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纽约人】关心中国人权的韩裔青年

人气 668

【大纪元2020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报导)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简称罗大,UR)的中国人权研讨会上,不管是关于讨论西藏还是关于新疆问题的会议,主持人中都有一个亚裔面孔的男生。他当然不是中国人,在这种批评中共的场合,中国人还是比较少见的,他是一个韩国学生。

每到学校举办这类会议的时候,UR中的两个中国学生会的微信群都会出现如何应对这个局面的讨论,里面时不时会出现“那个韩国人”的字样。

“他们就用‘韩国人’来说起我,而不用我的名字,不知道是出于害怕还是什么。”这个名叫金世训(Se Hoon Kim)的学生说。他因为参与主办的一系列中国人权的会议,并邀请在中国受到中共迫害的各族裔代表,而受到了很多中国学生的攻击。但同时,他在这些活动的举办过程中也更理解了中国留学生的心理。这些经历鼓励他更加活跃地关注中国人权问题。

他说:“中国人权不是中国人的事情,而是全人类的事情。我们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人,要为受中共迫害的人发声,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不会放弃。”

金世训的家住在新泽西,幼儿时就移民来美,目前在罗大读研究生。在他高中以前,“中国”这个词是那个在父母口中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以及在媒体上和“奥运会”以及“北京”、“上海”那样飞速发展的现代化都市交织在一体的伟大国家。他有一度甚至想去中国留学,想跟中国学习,看看是什么样的制度能让一个古老的国家迅速崛起。

“可以说大学以前我也是听信了共产党的宣传的,因为我听到的都是媒体上说的那些赞美中国的话,我想中国将成为下一个伟大的目的国家,一个大国,就像人们都那么说的一样。”金世训说,因为对中国的着迷,他还学了一些汉语。现在可以用相当准确的发音跟中国人说上十句话。

然而,一个偶然的遭遇打碎了他心中关于中国的一切美丽的泡泡。2012年的暑假期间,小金到新泽西的巴诺书店买书。当然也是要买一些关于中国的书,正当他四处寻找的时候,旁边恰巧有一个店员在整理货架。“啪”地一声,一本书掉到了小金的面前,他拾起来一看,哇,是一本讲中国故事的书哎!他就读了起来。

“我后来觉得,那就是天意。那是讲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书。”金世训说。“原来我以前知道的都是事情的一个方面,中国还有另外的一面。”

如果这件事激发了他想了解中国人民真实状况的兴趣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件事就让他彻底投入了对中国人权的研究当中。

看完那本书后,金世训继续在网络和媒体上寻找六四真相。有一天,他看到新唐人电视台的一档节目,画面上出现了六四中共杀人的镜头;以及其他的实拍镜头,还是共产党在天安门上抓人,但这次中共警察们抓的不是学生,而是法轮功学员。

“天啊,这事太严重了。”看到那些非人的画面,金世训在心里惊呼,“法轮功是什么?”出现他脑海中的都是共产党的宣传版本——法轮功是“给中国政府制造麻烦的人”。

不久他去纽约法拉盛办事。在大街上他碰到了现实中的法轮功学员。一个女士递给了他一本小册子,用不太熟练的英语讲了她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迫害的经历。金世训感到,他的内心被什么东西震动了。

金世训和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受访者提供)

“他们看上去是和我是一样的人,我就想,如果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或者祖父祖母也遭遇他们那样的事情,我会怎么办呢?”

金世训意识到,中国,实际上的中国,和那个他成长过程中知道的那个中国太不一样了,他原来一直盲目地羡慕着经济上飞速发展和进步的中国,背后却隐藏着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悲剧。“原来有这么多中国人受着中国政府的迫害,这些人都是多好的人啊。”

高中毕业后,金世训进入罗大学习,他在校园中结交了很多中国同学。他发现,这些同学和他一样,接受的都是中共政府想让人知道的那些信息,那些在网络上、电视上、奥运会上表现出来的中国的形象。这些信息让他犯了一个错误,即“我通过持续的宣传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金世训于是找到法轮功学员、西藏人、维吾尔族人和中国的基督徒交谈,了解他们的遭遇,他想为他们做些什么。

“他们几十年处于被迫害中,他们一直坚持着,我感到惭愧,我感到耻辱,我需要立即改正。”金世训说,“我是一个学生,我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他开始在校园中与有共同兴趣的同学联系,成立组织,举办各种有关经济和学术的活动,中心都是讨论中国的人权问题。

