说……还给我……”头埋更深,轻启薄唇,声若蚊蝇,忍着眼泪。

丰霆道:“肖彰你莫胡闹,赶快还给他吧。”

“哼!”肖彰将棋谱一扔,道:“怪不得总是输!”砸在辛元头上,好不吃痛。

“咱们乾坤阙的输局,都让辛元包了。”陆崎道。

肖彰收起折扇,敲敲脑袋:“哼,还敢拉低咱们棋庭的分数!”说话间,捉住辛元衣领,提将起来,只料不到那辛元既瘦且高,肖彰气不过,站上一把凳子,恶狠狠道:“放马的小子,有什么资格与我们在这里学下棋!”

“咳、咳……”忽闻两声清咳,一众学子慌忙回至座位上。肖彰满面通红,对面陆崎更是不敢抬眼。林西走至辛元面前,皱眉道:“为何将棋谱丢在地上。”辛元慌忙弯腰捡起,落座榻上,抹抹眼睛。

林西道:“开始对弈!”

学子们得令,即刻手持棋子,陷入对战。林西从旁记录优手与过失,以便过后讲解。

“这次,不能再输了……一定要赢一次。”辛元手执黑子,凝神细思,不觉之间额心蹙珠。黑子落定,果真连通两气,做活六颗棋子。辛元长舒一口气,抬眼看向对方苏伊,岂料苏伊不假思索,放下一颗白子,立时提起三颗黑子,辛元一惊:“只顾左下角,竟、竟忘记右上角,唉……”痛失阵地,眼见要输,辛元抹抹额头,陷入思索。

“快点啊,笨蛋!”苏伊不耐烦道,转眼看向身旁之人,已经下了将近满盘,自己这边却是左上、右下两片岛屿,犹如漫漫沙漠上,两颗孤独的仙人球,登时怨愤道:“一会儿便和师长说,再也不和你下棋了。”

辛元心内一恸,险些落下泪来,心道:“已经是第十二个人,说再也不和我下棋了。辛元,你、你真的这么差劲么!”不敢落泪,捉着袖子,装作抹额,顺带擦泪,方要落子,却听一声:“停!时间到了。”

“唉!”苏伊将手中白子往棋坛里一扔,忿然道:“都怪你!”

“都怪我……”辛元心下痛楚,双手攥得棋子作响,看得苏伊害怕:“你莫毁坏棋子,可是要赔的。”

“唉……”辛元将棋子放回棋坛,小心翼翼,不闻一声。

苏伊面现鄙夷,抄着双手,道:“也是了,你哪里来的钱赔?只怕全天要放马,就不能来上课了。”

辛元一听,登时滚落一滴泪。

“嗯……”林西走近,扫了一眼棋盘,道:“辛元,此次输了一百九十八子,比起上次的二百子,已经有两子的进步,继续努力。”说罢欲行,却见苏伊拱手道:“助教,学生有事禀报。”

“什么事?”林西道。

苏伊道:“辛元棋艺太差,会影响吾之进步。学生请求换人来下。”

“已经是第十二个学生,请求不与他下棋了。”林西心道,面向一众学子,道:“谁愿意与其调换?”

偌大庭院,樱花飘飘。数十棋盘坐榻,上百棋部弟子,竟无一人应声。

林西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辛元……”话音未落,忽听一人道:“他便从来没有赢过……输不起的才会与他下棋……”

林西喝道:“谁在说话?!”环顾四周,竟无人答应,心下恼怒,道:“方才谁人说话,不敢承认?”连唤三遍,终于见到肖彰,慢慢悠悠站起身来,甩开陆崎拉扯之手,道:“是我说话。”

林西走至其前,道:“棋部学子,皆是同窗,应当互相帮助,怎可如此讥讽?”

肖彰端手于袖,道:“他不是我的同窗,而是我家的马夫。”此言一出,林西一愣,再观辛元,面色通红,手脚皆颤。

“是啊,他衣服上还打补丁呢!”苏伊道:“棋艺又差!”

林西听出个大概,道:“无论出身职位,乾坤阙内,便都是学子,在首座眼中,皆一视同仁。”肖彰不服气,顶撞道:“废物也能登大雅之堂?”林西一愣,正要发怒,忽闻众学子惊呼之声,眼露崇拜之情,顺眼望去,只见一人白衣飘飘,手持折扇,头束高冠,身配琼玉,温文尔雅,缓步入庭,连忙走上前去,恭敬拱手:“师父。”方要启禀,却被折扇打断。

眼见其人走近,肖彰汗如雨下:“糟糕,是首座。”登时拱手道:“师父。”邵奕指着棋盘道:“白子落于此处,便可反败为胜。”

肖彰惊呼一声:“啊!”陆崎眼神一亮,道:“是真的,我怎没有想到!多谢师父。”

邵奕道:“黑子攻防有度,棋术尚佳。”肖彰耳中听闻,亦心下欢喜,连忙拱手道:“多谢师父。”

“大家棋艺皆有长进,师心甚慰。”邵奕说罢,转身提步,巡视下一座棋庭。

“再下一局。”林西道。

学子得令,收拾棋子,从新开始。苏伊心中恼怒,小声儿嘀咕:“为何还和他下,讨厌!”

“尊重对手,亦是棋艺要诀之一。”林西道,苏伊心下一惊,想不到林西立在自己身后,登时皱眉,忽听林西低声道:“明日之事,明日再说。”心道有转机,登时眉心舒展,落子占地。

转眼之间,日已西斜。学子们兴高采烈,鱼贯而出,归家休息。转眼之间,偌大樱花庭院,只余辛元一人:“又、又输了……”叹息一声,尽是无奈。

“辛元,你还不离开么?”林西远远道。

辛元抬首,方才发现周遭竟无一人,一拍脑袋:“还要去放马!”登时足踏草履,慌张奔离。林西收拾周遭,也便离开。(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他经过反思,改变了原来的立场,认识到打土豪、分田地、杀人放火太不道德,因此自动脱党。
  • Heaven
  • Heaven
    跟随国军叛将叛变的国军士兵,因为面广量大不可能斩尽杀绝,所以中共经过改编思想洗脑,送去内战和朝鲜战场打人海战送死。战争一结束为杜绝后患,把他们当劳改犯赶到北大荒新疆等地农场,常年累月在荒山野地无声无息地在悲惨生活中死去。
  • Heaven
    过去农民在一个乡只要养3个人。现在一个村靠农民养活吃白饭的村干部就有20~30人之多,此类人员全国估计有3,000多万。
  • Heaven
  • Heaven
    汤恩伯没有完成蒋介石要他坚守上海半年的使命,仅仅守了16天就落入共军之手。蒋介石又是重托了一位无能的将军,结果是一败长江,二败南京,三败上海,四败福州,五败厦门,没打过一次胜仗。
  • Heaven
    出山海关一路打入东北,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势如破竹,从锦州一直打到四平,并将林彪的十多万部队包围,死伤无数。林彪在夺围时只得化装成伙夫逃命。
  • Heaven
    在这风雨飘摇,生死未卜的日子里,却有更多的忠臣良将不听共产党的花言巧语,封官许愿等统战利诱,不做中华民国和三民主义的叛徒。
  • Heaven
    蒋介石与共产党在战场上打了大半辈子的仗,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看清看透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和阴谋诡计,把军队在战场上的指挥权和剿共计划的制订权不知不觉地交到共谍们的手中。
  • Heaven
    重庆号是国民党唯一的7,500吨级的大型巡洋舰,该舰在轰击塔山阵地时,一炮就打掉共军一个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