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觉:这样债台高筑的县也能“脱贫”,你信吗?

人气 338

【大纪元2020年12月02日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中国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更是“奇迹”频出,奇闻不断,它颇具中国特色,而中共就是制造这些“奇迹”的高手。它不顾事实真相,处处谎言欺骗,一贯自吹自擂,显示中共的“伟光正”。它具有把“贫困”变成“小康”的能力,把坏事化成好事的本事,把丧事办成喜事的传统。大陆永远是和谐稳定,永远是歌舞升平,永远是胜利与成功,世界上还有比中共更荒诞荒唐和无赖无耻的吗?

贵州省政府23日宣布辖内9个国家级贫困县正式脱贫,标志着贵州66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实现“脱贫”。央视新闻也宣布,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脱贫”。这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分布在中国31个省级行政区的22个之内。

大家知道,今年是中国大陆天灾人祸最重的一年,是中国经济悬崖式下跌最狠的一年。

武汉疫情爆发,由于中共隐瞒欺骗,封杀真相,致使疫情失控,中共病毒肆虐,不但毒遍全国,而且波及全球,危害世界。无奈大陆只好举国封城封市,封村闭户,行业停摆,经济停顿。加之中美贸易大战,各国企业纷纷退出大陆,失业巨增。更有长江等江河湖泊洪水泛滥,不但许多地区农业绝收,工业也一片败像,其损失无可估量。别说“脱贫”,许多地方温饱也未解决,百姓生活艰辛,负担沉重。特别是一些贫困山区民众“住房难、看病难、上学难、出行难、饮水难、用电难、通信难”,因病致贫,因工返贫的大量存在。在这样全国经济等各方面十分困境的情况下,中共竟能宣布全国脱贫,岂不是是十分荒诞荒唐吗!当然,为了给明年百年红祸“增光添彩”,给党魁政首“涂脂抹粉”,中共什么丑事都干得出来。有人说“年底了,不脱贫也得脱啊,不然那不是打了老大的脸吗。”“要你脱就得脱,不脱不行。”不是那国务院扶贫办也发话称“脱贫没脱贫,要由中央说了算。”

去年12月9日,贵州省国家级贫困县独山县的仿古建筑群航拍画面曝光,所谓的“仿古建筑群”名为毋敛古国,也被称为“浓缩紫禁城”或“山寨紫禁城”。其投资高达22.27亿元,规划建筑面积120万平方米。另有举债建设的“天下第一水司楼”,被称为“独山版的布达拉宫”。该项目占地面积59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楼高99.9米。除此外,还建设高尔夫球场,规划为108洞,是一个多样化的国际锦标级高尔夫球场;还有多个各具特色大学组成的“独山大学城”。主导这些项目的前独山县县委书记叫潘志立,被称为“潘大胆”,是“全国最会借钱和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他是从江苏省专门引进的优秀干部。所有重大事项都是他一人说了算,很多项目只要他拍板就开工建设,全然不顾设计、预算、审计环节缺失,导致独山县违法违规占地2.8万亩,国有资产损失10亿余元。因违法占地被处分的干部达26人之多。在潘志立的眼里,脱贫攻坚费时费力,只有搞项目建设才能彰显政绩。他被免职时,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每年还息40亿,相当于年财政收入的4倍。一系列的烂尾工程和沉重的债务成为他留给独山县的负资产。在大搞项目同时,潘志立和家人也开始大肆收受贿赂,名利双收,数额特别巨大。这样负债累累县的也能脱贫,你信吗?

宁夏永宁县2015年上马一条道路工程,项目完工三年了,还欠工程款3.9亿元。当时的县委书记钱克孝,在根本没有一分钱预算的情况下就敢上马修路。该县地方债务高达179多亿元,而年财政收入不足16亿元。这样的也被脱贫,你信吗?

作为2019年5月方脱贫的深度贫困县, 陕西镇安县2019年地方财政收入不足2亿元人民币,但当地一所中学总投资高达7.1亿元,并由此导致债台高筑,需12年连续每年还5000多万贷款。学校占地272亩,总建筑面积12.9万平方米。与教学无关的设施引发外界关注。从仿古牌坊式大门进入校门,4层喷泉水景“鲤鱼跳龙门”映入眼帘,16尊石刻鲤鱼分布两侧,一方8米长、1.5米高的校训大理石碑位于喷泉尽头。每栋建筑均有仿唐式屋顶。一处长约50米、落差15米的多级瀑布群花费200多万元,并伴有假山、水车、栈道、水景、石拱桥等。削山体、建挡墙、搞绿化、修管网共计花费8000余万元。这样穷折腾的县能不返贫吗?

