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大萧条再临 上帝促人反思

人气 13232

【大纪元2020年03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依帆、梁珍香港报导)当前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在欧美持续恶化,重创全球经济。美国银行及中国建设银行(亚洲)前高级副总裁、现任大学客席讲座教授以及多个电台主持人的吴明德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预估欧美疫情将在4至6星期达到高峰进而回落,世界经济将持续停摆,“实体经济可能出现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

吴明德表示,中共瞒报疫情,导致中共肺炎全球大流行,令G7(七大工业国组织)加上台湾、香港、韩国一年总市值由70万亿跌了3成、21万亿。“接下来各国都救不了对方,如果各国全部停摆半年。就像上帝说:‘你们太不听话了,关机!’”他说,也许这是上帝赐予人们的自省之机。

“趁这半年自己静心低头祈祷,自己想一想,为什么要这样继续破坏大自然?为什么为了赚钱变得这么粗暴?再低头思索一下,然后祂才给你‘开机’。”吴明德说。

日前,美国总统川普将3月15日定为“全国祈祷日”,希望上帝帮助美国渡过这波疫情。吴明德说,有信仰的人善良懂得谦卑,当天灾发生时向神祷告、忏悔,在神的带领下积极度过难关。但在无神论的中共治下,“它最怕人有思想、有谦卑。当人们知道有伟大的上帝,人们便会与它对抗,所以它让人活在无神的国度里。”

而近日《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及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Josh Rogin发表文章皆以“中共病毒(CCP virus)”代替“武汉肺炎病毒”或世卫命名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对此吴明德表示,称作中共病毒,“深层含意不只是指病本身,是指思想、精神上的病毒是中共引起的。”

另外,他还以意大利、法国、德国、英国总人口及确诊人数推估中国感染人数至少16万人,中共瞒报8万人。他解读中共目前进行大外宣号称“零确诊”、疫情受控制,号召国外民众、留学生回国,为今后“交数”用,作为日后造谣、“出口转内销”的依据:欧美将疫情传入中国,“你们世界各国的人令我(中国)引起第二波感染,不是你们回传过来,我们不会有第二波的。”

吴明德曾在国企任职多年,深刻领受中共的邪恶,但他说即使自己捱过它的教训,仍无法以笔墨形容它的邪恶。那怎么办?“戳穿它!现在我们就戳穿它,上天给我们有这样的推理能力,我们就推理,然后先揭穿它。”吴明德说。

全球停摆 或重现1929年大萧条 上帝关机让世人静心思考

记者:我们又请了吴明德教授和我们分享最新的经济热点话题。上回说“黑天鹅湖”已经开始在跳了,但还没到高潮,现在到了什么阶段?会不会继续跳?

吴明德:我想还要再等四至六个星期,因为用中国的经验、香港的经验、韩国的经验、日本的经验,欧洲已经比美国早了一、两个星期,如果欧洲尤其是意大利像之前一个多礼拜前的韩国那样,到达一个高峰开始回落。原因为什么呢?

原因是现在美国和欧洲(中共病毒)的疫情,刚刚开始爆发没多久,如果以中国、韩国、台湾、香港的经验,接下来要多等四个星期才会去到高峰回落。如果是这种情形的话,世界经济的停摆会延续。

加州(政府)都开始叫所有加州市民Stay at home(留在家里)最少28天。所以整个经济活动,以我们在历史上的记载还没经历过,差不多全世界停摆,好像上帝说:“你们自己冷静,我现在停了你的钥匙,停了你们的钥匙,你们不会饿死的。因为你们都玩了几千年了,而且近75年来都没有世界大战,你们太过不谦虚了。”尤其是现在欧洲那些小孩,或者那些“中生代”,他们都没有经过锻练,或者捱过饿、捱过穷,所以不设防。

台湾、新加坡、香港比较好一些,因为有SARS的经验,虽然10多岁的年轻人没有经验,但是他们的爸爸妈妈会教他,所以有多些不愉快的或者不幸的经历,就会对这次的疫情掌握得好些。

