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中共战狼陷困境 放软姿态已太迟

石山

人气 3201

【大纪元2021年06月10日讯】《有冇搞错》。6月10日。

敏感的观察者,最近都发现了中共外宣的调子发生变化了。习近平上周讲话,要求对外宣传要“讲究斗争方法”,宣传“可爱可信中国”之后,中共外交部的调子真的发生一些变化了。就算美国军机降落在台北,中共外交部也只是表达反对,要求美国谨慎处理台湾问题。和前一段时间比较起来,这个调子软多了。

今年5月份,美国军方透露,国防部长奥斯汀三次给中共军方高级将领打电话,对方却不听,“电话铃声在空房间中回响几个小时”。但最近一周,情况似乎有所变化了。中共方面多次和美国方面沟通了,当然现在主要是在经贸方面,但其它方面估计很快会跟上了。

中共最近的变化,和习近平“斗争方法”的讲话关系当然非常密切,而中共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突然发现一旦美国人真的翻脸,带来的压力太大了,现在的中共可能无法承受。

这个压力是全方位的,我们今天只谈国际政治和外交。

中共目前最在意的,是拜登和普京6月16日的峰会。见面之前,双方都公开表示不抱太大希望。普京在谈到对美关系的时候,说问题出在美国而不是俄罗斯,他说美国制裁俄罗斯企业,不给他们用美元,这是一个大问题。这个说法很有意思。当时,有记者问他白俄罗斯迫降民航飞机的问题的时候,普京说,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不好表态。

这真是老奸巨猾。无论普京说什么,白俄罗斯都不可能摆脱俄罗斯,都要依靠俄罗斯,但普京并不表态支持,等于是给北约,主要是给美国一个面子。

有趣的是,6月4日在圣彼得堡的一个论坛上,新华社社长通过视频提问,问题是“如何看待中俄两国的关系”。普京表示两国关系非常好,紧接着说去年两国做生意做了一千亿美元,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结果这个回答,被新华社报导成普京说“中俄关系史上最好”。

6月2日,新华社还报导了中俄智库高端举办的论坛,说论坛“热议”《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要“开辟更广阔合作空间”。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所(East European,Russian & Central Asian Studies)所长孙壮志更用“全面、牢固、坚韧、成熟”来形容中俄关系的新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谢伏瞻也高调称,中俄在疫情下“坚定支持、紧密合作”,“树立了国家间关系的典范”,中俄关系“忠实践行”了“世代友好理念”。

6月4日,中共外长王毅在贵阳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虽然王毅在电话中强调中俄关系的合作是“全方位的”,但俄外长谈的重点则是“加强抗疫合作”,“促进经济复苏”。

俄罗斯外长的这个态度,和普京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强调经贸合作,强调防治疫情的合作,但不谈“全方位”,不谈战略关系,避免给外界一个双方形成“盟友”关系的印象。

其实,2014年俄罗斯因兼并克里米亚后,受到美国和西方诸国的联手制裁后,俄罗斯开始主动拉拢中共,通过加强与中共的经济合作来缓解西方经济制裁的压力。

2019年6月初,中俄签署了关于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同年7月23日,中俄战略轰炸机联合在东北亚空中战略巡航。很显然,双方已经形成某种战略同盟关系,既然如此,为什么俄罗斯从普京到外长都避免谈同盟关系呢?

美国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国防事务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博士以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中俄两国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真感情,如果美俄紧张局势大幅缓和,或者俄罗斯有朝一日认为中国开始太强大了,中俄两国的这种合作可能会变得脆弱。”

美国之音最近报导,俄罗斯“祖国党”5月3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揭俄罗斯共产党收取中共金钱等好处,并在俄国境内作为中共代理人行事。这封写给俄罗斯司法部长的公开信要求对俄共与中共的关系展开调查。

但俄罗斯共产党在总统大选中,却经常提醒选民要警惕来自中国的威胁。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时,代表俄共参加大选的莫斯科郊外的农庄主席,本身也是富豪的格鲁吉宁(Pavel Grudinin),就在远东对选民说,应限制中国移民,和防止中国扩张。

这位俄共领导人说,俄罗斯没有朋友,只有利益。

说实话,我不相信中共真的认为俄罗斯能够成为中共的真正盟友。俄罗斯出卖朋友、出卖盟友的事情干得太多了。比如二战时期,苏联和波兰有同盟条约,所以德国进攻波兰的时候,苏联出兵,波兰人还以为苏联人来帮他们,结果是苏联人趁机占了半个波兰。斯大林和希特勒已经约好了。

二战时,苏联也担心日本进攻,所以在远东部署大量军队。为了拖住日本,苏联大量援助当时的中华民国,支持蒋介石对日本抗战。但后来苏联突然和日本签订和平条约,承认日本对东三省的占领,所有对华支援全部停止,蒋介石气得差点吐血。

当然,俄罗斯人也不会真心相信中共。中共打下江山,全靠苏联军火和军事顾问的支持,49年后苏联也大量支援中共建设企业,但最后还不是反面,成了头号敌人。

因为中美反面了,各自成了对方主要敌人,所以俄罗斯目前处在一个很好的位置,讨价还价的地位大大上升。所以在中美之间采取模糊战略,最符合俄罗斯的利益。现在不占便宜什么时候占?

