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一念间 命运也会跟着发生改变

文/刘晓
就在善恶一念间,人的命运已经发生改变,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种什么因,得什么果。(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2718
【字号】    
   标签: tags: , ,

有这么一句话:“善恶只在一念之间,一念可成佛,一念也可成魔。”而实际上,就在善恶一念间,人的命运已经发生改变,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放弃杀人黑气消

中华民国政要、曾任北京政法大学校长的江庸讲过这样一件事:一天,有个破晓出门的人经过北京安定门大街时,看到一个人急匆匆走过,周身都是黑气。一个人周身是黑色,预示着厄运将临。他很好奇,就蹑手蹑脚跟随在其身后,进入了一个小巷子。

巷子中有一处宅院,院门紧闭,那个行色匆匆之人直接跳墙而入。跟随者猜测他大概是个盗贼,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他突然听到院子中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之后,那个人又翻墙而出,只是全身的黑气都消失殆尽。

跟随者更加好奇,遂继续跟随在其身后。那人之后进了一家茶馆喝茶,跟随者也跟了进去,并坐在他身边,慢慢与他攀谈起来。等稍稍熟悉了之后,就将自己所见如实告知,并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人长叹一声,说自己险些铸成大错。原来有一个女子有了外遇,她的丈夫便找了他杀掉自己的妻子。他刚要杀人时,忽然听到婴儿的哭声,马上想到如果妇人死了,她的孩子也活不下去。戕害两条人命,让他实在难以下手,于是就收手离开了。他感叹道:“没想到转念间,神明都尽数掌握。”

那人之后进了一家茶馆喝茶,跟随者也跟了进去,并坐在他身边,慢慢与他攀谈起来。示意图,图为北宋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公有领域)

鬼走神护有因由

会稽马氏是当地的望族,家族中有一个叫马存勇的人,为人狡黠,不务正业。一天晚上,他打算去找一户人家行窃。正犹豫着去何处时,突然听见有脚步声传来,他马上躲避起来。但见一人俯首低行,其身前身后都有恶鬼缠身。可是不大一会儿,这个人复返,周身都是善神护佑,气象颇为不同。

马存勇深以为怪,遂跳了出来,恐吓道:“你深夜孤身潜行,必有阴谋,速速告诉我。”那个人吓了一跳,马上跪下来道:“某秀才用金钱贿赂衙役欺负我,我不甘受到欺辱,打算将他杀了泄愤。不过刚刚想到他还有老母和幼子,我心有不忍,于是就回转了。我知道自己错了,请你饶恕我。”

马存勇听罢笑道:“我不是神啊。”便把自己所见告诉了他,并劝其不要再萌生恶念,其人拜谢而去,而马存勇自此后亦改邪归正,开始做些小生意。

民国奇人心生善念命运改

晚清民国有一位奇人,名叫魏戫(1860—1927),字铁珊,号匏公、龙藏居士等,浙江山阴人。清光绪十一年(1885)中举人,曾任两广总督谭钟霖文案,后赴北京。1906年移居天津。辛亥革命后,隐居不仕。1927年病故。

魏戫(音同“玉”)的一生颇具传奇色彩,他这个人不仅“博通史籍,无所不览,能为唐中晚诗、宋明文及制艺,尤工倚声,长短调及南北曲皆精善”,而且善书法,其“法北魏,能以龙藏寺体作小楷,如半黍大,于大小篆籀隶字钟鼎又咸擅之”,他撰写的魏碑在京津地区享誉一时,曾一度与碑派宗师李瑞清齐名。

如此有才气之人,为人也是十分有趣。魏戫十分健谈,喜好饮酒,对于占卜杂技无不通晓,还擅长弹古筝、琵琶,拉胡琴、吹笛子,会唱昆曲等。

年少时,魏戫在与父亲游历广东广西一带时,遇到一位异人教给他拳法,因此他的武艺也很高强,十几岁就以拳术闻名,并好任侠使气,有“神勇名”,最擅长七节鞭和壁虎功。

在广东金田时,身负异技的魏戫因为轻松跃上二丈高楼,而被当地豪客奉为首领。一天,因为在市井中帮人打架,被人告到其父那里,其父大怒,严厉地斥责他。魏戫跪在父亲面前,自断一指,并发誓不再任性妄为。自此开始读书,准备应试。

1882年,他从两广返回浙江准备参加秋试。彼时他的岳父陈鹿笙驻守在湖州,魏戫遂前去探望。湖州郡有个叫广文的人,善相面。陈鹿笙就请他看看女婿的文章,并给女婿相相面,看是否能考中。

广文相看后说:“大人的女婿面相不如文章,要防止有飞来横祸。要劝他收敛个性。至于科举是没有希望的。”果然,当年秋试,魏戫落第。

果然,当年秋试,魏戫落第。示意图。图为明(传)仇英《观榜图》局部。(公有领域)

