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70)机降南京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49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七十章 机降南京

南京马鞍国际机场距离栖霞山只有二十八公里,在机场附近军营有一条地下通道直通栖霞山军事堡垒。

马鞍机场原来是一个军用机场,之后进行大规模的扩建,逐渐变成军民两用机场。

军事用途主要是起降一些军队运输物资和人员的定期航班,往返各大军区,同时也是军区首长搭乘军用直升飞机和军用载人飞机的起降点。

两天后的深夜两点,一架来自合肥的民用波音727大型民航飞机降落在南京马鞍国际机场,从飞机上下来了二百多名清一色的年轻人。

首先奔袭、控制了机场塔楼控制台,以及军用机场周边几个瞭望平台,不发一枪拿下了负责守卫的卫戍区警卫班和机场警卫。

这个机场是由卫戍区的一个连队负责防务,在连队营区内的半山腰有一条通向栖霞山的通道。

机场的民用和军用部分被控制后,又先后降落了两架运-20大型运输机,一台台重型装甲车从机舱门驶出。

自从波音727大型飞机降落,整个机场周边的电讯号就发不出去,机场被电子屏蔽了。

十几辆装甲车满载野战军特战队员,随后还有十几辆军用卡车也是满载特战队员,驶向五里处的军营。

军营大门岗哨前,岗哨询问暗号:“塔山。”

领头装甲车一位军官探出头来回答:“葫芦岛。”这样的口令是一天一换。

岗哨打开了营区电子门,十几辆装甲车鱼贯进入了军营,但他们并没有按照领路岗哨指定的停车点,而是分别驶向各个营区的宿舍、办公楼处。

最后一辆装甲车停在大门边,车门打开,下来五六个身穿野战军作战服、头戴钢盔的战士,将门口两个岗哨拿下,又冲进岗楼拿下了上边三位值班战士。

而其他装甲车则车门打开,分别向靠近的宿舍窗口、门内发射着毒气弹,一会儿营区就被烟雾笼罩。

几名头戴毒气罩的战士首先冲进连队指挥所,发现里边的值班副连长和通讯员已经口吐白沫,瘫倒在地上。

整个营区内一百多名卫戍区官兵被毒倒,失去反抗能力,分别被捆绑,集中关押到营区食堂。

奔袭车队留下十几名野战军特战队队员守卫营区,其他装甲车以及军用卡车向着半山腰的通道口驶去。

这个通道大门是电子口令和人脸识别二重密码,领头的野战军特战队队长输入密码,人脸识别系统打开。

将俘虏的值班副连长拍醒,头固定在人脸识别摄像头几秒钟,只听到大门“吱吱”地向上拉升,逐渐打开到可以通行装甲车的位置,十几辆装甲车鱼贯而入,轰隆隆向着栖霞山军事地堡出口驶去,随后跟着的十几辆军用卡车满载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野战军特战队队员。

这个深夜不太平,同样在堡垒深处,政委何光也没有睡觉,刚刚接到一尊的电讯,要求他们必须彻底掌握东部战区,立即发动反击战,粉碎中部战区两个集团军的进犯。

何光连同防卫营的营长,叫醒司令何金元、参谋长周树声,以及参谋部的所有参谋,集中到作战大厅,传达一尊的指示。

防卫营营长带着一连战士,将整个作战大厅围得严严实实。

睡眼惺忪的一位位作战部参谋,看着持枪荷弹、虎视眈眈的防卫营的官兵,大感惊诧,不知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何光站在作战大厅军事地图前,宣读军委主席令,他身后站着十几位全副武装的防卫营士兵。

“东部战区司令何金元、政委何光、参谋长周树声:

此令你部迅速展开集结,应对反叛集团的军事进攻,务必在两日内发起反击战役,打退反叛集团对南京、福州地区的围堵,解除其军事威胁。

有拖宕、延误者,东部战区任何官兵,有义务和责任将之以叛国罪处置。

中央军委主席”

