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日逐光

作者:陈郁如 谢博明
日食奇观。(Pixabay )
  人气: 3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自然以它的巍然不屈,又谦和圆融的方式矗立。我们尊重它,了解它,准备周全,不侵犯,不破坏,自然可以相处愉快。其实想想,这准则也适用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追日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山海经》

这是《山海经》里,夸父追日的其中一个版本,远古时期的传说跟现代媒体报导一样,都有很多版本,不是每一个都足以采信,但是也不代表我们要全盘否认。换个角度想,这证明世间的事情有许多面向,我们可以去芜存菁,从中找到启发自己的部分。

我很喜欢这个“追日”的版本,简单的叙述,没有评论。夸父追着太阳跑,来到烈日之下,非常干渴,需要喝水。他喝了黄河、渭河两大河川,却还是不够,就往北想去喝大湖的水,只是他还没走到,就在路上渴死了,他遗留下来的木杖化为一片桃林。

现代年轻人追星,远古人比较豪气,追的是太阳。不过豪气也是傻气,居然追到自己渴死了。想想,我跟Robert的旅行常常也是这样带着傻气。为了达成心里的一个目标,一个梦想,一份美感,然后不顾一切,大无畏的努力奔去。

没有目的地的旅行

当Robert告诉我,美国二○一七年八月将发生日全食,我就知道我们一定会去看。他不仅对地质有研究,对天文也有极大的兴趣,我第一次看流星雨就是他带我去沙漠露营,晚上接近摄氏零度的沙漠旷野,熬夜裹着棉被,数星星坠落,是一次难忘的经验。这次的日全食在美国是一件大事,很多天文爱好者很早就提前计划,新闻也大肆报导。

日全食是发生在新月的时候一种天文现象,当月亮来到太阳跟地球之间,它投射在地球上的阴影完全遮住太阳,让太阳在我们的视野中短暂消失。

不论古今中外,人类对于日食都有莫名的恐惧,中国古代说是“天狗吃日”,有趣的是,其他埃及、印度、非洲等民族也有某种动物吃掉太阳的传说。所以古时候发生日食,大家都会敲锣打鼓,企图吓走那只该死的天狗,而皇帝更是戒慎恐惧,担心自己有失德的地方,会“着素服,避正殿”。唉,真是想太多了,皇上失德的时候岂只有一年两、三次?一次两、三分钟?人类真的是爱穿凿附会的生物,不管是星辰日月,自有它们运行的脚步。

到了现代,我们知道日食发生的原理,不会过度恐慌,不过当月亮遮蔽住太阳,那美丽的圆形倩(阴)影投射在地球上时,还是让凡夫俗子们心动雀跃,甘心苦苦追寻。人类对于刹那间的惊艳还是多过于不变的永恒。

但是那是什么样的景象?我们真的可以用肉眼观测到月亮的阴影一点点把太阳遮住吗?大地真的会一下子变暗吗?会有多暗?像黑夜那么暗吗?我没见过,Robert也没见过,这次日全食就在美国,我们一定得把握机会。

很多人没见过日全食,但是事实上,日全食并非鲜少发生,平均大约十八个月发生一次,但是能在美国本土出现的日全食就不是那么频繁了。这次日全食维持的时间不仅最长超过两分钟,而且还横跨美国本土,从东岸到西岸,规模不小,日食带上的饭店旅馆很早就被高价订满了,以Robert刻苦节俭的个性,当然不在考虑之中,只是要选择何处作为我们露营的地方,学问可大了。

“我们预计什么时候去看日食?要去哪里看?”

我看着月历对Robert说:“八月二十一日是星期一,是不是要提早几天出发?”

“其实我是这样想的……”我看他沉吟,心中感觉不妙:“我们在出发看日食之前,先另外安排一次行程,勘查地形,寻找观测日食的最佳地点。”

不会吧?为了看日食,得要旅行两次?有没有这么慎重啊?

他指着地图跟我分析:“我们住西岸,所以重点在奥瑞冈州、爱达荷州、怀俄明州,这三个州日食的路径带。我们沿着这区域,一边旅游一边寻找合适的地点。然后在日食的前一个星期,我们就直接去那里,提前占位置露营。据说那天会有上万人涌进日食带经过的城镇,不仅当地的饭店都被订满,露营区也一位难求,我想找个特别的地方,所以最好先去勘查地形。”

“怎样特别的地方?”

我忍不住皱着眉头问。他又有什么出人意料的想法?

“我不知道……”

他看我快翻脸了,赶快补充:“我想待在野外,人越少越好,我不想跟一大群人站在路边看日食。而且那个地方,日全食维持时间至少要超过两分钟。”

这次的日食,其实全美国都可以看到,但是除了日全食带以外的地区,都只能看到日偏食,即使在日食带上,也有时间上的差别,越靠近中心的位置看到的日全食时间越久,最长可以达到两分四十秒。

我在心里默默叹口气。Robert要做的事都不是捷径,比如,想欣赏海里的鱼,不会到水族馆隔着玻璃看,一定要潜进海里与鱼共游,近距离观察拍照;想要欣赏冬天的国家公园,不会只订公园内的饭店,一定要雪地露营,直接体验零下低温的生活。

换言之,Robert想像中的日食观测,绝对不是前往某个地点,仰望天空那么简单。他要在野外找到非人气景点,而且还要在正式行程之前安排一趟寻访的旅行。

在一般人眼里,或许会觉得我们浪费好多时间跟精力去做一件可以简单做到的事,但是过程中获得的体验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这些经历和见闻,都会带来莫大的感动跟启发。

就这样,为了八月二十一日的日食,我们在七月二十四日出发,先做一趟没有目的地,为了下次探险而彩排的探路旅行。◇

——节录自

追日逐光》/ 亲子天下出版公司提供

(〈文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 话说这王喜的师兄荆轲功败身殒,消息传来燕国,举国哗然,人人自危,都想灭国之灾在即。隔年,秦军果然攻破蓟都(今北京),燕王为解秦王之怒,斩下太子丹,将首级献给秦军。
  • 中共病毒肺炎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个纷乱的状态,部分人士认为疫情已经减缓,尤其有些人士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活动甚至游览了。
  • 旅行时满载的梦想,却总在回到自己家中打开冰箱看到空无一物的那一瞬间,回到了现实。那些被盈满的灵感和经验,总能让自己决定勇敢地丢弃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什么,掏空后,重新再来。
  • 诗人曾说:“黑暗来临前/我们原是不认识彼此的/苦难来临时/我们相拥而哭泣/当黎明到来时/已是灵魂的兄弟/太阳升起时/我们会像家人一样道别。”
  • 有三个月未通信了,这几天心情沉重。香港国安法要砸到香江里去,把一个好端端的国际都市像包粽子一样五花大绑,把大陆流氓管家的手段用在那里。
  • 这世间每个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书,都是累积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最平凡的永远最真实。
  • 如果撑不下去了,就来书店吧!关于迷惘与焦虑、梦想与希望,一期一会的相谈。
  • 帝少昊时的百鸟之王凤鸟,早就消失成了传说。而伯劳从上古绵延到今天生生不息,想想看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它的历史太久远,而最终“伯劳”一名取代了《诗经》里的“鵙”,这恐怕与一段叫人唏嘘的转世故事有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