心灰意冷的魏戫只好又回到了南方,这次来到了桂林。在桂林期间,他放浪形骸,常常喝酒解闷。有一名姓戚的老妇人看不惯魏戫,屡次将他的短处告诉他人,魏戫十分恼怒。一天,他拿着火药趁着黑夜前往老妇人家,打算将她家的房子烧毁。

戚老妇人家临江而居,周围的邻居都是用木板搭建的贫苦人家。魏戫看罢,叹道:“老妇人虽然可恶,但那些无知的百姓又有何罪?我不忍玉石俱焚。”不过,虽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他还是决定当面告诉戚老妇人。

他叩开戚老妇人家的大门,让她看自己手中的火药,并把自己原本的打算和现在的决定告诉了她。戚老妇人深感惭愧,当面向其谢罪。此事就此作罢。

1885年,魏戫再度回到浙江杭州参加科举考试。恰好广文送考生来到杭州,再次给魏戫相面。广文面有惊讶之色,说道:“你的面相已经改了,不仅横祸消除,而且将中举。你究竟做了什么善事?”魏戫便将自己一念不烧贫户房子之事告诉了广文。广文听罢,说:“这一念保全了不少生命,你的命才改变的啊。”

当年,魏戫果然中了举人。他从此后也开始收敛张扬的个性,活了六十多岁。

民国时期,北洋政要曹汝霖与他交好,二人常在一家名为菜根香的酒肆中对饮。曹父去世后,曹汝霖请魏戫为父亲书写墓志铭,曹对魏氏的评价极高,认为他“能文能武,技术工夫,亦臻上乘,亦奇人也”。

结语

这真是“一念之恶而戾气随之,一念之善戾气销而善气应之”,其感召快于影响。对于神明,人怎么不应心存敬畏?@*#

参考资料:

《洞灵小志》
《记魏匏公》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佛家认为,人做了坏事,有现世报的,也有来世报的;有报应在做坏事人身上的,也有报应在其子女亲人身上的,甚至也有专门转生到当事者家中报应的。不管以何种方式,其实都是应了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皆报”。
  • 中国民间流传:做了伤天害理之事、罪大恶极的人会遭五雷轰顶的报应。因为古籍记载,雷神执掌五雷,秉承天帝旨意,专门惩处恶人,以维护人间正义。这方面的例子历朝历代都有记载。本篇说说发生在清朝的几个案例。
  • 关于窦娥冤的故事,很多中国人并不陌生,它出自元曲大家关汉卿的杂剧。不过,窦娥的冤情和上天感应,在历史上却是有实例的,主角是汉代山东省郯城县的东海孝妇周青。
  • 古人留下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之语,从来就不是妄言。行善者、行恶者,报应或随之而至,或延后一段时间,乃至来世,但却从不爽约,只为让世人知晓天理昭昭、神目如电,人因此需敬天畏地,修己正心。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本篇再说几个。
  • 唐朝武德年间,都城长安有一个叫苏仁钦的富翁,他的父亲为富不仁,死后在阴间吃尽了苦头。苏仁钦与他的父亲一样,仗着钱多,过着极为奢侈的生活,而且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恣意宰杀猪羊,烧煮熏炙小动物。
  • 人世间的生死富贵,绝没有偶然的,或是由前世所积德行决定,或是来自祖辈父辈的的广积阴德。唐朝代宗大历年间有一位叫杨旬的人,任夔州(今四川境内)掌管刑狱的推司官。他笃信佛法,每日诵读佛经,平日为人正直清廉,乐善好施,其所积累的阴德感动了上苍。
  • 闪电
    儒学大家孟子曾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之端也。”什么是恻隐之心?即看到遭受灾祸或不幸的人产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爱”的肇始,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没有,比如看到弃婴不仅置之不顾,甚至为了利益而泯灭天良,上天能容忍吗?在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之下,这样的人通常的报应会立竿见影地显现。
  • 清朝官场奇闻中,有的官员携带前世记忆,记得轮回转世的细节,有的官员临死前知道未来的去向。除此之外,发生在官场上的索命奇闻,在清人文集中留下斐然一页。在浑浑噩噩的世界,代代相传的故事,在不同的时间点跃入世人的视野,静静地诉说着警世的意义。
  • 清代《了凡四训》中说,积阳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称赞而享有盛名,而积阴德者上天会赐予福报,或回报在积阴德者自身,或回报在其后人身上。所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积阴德得福报的故事。
  •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乐平县人,在乾隆年间就中了举人,曾任新喻(今新余)县教谕。嘉庆元年(1796年),他赴京参加恩科考试,殿试被钦点一甲二名(榜眼)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在嘉庆和道光年间,先后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学政、浙江学政、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礼部尚书、工部尚书等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