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五十一回 子牙劫营破闻仲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第五十一回。(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6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赵公明追打燃灯道人,曹宝、萧生他们出现的时候,穿的是一红、一黑的衣服,黑、白脸。我跟大家解释过,其实红、黑的衣服代表着元始天尊。那黑、白脸,实际就是他们的境界——是道家最低的——他们是散人嘛!最低的那么一个层面。

我那天解释了,我觉得很有趣,就再说清楚一点。

在书中讲着:当燃灯道人遭遇赵公明的时候,燃灯道人没有往蓬上跑,而是往西南角跑,遇到武夷山的散人—— 曹宝、萧生。这两个人认识祂,祂不认识那两人。然后,两个人就挡住赵公明。

燃灯为什么奔西南跑?而没有回蓬上?书里没交代。燃灯又何尝不知道赵公明的本事……燃灯道人真就躲在那边,等着他俩怎么去整赵公明。这是一个完全不合情理的故事。

然后,那带翅膀的“落宝金钱”就把赵公明的两宝贝给拿下来了。

后来,燃灯得到了二十四颗定海珠。他一看二十四颗定海珠,祂就说:“我修成了。”

燃灯没有回蓬上,一定与元始天尊之间有某种感悟、暗示。而这两个散人,穿了红、黑衣服,代表着元始天尊的法旨(应该对散人来讲,可以叫法旨)……

首先,燃灯要有一个概念:祂“要往西南头跑”,第二个,祂要知道会遇见两个人,这两个人能帮他(是什么人祂不知道)。但是,燃灯一定相信这暗语——有朋友说“祂猜的”。

书里根本没写,但书里这么写下来,按正常道理,根本不可能——燃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两个武夷山的散人——你怎么想都是不通的。但是祂确实知道是元始天尊出手帮祂,但元始天尊没有真正地说一定要如何,包括十绝阵最开始的时候,元始天尊是不出手的。

所以这里面讲述了燃灯道人的一个修行过程。当时,实际是性命攸关的。因为祂称元始天尊为师尊嘛!对祂师尊内在的信——这个东西是不公布于世的,不公开的,只有祂自己遇到和遇到之后祂没有任何犹豫地去听从,去跟随。所以祂修过来了。

修过来的意思就是:“落宝金钱”把二十四颗定海珠给落下来,落下来,祂就到手,修成了。所以燃灯经历了一次生死劫,而这里面却包括对元始天尊的那一份没有任何迟疑的一种跟随。当遇到两个散人要救祂的时候,祂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两个人救祂。

我觉得,对于今天有宗教背景的人来讲,都是个借鉴。我作个比喻:神说了“信祂,就能去天堂”。神说的“信”祂,跟很多人你以为的信神这个“信”字,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想过这个问题。

燃灯道人信元始天尊,没有任何告诫,完全是祂们内在生命境界的一种表达。祂自己有那么大的功夫,祂怎么能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两个散人?而相信这是元始天尊的安排呢?

所以,你以为的信神,你真的觉得信吗?很多所谓信的人,根本不信。站在利益上的人,没有一个是真信神的。

可能有朋友说:什么叫站在利益上呢?

凡是“我要上天堂”的,我以为,没几个人上得去吧!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认识。

另外一个,就是彩霞仙子把戳目珠打向了元始天尊,结果呢——根本没近身——已化作灰尘飞去。彩霞仙子只能看见他能看到的那个境界,却看不到元始天尊的本身。所以当他把戳目珠打出去的时候,他认为绝对不是问题。

戳目珠还没走近元始天尊的时候就给化掉了。化掉了,是来自于作为彩霞仙子根本就不知道的力量——无知就是力量——对每一个境界的生命,都是如此的。

所以修行人为什么低头,就在这儿。燃灯道人为什么祂们破完一阵就上蓬里打坐——一步一造化,一难一修行——祂们破与没破阵,对于祂们来讲,在于祂们的境界中,而不在现实的利益中。

