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李兰菊:从六四到反送中 香港青年接棒抗共

经历“六四”、雨伞运动和反送中的香港人李兰菊,年复一年的痛苦回忆和思索,最终认清了中共本质。(视频采访截图)
人气: 11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1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李兰菊,亲历“六四”的香港人、天安门大屠杀的目击证人。32年来,她牢记使命,坚持不断地传播“六四”真相。经历了雨伞运动反送中,年复一年的痛苦回忆和思索,令她醒悟到悲剧的根源,最终认清了中共本质。

六四大屠杀引发大觉醒

1. 曾经的中华情意结

32年后,审视自己,李兰菊觉得自己到1989年的时候,“也都是北望神州的。就是觉得中国的苦难呀、中国的落后呀,是心痛的,是想中国好的。”她坦承:“我们那一代最初就叫做‘大中华胶’。”

“当时因为‘九七’,就有对中国的情意结,就是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就算我们有看到文革,或者大跃进这样的负面东西,但是我们还是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很关心中国的民主。”她所在的香港学联,当时被标签为比较亲中,喜欢上去中国大陆去寻根、认祖归宗。

2. 中华文化毁在中共手上

对于李兰菊来说,“就是到了‘六四’镇压之后,是个大觉醒。哦,原来你所热爱的那个中国,有一个这样的政权,这个政权是这样的统治和压制;还有,它们所想的那一套离民主很远之外呢,还有很多中国的传统,我们所爱的中国的文化,都是毁在它的手上的。”

雨伞运动后看清中共

1. 幻想中国会走向民主

“六四”惨剧发生之后,很多人仍然很爱国,没有意识到国家和政权是根本不同的两样东西。他们真诚地寄望中国政府会纠正错误、平反“六四”,会改革开放走向民主。

李兰菊记得,在改革开放的时候,香港人很热心、很有那种爱国的情怀,就算是商人,看到大陆一穷二白,都觉得要建设祖国的。

主权移交的时候也有很多香港人仍然希望国际社会可以影响到中国。

“为什么我自己的精神有那个创伤呢?就是我觉得开始那十几年,我虽然在天安门见到那惨痛的一幕,但我是比较专注于我有什么可以做,我有什么可以继续地去推动中国的民主。我们总是觉得,最多刚开始那十年,就是觉得十年之内就可以平反的了,十年之内中国共产党就会倒台,不倒台也会叫做和平演变的了。所以有很多这样的盼望在里面的。”

2. 真相竟然被彻底歪曲

到了2014年,雨伞运动,李兰菊猛然醒觉:“哇,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我们辛苦了这么多年,共产党不但没倒台、没被和平演变,反而是越来越强悍,反而是越来越多的爪牙帮它们做事情。并且在这几十年里面,它们用了各种手段,它们学精了,会用不同的手段去巩固自己的政权。包括它们会用大外宣,堂而皇之地把黑说成白,把错的说成对的。”

“最初的时候它们屠杀人民,袁木出来说没发生过,没死过人,对不对?它们不肯承认有开枪的;然后呢,过了十年左右,就说,哦,杀人是有原因的。为什么这样,其实不是这样杀,大家误会了,或者是当时大家各有自己的表述。就是你说是这样,我们另外也有一些军人死啊。它会去模糊化这件事情,尝试去扭曲,把直的扭成弯的。”

“但是到现在呢,那些小粉红出来,就是那些留学生,它们所谓的海外精英,会很理直气壮地说,应该要镇压的,而且,不是政权自己说的,是一些它们的海外精英说的。”

反送中是港人反思后的真正觉醒

这32年,李兰菊从一次次的教训中越来越清楚地看清了问题的症结。作为一个基督徒,她心里面有一个上帝,知道要去警惕自己。

但是她发现原来共产党是无神论,还是人定胜天的,就是人的私欲是可以不断合理化地去扩大的。中共越来越有肌肉、越来越粗犷的时候,那种共产党的邪恶本性就越显露出来了。

李兰菊2019年到香港声援反送中。(李兰菊提供)

1. 中共是蝎子 就要毒人

到了2019反送中的时候,中共故伎重演。李兰菊明确地提到:我们最初真的是太看低共产党了。共产党就像蝎子一样,它就是蝎子!因为它们的自然属性是蝎子,所以就算它想做好一点,要它不放毒都是不行的。

2. 香港反送中是六四2.0版

去年6月,李兰菊作为“六四”幸存者和目击见证人之一,获得届时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见。她特别跟蓬佩奥介绍了“六四”2.0版正在香港以不同的方式发生着的情况。

李兰菊她告诉蓬佩奥:当年“六四”,它们是用机枪、是用坦克,在世人的注目之下,很粗暴、也都很愚蠢地去做,直接去杀害那些年轻人;它们在香港所做的,是用更加残酷、更加恐怖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去摧残香港的年轻人。

他们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一个说法。海上浮尸、离奇坠楼、无故失踪,去了哪里?那时候我们跟一群朋友,收集了一些失踪者的名单,至少都有二三百人。究竟能不能找回来呢?怎么找呢?那么找不回来的那些他们去了哪里呢?那么死了的那些他们是怎么死的呢?有没有一个说法呢?

