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我在山风里

作者:语凡(台湾)

站立野牡丹纪念公园处,远眺牡丹乡高山平原与太平洋形成海天一线的美景。(摄影:杨小敏/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风是个跟屁虫
总是在我两脚间
与时间接力穿梭
为了巴结我这位熟客,还
经常爬进浃背轻拂我的疲累

昨日掉落径旁的汗珠
今天已化成朵朵小花
见我行来,迎风招展 笑容满面
我回以清凉的微笑,如风

回程
风仍紧跟脚程 亦步亦趋
唯恐离去 依附无从
停下脚步
我,眼望山头 风,脚遶山腰

风的脚程很快 我很慢
而一直停下来往后看的
却是我


注:今晨再一个人独走白宾山,原想纵走棱线到真笠山,因天气太热作罢。@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假如艾青还活着,他或许会说 为什么我的双眼饱含热泪 因为这块土地上北风狂吹
  • 情缘起自那抹薄薄的微笑 一朵绽放的沉默,将 缪思情怀的澎湃,幻成 一股暖流奔窜你我
  • 蓝天上休憩的我 犹带着沉默的思绪 俯视大地的纷沓 问着“雨,到了没?”
  • 耸入天际的竹林随风摇曳 疏影错落 遮掩烈日曝晒 勤快的老农肩挑青菜竹笋外出贩卖 换回鱼虾日常什物以营生 竹篱笆旁稻埕
  • 我知道 岁月的脚步 总不会 也 不肯为谁停留
  • 假如一年四季 只能做不得不做的事 那就在第五个季节 做些自己想做的
  • 我的云游游在沙漠。 风把灵感搓成粗糙的绳索, 诗行牵着干瘪的骆驼。 铃儿叮当作响,
  • 从仓颉撷取文字 酿成酒,和喜喝下 微醺
  • 起风了 残烛在摇晃的灯火里 将梦燃烧殆尽 轻吐着一缕丝烟 飘渺蒙胧之姿 如窗外斜照下的皎洁月色
  • 一个失落的思绪 不再狂妄,难忘的是 暴雨的夜晚,水的热情 仍然无法拾回往日的精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