但是,闻太师就不是!回去就喝酒,回去就吃饭。所以这就是一个本质上的差距。

我想说哪:彩霞仙子去用戳目珠从背后攻击元始天尊的时候,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元始天尊是谁!她只是被内心中的恨,代替了一切。元始天尊不屑对她出手。

作为一个修行的人,当你真正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不好的东西凑不了身边——那就是一个很好的诠释。

诗曰:
昔日行兵夸首相,今逢时数念应差。
风雷阵设如奔浪,龙虎营排似落花。
纵有黄河成个事,其如苍赤更堪嗟。
劝君莫待临龙地,同向灵台玩物华。

这完全讲的是闻仲,当时他出兵的时候,三五日就可以把西岐拿下,但是“今逢时数”,就是个定数——不是曾经的你,也不是你以为的你。闻仲自我标榜及自以为是的一切,他根本不知道那都不是命运当中所安排的故事。

“十绝阵”中都是风和雷,以雷为主。“似落花”就是瞬间什么都没了。人们的自我、贪婪跟完全在自己的利益角度,不去应对时势的话,自然就那样。

“黄河阵”是不错的,因为它把十二门人全给整了。你看它成事,其实带来的悲剧更大,因为在这其中,毁掉了赵公明跟三仙姑,这四个人几乎是咫尺之遥就修成。

如果不能够审时度势、不能够顺其天意的话,即使你快修成了,繁荣的世界、红尘的一切都是虚无的。

整首诗就是一个感叹,我以为更倾向于感叹“命运的更迭”。作为个体的生命来讲,是顺应和选择。在选择的过程中出现问题的,都是自我的。说是“教训”也好……

为情所累三仙姑 暗喻红尘圣人劫

话说二位天尊进阵。老子见众门人似醉而未醒,沉沉酣睡,呼吸有鼻息之声。又见八卦台上有四五个五体不全之人,老子叹曰:“可惜千载功行,一旦俱成画饼!”

修了上千年,一夕、瞬间,什么都没有了。

且说琼霄见老子进阵来观望,便放起金蛟剪去,那剪在空中挺折如剪,头交头,尾交尾,落将下来。

这是暗中下手,毫无人品、毫无道德可言。可以看出来:当人被情感、被恨所环绕的时候,他是忘却一切,而且不择手段。不择手段以达到目的的,就是卑鄙、下贱。

老子在牛背上看见金蛟剪落下来,把袖口望上一迎,那剪子如芥子落于大海之中,毫无动静。

碧霄又把混元金斗祭起。老子把风火蒲团往空中一丢,唤黄巾力士:“将此斗带上玉虚宫去!”

你可以看到:云霄没动手,是两个妹妹各自拿着各自的宝贝出来。

三位娘娘大呼曰:“罢了!收吾之宝,岂肯干休!”三位齐下台来,仗剑飞来直取。难道天尊与他动手?

这就是乱来,基本就是丧尽基本的良知,丧尽基本的判断,所以情是相当邪恶的。太多人在宗教里都是以情对待。你看他对宗教那么狂热,你看他对宗教那么虔诚,那是假的。你碰到他之后,你看他那狠样。所以那是假的。

这个道理一样,三位道姑修了上千年,也不过如此,不在年限长短,是在于他的根基,在于他的来处,在于他所遇到的门派,所遇到的师父。这些讲起来,其实都有命运在其中。

所以“万劫不复”讲的是:佛法难为,佛法难闻,东土难生。能够托生成中国人,在今天遇到这样的一个背景环境,遇到人世间出现大瘟疫,那是千年、万年的造化。你得反着看啊!

那神降灾于人,出现了大瘟疫,那就是神已经对人出手了,对好人来讲,就是绝妙的事;对恶人,就是灭!

老子将乾坤图抖开,命黄巾力士:“将云霄裹去了,压在麒麟崖下!”