由于美国和西欧比较享乐主义,事实上人们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下有什么要担忧呢?而这次是近几10年以来第一次有这么大的疫情,所以他们需要长一点的时间。而现在他们刚刚才开始掌控得到,因为有些政府高级官员都出事了,而他们大部分的政府也都知道需要即时采用香港和台湾的(抗疫)方式,就是一找到确诊个案,就马上要找寻原因,感染的源头在哪里?他们接触了什么人?马上找那些人作家居隔离。如果这样一步步去发展,根据医学模型和真实的经验,要4至6个星期(疫情才会高峰回落)。

这次停摆会怎么样?实体经济有机会像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当年大萧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各国加关税,各自为自己,保护自己的贸易,导致贸易没法互通,所以大家的生意都减少了,(经济自然)收缩了,所以整个情况使当时不受控,美国也曾在当年救起股市再跌下来,有点像现在的景况。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可以知道,接下来各国都救不了对方,如果各国停摆半年,全部停摆半年,就像上帝说:“你们太不听话了,关机!”关了地球的钥匙,让你们趁这半年自己静心低头祈祷,自己想一想,为什么要这样继续破坏大自然?为什么为了赚钱变得这么粗暴?然后再低头思索一下,然后他才给你“开机”。

替中共骂袁国勇 “汤渣”(汤家骅)最好配“废盐”

记者:是啊,这是一个很好的反思的时候。川普总统也将3月15日定为“全国祈祷日”,向神祈祷“帮助大家去渡过这个难关”。但在这个病毒的发源地,中共是无神论的,非但没有一个道歉给全世界,还说病毒是美国传过来的,生出很多争议。怎么看中共现在要全世界去感恩共产党,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对人类会带来什么影响?

吴明德:我们要认识中共。不要这么认真的对待它所有说的,如果全球的人都和它这么认真,就落入了它的圈套,不要和它认真,它说就由得它说,它不是讲给我们听,它是“出口转内销”,它是讲给国内的人听,但是它就是希望你回应它,希望你和它讲话,它就用那些支持它的人所讲的话出口转内销。

比如谭德塞支持它,说它(中共)做得很好,全世界要向中共学习,中共就出口转内销,国内的人就会在微博上留言说:“啊,世卫组织都说我们好,世卫组织都说那个源头未必在我们这里。”国内的人习惯了这样,这是中共几十年来把持管治权(的做法),就是靠这些去奴役人民,也是靠这种(手段)改造思想,改造新闻去使人民跟它的大队走,所以我们不要和它那么认真,最好它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不要理它。为什么?

我有包容它乱说话的风度,一回应它,它就抓住你的每一个句子,有用的就选用,没用的就骂。骂你的时候,国内的人听不到的,它是找外面的人骂你。比如,最近袁国勇讲的那些话,从客观角度、从专业科学家的角度来看是对的,但它就找了一个10多个星期都不出声的人,我们叫那人做“汤渣”(汤家骅),找他出来讲话,我们最好叫苏施黄(饮食节目主持人)煮一道菜,叫做“汤渣吃之无味,弃之可惜”,但吃的时候,就要点一点酱油或者点盐,那些盐,我们叫做“废盐”,汤渣加废盐点着吃。但你不要和他认真,他要“交数”,他拿了人家那么多便宜,人家要用他的时候,他就要“交数”了。

所以可以看到,香港这个小小的地方,正是西方的普世价值和中共极权统治的汇合,我们(香港人)在夹缝里面怎样生存,正是过去这9个月反送中运动(出现)的原因。我们想选择生活的方式,继续像西方世界般有普世价值、有信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有独立的精神,有自由的思想,希望保留这些东西,才会引起年轻人继续为了这个理念、这个理想去抗争。所以上帝说:“好啊,你们不明白,不明白的话,把这个武汉肺炎(中共肺炎)送给全世界的人,你们就会明白香港过去9个月为什么要抗争,(世人)也都会明白现在它搞到你了,它现在来搞你,你自己受了苦,你自己就知道了。”

世卫混淆名称 各国领袖要觉醒 民众才觉醒

记者:反送中使香港市民觉醒,“天灭中共”到处都开花,街上写、地铁上写、游行又喊,现在全世界是不是都有觉醒的机会?

