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玛巴转世灵童 未满三岁广通佛理

文/张菁
第六世噶玛巴-通哇邓敦从出生起就显示出了诸多的神迹。示意图,图为藏区寺庙。(AFP)
font print 人气: 101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密勒日巴传承的“白教”发展出很多分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分支是噶玛噶举派。它是西藏佛教中最早实行转世制度的教派,由第一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杜松虔巴创立。其认定转世灵童的方式是由噶玛巴本人于前一生预言下一世的出生年份、父母姓名、出生时的特殊情况。虽然后来西藏其它教派也发展出转世制度,但像噶玛巴这样于前一生预言下一世的认证方式仍非常罕见。

第六世噶玛巴-通哇邓敦于1416年2月出生于噶玛寺附近的哦托色炯,他的父亲是一位瑜伽士,母亲怀孕时,他的父母都曾梦见极佳的梦境,预示着吉祥的兆头。而他从出生起就显示出了诸多的神迹。

通哇邓敦一生下来就能够坐立起来,并且注视着母亲微笑,当他的脐带被剪断时,整个乡镇都弥漫着一种人间未有的奇异香气。

不久后,他的父母带着他外出乞食,当来到第五世噶玛巴的弟子冻巴甲扎哇的住地时,一看见冻巴甲扎哇,这个婴儿就一直不断地对他微笑,口中持续地发出“啊!啊!”的惊叹声。冻巴甲扎哇心下惊奇,心中暗自问孩子:你是谁而这样做?孩子就微笑着握住冻巴的手,回答道:“我是无生,我超越一切的名字和地方,我将引导许多众生获得解脱。”又说:“还需守密几天。”人们只听见他口中发出“啊啊、伊伊、呜呜”的声音,冻巴甲扎哇感到这个孩子来历非凡,对他是转世灵童生出了坚定的信念,将他们留在自己家里照顾。

孩子4个月大时,甲扎哇离家到玛康地区去了,这时突然有一种说法:说甲扎哇在旅途中死去了。所有的人都感到悲哀愁苦,孩子却十分欢喜还手舞足蹈。孩子的母亲问他说:“甲扎哇会发生什么事情吗?”他回答:“不会遇着任何祸患。”

满7个月大时,孩子被迎请到业康,他观看佛像、经、塔等,还特别注视着带黑冠的噶玛巴像而发笑。问他这是谁?他边双掌胸前合十边回答道“是我”。他这时已能够说出诸佛的名称,并会念六字大明咒语,还可以登高座为人们作加持。当其父将他抱在怀中时,冻巴甲扎哇握着孩子的手问道:“你是谁呀?”孩子答道:“我是德新协巴(第五世噶玛巴)的转生,你不知道吗?”

来到拉钦时孩子刚满一岁,孩子被问到为什么来这里,他手指着寺庙中第一世噶玛巴-都松钦巴的灵塔说:“就是为了它!”他又把都松钦巴的黑宝冠拿在手里,说:“这是我的”,一直攥着不松手。孩子在寺里的那些天,那里的觉巴(修行者)们在静修中都看到了很多景象。一连三天,天上都降下了祥瑞花雨。

噶玛巴前世的弟子——第三世夏玛巴仁波切来到这里,为通哇邓敦正式认证,通哇邓敦被宣布为第六世噶玛巴,并为他举行了升座大典。

接着通哇邓敦被带回噶玛寺,他在很多方面都显现出神迹来。比如通过加持,使流行的小水痘疾病消灭;发生旱灾时,他只不过在用水玩一种游戏,天上却同时降下大雨;为佛像画轴作开光法事时,他向空中抛掷青稞粒,有7粒青稞令人不可思议地停驻于空中;当人们把上一世法王用过的佛像、经、塔等东西混杂在其它佛像、经、塔中让他辨识时,他准确无误地挑出了法王德新协巴生前用过的物品。

堪钦巴是德新协巴的弟子,堪钦巴得到了点化,说道:“我的上师已来到康区。”于是召集仆从人等,每人发了一方哈达,并且告诉他们上师的父母有如此这般的皮肤异相。而灵童通哇邓敦那时也模仿着堪钦巴的态度对别人说道:“将有见证人要来。”