这是普京态度模糊的主要原因,中共当然体会到了这种变化。

对中共来说,另外一个外交大失败,是韩国

即将于英国举行的G7峰会,原本只邀请了印度和澳洲,现在加上韩国了。这变化,和文在寅去了一趟美国见拜登有关系。

文在寅上台之后,韩国外交政策转向,在中美之间脚踩两只船,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国。但局势发展到现在,两条船要分道扬镳了,韩国面临选择,否则脚不够长,就掉海里了。

韩国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韩国是美国西太平洋战略中,美日韩铁三角的重要一环。文在寅上台之后,与日本关系彻底闹僵,美日韩三方军事合作停止,变成了美日、美韩分开进行。

实际上,美韩关系也大大降温。文在寅向中共承诺“三不”政策,即韩国不参与美国的导弹防御体系、不追加部署“萨德”系统、不加入韩美日军事联盟,等于是破掉了美国东亚安全铁三角的战略安排。

这个三不,除了是向中国表态,也和文在寅自己的政治需要有关系,因为需要民族主义团体支持。所以文在寅上台之后韩日关系开始恶化,2019年还发展为针锋相对的贸易争端,韩国甚至在《2020国防白皮书》中将对日本的描述从“伙伴”降为“邻国”。

《朝鲜日报》6月4日报导,美国为了有效牵制中国,应对北韩核问题,已经把韩美日三国合作体制的正常化作为优先考虑的外交事项。美国总统拜登就任后第一次和第二次面对面首脑会谈的对象,分别是日本和韩国首脑,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报导说,韩国政府认为,韩美日三方合作有助于重启朝鲜半岛和平进程,对举行三国首脑会谈的必要性是有共识的。这意思是,韩国愿意参加三方谈判。

韩国为什么接受美国调停,接受三方谈判?

主要是因为美国正在重划经济版图,把全球供应链划为低端和高端两部分,科技含量高的高端供应链,必须和中共脱钩。这个在最近美国刚刚通过的创新和竞争法案中就有体现出来。高技术全面脱钩,等于是高科技的供应链重组。

过去的几份文件中,美国人在重划这个供应链的时候,欧洲、印度、日本、台湾都在里面,但韩国被划在外面了。因为韩国和中共走得太近,韩国企业的半导体技术和其它技术都在向中国大陆转移,在设立工厂,等等。

这个新供应链一旦重组完成,韩国经济可能就完了。

1980年代的时候,韩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巴西差不多,现在超越巴西很多,这个超越的部分,80%以上是由高科技带来的,而这些高科技,八成是美国带来的,两成是日本带来的。美国人在高科就领域划界,韩国如果不在里面的话,整个高科技产业就此停住了。

这是文在寅赶着去见拜登的原因。当然,双方见面后发表的联合声明,声明中台海、南中国海都表态了,萨德系统也开始升级了,美国也放开对韩国导弹限制了。这个投名状一交,韩国算是回到队伍中了。

这是韩国愿意和美日进行三方安全谈判的原因。

2018年以来,中共最大的外交成果,就是成功撬动了美日韩铁三角中韩国这一角,但现在成果又全部丢掉了。

过去几年,印度丢了,澳洲丢了,加拿大丢了,英国丢了,欧洲也丢了。剩下一个俄罗斯,还采取了模糊战略。茫然四顾,变得形单影只,而且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敌人。

这是中共最近要改变策略的背景,其实是大势已去,不得不改换立场。但这种改变,可能已经太晚了。

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王堇#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人口数据漏洞太多 专家估大陆不到13亿人
【有冇搞错】“躺平”对中共是个大威胁
【有冇搞错】改变了世界的八九六四
【有冇搞错】王沪宁失势和内部毛派被抓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七一风声鹤唳 中共发灭门威胁
【远见快评】董经纬传闻VS习宣誓 中纪委恐吓
【新闻大家谈】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国舆论
【新闻看点】炒顾顺章叛党 中共将对谁下手?
【秦鹏直播】美发警告 中共百亿大外宣为何惨败
【微视频】2021中共维稳 异议人士毛左齐抓(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