金世训在罗大举办各种新疆问题研讨会。(受访者提供)

“很多同学、老师和学者都来听,你知道中共的宣传到处都是,大家都认为中国是一个崛起的伟大的国家,我就想给大家提供一个机会,让他们知道,他们看到的不是事情的一切。你要自己去搜索,去了解,你做出你自己的个人判断——从这一点上讲,我们是成功的,人们确实那么做了。因为作为学生,我们的工作就是客观地去研究,然后根据学术自由的渠道,尽可能地做研究,得出理性的结论。”

2014年11月6日,金世训举办了第一次西藏问题研讨会,会上他邀请了流亡藏人代表。

“那次的反响是多元化的,有人欢迎,也有些人不解,让大家都参加就是一件好事情,非常好。”金世训事后对媒体表示。

金世训每学年都要举办中国人权讨论会,他成了校园中的名人,《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等媒体都过来采访他。但在很多罗大的大陆学生中,他却不是受欢迎的人,学生们在微信上以“那个韩国人”来称呼他,口气是敌对和防范的。

每次搞中国人权活动前,金世训都受到来自两个中国学生会的阻挠,他们或是通过校方企图取消会议,或是直接的交涉、干扰。有一次,几个中国学生在开会前也要求参加,然后不经主办方的同意,就自称代表主办方在全校分发共产党的宣传材料。因为这些事情,金世训他们与中国学生和学校方进行过多次交涉。

激烈的冲突终于在2019年陆续爆发。在9月21日的西藏问题研讨会上,一个姓徐的中国学生紧跟在达赖喇嘛的代表后发言,他引用维基百科上的资料宣传共产党的说法;同时还有一些中国“西藏小组”的学生给全场分发他们的报告,报告中写着“西藏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人民生活多么幸福”等故事。

金世训2015年在印度与达赖喇嘛合影。(受访者提供)

会后,金世训上前和那位徐同学握了握手,他以为这样就可以一笑泯恩仇了。

但是随后就发生了“星巴克事件”。西藏问题会议之后紧接着的星期一那天,金世训邀请了和这次研讨会没有关系的几个喇嘛到校园里来,与西藏学生见面。三个僧侣给学生们说了说打坐的事情,送给学生们代表祝福的白色哈达后,就要返回纽约市。

在启程之前,金世训带三人去校园中的星巴克咖啡厅喝咖啡。正在他们闲聊之时,突然,一个中国学生拿了一张椅子,大摇大摆地紧挨着僧侣们坐了下来,给他们展示手中写“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字样的传单。

“你们想挑起什么?你们为什么这么做?”金世训问对方。这时僧侣们连忙站起身,收拾东西离开了星巴克。而那个中国学生紧追不舍,尾随他们跟到了室外。

这件事情发生后,一个叫恭加(None Gongyal)的藏族学生说,这和他在西藏遇到的事情一模一样。“我现在感觉甚至在这里也受到了中国政府的威胁。”

星巴克事件威胁了校园中所有有反共意识的学生的自由。金世训在网上受到的骚扰和攻击更多。那种群起而攻之的气氛都让他想到了死亡。他说:“我死了没关系,但是我作为公民有自由表达的权利,我要捍卫我的权利。”

罗大校园的社交媒体上的学生们讨论怎样才是校园中的文明对话方式。金世训和校园共和党同学计划组织的下一个活动就是关于新疆问题的会议。无疑,他们受到了更大的阻力。双方阵营都找到校方申诉自己的理由,一方要求校方取消会议,一方坚持召开。

金世训今年和新疆集中营研究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合影。(受访者提供)

“学校表面上从来没有阻止我们举办这样的活动,可能那样看上去不太好。”金世训说,但是学校方面的人跟他们明确提到了加拿大以及美国几个大学因举办和西藏有关的活动后,受到中共政府取消认证资格的报复事件。“我听一个导师也说过,说我们罗大过分依赖中国学生的学费了。”

那时候,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罗大校园中,已经成了著名的中国人权问题倡导者的金世训自然要组织声援香港的活动。他与同学举办“连侬墙”的时候又遭到中国大陆学生的抗议。

11月,罗大威尔逊学生活动中心不知为什么,将台湾与香港的旗帜从“国旗”区域移至“区域旗帜”,并在官网上单独注明为“次国家实体”,同时他们却仍然保留了科索沃的国旗位置。这个举动让校内的台湾与香港学生认为,学校当局涉嫌取悦中共。