见到通哇邓敦,堪钦巴给他奉上见面礼,这时通哇邓敦认出了他自己前生的念珠。当别人都离去后,堪钦巴请求道:“请你将你自己挂怀的一物赏赐给我。”通哇邓敦说“是释迦佛世尊”,说后将佛像赐与他,堪钦巴不由得泪流满面。

当时他未满三岁,但已经对僧人和信教民众宣讲教义,并能回答任何问题。他在寺中闭关静修时,亲见无数佛尊,受到极大启发,并说出了很多神通预言。一次,冻巴甲扎哇到他的座前,请求他为当地的旱灾降雨。他立即说道:“勒波嘎雅、格业钦波(护法神名字),现在降雨吧!如果不降,则本誓可畏。”刚一说完天上马上降下了大雨。

他一生中足迹踏遍康区各地,宣讲经义,教化众生。1453年享寿38岁逝世,逝世前,他将佛像、法籍、黑宝冠以及往生口诀都交给仆从,并做了保密授记。当时出现了很多征相预示这位法王的逝世,如发生地震、日月晦暝、天降花雨等。

转世灵童往往带着前世的记忆以及多世修行的妙果,早已证悟到佛陀的境界。来到世间,上师的教诲、静修时本尊的开示,只不过在打开其原有的记忆。所以,他们为教化众生而展现的种种神迹,就是让信众坚定对佛陀的信念。

参考资料:《圣行与妙果》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张陵完成降魔重任,立下大功,本以为将可回归天庭,证得果位,等了四十九天后,太上老君姗姗来迟。太上老君在半空中语带歉疚地说:“你固然立下大功业,但是杀鬼过多,杀业太重,天帝有所微词,连我也受到牵连,必须到人间待罪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忏悔自己的过失,再修三千六百日(十年),就可以回到上清宫与我相叙了。”
  • 从历史的脉络来看,东汉末年,道教天师张陵到四川(蜀)修炼,冥冥中,有着天意的安排。在蜀地,有一桩重要的天命任务等待他的到来。
  • 西晋葛洪写了一本《神仙传》,记载了一百多位神仙的故事。他的弟子滕升好奇地问:“您老是说,人可以修成神仙,长生不死,但是,古代真的有得道成仙的人吗?”
  • 《西游记》第七十一回“行者假名降怪犼 观音现象伏妖王”:唐僧师徒一行来到朱紫国倒换关文,碰上朱紫国国王病重,出榜招医,孙悟空揭榜治好了国王的病。
  • 唐朝有位燕人叫李球,唐敬宗宝历二年,他和友人刘生一起去五台山游玩。山上有风穴,如有游人喧哗呼叫或朝洞穴扔东西,就会引发剧烈大风,能掀翻屋顶、拔起树木,造成灾害。因此游人登山时,都会互相提醒,不要触动风穴。
  • 巴黎圣母院木质栅栏上,表现耶稣复活的14世纪木雕。(shutterstock)
    在东方,传统文化认为人是万物之灵,不允许邪灵、魔鬼附着人体。从古至今,从历史、小说到影视,东西方文化对待“附体”的态度是一致的。不少修行有素的人,他们出于慈悲,为人驱逐邪灵,解体附着的邪恶。
  • 对于常人而言,生老病死无人能够摆脱。生病了,自然需要找医生医治;不过,总有些病,是非寻常医生可以医治的,反而靠一些奇能异士,采用非常手段,才能取得很好的疗效。而这些奇能异士大多是修行之人。
  • 北宋时期,天庆观有一道士,名叫徐守信。他终日洒扫,从事杂役。繁琐的杂务,世俗的喧哗,并没有影响他潜心修道。他修行有素,在滚滚红尘施展了许多神迹,被世人尊称为徐神翁,成为民间早期的八仙之一。
  • 南宋年间,浙江衢县有位精通相术的异士名叫王廷,人称“王铁面”。他给士大夫看相一说一个准,却从不轻易开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