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反人类犯罪的历史】之二

苏共出钱出枪换取孙中山接纳中共“借壳上市”

作者:颜智华

人气 469

【大纪元2021年06月14日讯】1921年中共召开“一大”时候,全国仅有50几名党员。1922年召开“二大”,只有195几名党员。1923年召开“三大”,全国只有420名党员。而到1927年4月中共五大召开时,党员数量达57967人,党组织几乎遍布全国各省市。还“领导着280余万工人、970余万农民、3.5万共青团员。”如湖南,到1927年4月底,全省中共党员人数发展到近2万人,中共党组织复盖了全省65个县市。湖南省国民党党部、总工会、总农会(包括十万农民自卫军)等组织都控制在中共湖南省委手里。特别是省城长沙周围几个县的乡村,政权全都被中共领导的农民协会取代,1926年底至1927年上半年的湖南农民运动,实际是中共后来搞的土改运动的预演。共产党还掌控了国民革命军(北伐军)若干部队的领导权。共产党只用了三年左右的时间,是怎样由只有百几人的小组织,迅速发展壮大成为能够左右中国政局的政治军事集团的呢?

上一篇文章中已经谈到参加了中共“二大”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看到中共势单力薄成不了气候,主张联合国民党,借国民党的力量发展壮大共产党。同年12月他在中共要员兼翻译的张太雷带领下去桂林会见孙中山,和孙中山初步商定了国共合作的意向。马林迅即回苏联,向共产国际汇报和孙中山商讨国共合作的情况后,合作方案才正式敲定下来。1923年6月中共召开“三大”,遵从共产国际的决定,通过了《国民运动及国民党问题的议决案》。实际只是在共产国际的决定上面加盖一个中共的橡皮图章。《决议案》中规定:“中国共产党须与中国国民党合作,共产党党员应加入国民党。”“加入国民党,但仍旧保存我们的组织,并须努力从各工人团体中,从国民党左派中,吸收真有阶级觉悟的革命分子,渐渐扩大我们的组织,谨严我们的纪律,以立强大的群众共产党之基础。”意思是像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面,挖其肝、啖其肺以滋养、壮大自己,这犹如股票市场里面的“借壳上市”。会后,中共党员都加入国民党,成为跨党籍党员,在国民党组织内担任职务。

共产国际还为借壳上市编造了一套中国革命理论:“此时统治中国的(指中华民国政府-本文作者注)是封建的军阀,不是资产阶级。军阀政府名为独立政府,其实事事听命于国际帝国主义的列强,不啻是他们的经理人,财政交通工业几完全操于国际帝国主义者之手,中国资产阶级所占者仅仅日用品之极小部分,帝国主义者利用其在华政治势力,妨碍中国工业之自由发展,所以半殖民地的中国,应该以国民革命运动为中心工作,以解除内外压迫。”把中华民国的社会政治属性确定为半殖民地;把民国政府定性为封建军阀政府,同时还是世界各个帝国主义国家的经理人。因此,革命任务是“反帝反封建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是共产国际的“理论创新。”后来毛泽东把它叫做“新民主主义革命”(共产党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这个民主革命,不能由中共单打独斗,因为它没有这个力量。“以产业落后的原故,中国劳动阶级还在极幼稚时代,多数劳动群众之意识,还停顿在宗法社会,非政治的倾向非常之重,只有少数产业工人已感觉国民运动之必要,真能了解共产主义及共产党组织的更是少数,因此工人运动,尚未能强大起来成功一个独立的社会势力,以应中国目前革命之需要。”到哪里去寻求革命的力量呢?“依中国社会的现状,宜有一个势力集中的党为国民革命运动之大本营,中国现有的党,只有国民党比较是一个国民革命的党,同时依社会各阶级的现状,很难另造一个比国民党更大更革命的党……。”

共产国际对中华民国政府(北京政府)和中国社会的定性,完全是按照马克思阶级论和列宁的“民族和殖民地问题”理论所贴的一种政治标签。它对“中国劳动阶级还在极幼稚时代”、“多数劳动群众之意识,还停顿在宗法社会,非政治的倾向非常之重”的结论,从共产党自己的角度,说明了共产主义在中国没有社会基础和文化基础。现在美国华人群体中流行的“传统文化论”(即共产主义在中国取得胜利,共产党统治70年不垮,是中国传统文化适合共产主义生长)是完全没有历史根据,完全不是历史真实的。

共产国际给中共和国民党设计的革命行动方案到是量身制作非常切合实际的。孙中山的国民党是当时中国最大的政治反对党,同时拥有军事武装并割据广东广西两省;孙中山的政治号召力在全国民众中首屈一指。这是国民党一方的资本。在要推翻民国中央政府(北京政府)的革命目标上,两党完全一致,这是国共合作的政治基础。但仅凭这个政治基础不足以构成国民党方非要与共产党合作。

苏共承诺提供革命所需要的金钱和枪支弹药,是共产党一方的资本。孙中山垂涎欲滴。所谓国共合作,就是苏共国和踞有中国广西广东两省地盘的国民党合作。中共只是苏共的前台。

中共后来编写的党史教科书,把这次国共合作叫作“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统一战线”。并把此作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胜利的五大“法宝”中的第四位。前三位“法宝”分别是中共的领导、武装斗争、农村包围城市。而排在第五即末位的“法宝”是“国际援助。”真实的排位顺序应该是首尾倒置,即共产国际(苏共)才是中共的母体也是养父。苏共孕育了中共,养育了中共。直到中共建国后的1961年7月才断奶——毛泽东对苏共的傲慢态度和他的大跃进运动瞎折腾造成大饥荒,让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忍无可忍,决定撤销全部援助合同并撤走在华的全部苏联专家。

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中共借壳上市,迅速发展壮大。中共“三大”召开半年之后的1924年1月,国民党在广州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会议实际是共产国际和国民党的一次联席会议。从此,共产党打入国民党内部,以双重身份(共产党员、国民党员)逐步窃取国民党的政治、军事领导权。一方面挖国民党的墙角,在国民党中发展共产党员,组织地下党,对国民党搞颜色革命;另一方面利用合法的国民党干部身份和权力,在社会上发展共产党组织,组建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独立掌握武装。
(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孙中山与共产党(下)3
林辉:财大气粗的共产国际背后是血腥掠夺
袁斌:身为苏共儿子党的中共岂能代表中国人民
一部反人类犯罪的历史——中共百年历史谈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彭帅“活动自由”?赵克志为何丢官
【方菲访谈】程晓农:中共“新时代”针对美国
沈四海:张高丽丑闻续炒热 两派各怀鬼胎
【十字路口】中共整肃台商 恐自吞三毒箭
【马克时空】AIM-260导弹 射程远超霹雳-15
【军事热点】英意航母 F-35战斗机交互登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