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阿富汗——“大国泥潭”换埋谁?

人气 1033

【大纪元2021年08月25日讯】美国的阿富汗撤军引起了美国国内和国际上的一片批判声,在中国则出现了关于阿富汗是“大国泥潭”的议论。为什么一个小小的阿富汗,会成为让苏联和美国先后陷入的“大国泥潭”,中共会不会前仆后继?世界上三大国,前两个都试过了,阿富汗又是中共那“一带一路”计划的历史通道,中共将把阿富汗纳入“一带一路”的重要中转国吗?这是最近的一个热门话题。

一、拜登阿富汗撤军的国际影响

美国从奥巴马时代到川普时代,一直在酝酿从阿富汗撤军,最后在拜登手里实现了撤军目标。但拜登却把可以有计划、有步骤的撤军搞砸了,引起了广泛的国际国内批评。

川普总统在任时准备了从阿富汗有条件、有步骤、有后援、有保障的撤军方案,但被拜登搁置一旁。拜登实施的是混乱的突然撤军,既未与德国驻阿富汗军队协商,也丢下上万美国公民和其他西方国家的人不管,又匆忙中把大批精良武器留给了塔利班,令美国国内和国际舆论大哗。除了英国表示不满,德国因自己的军队和国民在阿富汗来不及安排撤离而内部互相指责,美国的亲民主党媒体也纷纷出面批评。

更值得关注的是,这次撤军暴露出了严重问题。美军长期资助原阿富汗政府及其军队,从薪资到武器,从训练到扫盲,花费了大量资金,结果美军前脚走,这个政府及其军队立刻就地瓦解,不是兵败如山倒,而是兵散如雪崩。塔利班进军各地,在许多地方根本就没遇到抵抗,原政府军不是纷纷逃散,就是缴械投降。

对这种局面,拜登当局上任已大半年,为什么事先毫无察觉?其中留下的疑问,不仅引起对美国的阿富汗政策的检讨,也让美国盟友们对美国的国际运作能力产生了担忧。虽然美国出兵阿富汗是小布什任内的决策,但阿富汗局势难以收拾,美国历任行政当局早有共识,甚至对美军撤离后塔利班势力会卷土重来亦有预估,但拜登收拾残局的手法如此拙劣,出乎国际社会的预料。与此同时,中国国内传出一片幸灾乐祸之声,而塔利班此前去天津拜见中共外长王毅,最近又重申它与中共关系紧密,更是让人们怀疑,是否中共将填补美国在阿富汗留下的真空?

二、美苏冷战的阿富汗“泥潭”

阿富汗并非善地,不是因为它强有力,而是因为它是个大国泥潭,也有一种夸张的说法指阿富汗是“大国坟场”。一个国力极弱的国家,如何会成为“大国坟场”?其实,说阿富汗是“大国坟场”,是指大国一旦陷入其中就难以顺利地拔出腿来,并非指阿富汗自己能打垮大国。

50年前阿富汗是美苏冷战和中苏冷战的前沿。1973年阿富汗出现了一个苏联支持的左派政权,苏联想通过扶持这个政权去削弱中共的盟友巴基斯坦。1978年这个政权内部发生军事政变,政变上台的领导人不太听苏联的话,被苏军特种部队杀了;与此同时,阿富汗的反政府武装开始壮大,新的阿富汗傀儡政权无力对付反政府势力的游击战,请求苏联出兵。然后苏联便派出大批军队进入阿富汗,打击反政府势力。

在美苏冷战的背景下,美国积极扶持阿富汗抵抗苏联占领军的民间力量,为他们提供反坦克导弹和地对空导弹,中共则提供常规轻武器。此外,巴基斯坦和沙地阿拉伯也帮助阿富汗的抵抗力量,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从1979年到1992年训练了10万圣战者游击队,在穆斯林国家招募了不少志愿者到阿富汗打击苏军。其中有一个沙地阿拉伯人本·拉登,他的组织后来演变成反美的“基地”组织。中共也派了军事顾问到阿富汗,协助训练圣战者,还在中国为阿富汗抵抗组织开设训练营。

苏联为了入侵并占领阿富汗,1979年12月在塔什干组建了陆军第40集团军,辖空降兵、摩托化步兵、坦克、自行火炮、防空导弹、高射炮、空中突击、航空兵等部队,军力达10多万人。这场与阿富汗圣战者的战争让苏联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战死1万4千人、伤残5万3千人,还损失118架战斗机、333架直升机、147辆坦克、1,314辆装甲运兵车、433门大炮和牵引车、1万3千辆卡车。难以取胜又负担沉重的苏联最后于1988年5月撤军,1989年2月完全撤出阿富汗。因此有人称,阿富汗是“苏联的越南”。