吴明德:怎样觉醒?就是所有的政治领袖,他们不停地被中共荼毒而产生歪念,他们要最早觉醒。然后透过政治领袖,像意大利参议院议员、前通信部长毛里齐奥.加斯帕里(Maurizio Gasparri)说:“你(中共)有没有搞错?你说你的东西送来帮我,那些是我向你买的,你不要乱说;你有没有搞错?你说我们唱你们的国歌,是因为你来帮我,是不是傻的?”透过这些政治领袖,人们就会醒觉。

这就是我们说的“深入屋”,要进到不同国家的屋子里,当看着电视的时候,就会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坐在这里28天不能上街?”电视不停的说,冠状病毒怎样被全世界么发现;为什么叫冠状病毒,因为世卫组织说的;这个世卫组织怎么说,“我们不可以叫它武汉肺炎,它的学术名称是(COVID-19)”;我不喜欢,我要“贴地”一些,各个国家都重新叫武汉肺炎(中共肺炎)。如我们香港人讲我有脚癣,为什么叫脚癣?香港人就叫香港脚,是不是?

身体病毒来自中国 思想病毒来自中共

记者:现在已经叫中国病毒,不叫武汉肺炎了,网络上更加准确叫中共病毒,因为中国与中共是不同的,是中共制造的病毒,觉得哪个名字最准确?

吴明德:我觉得最准确的是根据地方,比如西班牙肺炎、日本脑炎,很容易让人明白,在中国产生的病毒,就叫中国病毒。如果叫中共病毒,就有另外的含意了,中国人的中文很好用,深层次不只是指病本身,是指思想、精神上的病毒,所以《华盛顿邮报》这样讲,弦外之音就是physically(实际上)、表面上是一个病毒,但精神上的病毒是中共引起的。

美国抗疫向神祈祷忏悔 中共无神论最怕人民谦卑

记者:也挺贴切的,病毒像有眼睛,亲共的国家和个人中招。教宗很亲共,所以陈日君主教说他们坚持反共,那是否有什么寓意?如果要我们反省的话。

吴明德:有信仰的人为什么善良一些,因为第一他懂得谦卑。第二他会把事情连串起来。同样有宗教信仰的人都会说我有宗教信仰,神会帮我,神不会帮坏的、邪恶的人,很自然有这个想法,这个想法是好的,让有宗教信仰的人学会谦卑。

记者:中国古代,凡是有瘟疫、天灾时就会向上天祷告,皇帝会首先说自己错了,会反省自己是否做错了,让子民受苦。在西方也一样,会向神忏悔。在这乱局中,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人在这个时候应该用什么心态去对待?

吴明德:美国定了一天忏悔日,是让美国人民明白这是天灾不是人祸。天灾发生时如果所有人民忏悔,忏悔的过程就是叫大家谦卑,然后保持乐观,原因就是当遇到不高兴的事,遇到的挑战很困难的时候,就交给神。你的信仰会告诉你神在背后会带领你怎么去做,你就会积极面对,你不能够未打先输。所以美国为什么会去祈祷,让每个国民在精神上有信心去打这场“战争”,因为有庞大的Mighty God(伟大的上帝)在后面,不会输的。但要知道在无神论的中共底下,它最怕人有思想、有谦卑。因为当邪恶出现的时候,你(人们)知道有伟大的上帝,你(人们)便会与它对抗。所以它让人活在无神的国度里,就是这样。

记者:这个时候看到两种制度的较量,以前在围堵中共,现在各个国家都开始在反醒,不然人民会受害。

吴明德:小时候我们知道,最惨的是在走廊里没人与你玩,别人不与你玩,为什么不与你玩这么痛苦?因为你孤单。如果围堵你,你也无所谓,像大家玩“剪刀石头布”、“拍公仔纸”,或者跳绳时你也肯和我一起玩,不过你不喜欢我,叫我排队排在最后。但现在人家反过来不围堵你了,人家知道你的邪恶,于是你来我就走。

记者:远离你

吴明德:是,你来我就走

林郑不封关 中共病毒通过香港输出海外

记者:所以我觉得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香港见证了这一切。过去9个月的反送中运动,香港人经历了不少痛苦。香港人敢于抗争、反共,所以在抗疫战中小胜。因为香港人受苦,所以自救了,使这次疫情的感染率比较低,虽然面临各个国家的留学生回来可能会有第二次爆发,但香港相对其它国家还是安全的,怎么看这件事?有什么启示?