力士得旨,将图裹去。不题。

且言琼霄仗剑而来。元始命白鹤童子把三宝玉如意祭在空中,正中琼霄顶上,打开天灵。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

碧霄大呼曰:“道德千年,一旦被你等所伤,诚为枉修功行!”用一口飞剑来取元始天尊,被白鹤童子一如意,把飞剑打落尘埃。

元始袖中取一盒,揭开盖,丢起空中,把碧霄连人带鸟装在盒内,不一会化为血水。一道灵魂也往封神台去了。

化成为血水,暗指“情色”来的。三仙姑,代表着情。

……

有诗为证:
修道千年岛内成,殷勤日夜炼无明。
无端排下黄河阵,气化清风损七情。

情,把他们毁了。

话说三位娘娘已绝。菡芝仙同彩云仙子还在八卦台上。看二位天尊:元始既破黄河阵,众弟子都睡在地上,老子用中指一指,地下雷鸣一声,众弟子猛然惊醒,连杨戬,金、木二吒齐齐跃起,拜伏在地。

这就是老子的法力了。

老子乘牛转出,回至蓬上。众门人拜毕,元始天尊曰:“今日诸弟子削了顶上三花,消了胸中五气,遭逢劫数,自是难逃,况今姜尚有四九之惊,尔等要往来相佐,再赐尔等纵地金光法,可日行数千里。”

修行的人,你嘴里吃了五谷杂粮,身体有了营养之后,汇集到精血——那东西珍贵!吃一头牛,顶不上自己放纵一次。这是民间说的。当然是对男人而言。我觉得,男、女是一样的。

当你有机会遇得佛法的时候,男、女是一样的。小道才分男、女。所以,当你聚集“精”在自己的丹田的时候,它往上走——透过你的脉络,走入到你的心、肝、肺、脾、肾,那是不是由肾往上走呢?有可能。

以精化“气”,就是化为“五气”,一直往上走,那五气汇总,往你的元神这地方来(朝元),不就神了吗?

“四九之惊”意思就是有“三十六路兵马”讨伐姜子牙……

他们经历了黄河阵之后,甭管是造化还是修行,他们过来了。所以他们经历过磨难之后,身体达到了净化之后,元始天尊就授予他们更新的东西。更新的东西就是“纵地金光法”。

又问:“尔等镇洞之宝?”

“俱装在混元金斗内。”

命:“取来还你等。如今留南极仙翁破红沙阵,我同道兄暂回玉虚宫。白鹤童子陪你师父同回。”遂命:“返驾。”

众门人排班,送二位天尊回驾。

这里满有趣的,红沙阵,把南极仙翁留下来。南极仙翁跟其他那些人不一样,他是元始天尊身边的大弟子,因为红沙阵不值得元始天尊自己出手。

你看老子来,只不过进来,祂也没动手。三仙姑把金跤剪扔出来,祂一接,接走了。这里面有一个很有趣的:老子把金跤剪接走,就没再放出来,自己收走了!

且说彩云仙子怒气不息,菡芝仙见破了黄河阵,退老营来见闻太师,太师已知阵破,玉虚门人都救回去了,心下十分不安,忙具表遣官往朝歌求救,又发火牌,调三山关总兵官邓九公往麾下听用。

南极仙翁破红沙阵

且说燃灯在蓬上与众道者默坐。南极仙翁打点破红沙阵。

祂们都不说话。“不说话”什么意思?不加入任何自以为是的因素在其中。各具自己的命运。他们都有师父,他们的命运是师父安排的。任何一人一说话就去扰乱别人,是你把自己的想法放在其中。

所以跟现在的团队意识、团队精神,大家讨论、沟通 Communication,完全是对立的。Communication是扼杀个体的价值、扼杀命运的本身。换句话说,就是否定神、佛的存在。

有人说:“你说得太绝了,有些事还得商量。”是,我不否认。我是说,就现在的环境中,人们没有那个“境界”。

那燃灯跟众位道友有那个境界,祂们具备道德的那一层面,自然不会出现任何自私的东西。越往下面,越“讲究道德”的时候,其实越容易出现自私(为己、为我之念)的成分。

我就说这个意思啦!不好说!南极仙翁,在诸多弟子中相对更超然一些。

子牙到九十九日,上来见燃灯,口称:“老师,明日正该破阵。”

次日,众仙步行排班,南极仙翁同白鹤童儿至阵前,大呼曰:“吾师来会红沙阵主!”