三、911后美军陷入阿富汗“泥潭”

十年苏阿战争期间,阿富汗因连年战事而残破,大批受过教育的精英外流,贫困的民众种植鸦片和贩售毒品维生,阿富汗乡村成为世界上最落后的未开发地区之一。由于该国古老部落之间宗教上和族裔间的敌对情绪,内部矛盾持续,纷争不断。

1994年发源于阿富汗坎大哈地区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的组织塔利班开始兴起,逐渐发展为具有政治和宗教影响力的武装团体,最终在1996年攻陷首都喀布尔而获得政权,1997年改国名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实行伊斯兰统治。但反对塔利班的阿富汗其他部族组成了“北方联盟”,占据了部分地区。塔利班对恐怖主义组织,特别是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提供庇护和协助。

2001年发生9·11事件以后,美国与其盟友开始支持反对塔利班的势力,同时出兵阿富汗,直接打击塔利班武装,于是塔利班政权垮台了。最初美军的目的是逮捕本·拉登等恐怖组织成员,并惩罚塔利班对他的支援。后来发现,阿富汗的情况比想像中要复杂得多。某种程度上与苏军的命运相似,美军可以凭借军事上的优势取得战术上的成功,却无法改造阿富汗社会,而塔利班势力仍然在阿富汗的偏远山区四处活动,时不时发动恐怖袭击。

2001年末阿富汗主要的反塔利班势力在德国波恩集会,回国后建立了政府,2004年10月选举出民选总统。但阿富汗仍然极度贫穷,军阀割据,政府腐败。设在德国的《透明国际》组织2016年有一份报告指出,国际社会为阿富汗政府提供的援助资金,有八分之一被高官私吞。

最近刚垮台的这个阿富汗政府主要依靠塔利班的死敌“北方联盟”的支持,“北方联盟”是居于阿富汗北方的少数民族(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等)组成的军阀联盟。大批北方的少数族裔加入反塔利班的军警队伍,而军阀的管理层则任军警的指挥官。塔吉克人在全国人口中占25%,在军官中的比例达到41%,在警官中达到43%。这支最近突然间消失的阿富汗军警力量,其实不是为中央政府和国家利益服务,而是听命于部族军阀的指挥。原阿富汗政府的名册上有军警35万人,但真正点卯能看到人的仅25万人。阿富汗军方长年吃空额,而军警选这份工作纯属“混饭吃”,没有任何忠诚,毫无纪律,只关心蝇头小利。他们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五分之四是文盲。这样的部队自然暮气沉沉、训练不足、不堪战事,却热衷于把美援装备和物资(比如汽油)卖给塔利班赚钱。这就是为什么美军刚撤退这支政府军就作鸟兽散的原因。

为结束这场旷日费时的战争,2009年12月奥巴马宣布,6个月内向阿富汗增兵3万,但仍未彻底剿灭塔利班。这些人兵来为民,兵走为匪,贩毒为生,造反为业。2011年美军在巴基斯坦找到了宾拉登,把他击毙。然后美军主力开始逐步从阿富汗战场撤出,到2015年主要的部队撤军完毕,驻阿富汗的兵力从数万人减少到2千人。最近最后一批美军即将撤离阿富汗,塔利班立刻于8月15日进入首都喀布尔,重新夺取了政权。客观地讲,让美国输得太惨的,其实不是塔利班,而是原阿富汗政府。

四、塔利班政权依然四面楚歌

阿富汗位于西亚,东面和南面是巴基斯坦,西面是伊朗,北面是前苏联的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只有东北部有一条狭窄的瓦罕走廊通向中国边境。阿富汗的邻国中,西面和北面都是潜在的“敌人”。伊朗是阿富汗历史上的统治者,而伊朗以什叶派为国教,与逊尼派塔利班敌对,因此伊朗不是阿富汗的友好国家;北面的三个国家不但宗教上与塔利班对立,而且也是阿富汗国内反塔利班武装部落“北方联盟”的同族,再加上是苏阿战争时期苏军的后方,因此与塔利班既有宿仇,又有新恨;巴基斯坦对塔利班一向既保护又支持,但巴基斯坦自身的经济实力每况愈下,无力满足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所需要的经济资助。