吴明德:启示就是中共开始第二波的邪恶。什么邪恶?看一些数字就会明白。站在医学角度,用科学去分析,最容易分析的是大家都是人,我和你都是黄皮肤,但世界上有白皮肤、黑皮肤,但都是人,在上帝眼里,你们都是人。

人们要从大数据中去分析,中国有14亿人,它现在说高峰期过了,现在没一人感染,才8万多人感染上。白皮肤的欧洲人,整个欧洲看起来就像中国,武汉就像意大利,武汉(把病毒)散播到各省,中国只是一个国家;但欧盟有20多个国家,瘟疫会跨过边境去其它国家。武汉就等于意大利将病毒扩散出去,第一阶段是出口,影响到别人。

为什么林郑月娥当日“落闸”(拒绝封关),而1月25日武汉封城、湖北封城,我们年初三、初四叫她闭关、闭关,她好整以暇,然后就说要循序渐进,9个关已经封了6个了,最后还有3个,但是那3个还有些什么的,关了3个就没有了,不是,这3个还有一点点,几百人都好,在过程里面,人们在初五过完中国新年,开始要离开中国去上班。

去哪里上班?如果他不是在国内上班的,国外可以即刻上班,他要经过香港,搭飞机去意大利;经过香港,搭飞机去伊朗;经过香港,搭飞机去美国上班。尤其在欧洲第一个签“一带一路”的国家意大利。意大利出品皮具由哪个人做?意大利人说,我去地中海享受,我只设计的,你们中国人来帮我做。所以这就是第一个源头,而这个源头透过香港那个漏洞,走了出去。

世卫收中共4千万“出场费” 累全球损失21万亿

记者:所以香港变成病毒枢纽?

吴明德:输出,这个就是第一阶段,叫做出口。好了,现在它(中共)控制了,但它就说8万人(确诊中共病毒)。现在意大利、法国、德国、英国又没有控制住,将这4个国家加起来有2亿7千万人口,中国有14亿人,它是别人的5.2倍。现在人家报出来的(确诊)数字,大家一定会相信,因为是西方公民社会报导出来的,每一个人都盯着,3万1千个。将3万1千乘以5.2,是16万。

即是说它(中共)瞒报了多少,只用这个来计算,不计它早人家2个月爆发,现在人家没有爆发完,都可以估算到它有16万,如果只是用意大利这个最核心的数字来算,它都会变成44万。

第一阶段的战略,它(中共)就是先出口,出口完之后,它搞好了,接着就付款,给2千万,再加码2千万给世卫,叫他们配合演奏:中国没有事了,不用封关,大家不用走了,用不了封关,不用撤侨,不要封锁边界。叫西方国家,不用害怕。有没有搞错?原来中共给世卫的4千万“出场费”。

大家知不知道它拖累了全世界?如果用股票市值,将美国他们七个国家的总市值,股票的总市值加起来,即G7的总市值加起来,再加上台湾、香港、韩国的总市值,过去一年最高是70万亿,居然可以跌了21万亿,即是说在最高跌了3成,3成是什么概念?21万亿,全美国人民每天辛勤工作,做足一年,就是23万亿。

记者:就是这4千万换了21万亿?

吴明德:是的!即是赌注是什么?赌注就是,中共给世卫4千万,它就乱来,去延迟讲一些东西。

记者:4千万怎样给世卫的?

