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强改香港选举制度 中共的两大用意

人气 754

【大纪元2021年03月13日讯】3月12日,七国集团(G7)外长和欧盟发表联合声明,谴责中共强改香港选举制度,“从根本上侵蚀”香港选举制度中的民主成分。联合声明不能说没有力度,但对中共来说,不过是挠痒痒而已。因为中共不怕承认“我是流氓”,而且还深怕别人不知道它是流氓,特地显示流氓的强悍和残忍。

当初,强令港府修改《逃犯条例》,中共应没想到会掀起浩大的“反送中”运动;但是,当数以百万计的港人上街后,中共不是认错、改正(只有过暂时的策略让步),反而执意将错就错、一错到底,光天化日之下、世界媒体聚焦之中,滥警滥暴,滥捕滥诉。

通过暴力镇压——港版国安法——选举制度“改革”这三部曲,历时2年,中共成功的摧毁了香港的“一国两制”,它自己称之为“二次回归”。在《中英联合声明》签订37年之后,主权移交24年之后,香港终于“回归”到了中共的“初心”。

本来,香港“一国两制”是中共的糗事,它怎么能愿意在自己掌控的版图里留一个资本主义的独立王国呢?不过迫于外形势,且要充分利用香港这个“会下金蛋的鸡”,中共忍辱负重,才有了“五十年不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等提法。

其实,中共是憋了气的。尤其,1989年“六四”后中英关于香港政制发展的对峙,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23条立法”被香港民意阻击,这两口气憋的尤深。直到进入习近平“新时代”,2014年把“雨伞运动”镇压下去,中共才算顺了口气。但是,这时的中共已经今非昔比了,它已经窜升为世界第二经济体,是“大国”了,不必再“韬光养晦”、憋屈自己。这时的中共,已不满足“顺气”,它要“扬眉吐气”,它要的是八面威风、生杀予夺、一言九鼎。香港正好当它的磨刀石。

在2018年9月4日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正式实施后,中共一鼓作气,接着又于2019年2月突推《逃犯条例》修订。中共设想的就这样把香港这块“口中肉”一口一口的嚼碎吞下去,却没料到港人绝地反击,一扫“雨伞运动”被镇压后长达5年的压抑;这时,中共的残暴本性完全暴露出来,撕开了一切遮羞布,抛弃了一切伪装,指鹿为马,血腥镇压,直至当今强改香港选举制度,“一国两制”告终。

中共以摧毁香港为例告诉世界:“我是流氓我怕谁!”虽然,全世界都认为这是中共的愚蠢和疯狂;但中共恰恰就要利用这个特意表露出来的愚蠢和疯狂,来威吓世界。

具体而言,第一,威胁台湾:“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能够毁掉香港,也就不怕毁掉台湾,“留岛不留人”;过去几十年没打,不等于现在和今后就不打,而且,时间越是往后拖,就越是要打。

第二,给美国和国际社会划出“红线”。从崔天凯、王毅、杨洁篪到习近平,一方面迫切希望拜登政府调整、对华政策,一方面又盛气凌人的警告:不要干涉中共政权的“内政”问题,包括香港、西藏、新疆等等,并称其为“红线”。换句话说,举例而言,当中共告诉各国新疆议题是一条“红线”时,它真正的意思是,“我们要把100万名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我们要折磨他们,压制他们的自由”,“而你们国际社会⋯⋯不许说一句抗议的话。否则就是不尊重我们。”中共把迫害本国国民的罪行,当作外交条件,当作与美国和国际社会交往的“红线”。这个世界上最血腥、最惨无人道的“红线”,实在令人发指。

既然,中共对我们,包括香港、中国、美国、全世界,公然宣称“我是流氓”,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一个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就是:拿起棍子。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盘点国际社会对港版国安法的反应
英国台湾日本谴责中共改变香港选举制度
中共修改港选制 邱太三:冲击大陆所做任何承诺
中共改香港选制 G7外长和欧盟联合谴责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欲房产税试点 共军练抢滩登陆
【预告】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未解之谜】流落人间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铁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