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前任中共领导人各掌权多少年(下)

人气 1978

【大纪元2021年11月23日讯】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的决议,为习近平的连任铺路,实际上,中共前任的最高掌权者,除了并未真正获得实权的胡锦涛外,毛泽东、邓小平都一直掌权到离世,江泽民也曾试图效仿。

接上篇:前任中共领导人各掌权多少年(上)

江泽民很想做“太上皇

毛、邓都算为中共打江山的一代,为了掌权或维持权力都可算一波三折、煞费苦心;相比之下,江泽民上台主要靠“六四”投机。1989年时,中共党内比江泽民资历高、能力强的人不在少数,但邓小平不再信任中央之内的人,决意在中央之外寻找立场坚定的总书记人选,江泽民5月底进京,并踏着天安门广场的鲜血走进了权力中央,小心翼翼地熬过邓小平做“太上皇”的日子,1996年终于能自己说了算,自然也想学着当“太上皇”。

江得到权力相对容易得多,但排除异己同样心狠手辣。江泽民掩盖汉奸身份、冒充“烈士遗孤”,又没有什么真本事,却在中共党内意外登顶,还没有遇到真正的阻力,可谓诡异。据称江是吸入千年邪气的蟾蜍﹐乃水泽之民﹐某年某月某日投人胎转生到江苏省扬州市田家巷一个江姓富裕家庭﹐遂得名“江泽民”。1989年江进京后﹐许多北京人也都叫他“江大蛤蟆”。

江不得不先夹着尾巴

江没有大本事,但熟知向上爬的奉迎之道,对中共元老和各级高官极尽巴结。江当上海市长时就显出能力太差,邓小平就把朱镕基调往上海当市长,江则升任上海市委书记。江高升总书记后,拚命拉抬上海帮,却嫉妒朱镕基之能,但邓小平又把朱镕基也调到了中央。

邓小平看到江泽民不大好用,曾动过念头,用乔石换下江泽民,但其它元老反对更换总书记太频繁,邓只好作罢;乔石却成了江的眼中钉。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原本是江的上级,却成了江的下属;江没有根基,只能向李鹏示好,每次政治局开会,江泽民都和李鹏并排而坐,共同主持会议,并全力支持李鹏一心想上马、但缺乏论证的“三峡工程”。

江泽民虽然是军委主席,但军队将领根本不买账,江的军师曾庆红支招,分化邓小平和杨尚昆、杨白冰的关系,邓小平竟然上当,结果杨氏兄弟被废。善于拍马屁的张万年投靠了江泽民,之后又有于永波、郭伯雄等人效仿,江开始在军中有了自己人。

江泽民当总书记,党内自然有人不服,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就是一个,江通过勉强的贪腐案,把陈希同下狱。江还明昇暗降,把中央警卫局局长换成了自己人。邓小平担忧“六四”翻案,但对江泽民也不放心,于是隔代指定了胡锦涛接班。

1996年,邓小平去世,江泽民终于长舒一口气;他靠着邓小平才当上了总书记,虽然感觉受气,但不敢否定邓小平,相反始终需要邓小平做为他掌权的合法招牌。

江显然治国无方,只有他人瞎编的“三个代表”,实际只能维持邓小平的老路。1996年,江也想巩固军权,并试图制造台海导弹危机,最后在美军的强大压力下认怂。江每次出访几乎都上演丑戏,这恐怕也是美国和西方误认为中共不再成为威胁的原因之一。

中共1999年7月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他们打出横幅。右下图:2001年加拿大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上打出“法轮大法好”横幅时被抓捕。左下图:2001年11月,来自12个国家和地区的36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横幅时被抓,后被驱赶出境。(明慧网/大纪元合成)

江不走正路走邪路

江泽民不懂治国,但乐于弄权,为了扶植大量自己的人马,在党内、军内带头放任贪腐之风,不断重用贪官和善于钻营之人,实际一直准备做“太上皇”。

1998年,罗干当上了政法委书记,急需政绩谋求升迁。他1996年就开始调查和镇压法轮功,但始终找不到任何证据,中共各级党刊都曾正面报导法轮功;乔石1998年下半年组织老干部调查,还得出了“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

罗干不死心,仍然想把法轮功定为“X教”镇压。朱镕基把罗干叫去,说他“放着大案要案不抓,却用最高级的特务手段对付老百姓”。罗干虽然难受,但仗着和江泽民关系好,扣押了朱镕基对法轮功的一份正面批示。

何祚庥是罗干的亲属,先由何祚庥出面写文章诬蔑法轮功,之后罗干策划天津镇压、抓人事件,还直接告知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告状。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上访,朱镕基亲自接见,重申了不打压的政策,并下令天津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散去。

时值“六四”事件10周年,江泽民的神经立刻被触动,暗地乘着防弹轿车“视察”,看到法轮功的人数如此之多,居然还有几十位肩上有军衔的军人。江泽民受不了外国媒体对此事件和平解决的赞赏,更嫉妒朱镕基,也更反感乔石对法轮功的正面调查结论, 一番“指鹿为马”上演。

江泽民极力把法轮功描绘成有“海外敌对势力”支持的“危险”政治团体,镇压法轮功群众相当于“在危难时刻挽救了党”;既然法轮功修炼“真、善、忍”,那么镇压就毫无风险,可以轻易捞到政治资本。当时政治局七个常委,除了江泽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确反对镇压。朱镕基表示,“说这些人有政治企图,讲不过去。另外,我们不能再用搞运动的方式……”