张天君从阵里出来,甚是凶恶,跨鹿提剑,杀奔前来,抬头见是南极仙翁,张绍曰:“道兄,你是为善最乐之士,亦非破阵之流,此阵只怕你:可惜修就神仙体,若遇红沙顷刻休! ”

话说南极仙翁曰:“张绍,你不必多言,此阵今日该是我破,料你也不能久立于阳世。”

张天君大怒,纵鹿冲来,把剑往仙翁顶上就劈。旁有白鹤童子将三宝玉如意赴面交还。来往未及数合,张天君掩一剑,望本阵就走。白鹤童子随后跟来。

还满有趣的!师父不亲自动手,徒弟动手,来表示祂道法的尊贵。这白鹤童子是南极仙翁的弟子,比张天君小了一辈。因为祂们是元始天尊身边的人,所以就这么个表现。

南极仙翁同入阵内。张绍下鹿,上台,把红沙抓了数片,望仙翁打来。南极仙翁将五火七翎扇把红沙一搧,红沙一去,影迹无踪。张天君掇起一斗红沙望下一泼,仙翁把扇子连搧数搧,其沙去无影向。

南极仙翁曰:“张绍,今番难逃此厄!”

张绍欲待逃遁,早被白鹤童子祭起玉如意,正中张绍后心,打翻跌下台来。白鹤童子手起一剑,即时血染衣襟。正是:
未曾破阵先数定,怎脱封神台下来。

其实就是定数。他不摆阵还有的说,一摆阵就完了。就这么回事。金跤剪被老子收走了。金跤剪一出事,她们就完了。所以这就是一种规矩。

如果对比人来讲,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事儿不能做,不该出手不出手,该扭脸走就扭脸走。你看陆压扭脸就走了。是这样的!因为人情,才难以脱身。人情世故带来的麻烦,就是三仙姑(为例)。

且说南极仙翁破了红沙阵,白鹤童子见三穴内有人。南极仙翁发一雷,惊动哪吒、雷震子,俱将身一跃,睁开眼看见南极仙翁,知是昆仑山师尊来救护。哪吒急来扶武王,武王已是死了。坐下逍遥马,百日都坏了。

燃灯在外面见破了红沙阵,子牙催骑入阵,来看武王时,已是死了。子牙哭声不止。

燃灯曰:“不妨,前日入阵时,有三道符印护其前后心体,武王该有百日之灾,吾自有处治。”命雷震子背负武王尸骸,放在蓬下,用水沐浴。

一百天,那逍遥马可不就碎了,尸体都烂了。武王可没有。

我们人这边的物质东西,在更高级别的生命角度来讲,祂完全可以护住。你可以理解成“肉身佛”—— 九华山那边就有那些肉身佛、肉身僧——他尸体不烂。

那些和尚坐化,那是人自己修行的层面。这里讲述的是燃灯用祂的功力、功夫、功底护住了武王。表面上的武王死了,实际没有。

燃灯将一粒丹药用水研化,灌入武王口内,有两个时辰,武王睁眼观看,方知回生,见子牙众门人立于左右,王曰:“孤今日又见相父也!”

子牙差左右听用官,送武王回宫。

且说燃灯与众道者曰:“列位道友,贫道今破十阵与子牙代劳已完,众位各归府,只留广成子,你去桃花岭阻闻仲,不许他进佳梦关;又留赤精子,你去燕山阻闻仲,不许他进五关。二位速去!又留慈航道人在此,以下请回。”

众道人方才出蓬欲去,忽云中子至,燃灯请上蓬。打稽首曰:“列位道兄请了!”

