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为何美国民众需甄别媒体偏见

人气 322

【大纪元2021年05月1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ulie Mastrine撰文/信宇编译)许多美国民众正在觉醒,逐渐认识到目前的媒体生态没有为公众提供一个真实可信、不偏不倚的报导。新闻报导应该客观公正,为读者提供事实真相,让公众自行决定对各种事件的看法;而现实状况却相反,广大读者越来越多地感受到党派倾向、世俗偏见、耸人听闻以及其它类型的媒体偏见等多方面影响,令公众对现实世界形成了错误或扭曲的认知。

在涉及政治新闻和颇具争议事件报导时,媒体偏见更会带来灾难性影响。从“黑命贵”(BLM)运动到中共病毒(COVID-19)全球疫情,再到总统大选,美国民众只能阅读充满偏见、经过过滤的泡沫新闻,无法获取新闻全貌,也不能得到完整信息,从而影响对诸多新闻事件的自我思考和独立判断。

在一个民主国家,媒体偏见是强大党派利益集团武器库中最具杀伤力的攻击武器之一。充满偏见的媒体叙述可以引导和控制公众的思考、投票、购买和行为等多个方面。倘若广大读者不谨慎,他们的思维和行为将不是植根于客观现实和最高道德标准,而是屈从于强大的政治、商业和金融集团利益。

而更多的时候,媒体机构是作为站队意识明显的歪曲机器在运作,服务于某个政治立场。如果美国民众不想被他人操纵指使,他们就必须意识到这一点。

然而,解决媒体歪曲、媒体偏见和信息失真等问题,审查或压制都不是有效的解决方案。有时候,真相是不受欢迎的,是被隐藏,甚至被压制的。为了建立坚强的堡垒,以对抗经常试图操纵公众的媒体生态系统,美国民众应该培养强大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和面对媒体偏见的洞察力。

要清晰认识媒体偏见,第一步就是扩大民众的新闻消费范围。像“各方观点”(AllSides)等新闻网站为读者提供了媒体偏见评级和一个客观中立的新闻菜单,如此一来美国民众就可以比较不同政治光谱对相同故事和话题的不同报导。

通过了解某些媒体关注哪些信息,其它媒体忽视哪些信息,头条新闻是如何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进行呈现等,美国民众可以更好地了解该媒体的政治和文化倾向,从而真正自我思考自我判断。跨越不同政治光谱的新闻阅读亦令读者接触到多种观点,包括信息、意见和分析等,而这些资讯是那些立场明显、充满偏见的媒体报导所无法提供的。

通过比较报导,我们也可以开始注意到不同类型的媒体偏见,如耸人听闻、倾向报导、世俗偏见,以及把主观评论当作客观事实等。

倾向报导是指记者使用模糊或夸张性语言,偏离客观和可供衡量的事实。他们往往会有意淡化、选择性忽视或省略某些观点或信息,以烘托某种事件画面。通过阅读一些关键词,读者可以认识到以倾向报导为形式的媒体偏见。记者们会使用诸如“浮现”(emerged)、“承认”(admission)或“曝光”(came to light)等字眼,令读者相信某些丑闻确实发生了,即使其它信息显示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再者,报导会说某人“怒气冲冲”(raged)、“长篇累牍”(went on a tirade)、“夸夸其谈”(boasted)或“勒令要求”(facing calls to)等用语,以便将当事人描绘成愤怒、有罪或干了坏事等。

通常情况下,记者会用倾向性词语来代替“说了”(said)这个词。记者往往不会引用消息来源表明某人只是“说了”(said)或“告诉了记者”(told reporters),让读者自行思考和判断,而是使用暗示当事人有罪责的词语,如“拒绝说”(refuses to say)、“承认”(admitted)、“回避”(dodged)或“坦承”(conceded)等。

在颇具争议的话题上,新闻用词的不同也可以令读者窥探到媒体的不同立场。

例如,一家媒体可能会说“生殖选择”(reproductive choice),而另一家媒体则会说“堕胎”(abortion)。当一家媒体谈到“枪支管制措施”(gun control measures)时,另一家媒体则说是“对拥枪权利的攻击”(attack on gun rights)。一家媒体把变性行为称为“性别确认护理”(gender-affirming care),另一家媒体则称之为“激素治疗”(hormone treatments)。

然而,当前的媒体偏见最常见的表现形式之一就是,记者在本应客观中立的新闻写作中插入自行设定的形容词。尽管有些形容词可以通过事实观察来确认,如“冗长的法案”(lengthy bill)、“唯一的反对者”(lone objector)或“统计上显著的”(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等,但许多其它修饰词却是一个见仁见智的解释问题,例如“和平抗议”(peaceful protest)、“令人反感的吉祥物”(offensive mascot)、“危险的建议”(dangerous suggestion)、“害人的提议”(harmful proposal)、“毫无根据的主张”(baseless claim)或“被揭穿的理论”(debunked theory)等短语。对于这些修饰语是否属实,人们往往有很大的分歧,无所适从。某些人可能认为一个主张是毫无根据或已被揭穿,另一些人可能认为它是合情合理的。某些人可能说一件事情危险有害,另一些人则可能认为它是安全必要的。有些人可能会说某次抗议是和平理性的,但另一些人却会认为该事件存在太多暴力冲突,不该称之为和平理性。

如果记者在新闻报导中插入主观色彩浓厚的形容词,而并未把它标注为意见内容,这就是一种操纵读者接受某种观点的方式。这种方式往往用于说服读者被动接受对于现实情况的某种特定描述,即使这种描述是遭到曲解、颇具争议或荒诞不经的。

随着强大的党派利益集团持续争夺针对美国的控制权,全体美国人应该努力培养批判性眼光,以甄别各种媒体偏见。自由主义精神要求广大民众具备独立思考能力,以便做出正确合理的判断,而不是盲目相信别人强行添加的东西。广大民众可以通过扩充信息来源横向比较阅读和学习甄别媒体偏见等方式,充分了解事实遭到歪曲加工的多种方式,从而建立抵抗操纵的坚强堡垒。

原文Why Americans Should Learn to Spot Media Bia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朱莉‧马斯特琳(Julie Mastrine)是一位作家,也是“各方观点”(AllSides)新闻网站的营销总监,也为《埃维》(Evie)女性杂志撰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像监管公共事业一样监管社交媒体
【名家专栏】主流媒体图谋美国社会激进变革
【名家专栏】今日美媒和苏共媒体是一丘之貉
【名家专栏】“害苦”自由派媒体的新闻事件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刘鹤传接烫手山芋 习巨资走毛老路?
【时事纵横】美中暗备星球大战?中防长遭打脸
【拍案惊奇】台山核泄3风险 UN列强摘受害群体
【横河观点】爱国同心会中招 拜普会联俄抗共?
【财商天下】土猪拱白菜 励志还是可怕?
【唐浩视界】拜普峰会 预示美中俄如何博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