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七国集团增加债务不计后果

人气 458

【大纪元2021年06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原泉编译)从历史上看,世界上最大经济体的会议,对于达成促进经济繁荣和增长的协议至关重要,但这一次并非如此。

七国集团(G7)会议达成的协议,很少涉及具体的经济决策,除了最具破坏性的一个:全球最低企业税。为什么不就全球最高公共支出达成协议呢?

在企业达到净赢利之前政府就征收15%的全球最低企业税,却不去解决所有其它税收的问题,这是危险的。政府补贴不同、一些国家有不同的或根本没有增值税(VAT)税率、而且多如牛毛的间接税收又完全不同,为什么要征收一个全球最低企业税呢?

G7表示,承诺“在征税权利分配上达成一个公平的解决方案,授予市场国家向规模最大、利润最丰厚(利润率超过10%)的跨国企业收税至少20%的权力。”

整句话毫无意义,打开了双重征税的大门,惩罚了最有竞争力和最赚钱的公司,而对那些被大多数政府称为“战略行业”的落伍的、亏损或利润微薄的企业集团却没有任何影响。

全球最低企业税也是一种保护主义和榨取性措施。富裕国家对此不会受什么负面影响,因为它们的政府已经被大型跨国企业所包围,这些企业不会遭受大规模的税收打击,因为净收入之前的补贴和税收优惠,丰厚而慷慨。

根据普华永道的“2020年世界纳税报告”,北美的利润税达到18.6%,但更令人担忧的是,包括劳工和其它税收在内的税收贡献总额达到收入的40%。欧盟和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利润税可能略低于北美,但总税收仍高于收入的39%。

一些政客将科技巨头称为不纳税、使用实际税率的企业,将亏损企业与盈利企业放在一起,从而达到人为压低的实际税率。根据这项新协议,科技巨头将不会支付更多的税,因为他们的计税基数不会改变,他们的损益账户将保持不变,更重要的是,导致他们明显少纳税的大额投资的扣除额也不会改变。

全球最低税率不会伤害G7成员国或科技巨头,但将打击那些需要吸引资本和投资、无法承受全球领先国家税率的富有活力的小国。失去资本和投资将削弱他们的经济,而提高最低企业税的所谓的“税收收益”也将消失。

不仅有活力的小国会受到这一政策的影响,而且有活力的小型企业也会受到影响,因为它们在未来产生利润时,用于投资和增长的外汇储备将会减少,从而使它们变得更脆弱。因此,这是一种保护主义和榨取性措施,使已经富裕的国家和大型跨国企业受益,但不成比例地损害了小国、新兴国家和企业。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已经发出警告,企业税对经济增长的危害最大。来自经合组织研究的证据显示,“企业税通过资本的用户成本对投资产生不利影响。”

经合组织的研究还警告说,企业税率对那些“正在追赶生产力表现最佳企业的企业”有负面影响,并得出结论说,“降低法定企业税率可能会导致具有活力和盈利能力的企业,也就是对GDP增长贡献最大的企业,得到特别大的生产力增长。”

提高企业税不会减轻债务负担。大多数G7和G20国家的预算和财政状况的现实表明,即使在增长期和增税期之后,赤字也会继续升高,因为政府支出的增长高于所有收入的增长。

提高企业税不会改善增长、就业或生产力,正如上述例子以及最近的历史,特别是欧盟的历史所显示的那样,它也不会产生实质性的税收改善,而在任何情况下,这甚至不会对现有债务有任何帮助。

G7的承诺中令人不安的部分是,一方面他们一致同意增加生产效率高的行业的税收,另一方面他们又一致同意在经济复苏期间继续支出,以“创造高质量的就业机会”。如果他们对高生产率行业征税并补贴低生产率行业,他们将如何创造高质量的就业机会?G7似乎没有解决日益加剧的结构性失衡、政府支出的过度负担,或大型福利项目缺乏成效的问题。

一个极其危险的想法正在成为主流:所有的公共支出都是好的,当刺激计划不奏效时,所要做的就是增加支出。我们听到的是:(1)这还不够;(2)这次会有所不同;(3)重复。

G7总结说:“一旦经济稳定复苏,我们需要确保公共财政的长期可持续性,使我们能够应对未来的危机,应对更长期的结构性挑战,包括造福子孙后代。”

话说得不错。但问题是什么?那就是它永远不会发生。正如我们在过去的增长期所看到的,当经济增长时,政府会增加支出,而当经济衰退时,则会增加更多支出。实现公共财政可持续性的途径,不可能来自不断增加对高生产率行业的直接和间接税,以及不断增加强制性支出。

令人遗憾的是,G7的承诺似乎是在不远的将来引发一场非常严重危机的处方。

原文:The G7’s Reckless Commitment to Mounting Deb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对冲基金Tressis的首席经济学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离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场的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著作。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G7峰会公报剑指中共 北京乱阵脚骂街回应
G7北约公报接连点名中共 专家谈世界新格局
【时事纵横】习政令失灵?中共大动作挑衅G7
【横河观点】从G7到北约 欧洲对中共战略渐成形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死亡隧道存3谜 江浙沪发196警报
【时事军事】中印边境续对峙 共军暴露军事劣势
【财商天下】快速降负债 恒大走出危局?
【横河观点】习邓都避洪灾?美打击中共猎狐
【小宇宙传说】时空穿越 他从1952来到2006年
【珍言真语】何良懋:7·21事件标志法治沦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