何光读完电讯,一双鹰眼环视着大厅每个人,最后落在司令何金元身上。

大厅里其他人都不置可否地漠然处之,如果是在以前一定会群情激奋,纷纷请战。

可是时至今日,每个人都从不同管道了解京城发生的事情,所以对未来充满迷茫,于是最后所有人把眼神落在何金元身上。

何金元坐在首席座位上,身后站着两个贴身警卫。他双目微闭,双手合十,不知在想着什么,似乎没有注意到何光的目光。

大厅里非常安静,轻微的咳嗽都可以传遍大厅。

长久的期待之后,何光开口说道:“何司令,你还在犹豫什么啊?快下命令吧!”

何金元睁开眼睛,呵呵一笑说道:“政委稍安勿躁,我们一声令下,可是要战士们血肉之躯去抵挡炸弹和枪弹的。”

“打仗哪有不牺牲的,何况他们是为保卫人民的政权,抵抗外国势力的干涉而牺牲,死得其所。”何光口沫横飞地说道。

“同室操戈,何其残酷啊!”何金元感叹说道。

“司令,您糊涂啊!那些反叛分子是企图颠覆我党、我们国家的政权,不再是同室,他们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敌。”何光说道。

“政委你想到没有,这座城市生活着上千万的平民,我们之间枪炮对立,死亡的绝大多数是平民。”何金元缓缓而谈。

“何金元,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主席令明确指示,任何人拖宕、延误,都以叛国罪处之。”何光威胁道。

何金元两个贴身警卫迅速拔出枪来,毫不畏惧地注视着何光身后十几名蠢蠢欲动的防卫营士兵。

大厅空气顿时凝重起来,一副剑拔弩张的状态。

“政委,您也要考虑一下,我们东部战区的战力和三十八军比,哪个更厉害些。”参谋长周树声看到局面有点失控,及时出来帮腔。

“半斤八两吧!”何光诺诺地说道。

“不是半斤八两,而是半个等级的差别,三十八军直属军委,配备我军目前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可是他们经不起美军轰炸机的一轮轰炸,就基本一个师的建制被打崩溃了。”周树声耐心解释道。

“那又怎样?我们可以打时间差啊,趁着美军轰炸机没有到位,先将中部两个集团军打退,解除他们对南京和福州的威胁。”何光嘴硬地强辩道。

何金元用手按下两个警卫,两个警卫依从地将手枪收进枪套。

“政委、参谋长,这样吧,我们来讨论一下出兵的方略。”何金元为了进一步和缓气氛建议道。

大厅里其他参谋也松了一口气,生怕双方火拼起来,枪弹不长眼。

作战参谋推开站在墙壁前的十几位防卫营士兵,将整个战区军事布置图打开,开始重新标记中部战区集团军进军的位置,以及目前东部战区各个部队的位置。

何光无可奈何地依从何金元的建议,一挥手将防卫营的士兵撤出大厅。

作战参谋开始一五一十地介绍双方各个军种的所在位置,以及到达战场时间。

从空中力量来看,中部战区的空中力量更加强大,歼击机和轰炸机的机型都是最先进的,而且数量也比东部战区多。

听著作战参谋的介绍,何光越来越不耐烦,如此分析下去,东部战区根本没有取胜的机会,何况还没有把不知何时参战的美军轰炸机计算在列。

可是一尊的密电里明确告知何光,如果何金元拖延不出战,何光可以取而代之。

这份密电就在何光的口袋里,何光在观察目前作战大厅里,有哪些人可以利用,毕竟军事作战他是外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何金元反而老神在在地仔细倾听著作战参谋的详细介绍,还不时插嘴询问。

何金元已经和李佐城联系上了,知道今晚中部战区的特战大队会降临南京马鞍机场,通过地下通道直达栖霞山军事堡垒,只要拖过一个小时,他们就能到达了。

快到三点的时候,何光再也无法忍耐了,他对着防卫营营长使了一个眼色,营长心领会神地向着大厅外挥了挥手,一队全副武装的防卫营官兵重新进入大厅,气氛又紧张起来。

何光站起身子来,走向大厅的前方,转过身子来,掏出一纸电令,准备宣读 。

正在此时,大厅外传来“乒乓乒乓”的枪弹声,接着是大声呵令“缴枪不杀!”