于是他们就在21日晚上来到连结南北校园的地下通道,通道的墙面是平时大家发表意见的地方。他们就在那里画了很多墙画,还有诸如“愿荣光归香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台湾加油”等标语。

第二天晚上,中国大陆的学生在学生学者联合会的组织下,一帮人拥到通道中,涂掉了所有图画,又画上了中共政府的图画和标语。

为此广大罗大同学们在网上发起呼吁,要求学校禁止“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这个“宣传仇恨”和“审查言论”的组织。征签信中说,UR校园中香港人、西藏人、维吾尔族人和台湾学生以及他们的朋友们倾注心血创作了墙画,却在第二天被全部涂抹,继而被仇恨和粗鲁的漫画掩盖。

“这些学生很多都是受到(中共)国家的暴力迫害,到这里寻求避风港的。对这些学生的消音必须受到大学的谴责,而不是学校迄今为止表现的沉默和不作为。”

这件事情之后,“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悄悄抹掉网上他们承认属于中共纽约总领馆的字句。

很多媒体报导了罗大学生中发生的争论,称“校园成了中国(中共)与香港矛盾的战场”。

硝烟一直到疫情爆发,学校关门,以及美国对中共政策越来越强硬后才散去。9月初,罗切斯特大学校方以疫情期间空间狭小拥挤、不利于公共健康为由,关闭了地下通道学生们表达观点的功能。

“我不在乎中国同学同意还是不同意我,这从来不是我的目标。”金世训说,“我的目标是,真的给他们应该得到的平等对待,让他们有机会去看他们在国内看不到的信息。”

他说,这些中国学生和他以前的情况一样,就是在自由社会中也只接受中共在主流媒体上释放的那些宣传。

金世训也关注内蒙古的人权问题。(受访者提供)

“我这么多年受到的攻击,他们所说所做的都是一样的东西,这些人都在说中国政府是这样的、是那样的,……这对我以及所有从事中国人权的人是一个重要的提醒,就是:情况很严重,情况很危急。这提醒我,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很艰苦。所以,我今后还要尽可能更多地去举办有关中国人权活动,让所有学生都有机会自己接触信息,自己去思考。”

在疫情期间,金世训除了获取更多关于中国人权的资讯外,他还自学了许多各民族的美食作法。藏族的酥油茶,蒙古的馅饼,新疆的烤肉。他在网上与各族裔的朋友分享美食的同时,也分享彼此的文化。

金世训说,在关注中国人权的过程中,他学习了很多人性中高贵的品质,比如忍耐和宽恕。

“无论是从法轮功学员中,还是藏人、维吾尔族或者家庭教会的社区中,我都看到了他们在受迫害和攻击中能坚守自己的价值观的精神。他们真的展现出了慈悲,真正的人类一直以来拥有的慈悲。”

他说,“特别是我在法拉盛碰到的那个法轮功女士,我记得,她的眼睛中没有一丝动摇。事实上,我看到的是一个真诚的人,一个全是为了别人好,为了这个社会的自由,为了让我们的社会成为一个免于压迫的社会的真诚。”

“她给我上了一堂宝贵的课,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宽恕,我后来就原谅了那些攻击我的学生。因为我就想,法轮功的朋友们,还有其它群体,他们遭受了那样可怕的对待,我还没有受过他们的苦呢,我为什么不能原谅别人呢?”

金世训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那就是在大学做一名国际政治专家、一个老师。“不是那种灌输学生的老师,而是为学生提供全面的信息,让他们自己思考做出自己的理性结论的老师。”

他表示,他还要将自己曾经遭受到的那个教训告诉他的学生。

“那就是:中国共产党把自己树立成神的样子,它威胁着我们当今的世界,它是超出我们想像的邪恶存在,如果我们不制止它,它会给全人类造成巨大的灾难。”

金世训说,“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做一名教育工作者的原因,那就是,我要确保我们的环境是一个自由的环境,我要保护我们的自由。”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疫情中的纽约人】挑战民主党的拉丁女子
【疫情中的纽约人】越南难民的美国梦
【疫情中的纽约人】收养两中国女儿的母亲
【疫情中的纽约人】只画美国国旗的艺术家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姚诚:卖命偷机密 遭卸磨杀驴
【时事纵横】美中天津过招 李克强发话泄密?
【秦鹏直播】郑州书记被轰下台 中共提2清单遭讽
【远见快评】疯狂围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微视频】洪水来不预警 郑州防洪还是杀人?
【未解之谜】捕捉灵魂的摄影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