众道者曰:“云中子乃福德之仙也,今不犯黄河阵,真乃大福之士。”

总是有些很特别的。云中子不在十二仙里头——谈不上高和低。当初是他出手劝纣王。那后来,他出手把闻仲杀了!

云中子曰:“奉敕炼通天神火柱,绝龙岭等候闻太师。”

燃灯曰:“你速去,不可迟。”

云中子去了。燃灯把印剑交与子牙。燃灯曰:“我贫道也往绝龙岭助云中子一臂之力。吾今去也!”

止留慈航同子牙在蓬上。子牙传令:“把麾下众将调来。”

南宫适等齐至蓬前,见姜子牙行礼毕,立于两旁。子牙传:“明日开队,与闻太师共决雌雌。”众将得令。不题。

当仙界的事结束之后,剩下那些人又回归到正常了,所以他们绝不会超越去做:该是谁的活,谁干。不会以上欺下。

就是说,(如果)燃灯道人留下,稀哩哗啦把闻仲他们杀了,不就完了。不是这么回事儿!即使在那个背景之下,都是一层生命尊重一层生命,这是生命的道德。恶的就不是了。

所以你看碧霄、琼霄看到老子,根本连躬身都不躬身,都不行礼。他们用尽所有手段,用罪恶的方法想杀掉老子。这就是恶,恨就是情,情就是恶。

所以今天看到共产党所谓“无情无意”,其实,它借助了人的“烂肉”——情欲的原始之地。所以它就是罪恶的。

南极仙翁破红沙阵之隐喻

当初先进去红沙阵的是武王、哪吒和雷震子。而哪吒跟雷震子是肉身往上修的,所以他们同样是人。那么,他们的来处,跟武王合在一起,又应对了天、地、人。

所以红沙阵描写的就是一个“红尘”的概念,任何一个坠落红尘的人都有他的三魂七魄,你可以把它叫作三魂——雷震子、哪吒、武王,他们代表合成的整个人类,坠入到红尘之中。

为什么把南极仙翁留下来了呢?因为元始天尊十二门人都遭遇了黄河阵,都在红尘中经过了这样一份净化。南极仙翁不是,他是在元始天尊的身边,由祂出手,就跳过了中间这十二门人。

一头是武王,纯是人,另外一头,不值得元始天尊出手,但是是由元始天尊身边的人代祂出手,所以南极仙翁跟白鹤童子留下破这第十个阵,同样有一种首尾相扣的意思。

南极仙翁在祂们同一辈当中境界就更高了,修出去了(三界)。而武王最接近于人。红沙阵两组人去破的话,就涵盖了整个三界的最高点和人的这一面。不强调鬼(不会到地下去),因为事情是发生在人的层面。

这有一个隐喻:人还是有机会修成的——能够突破这红尘的一切。所以才由南极仙翁来破。

子牙大战闻太师 姜相成功奏凯还

且说闻太师见十绝阵俱破,只等朝歌救兵,又望三山关邓九公来助,与彩云仙子、菡芝仙共议。

其实如果闻太师知道赵公明跟三仙姑的本事都做不成的话,他应该知难而退。但是一个层面就是一个层面:

当神仙这一面打完之后祂们全走了,不管了,这是礼数、这是生命之道德。有道德的生命一定是相互尊重,不会以上欺下。

就像元始天尊跟老子进入了黄河阵之后,云霄三姊妹执剑来取的时候,写书的人说:“难道两位天尊还要亲自动手吗?”不会的!一般都是这样。

二仙曰:“不料三仙遭厄,两位师伯下山,故有今日之挫。把吾截教不如灰草。”

这些截教的人都是有妒嫉在心中,他们不会自己检讨在过程中有违背天意之错——他们不应该出手的。他们只去宣泄自己的愤恨。愤怒之情贯穿了整个截教人,这是遭此厄运的原因所在。

闻太师长吁一声。忽听得周营炮响,喊声大震,来报曰:“姜子牙请太师答话。”

闻太师大怒曰:“吾不速拿姜尚报仇,誓不俱生!”遂遣邓、辛、张、陶,分于左右,二女仙齐出辕门。太师跨墨麒麟,如烟火而来。

子牙曰:“闻太师,你征战三年有余,雌雄未见,你如今再摆十绝阵否?”传令:“把吊着的赵江斩了!”

