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79) 众生劫-问鼎剑道5

作者:云简
在夕阳下习剑之人。(shutterstock)
  人气: 247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八章 问鼎剑道(5)

曾经沧海映明月,浩光万里照桑田。浮生尘梦销千载,今朝始觉是他乡。

沈太常四处寻仙访道,以登归途,无一结果。庙中无真佛,观中无真道。所剩者,只有贪酒好色之人;只有追名逐利之人;只有为赤衣党奋斗终身之人——身披袈裟道袍,坏乱曾经神圣之庙宇殿堂。乌烟瘴气,人声嘈杂,腌臜铜臭,恶业滚滚。

乘舟南下,穿越红场,突然发现一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

弃舟登山,云烟缭绕,曲径通幽,净台仙踪。

抬眼一望,山门之上,四个鎏金大字:“翰林天下。”趋步登门,立时有一个书生打扮之人,迎上前来:“家师久侯,请先生移步兰轩。”

“多谢。”沈太常随其人上山。

云阶雾漫,登临古意。

“好久不见,未知老友悉心,建此一处仙境佳苑。”景阳道,“吾观亭台楼阁,宫宇陈设,颇具古意。”

稽世予拱手道:“不过抢救经典,传承正统,或有一日,后人祭祖,尚有一处,可以寻根。”

“老友此举,功在千秋。”景阳道。

便在此时,又有二人入内:“周院使,屈大学士。这位景阳老兄,可还记得?”稽世予道。

“久仰久仰。”周津霖,屈晨铭拱手,景阳回礼,四人落座。

付陵悦领了沈太常入内:“夫子,贵客带到。”说罢,退去烹茶。

周津霖拱手道:“太常药师,久闻大名。”

“幸会,幸会。”五人拱手致意。

稽世予道:“此番邀请二位来此,乃是吾有一物,十年尤未可解,请诸位帮助参详。”

“那还等甚,快些拿出来吧。”屈晨铭道。

“好。”稽世予走近八仙桌,掀开帘布,现出一只圆球,径直十寸,晶莹通透,隐隐泛着微光:“这一颗龙珠,乃是雪国守护神龙之物,交予吾保管,以解开雪国之谜。”

“雪国?”沈太常、景阳异口同声。

屈晨铭道:“二位知晓,世间有此一国?”

景阳道:“如今为祸中原之玄沙,在彻底玄化之前,便是雪国。”

“噢?”屈晨铭捋着胡子:“这一颗龙珠,必然有重大干涉。但是,又该如何才能打开呢?”

“诶,不急。”景阳道,“既然有关雪国与中原,吾等先将各自知晓,略述一二,如何?”

“也好。”沈太常道,“既然此事关涉重大,吾也知无不言。”唯一沉吟,将深山遇见绝鸣之事,并雪国侯门历史,讲述一番。

周津霖捋着胡子,皱着眉头,道:“这缘何埋下去的人,便能没有了。”

稽世予道:“景阳先生修仙有术,想必知晓。”

“好友谬赞。”景阳道,“此为道家羽化之术,又称蜕解。”转向沈太常,道:“药师可曾发现诸如竹竿、鞋子之物?”

沈太常一惊,道:“是有一只草鞋。”不禁拱手道:“先生所言不错。”

景阳笑道:“这便是那障眼法。”忽地一愣,一动不动。

“先生?”沈太常见其无语凝神,伸手探问,岂不料触身之间,身形虚化,变作一滩茶水,散落于地:“啊?怎会如此?”众人大惊。

忽地听闻笑声:“山人在此。”众人望去,廊柱之后走出一人,正是景阳。

“先生真乃神人也。”沈太常道,稽世予等三人亦啧啧称奇。

景阳缓摇羽扇,走至殿中:“不过雕虫小术,比起修行大道,相差甚远。吾这里也有一首诗,请诸位帮忙参详。”说罢,临空写诗,殿内登时金光灿耀。

四人阅毕,仔细思量,不解其意。

景阳饮了口茶,道:“天地清明,盛世再开。这首诗,正是预言五弦现世,祛除毒患。”

“果真有此八个字。”屈晨铭道。

“预言?”沈太常沉眉细思,道:“夜氏一族,亦曾有‘九剑斩祸’的预言流传。”话音未落,忽听一声朗笑:“景阳先生,为何发笑。”稽世予道。

景阳道:“吾笑,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既有侯门变异,人心魔变。又有九剑斩祸,天地清明。”羽扇指着桌上龙珠:“就不知这龙珠之内,所藏何种秘密?”