2020年6月2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见“六四”事件幸存者,从左到右分别是李兰菊、苏晓康、王丹、蓬佩奥和李恒青。(蓬佩奥官方认证推特账号)

她提到:当时的学生和北京的市民受害,是全世界都去同情他们,香港人万众一心那样去支持他们、去纪念他们、去为他们讨回公道。

但是你看到那些香港警察当众虐打、暴打香港的年轻人,孩子那双腿,打到他都已经没有反应了,他任你打,打了多少下你知不知道啊?你看在街头的,你想想回到警局会怎么样打法呢?还有那些性侵;还有那班蓝丝去迫害他们,黑的说成白、对的说成错;还有栽赃陷害。

3. 分化社会 中共在毁香港

血债一再叠加。谈到今日香港,李兰菊心痛万分:香港是一个文明的社会、是一个金融中心。就算是那个民主制度不健全,但无论是公务员、体制或法治,每件事情都是按国际的规格做的,甚至是一个自由度比国际规格还要高的地方。

以前,香港的新闻自由是很高的,香港警队是亚洲最优秀的,现在竟然可以沦陷到这样一个地步。就像有个作家写的,中共真的可以“点金成粪”。(中共)就是可以使中国的传统文化变成现在这个样,把中国的小孩教成现在这个样。香港这个城市交给你的时候是一个玫瑰园,你今时今日可以搞成这样?!

李兰菊回忆起做学生的时候,她看到中年、老年那一批呢,其实做生意的就只是想着到底有没有可能有一国两制;基层的就是继续打拼,有些怕共产党的就移民。然后有些好像华叔(司徒华)他们那样的,就是有一套理念、信念的,就是希望保住香港的民主和自由,然后带动国内的民主政制的发展。

尽管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没有现在分化得这么严重的。那帮港共他们也不太敢出来为共产党鸣锣开道的。

32年后,由于各方面利益驱使,有多少当年在跑马地声援北京学运筹款活动中,真诚地挥动着黄丝带,同声高歌《为自由》、振臂疾呼支持学运的名人、政客或普通人,已经变成了蓝丝,站在了要求民主一方的对立面,支持警察镇压。

还有的叫做浅蓝的,看不顺眼香港年轻人的那一班勇武派,觉得他们破坏社会秩序,搞砸了自己到手的收成期。李兰菊对他们感到最不解的是,他们那么“爱国”、“撑警”,为什么港英时期那么受气仍要留在香港,现在当家做主了却要卖楼、移民?

4.《大纪元》传播真相 被中共视为威胁

她分析中共的伎俩:中共除了偷技术啊、抢啊、或者是剥削啊,它用那​​些最原始的方法帮自己去制造财富和巩固政权之外呢,还发展了很多东西的。

渗透就不用说了,它还“变聪明”了,就是中共说的抢占“话语权”。比如说,要做到它讲的那个才是对的。你们评判我,我其实都可以反过来去评判你。什么叫人权?什么叫做自由?什么叫民主?它都可以界定的。然后它劫持着自己那个经济体,劫持着自己的人民、人口那个大市场。就因为西方社会的贪念,它慢慢真的拿到那个话语权。

从最初的粗暴干预,比如说那时候李察基尔,他帮西藏说话,它们就封杀他,封杀他的戏;对NBA那些就收买;还有用比如说孔子学院(进行渗透)啊,然后又去买一些的学术界那些写手做研究啊,样样都用钱买,它们也都“买”得很成功。《大纪元》(揭露中共)对它们来说就是一个威胁。

青年一代成功接棒 香港后继有人

1. 维多利亚公园是民主自由的摇篮

曾经有人担心,随着“六四”时代的中年人和青年人渐渐老去,民主的火炬会否熄灭、维园的烛光会否凋零。然而我们看到,32年前播下的民主自由的种子,在2014的雨伞下萌芽,到了2019反送中,民主自由终于在香港遍地开花。

李兰菊看到:“尽管香港有些人认为维园的烛光如何不济,其实维园的烛光是摇篮来的。黄之锋不就是被摇出来的?有很多的小朋友,比如现在我们也有跟一些流亡海外的不出名的手足联系,他们有些就是从小被父母带到维园去。”植根于香港年轻人内心的民主、自由的理念,谁能说与他们的父辈、祖辈薪火相传无关?

2. 今天的香港年轻人是香港的骄傲

无论是“六四”、雨伞运动还是反送中,主要都是年轻人、特别是年轻学生,是走在前面的。

李兰菊觉得当年的香港青年与现在的香港年轻人有很大不同。她把两代年轻人作了一个对比:我们这一代,在港英时期,真是既得利益者。港英的制度、配上中国大陆的发展,所以,我们享受了那种自由、那种制度的优越,而又可以拿到中国大陆的发展期经济的一个效益。

新一代年轻人受到很大的冲击,这冲击是在经济上、文化上和体制上都有。

经济上,受新移民、楼价高企、教育资源被分薄影响,香港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文化上,大陆那种讲关系的文化(包括简体字)被带到香港,令香港的本土文化受到威胁。更有甚者,政治自由日渐收窄之后,本土的文化和演艺都因之而失去了创意和本土意识。

体制上,所谓的选举制度,只是不断地被大陆同化,而越来越离开国际的民主标准。年轻人是看得很通透的。他们知道社会资源分配的不公、自己的前途没有出路和保障等,都是源于立法会及特首的选举不公,令立法会和政府在资源分配和民生的政策上,一味仰中共鼻息、倾斜于权贵和建制派的利益!

还有一个不同就是,新的一代呢,他们的创意来自他们没有框框。他只是告诉你,我是这个城市的主人,我现在告诉你什么是对这个城市最好的。

香港年轻人在“反送中”表现得相当优秀。李兰菊十分赞赏:他们没有大台,但是你看到他们很团结。还有就是他们很勇敢,他们互相爱护,互相帮忙。

点一支蜡烛,纪念为民主捐躯者。烛光中,又听到《自由花》那熟悉的旋律:“但有一个梦,不会死,记着吧!无论雨怎么打,自由仍是会开花。”

责任编辑:杨亦慧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