武吉把赵江斩在阵前。闻太师大叫一声,提鞭冲杀过来。有黄天化催开玉麒麟,用两柄银锤挡住闻太师。菡芝仙在辕门,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纵步举宝剑来助闻太师。

这壁厢杨戬纵马摇枪,前来敌住了菡芝仙。彩云仙子见杨戬敌住了菡芝仙,仗剑冲杀过来。哪吒大喝一声:“休冲吾阵!”脚登风火轮,战住了彩云仙子。

邓、辛、张、陶四将齐出。这壁厢武成王黄飞虎、南宫适、武吉、辛甲四将来迎。

他们之间非常明确地仙对仙、神对神、人对人——所以思考生命境界的话,他们之间都是尊重的。

两家这场大战:
两阵咚咚擂战鼓,五色旛摇飞霞舞,
长弓硬弩护辕门,铁壁铜墙齐队伍。
太师九云冠上火焰生,
黄天化金锁甲上霞光吐。
女仙是大海波中戏水龙,
杨戬似万仞山前争食虎。
搜搜刀举,好似金睛怪兽吐征云;
幌幌长枪,一似巨角蛟龙争戏水。
鞭来锤架,银花响喨迸寒光;
枪去剑迎,玉焰生风飘瑞雪。
刀劈甲,甲中刀,如同山前猛虎斗狻猊;
枪刺盔,盔中枪,一个深潭玉龙降水兽。
使斧的天边皓月皎光辉;
使锏的万道长虹飞紫电。
使枪的紫气照长空,使刀的庆云离顶上。
有诗为证:
大战一场力不加,亡人死者乱如麻。
只为君王安社稷,不辨贤愚血染沙。

这首诗还是在嘲讽闻太师。

且说子牙大战闻太师。菡芝仙把风袋抖开,一阵黑风卷起。不知慈航道人有定风珠,随取珠将风定住,风不能出。子牙忙祭起打神鞭,正中菡芝仙顶护,打得脑浆迸出,死于非命。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

慈航道人并没有出手参战。

彩云仙子听得阵后有响声,回头看时,早被哪吒一枪,刺中肩甲,倒翻在地,后加一枪,结果了性命。也往封神台去了。

武成王大战张节,黄飞虎枪法如神,大吼一声,把张节一枪刺于马下。一灵也往封神台去了。闻太师力战黄天化,又见折了三人,无心恋战,掩一鞭,暂回老营,止有邓忠、辛环、陶荣三将,见今日又损了张节,四将中少了一人,十分不悦。

且言子牙全胜回兵,慈航作辞回山。

留下慈航,就是为了拿那颗定风珠(定菡芝仙的风袋),慈航本身根本不出手的。这是那时候生命的“道德取向”。

有朋友说,那“缺德”不就成了吗?

不是!当那些人与神仙同行的时候,他知道坚守这一份道德的重要性。那一份重要性不在胜、负中。胜负是天定的,任何冲突的过程只是他们生命净化的过程、行走命运的过程、命运完结的过程,而不是获得与失去的搏杀。

子牙进城,升银安殿,传令:“众将用过午饭,上殿听点。”众将领令。

子牙进内室,写柬帖。直至午末未初,银安殿上打聚将鼓响,众将上殿,参谒听令。子牙令黄天化领柬帖、令箭;又命哪吒领柬帖、令箭;雷震子也领柬帖、令箭:“你们三路先,只须如此如此……”

子牙令:“黄飞虎等领兵五千冲左哨;南宫适等领兵五千冲右哨。”

又令:“金吒、木吒、龙须虎冲辕门;四贤八俊随于后队接应。辛甲、辛免、太颠、闳沃、祁恭、尹籍领三千人马,大呼曰:‘归顺西岐有德之君,坐享安康;扶助成汤无道之主,灭伦绝纪。早归周地,不致身亡!’先散开成汤人马,以孤其势。大功只在今晚可成。”

那时候就讲宣传!领三千人马喊口号了——涣散军心!

