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 纳西瑟斯的过错

面对自己最大的敌人——自恋
文/埃里克·贝斯(ERIC BESS)翻译/陈遇
纳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腊神话
卡拉瓦乔的作品《纳西瑟斯》细部,1598-1599年。油彩、画布,110 x 92公分。国立古代艺术美术馆,罗马。(Public Domain)
  人气: 16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必须承认,自恋是我的人生课题之一。我是画家,我希望人们看到我的作品,而且不仅是看到而已,更希望他们会喜欢。我在社群网站上分享作品,同时渴望获得别人按“赞”鼓励。诚实说来,发文获得越多赞数,我对自己的满意程度就越高。但这些赞数和我对它的渴望实际意味着什么呢?

纳西瑟斯看见自己

希腊神话中,纳西瑟斯(Narcissus)的故事或许最能一针见血地解释我对获得他人肯定的渴望。

根据奥维德(Ovid)的《变形记》(Metamorphoses),纳西瑟斯是河神和水仙的儿子。他的美貌让所有见过他的人皆心生爱慕。在纳西瑟斯出生时,一位祭司就被问到他是否会长寿,祭司回答:“只要他不看到自己。”

确实,所有人都钦慕着纳西瑟斯,但他却高傲地拒绝了所有的爱慕者,甚至嘲笑他们。其中一位仰慕者受不了这种回应方式,便向神祈求:“愿他也如此坠入爱河,却无法掌握自己所爱。”复仇女神涅墨西斯(Nemesis)听到了她的诉愿。

一天,纳西瑟斯来到一处静僻的水源地,决定在那里稍作休息。水潭是如此宁静清澈。他在水边俯下身来,想喝水解渴。这时,他看到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瞬间爱上了自己。

他是如此深深地迷上了自己,以至于茶不思、饭不想。他想触碰自己的倒影却又做不到,因而非常沮丧。他凝视着自己,直到精疲力竭。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唉,没用,心爱的人!……再见!”

纳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腊神话
卡拉瓦乔的作品《纳西瑟斯》,1598-1599年。油彩、画布,110 x 92公分。国立古代艺术美术馆,罗马。(Public Domain)

卡拉瓦乔的《纳西瑟斯》

根据Caravaggio.org网站,卡拉瓦乔(Caravaggio)在他的画作《纳西瑟斯》(Narcissus)中,诠释了奥维德版本的纳西瑟斯故事。这位意大利巴洛克画家采用暗色调(tenebristic),亦即使用强烈的明暗对比手法来描绘纳西瑟斯。明亮的人物和暗沉的背景对比,因而显得更为突出。

水池的边缘正好将画面一分为二。纳西瑟斯蹲坐在水边,渴望地看着自己的倒影。他的右手在地上支撑著身体,而左手却伸进水中,像是想要握住倒影的手。纳西瑟斯的双手和倒影的手彼此相连,在画面上构成一个椭圆形。

暗沉的背景是否代表纳西瑟斯对世界的态度呢?他是否因为对自己强烈的渴望而遗忘了世界?抑或阒黑的背景正暗示他的自恋将招致不祥的后果?

我认为以上皆是。纳西瑟斯遗忘了周围的世界,因为他向往着自己的影像。他忘了曾经爱慕他的人、他的家人、身旁的花草动物。他渴望自己,导致他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他们的痛苦、承受、生活、爱和笑。他的自恋和对他人的同情心是不相容的。

有什么比缺乏同情心还要黑暗?黑暗笼罩着他,黑暗和他一心只有自己是相契合的。同情心匮乏和对自己的渴望最终让黑暗吞噬了他,消磨了他的一生。

他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表示了对自己形象的追寻是“徒劳的”,所有努力都失败了。这里有双重意义:他对自己形象的热爱之所以是无用的,并不在于他最终有没有成功,而是在于渴望自己的倒影只显示了他的虚荣心,而这个虚荣心是无用的。