国家级贫困县甘肃省古浪县,曾耗资500万元(又说1300万元),雇用运输公司将重369吨甘州石,从古浪峡搬到9公里外的金三角广场作为城标,当地官员磕头接迎。 今年3月才退出国家级贫困县名单的贵州剑河县,竟然建了世界最大苗族女雕像仰阿莎,耗资8600多万元。此大手笔又占用了多少百姓血汗钱,百姓能不贫困吗?

还有贵州大方县违法挪用资金,拖欠教师工资4.8亿元人民币,还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经费3.4亿元,甚至还违规截留4.2万名困难生的生活补贴。这样的贫困县也能脱贫吗?

说到脱贫,不得不说说中国特色的数字注水统计造假。有一则顺口溜很说明问题,“统计局里出小康,草民被蒙难知详,数字水分能抗旱,编造盛世甚荒唐。”大陆官员玩起“数字游戏”来那是千变万化,为了利益需要而随心所欲。收入、政绩必用加法或乘法,甚至还会无中生有法;至于问题、事故与失误,那是蜻蜓点水,只用减法、除法或化无变零法,甚至还会由负变正,搞什么坏事变好事。为利益造假,有的还闹出国家级笑话。如有一年,在全国的“百强县(市)”排行榜中竟出现了17个国家级贫困县。这些县头上戴着“贫困县”的帽子,胸前挂着“百强县”的牌子,真是一群鱼和熊掌兼得而自相矛盾的“政绩怪胎”与“利益畸蛋”。这些玩弄“GDP”数据的官爷就是一群“变脸王”,为了自己的升迁与谋利需要,他们可以随时任意变脸。至于各种评定中的幕后交易与腐败行为也可想而知。而如此可笑可恨可叹的结果,政府的公信力又在哪里?

正如网友所说:“作为一名大陆中低端P民,我可以负责地告诉大家,所谓的全民脱贫绝不是一场梦,而是实实在在的一场:戏!”“小康也好,脱贫也好,那是过去几十年我们这个党给全国人民画的大饼。”“所谓精准扶贫纯属忽悠、扯淡、耍流氓!”“中共的数字把戏早就不灵了,中共以谎言治国,早就没有任何公信力了。”“官员上亿的贪腐,百姓能不贫穷吗?!”“实际上所谓脱贫,就是不再拨款了,让穷人继续贫困下去。”

中国社科院曾发布《社会保障绿皮书》披露,在5省的调查显示,一方面有近八成的贫困户没有享受低保救助;另一方面,受调查的低保家庭中,有六成不是贫困家庭。

陕西有一贫困户已经去世8年,但他的粮食直补款却被官员一直冒领,直到官员卸职后才被曝光。曾获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称号,后被免职的宁夏西吉县委书记马志宏被控收受财物达1100万元,涉及扶贫专项资金2亿多元。

在各地,因贫困也发生过许多悲惨事件。甘肃康乐县曾享受低保被取消的一位年轻母亲杨改兰,因贫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其丈夫处理完后事后也服毒身亡,8口之家只剩下两位老人苦度晚年。山西闻喜县也发生过同类惨案,因家贫无力抚养,52岁妇人吴良彦用铁锤砸死已失双亲的8岁外孙。

网友说:中国百姓真是不幸。不但要受中共谎言欺骗,还要像韭菜一样,被专制任意宰割,遭官员无情践踏。脱贫奔小康只不过是一场虚幻的“中国梦”!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颜丹:中共对“小康社会”的界定何其荒谬
东方觉:命都保不住 还做小康梦
福磊:决战小康 奋斗有我 vs 炮灰有我
张菁:中共脱贫“大跃进” 自造脱贫标准
最热视频
【微视频】习防蚂蚁爆雷?传杨雄忘带红卡死亡
【时事纵横】北京似现末日景 两千万网军弃五毛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探索时分】神不知鬼不觉 史上最成功空袭
【拍案惊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抛弃李嘉诚?
【有冇搞错】阿里巴巴被罚巨款 为什么很高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