江泽民被彻底激怒,一意孤行地称“坚决灭掉!”“现在当务之急是查清楚法轮功的人数、分布和负责人的情况,每个机关、单位、居委会都要查到……上升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这个问题。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就这样,一场迫害浩劫和惊天谎言在中国大地不断上演,那些一心升官发财的酷吏们,也多了一条升迁之路;面对镇压不倒的法轮功,江泽民深怕翻案,更加重用那些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也更想当“太上皇”了。

2004年1月15日,江泽民已经卸任中共总书记2年,但仍以军委主席身份会见来访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尔斯(Richard Myers)。(Ng Han Gu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04年1月15日,江泽民已经卸任中共总书记2年,但仍以军委主席身份会见来访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尔斯(Richard Myers)。(Ng Han Guan/AFP via Getty Images)

江一无是处也要当“太上皇”

1999年,江泽民还干了一件大事,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定了《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出卖了10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包括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外兴地区”;和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约40万平方公里;还有唐努乌梁海地区,约17万平方公里,以及库页岛,相当于几十个台湾;图们江出海口也划给俄国,封死了中国东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江泽民承认了以往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彻底暴露了他留学苏联时被克格勃吸收的事实。

江泽民既卖国,也好色,带出了一大批妻妾成群的贪官,并带头向海外输出贪腐资产,应该也进一步迷惑了美国和西方政商界人士,更加放弃了对中共的戒心,全球化大举进军中国。

2002年,在中共元老的监督下,做了两任又三年总书记的江泽民不得不让位,但随后由军委将领出面逼宫,迫使胡锦涛同意江泽民续任军委主席。

2004年,江不得不卸任军委主席,但仍然把持军权,直到习近平上台。胡锦涛在位时,虽然并不直接听命于江泽民,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多数是江提拔的人,号称“九龙治水”,胡锦涛从未真正掌握实权,甚至政令不出中南海,江泽民相当于又做了10年的“太上皇”。

2002年11月15日,胡锦涛成为中共总书记,但政治局常委增加到9人,多数是江泽民的亲信(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2002年11月15日,胡锦涛(左)成为中共总书记,但政治局常委增加到9人,多数是江泽民的亲信。(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未能掌握实权的胡锦涛

1992年,在中共的十四大上,已经当了3年总书记的江泽民算顺理成章了,但胡锦涛也意外地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实际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小心翼翼地度过了10年,在中共元老的安排下,2002年接任总书记,却不得不认可江泽民续任军委主席。

胡锦涛接任了总书记,但政治局常委增加到9人,他的唯一同盟军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其余7人都是江泽民安插的,包括江的军师曾庆红,同时担任国家副主席。

2004年,胡锦涛虽然接任军委主席,但江泽民仍然在军委设有办公室,胡锦涛只能提名晋升少将。胡锦涛直到卸任时,都没能真正掌握军队、司法、人事和宣传部门;上海帮根本不屑胡锦涛,背后称胡锦涛为“那个人”。胡锦涛出巡时曾遭暗杀,不得不更加小心,也提出了“不折腾”。

胡锦涛延续了邓小平的经济政策,对老百姓的高压相对有所缓和,但明言无力解决法轮功问题;任内虽然经济结构已经出现问题,但仍然坐享全球化带来的好处,以致2008年金融危机时,靠四万亿投资率先缓解经济下滑。

胡锦涛管不了江提拔的众多贪官、酷吏,唯求保住中共政权,以及自保。他任内的几件大事,应该是端掉了江派的潜在接班人陈良宇;并与江派妥协,推出了接班人习近平;最后拿下了准备政变的薄熙来,与习近平联盟,共同抵制江泽民继续做“太上皇”。

胡锦涛应该是中共建政后的最高领导人中,唯一按规矩做完10年就退位的人,他从未真正掌握实权,应该也没想继续掌权。

2012年11月14日,江泽民(中)和胡锦涛(左)和温家宝(右)在中共十八大上。江泽民做了10年的“太上皇”,还试图影响下一任的习近平。(Chai H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12年11月14日,江泽民(中)和胡锦涛(左)和温家宝(右)在中共十八大上。江泽民做了10年的“太上皇”,还试图影响下一任的习近平。(Chai H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12年,习近平接替了胡锦涛,为打破江、曾的控制,展开反腐运动,清理了江、曾派的大量高官和军中势力,但至今还未清理完政法系统。中共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中,江、曾派至少塞入了张德江、刘云山和刚刚被彭帅举报的张高丽;中共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中,仍然还有王沪宁、韩正、赵乐际。习近平打掉的贪官中,大多数也是迫害法轮功的帮凶,但贪官越打越多,法轮功迫害仍然没有停止,赵乐际还叮嘱地方官员继续迫害。

如今,习近平已经掌权9年,以江、曾为首的反习派并未根除,仍然在试图展示影响力。习为了连任,似乎不得不再次妥协,但也继续埋下了祸根。(完)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钟原:前任中共领导人各掌权多少年(上)
钟原:中共宣传拜习会多离谱(下)
消息:中共在阿联酋秘密建军港工程 惊动美国
中共否认秘建“白名单”白皮书泄国家战略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蓝天”灰犀牛却隐现
【新闻看点】“北京讨厌就对了”印度主播呛中共
【秦鹏直播】美台聚关岛军事抗共 中共被呛喜剧国
【方菲访谈】程翔:百年香港为何倾覆于旦夕(1)
【横河观点】多西辞CEO 推特走向引热议
马仲仪:香港公民社会消失 赴英国执业守医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