那么为什么卡拉瓦乔要在画面上使用椭圆的构图元素呢?纳西瑟斯的双臂和倒影相接,形成了一个椭圆构图,它引导观众的视线一遍又一遍地重温画面的构成。。

我的理解是,这个椭圆代表了复仇女神涅墨西斯的介入。纳西瑟斯的倒影恰恰是他曾经对别人的模样:他受众人仰慕爱戴,却选择以远离、冷漠,甚至是轻视和自傲来回应。涅墨西斯为了惩罚纳西瑟斯,便让他承受对自己无法自拔的爱慕之苦。神的“一报还一报”。

自己最大的敌人

卡拉瓦乔描绘的《纳西瑟斯》故事对今天的我有什么启发呢?是否我对别人按赞的渴望也是一种自恋呢?我常常告诉自己:“我在社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画,是为了宣传自己、销售作品以养家糊口。”这当然是事实,但不尽然是全部事实。

对传统艺术家而言,艺术作品反映了创作者心中的价值与所描绘的视觉世界;画作透过具有传达力的象征符号,表现了艺术家所钦佩、渴望、珍惜的价值。在每一次创作过程中,艺术家都有机会更深入了解某个面向的自己。当人们欣赏一件作品时,也同时欣赏了创作者和他所崇尚的价值。

作为一名艺术家,我始终要面对爱上自己作品幻影的危险。如果分享艺术作品只是为了得到赞美的话,那么我对他人的同情心何在?仅是成为让人景仰的艺术家吗?这样自我欣赏的分享目的是否将作品置于被我分享的那些人之上?这样是否只是利用其他人来让自己感觉良好。这种自恋是否也会遭到上天的惩罚呢?我因此要多受什么苦呢?

艺术家要么分享自己的创作以获得赞赏,要么透过作品表达自己的价值观并引发观赏者可能的内心对话。卡拉瓦乔的画作让我反思了自己作为一名艺术家和作为人的价值。今天,我认真地问自己:“我分享作品是为他人创造价值,还是为了我自己?”

原文The Sin of Narcissism: Meeting One’s Own Worst Enem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作者简介:

Eric Bess是一位美国写实艺术家,目前是视觉艺术博士研究所(Institute for Doctoral Studies in the Visual Arts,IDSVA)的在读博士生。

传统艺术作品有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指向肉眼不可见的东西,从而引发我们思考:“这对我、对每位观众意味着什么?”“它如何影响了过去,又会如何影响未来?”“它对我们身而为人的经验有什么启迪?”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罗伦斯的卡尔米圣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内,这里保存了文艺复兴早期最重要的壁画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并不在于题材,而是马萨乔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创新的壁画技巧描绘圣彼得的故事。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没有遗漏任何东西”,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画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说。诚然,普桑作品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为他笔下每一幅画作背后的根本依据。
  • 在罗马的恢复与重建当中,教宗克里门七世决定继续装饰西斯汀礼拜堂,为自己任内留下艺术巨作。或许有感于人类的罪孽,他选择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而最理想的艺术家人选,自然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发现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拾级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 这并不是西方社会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纪,欧洲就经历过黑死病,一种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欧洲爆发(14世纪)的五年之内,估计就有超过2千万人丧命,是当时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后便消失了,但300年后又再次卷土重来。
  • 《创世纪》 工程结束后,米开朗基罗立刻着手教宗灵寝工作,想一口气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开朗基罗和教宗的继承人签署新合约 ,将陵墓修改为挨靠着墙的壁墓,大为缩减原来的规模。接下来三年间,米开朗基罗完全投入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两个奴隶像。
  • 晚祷
    这些人并不是在崇拜艺术本身,而是它代表的东西。举例来说,在俄罗斯东正教中,圣像长期以来被视为神圣的物件,并不是因为它的颜料和笔刷,而是因为这些图画开启了连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开朗基罗采用数字“三”来划分天顶为左中右三行,中央《创世纪》故事部分又分为大小轮替的九个画面,每三个图为一个组,分别描绘《神创世》、《造人与原罪》、《诺亚的故事》。顺序的安排是根据礼拜堂本身的功能有关的,如创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举行仪式的祭坛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缘故;而人间的故事则放在群众席的另一端。
  • 美丽、善良、正义是神的荣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尔的作品中更处处彰显了这点。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画作在逝世500年后的今天,仍然能够启发我们,并带给我们希望。这也是为什么拉斐尔的作品对我们当今的社会如此重要,他让我们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