又令:“杨戬领三千人马,先烧彼之粮草。彼军不战自乱。你如烧了粮草,截战后再往绝龙岭,助雷震子成功。”杨戬领令去讫。正是:
挖下战坑擒虎豹,满天张网等蛟龙。

不表子牙前来劫营,且言​​闻太师损兵折将,在帐中独坐无言。猛然当中神目看见西岐一股杀气直冲中军,太师笑曰:“姜尚今日得胜,乘机劫吾大寨。”急令:“邓忠、陶荣在左哨;辛环在右哨;吉立、余庆领长箭手守后营粮草。吾在中军,看谁进辕门!”

闻太师非常自傲!当过招之后,他已经知道无论是从兵将上、从境界上都差矣,他看见对方来劫寨了,他以为他能阻挡。硬拼、硬来已经不灵了……所以这就是一个人在利益上、仕途上的自然表现。

太师准备夜战。当时天晚,日落西山。将近一鼓时分,子牙把众将调出,四面攻营。人马暗暗到了成汤大辕门,左右有灯笼为号,一声信炮,三军呐喊,鼓声大振,杀声齐起。

怎见得这场夜战:
征云笼四野,杀气锁长空。
天昏地暗交兵,雾惨云愁厮杀。
初时战斗,灯笼火把相迎;
次后交攻,剑戟枪刀乱刺。
离宫不朗,左右军卒胡奔;
坎地无光,前后将兵不正。
昏昏沉沉,月朦胧,不辨谁家宇宙;
渺渺漫漫,灯惨淡,难分那个乾坤。
征云紧护,拚命士卒往来相持;
战鼓忙敲,舍死将军纷纷对敌。
东西混战,剑戟交加;
南北相持,旌旗掩映。
狼烟火炮,似雷声霹雳惊天;
虎节龙旗,如闪电翻腾上下。
摇旗小校,夤夜里战战兢兢;
擂鼓儿郎,如履冰俱难措手。
周兵勇猛,纣卒奔逃。
只见:
滔滔流血坑渠满,叠叠横尸数里平。

有诗为证:
劫营功业妙无穷,三路冲营建大功。
只为武王洪福广,名垂青史羡姜公。

话说子牙督前军,冲开了七层围子,呐一声喊,杀进大辕门。闻太师忙上了墨麒麟,提鞭冲来,大呼曰:“姜尚,今番与你定个雌雄!”提鞭来取。子牙仗剑交还。

金吒在左,木吒在右,龙须虎发手放出石头打将来,如飞蝗骤雨。成汤军卒如何招架得开,多是着伤。闻太师酣战,在中军。

黄飞虎杀进左营,有邓忠、陶荣大喝曰:“黄飞虎慢来!”

黄家父子兵把二将困在左营。邓忠抖精神,使开板斧,陶荣显本事,双锏忙轮,二将大战在左营。

南宫适冲进右营,只见辛环大叫:“南宫适休走!”把肉翅飞起。西岐数将战住辛环。灯球火把,照耀如同白昼。黄昏厮杀,黑夜交兵,惨惨阴风,咚咚战鼓。

闻太师正征战之间,子牙祭起打神鞭,闻太师当中神目看见,疾忙躲时,早中左肩臂。龙须虎发石乱打,三军驻札不定,大队一乱,周兵呐喊,四面围裹上来,闻太师如何抵挡得住。

黄飞虎有四子,黄天祥等年少勇猛,势不可当,展枪如龙摆尾,转换似蟒翻身。陶荣躲不及,早被一枪刺于马下。邓忠挡不住,只得败走。辛环见周兵势甚大,不敢恋战,知锋锐已挫,料不能取胜;又见后营火起。杨戬烧了粮草,军兵一乱,势不可解,只见火焰冲天,金蛇乱舞。