吴明德:它就捐款给世卫组织。谭德塞去了几次北京做什么?视察疫情?他去“乞求”,乞求丐帮帮主(中共)给他钱,握什么手,握手那时就是(中共)叫他说什么,他就要说什么。他要做中共的大外宣,原来那就是出场费。世卫勒索丐帮帮主:“我做你的喽啰,你给我出场费我就出场。”(21万亿)蒸发了,所有的股票价值一起下跌了3成。

推理中共以海外华人回巢 做下次爆疫原因

还未完结,它(中共)的大战略是什么?它隐瞒了16万(感染中共病毒),只讲了8万,另外那8万拿来做什么?第二阶段,现在扩散到全世界了,现在怎么叫人们回来,人们回来之后会怎样呢?(接着回传给他们,它就说这些人感染了8万人),是的。这些人会不会真的可以把病毒传出去?(当然不会了),它就管控起来。当11万人回来,管控起来,就不会再传出去,那些人会被它利用。那些人带菌,在全世界带回来,用来做什么?用来“交数”。其实不会传给新的人,当拿旧的数字出来,就说是那些人传的。

即是说3、4月进(中国大陆)来的人,困住他,将他隔离,所以不会再传给4月的人。就造谣4月回传给1月的那些人,到时它会怎样呢?即刻“出口转内销”,就说:“你们世界各国的人令我引起第二波感染,不是你们回传过来,我们不会有第二波的。”

那就要看它的战略,如果大家以后出来谈判,它预备做什么呢?它现在为什么会说病源不在中国的?就是拿来部署这件事,大家争拗,你说我的,我说不是,第一阶段是我的,如果以后,WHO大家坐下来,巨头开会,“是你引起全世界丢了21万亿,赔一万亿。”那它回头说,“是啊,你讲得对,第一阶段是我,不过第二阶段是你,你们全世界影响到中国,所以,你赔两万亿,你们合起来要赔两万亿给我。”

记者:那些小粉红当人质?困住他们,那些钱要拿回来救他们。

吴明德:那些反而是小数目,多数是什么?是它要配合这个大战略,有证有据,有证有据你回来,我困着你,然后你传不到4月的人,但是我说1月的人就是你传的,因为那些人已经消失了。

记者:那怎样应对?

吴明德:戳穿它!现在我们就戳穿它,讲出来以后它来抓我,梁珍(记者)你就来救我,出动全世界有良心的人来救我,唯有这样。

记者:我们立此为照,记得我们所讲的话,是不是一个一个预言。

吴明德:我们未必是对的,但我们要有这样的推理。上天给我们有这样的推理能力,我们就推理,然后,先揭穿它。知道它在爆发,爆发什么呢?满脑子都是这些唯物主义,它觉得:我用不着跟上天祈祷,我这些事发生的原因是因为种种原因,种种原因不只是吃野味的,总之,我不能讲这么多给你听,你不要说只是我,你都有份回传给我,大家坐在那里争拗,很难的。我捱过它的教训,在它的国企做的时候,它不是冥顽不灵这么简单,它不是不讲道理这么简单,也都不是霸道这么简单,我不会用笔墨去形容。

记者:它用了很多计谋去做这件事?它是完全是有计划的?

吴明德:有,当然有计划了。那些人坐在那里是做什么的,管理的、管人的。即是中国人口里有8%去管理其余92%的人。8%就是9千万党员,天天坐在那里做什么?想想怎样去管人,他们不是想想怎样去令大家开开心心过日子。

记者:人算不如天算,最后很多党员自身难保,最后都是党员中招的。

吴明德:这就是你的好信仰,去令你区分,为什么人要做好人?为什么(不)可做坏人?做坏事的人的就有这样的结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谦卑。

责任编辑:王菫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于非:“疫”字被黄标 中共施压
【珍言真语】潘东凯:亲共染疫 港台抗共防疫
【珍言真语】麦燕庭:守住言论自由领地
【珍言真语】桑普:习近平到访武汉真假
最热视频
【直播】川普总统参加阵亡将士纪念日仪式
【现场视频】鞍钢冷轧厂突发大火
【珍言真语】前线医护参政 刘凯文对抗制度暴力
【一线采访视频版】吉林爆疫情 舒兰公安局关门
【有冇搞错】港国安法 每个人都是“极少数”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军运村变方舱 业主抗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