稽世予道:“吾苦思冥想十年,不得结果。日前突然回忆起来一事,遂请景阳先生前来。”

“何事?”周津霖道。

稽世予道:“天降神龙之时,不饮不食。吾曾突发奇想,《满庭芳》 既然能感得百花盛妍,想必也能与神兽沟通。于是当即抚琴一曲,神龙不仅有了回应,而且言闻此曲,感到亲切。于是乎,吾再抚琴于龙珠,但是却无声息。只好请来作曲之人,景阳先生亲自弹奏,希冀有所响应。不知,先生可愿赐教?”

“吾辈之愿。”景阳道,落座展琴,云纹游龙,四弦熠熠,看得众人目不转睛。

音如洪钟,声若雷鸣。充怀入耳,却如画卷一般:清泉流淌,风行山谷,晴空碧云,锦绣江山……

一曲已毕,众人闻之如醉。

景阳收琴,便在此时,龙珠闪耀,珠光满阁,一道光柱,自内而出,直冲霄汉。光柱但如折扇,四方铺展开来,银幕环绕八方,五人惊奇之间,叹为观止:

旷宇深处,混沌初开,天地成形,万物生长。银色柔光洒满天地,冰原上开满凌霄花,晶莹通透,冰玉无瑕。雪国仙子,长袖善舞,凛香扶摇,羽衣过处,水珠凝结冰凌,一个一个,自空中落下,触地之刻,生化出一个一个小人;莹梅香瓣,飘散虚空,化作江河瀑布,流云山岫。

晶日初升,大地开始繁忙,冰原上的小人们,盖房建屋,播种收割。日复一日,雪国子民按照仙子所传技艺、文化,创造出一个一个灿烂文明。

雪国冰庭旁,仙子遗然独立,低眉俯瞰大地,慈眉暖笑,善目悯悲。年复一年,日行久远。仙子化作石像,日以继夜,看护着雪国众生。

雪国子民在神之照耀下,过着太平盛世,未知过了多久。一日,天边飘来一块乌云,阴暗无比。风沙遍地,赤雾滚滚。远方征尘漫漫,雪国身受强敌蹂躏,子民横遭荼毒。雪王带领人民,朝拜仙子,以期获得力量,克敌制胜。

日复一日,雪国非但没有取胜,反而被强敌占领。曾经繁华的国度,失去了欢声笑语,只有终夜哭泣。雪王匍匐于石像脚下,恳求护佑,然则冰庭还是被敌军攻破。雪王气急败坏,用恶毒之言语,诅咒雪国仙子。便在此时,黑云狰狞狂笑,钻入雪王心中。

莅日,雪王带领臣民,无视石像留下的眼泪,推之倒地,又以镰刀斧头,劈砍作沙砾。霎时之间,雪国一夜玄化,陷入漫漫黑霾,不见天日。

银幕八方收起,光柱再现,复归龙珠之内。

“这……便是雪国真正之历史……”沈太常道,“然则,为何雪国罹难之时,雪国之神,袖手旁观?”

景阳叹了口气,指着庭中落花枯萎,道:“时间之流逝,生命之衰败,人心之坏乱,罪业之积攒,又有谁能可力挽狂澜?”

周津霖捋着胡须,皱眉道:“老夫尚有一事不解。缘何《满庭芳》 一曲,能可解玄毒、心毒?”

“古人云,乐者,药也。”稽世予道,“大概便是如此罢。”

沈太常道:“药者医理,扶正祛邪,大抵同理。”

周津霖不解,续道:“此言不错,然则古今不曾闻,乐音能有如此奇效,远胜医药数倍?”

景阳摇了摇首,道:“吾亦参详不透。”取出一本书册,道:“此为《满庭芳》 之心法,可供参阅。”

“多谢。”周津霖道。

“告辞。”景阳拱手作别。

“先生保重!”四人作别,送至山门。

景阳转身行至山下,正欲登船,忽见沈太常匆匆而来:“请先生教吾修仙之道。”说罢,双膝跪地。

“请起。”景阳扶起沈太常,道:“先生为何想要修道?”

沈太常道:“不想人世浑噩,想登仙途,从此解脱轮回之苦。”

“呵。”景阳道,“既然志同道合,请随吾来。”

二人一路,乘舟爬山,到得一处村庄,景阳道:“此处名作无极村,先生且在此小住几日。”说罢,转身欲走。

沈太常道:“先生何时教吾修道之法?”

景阳回身一笑,道:“先生若闲来无事,也便学此心法,或有所悟。”说罢,转身离开。沈太常欲追,却见景阳于峰回路转间,消失不见。(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