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為何美國民眾需甄別媒體偏見

人氣 322

【大紀元2021年05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ulie Mastrine撰文/信宇編譯)許多美國民眾正在覺醒,逐漸認識到目前的媒體生態沒有為公眾提供一個真實可信、不偏不倚的報導。新聞報導應該客觀公正,為讀者提供事實真相,讓公眾自行決定對各種事件的看法;而現實狀況卻相反,廣大讀者越來越多地感受到黨派傾向、世俗偏見、聳人聽聞以及其它類型的媒體偏見等多方面影響,令公眾對現實世界形成了錯誤或扭曲的認知。

在涉及政治新聞和頗具爭議事件報導時,媒體偏見更會帶來災難性影響。從「黑命貴」(BLM)運動到中共病毒(COVID-19)全球疫情,再到總統大選,美國民眾只能閱讀充滿偏見、經過過濾的泡沫新聞,無法獲取新聞全貌,也不能得到完整信息,從而影響對諸多新聞事件的自我思考和獨立判斷。

在一個民主國家,媒體偏見是強大黨派利益集團武器庫中最具殺傷力的攻擊武器之一。充滿偏見的媒體敘述可以引導和控制公眾的思考、投票、購買和行為等多個方面。倘若廣大讀者不謹慎,他們的思維和行為將不是植根於客觀現實和最高道德標準,而是屈從於強大的政治、商業和金融集團利益。

而更多的時候,媒體機構是作為站隊意識明顯的歪曲機器在運作,服務於某個政治立場。如果美國民眾不想被他人操縱指使,他們就必須意識到這一點。

然而,解決媒體歪曲、媒體偏見和信息失真等問題,審查或壓制都不是有效的解決方案。有時候,真相是不受歡迎的,是被隱藏,甚至被壓制的。為了建立堅強的堡壘,以對抗經常試圖操縱公眾的媒體生態系統,美國民眾應該培養強大的批判性思維能力和面對媒體偏見的洞察力。

要清晰認識媒體偏見,第一步就是擴大民眾的新聞消費範圍。像「各方觀點」(AllSides)等新聞網站為讀者提供了媒體偏見評級和一個客觀中立的新聞菜單,如此一來美國民眾就可以比較不同政治光譜對相同故事和話題的不同報導。

通過了解某些媒體關注哪些信息,其它媒體忽視哪些信息,頭條新聞是如何以截然不同的方式進行呈現等,美國民眾可以更好地了解該媒體的政治和文化傾向,從而真正自我思考自我判斷。跨越不同政治光譜的新聞閱讀亦令讀者接觸到多種觀點,包括信息、意見和分析等,而這些資訊是那些立場明顯、充滿偏見的媒體報導所無法提供的。

通過比較報導,我們也可以開始注意到不同類型的媒體偏見,如聳人聽聞、傾向報導、世俗偏見,以及把主觀評論當作客觀事實等。

傾向報導是指記者使用模糊或誇張性語言,偏離客觀和可供衡量的事實。他們往往會有意淡化、選擇性忽視或省略某些觀點或信息,以烘托某種事件畫面。通過閱讀一些關鍵詞,讀者可以認識到以傾向報導為形式的媒體偏見。記者們會使用諸如「浮現」(emerged)、「承認」(admission)或「曝光」(came to light)等字眼,令讀者相信某些醜聞確實發生了,即使其它信息顯示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再者,報導會說某人「怒氣沖沖」(raged)、「長篇累牘」(went on a tirade)、「誇誇其談」(boasted)或「勒令要求」(facing calls to)等用語,以便將當事人描繪成憤怒、有罪或幹了壞事等。

通常情況下,記者會用傾向性詞語來代替「說了」(said)這個詞。記者往往不會引用消息來源表明某人只是「說了」(said)或「告訴了記者」(told reporters),讓讀者自行思考和判斷,而是使用暗示當事人有罪責的詞語,如「拒絕說」(refuses to say)、「承認」(admitted)、「迴避」(dodged)或「坦承」(conceded)等。

在頗具爭議的話題上,新聞用詞的不同也可以令讀者窺探到媒體的不同立場。

例如,一家媒體可能會說「生殖選擇」(reproductive choice),而另一家媒體則會說「墮胎」(abortion)。當一家媒體談到「槍枝管制措施」(gun control measures)時,另一家媒體則說是「對擁槍權利的攻擊」(attack on gun rights)。一家媒體把變性行為稱為「性別確認護理」(gender-affirming care),另一家媒體則稱之為「激素治療」(hormone treatments)。

然而,當前的媒體偏見最常見的表現形式之一就是,記者在本應客觀中立的新聞寫作中插入自行設定的形容詞。儘管有些形容詞可以通過事實觀察來確認,如「冗長的法案」(lengthy bill)、「唯一的反對者」(lone objector)或「統計上顯著的」(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等,但許多其它修飾詞卻是一個見仁見智的解釋問題,例如「和平抗議」(peaceful protest)、「令人反感的吉祥物」(offensive mascot)、「危險的建議」(dangerous suggestion)、「害人的提議」(harmful proposal)、「毫無根據的主張」(baseless claim)或「被揭穿的理論」(debunked theory)等短語。對於這些修飾語是否屬實,人們往往有很大的分歧,無所適從。某些人可能認為一個主張是毫無根據或已被揭穿,另一些人可能認為它是合情合理的。某些人可能說一件事情危險有害,另一些人則可能認為它是安全必要的。有些人可能會說某次抗議是和平理性的,但另一些人卻會認為該事件存在太多暴力衝突,不該稱之為和平理性。

如果記者在新聞報導中插入主觀色彩濃厚的形容詞,而並未把它標註為意見內容,這就是一種操縱讀者接受某種觀點的方式。這種方式往往用於說服讀者被動接受對於現實情況的某種特定描述,即使這種描述是遭到曲解、頗具爭議或荒誕不經的。

隨著強大的黨派利益集團持續爭奪針對美國的控制權,全體美國人應該努力培養批判性眼光,以甄別各種媒體偏見。自由主義精神要求廣大民眾具備獨立思考能力,以便做出正確合理的判斷,而不是盲目相信別人強行添加的東西。廣大民眾可以通過擴充信息來源橫向比較閱讀和學習甄別媒體偏見等方式,充分了解事實遭到歪曲加工的多種方式,從而建立抵抗操縱的堅強堡壘。

原文Why Americans Should Learn to Spot Media Bia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朱莉‧馬斯特琳(Julie Mastrine)是一位作家,也是「各方觀點」(AllSides)新聞網站的營銷總監,也為《埃維》(Evie)女性雜誌撰文。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像監管公共事業一樣監管社交媒體
【名家專欄】主流媒體圖謀美國社會激進變革
【名家專欄】今日美媒和蘇共媒體是一丘之貉
【名家專欄】「害苦」自由派媒體的新聞事件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國輿論
【思想領袖】希斯:取消文化興起令人生畏
【微視頻】2021中共維穩 異議人士毛左齊抓(上)
【未解之謎】愛德加·凱西和他的「生命解讀」
【重播】美副防長參加第六屆國防科技峰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