何光惊诧地望着防卫营营长,营长也是一头雾水。

何金元一挥手,从作战大厅的一个房间里冲出来荷枪实弹的参谋军官,分别冲到防卫营的官兵身后,用枪顶住了他们的腰眼,何光和防卫营营长也同样遭此命运。

何光怒目圆睁大声叱喝:“何金元,你想干什么?”

何金元站起身子来说道:“何光,倒是你想干什么啊?”

“你以为凭着你这几把枪能挡住整个防卫营吗?”何光讥讽地说道。

此时一个身着野战军作战服,头戴钢盔的军官带领一队特战队队员进入大厅,冲到大厅前部,大声喊道:“哪位是何金元司令?”

何金元身边作战参谋应答道:“在这里。”手指向何金元。

这位特战队军官快步跑到何金元面前,一个立正敬礼大声宣道:“何司令,中部战区特战大队大队长李有光向您报到。”

“稍息!”何金元微笑回应道。

“都解决了吗?”

“全部解决了,卫戍区防卫营除了小部分抵抗被击毙外,大部分投降。”李有光大声汇报道。

何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两个人的一问一答,歇斯底里地喊道:“何金元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辜负了主席对你的期望。”

何金元微微一笑,命令李有光道:“全部押下去!”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样的原始森林在中国只剩下大兴安岭了,而在俄国城市的近郊就是原始森林的起点。俄国远东地区空旷如也,人迹罕至,大片的土地没有开发,资源没有获得利用,沉寂在远东深深冬夜里。
  • 中共建政以来,共产党对东北资源无休止的调拨,而当地居民却没有获得应有的回馈,致使东北大地在资源枯竭之后,产业落后,年轻人就业无门,空有肥沃的黑土地,当地居民却流离失所,到全国甚至国外打工求生。
  • 中共用这样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地痞流氓,杀人如麻的侩子手来治国安民,中国人民除了忍受无穷无尽的苦难,哪能有好日子过?
  • 北方战区最棘手的问题是靠近俄罗斯,而这个没落帝国一直是桀骜不驯,虎视眈眈东北地区,就是当今世界老大美国对他们也怵头,因为他们确实有危及美国本土的核实力。
  • 同时组织了一次十来位明星的小型舞会陪毛泽东跳舞。会散后,柯庆施单独把上官云珠留在毛泽东住的1号房,陪伴毛泽东喝茶。
  • 今晚将要会面的是北部战区的情报局局长,显然北方战区的军头不那么屈从北京的临时维持秩序委员会的领导,妄想有所作为,那么俄罗斯的态度将成为他们重要考虑的因素。
  • 寒山军事基地在基地的中部半山部位,峻岭和大树掩映之下有一片开阔地,可以存放四五架直升机,这是一个隐秘的直升机场,也是为军部最后撤退设置的逃生之路。
  • 而那个替大玢去伺候伟大领袖的小芳又是怎样了呢?有人说她被江青害死了,也有消息说毛泽东死后,她被送到海南岛五指山中一座与世隔绝的农场,以防泄露党的机密。
  • 寒山军营一张张绿色遮蔽布掀开,一辆辆坦克和装甲车从地堡里驶了出来。这次是一百多辆军用吉普车载着三人一组的单兵防空部队打头阵,在路途沿线和前方埋伏好。
  • 毛泽东私生活荒淫无耻,他糟蹋秘书、染指护士、玩弄演员,玩女人成瘾,是古今中外难找的流氓昏君。他玩弄女人可以不顾脸皮,采用一切卑鄙手段,被他玩弄过的女性有名的和无名的不计其数,何止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