周军锣鸣鼓响,只杀得鬼哭神号。闻太师大兵已败,又听得周兵四处大叫曰:“西岐圣主,天命维新。纣王无道,陷害万民。你等何不投西岐受享安康!何苦用力而为独夫,自取灭亡!”

心理战!

成汤军士在西岐日久,又见八百诸侯归周者甚众,兵乱不由主将,呐一声喊,走了一半。闻太师有力也无处使,有法也无处用。只见归降者漫散而去,不降者且战且走。

且说周兵赶杀成汤败卒,怎见得:
赶上将,连衣剥甲,
逞着势,顺手夺枪。
锏敲鼻凹,锤打当胸。
锏敲鼻凹,打的眉眼张开;
锤打当胸,洞见心肝肺腑。
连肩拽背着刀伤,肚腹分崩遭斧剁。
锤打的利害,枪刺的无情。
着箭的穿袍透铠,遇弹子鼻凹流红。
逢叉俱丧魄,遇鞭碎天灵。
愁云惨惨黯天关,急急逃兵寻活路。

这一段就讲闻太师被打的过程!

闻太师兵败,且战且走。辛环飞在空中,保护太师,邓忠催住后队。一夜败有七十余里,至岐山脚下。

子牙呜金收队。正是:
三军踊跃声悦,姜相成功奏凯还。

话说闻太师败至岐山,收住败残人马,点视止三万有余。太师又见折了陶荣,心中闷闷不语。邓忠曰:“太师,如今兵回那里?”

闻太师问:“此处往那里去?”

辛环曰:“此处往佳梦关去。”

太师道:“就往佳梦关去。”

催动人马前进,可怜兵败将亡,其威甚挫,着实没兴。一路上人人叹息,个个吁嗟。人马正行间,只见桃花岭上一首黄旛,旛下有一道人,乃是广成子。

闻太师向前问曰:“广成子,你在此有什么事?”

广成子答曰:“特为你在此等候多时。你今违天逆命,助恶灭仁,致损生灵,害陷忠良,是你自取。我今在此,也不与你为仇,只不许你过桃花岭。任凭你往别处去便罢。”

闻太师大怒曰:“吾今不幸,兵败将亡,敢欺吾太甚!”催开墨麒麟,提鞭就打。广成子撒步向前,用宝剑急架相还。未及三五合,广成子取番天印祭于空中。太师一见,知印利害,拨转麒麟望西便走。邓忠跟着太师退回。

辛环曰:“太师方才怎的怕他,便自退兵?”

太师曰:“广成子番天印,吾等招架不住。若中此印,倘或无生,如何是好!且自避他。只如今不得过此岭,却往那里去?”

邓忠曰:“不若进五关,往燕山去。”

太师只得调转人马,往燕山大路而来。太师晓行夜住,不一日,人马行至燕山。猛然抬头,见太华山上竖一首黄旛,赤精子立于旛下。太师催麒麟至前。

赤精子曰:“来者乃闻太师。你不必往此燕山去。此处非汝行之地。吾奉燃灯命,在此阻你,不许你进五关。原是那里来,还是那里去。”

太师只气得三尸魂暴躁,七窍内生烟,大呼曰:“赤精子,吾乃截教门人,总是一道,何得欺吾太甚!我虽兵败,拼得一死,定与你做一场,岂肯擅自干休!”将麒麟一夹,四蹄登开,使开金鞭,神光灿烂。

赤精子抖动麻鞋,挥开宝剑,鞭剑相交。未及五七合,赤精子取阴阳镜出来。不知闻太师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