阿富汗能够凭借自己的经济条件复苏吗?上个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美国社会科学界出现过一个“现代化理论”流派,认为全世界各国都早晚会走上西方式的现代化道路。这个流派的看法后来逐渐衰落,因为事实证明,能成为现代化国家的,在亚洲比较多,在非洲比较少,总有一些国家会陷入内乱、族裔斗争、腐败和混乱。如果说,非洲一些落后国家的开化程度比较低,总是无法成为现代化国家,这可以理解,那么,在亚洲其实也有这样的地方,阿富汗就是一个例子。

阿富汗的城市里有受过教育、比较愿意拥抱现代文明的民众,但乡村也有大量没受过教育、在族裔战争中长大的人们,而后者人数更多。那些住在偏远地区、曾经充当反对苏联占领军的游击战士的人,这辈子只会开枪、抢劫,这成了他们的谋生方式,也成了塔利班势力的社会基础。就像中共当年在大陆造反一样,一大批农村的穷人被煽动起来打仗,动摇了国民政府。中共是用阶级斗争观点去洗脑煽动这样的人,而塔利班是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去煽动同样的人,两者本质上一样。塔利班和中共一样,只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仇恨现代化;但塔利班与中共也有不同之处,不是追求苏联模式,而是想恢复古老残酷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统治。今后,阿富汗的族裔对立和武装冲突,不会因塔利班夺取政权而消失。现在“北方联盟”的人是逃散了,但他们是带着武器回家乡的,接下来,他们与塔利班之间还会继续内战。

五、阿富汗将成为中共势力范围

塔利班与中共走得很近,它夺得政权后会如何谋求生存呢?会不会对中共产生高度依赖?中共是否因此会努力把阿富汗变成自己的势力范围呢?

关键在于阿富汗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阿富汗的内战不止,经济复兴就没有希望。何况,阿富汗根本就没有经济复兴的条件。多年来阿富汗经济主要靠三个来源,一是西方援助,占国民总收入约四分之一;二是鸦片种植,据《美国之音》2008年1月2日的报道,站GDP的一半以上;三是有限的出租矿山收入。塔利班之所以能在美军打击下长期生存,就是因为它大力发展控制区内的鸦片种植并从中获得大笔资金。

阿富汗的鸦片在伊朗和巴基斯坦境内提炼成海洛因,大量销往欧洲。其鸦片经济收入中,种植者获10%、制毒者获15%,贩毒者获33%,而42%的收入是交给塔利班的保护费。2001年以来阿富汗已成为世界上的制毒贩毒中心之一,全球90%的罂粟产自该国,它的大麻产量也是世界第一。如今西方的援助结束了,毒品销售能支撑阿富汗经济吗?只要欧洲国家继续吸毒,阿富汗的毒品经济就能生存,但它只能养活塔利班那几万人,却无法支撑阿富汗数千万民众的正常生活。

如果说,今后阿富汗这个“大国泥潭”里还会陷入新的大国势力,那最可能的就是既想“崛起”、又鼓吹“一带一路”的中共。塔利班政权肯定想从北京拿到大笔援助,所以才对中共频频示好。然而,对中共来说,塔利班政权在地缘政治方面的利用价值非常有限,因为阿富汗的邻国都是中共试图拉拢的对象,如果中共利用塔利班去扰乱西亚地区的稳定,只会给自己制造新的地缘政治困境。

目前中共的财力困窘,它会急于背起养活阿富汗这沉重包袱吗?中共若要把桀骜不驯的塔利班纳入囊中,就得承担长期大量金援的重担,而这是个无底洞。阿富汗虽然有一些有色金属资源,但矿石外运极为困难,在崎岖山区里没有现代公路,靠毛驴无法从事工业活动。何况中共对塔利班仍然心存忌惮,至今不肯在通往阿富汗边境的峡谷里修筑高速公路,生怕交通便利之后,塔利班的影响力会渗透进新疆地区。

事实上,中共和俄国都会把塔利班政权视为一个麻烦制造者,是必须时刻防范的对象。而欧洲国家现在对大量阿富汗难民(包括逃避塔利班的和趁机摆脱贫困的)重新涌入欧洲心存警惕,预示着阿富汗这个麻烦制造者下一步可能造成什么样的新麻烦。中共和俄国都非常清楚,阿富汗各种势力的腐败和阿富汗经济已无可救药。苏联以前是吃过大亏的,俄国绝不会重犯上次的错误;中共并非不懂苏联的教训,看来中共更感兴趣的是利用美国撤军在宣传上逞口舌之利。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王赫:阿富汗或成中共的泥潭
韦拓:美军撤离阿富汗 “好朋友”塔利班或变中共噩梦
【远见快评】阿富汗变天 谁是赢家?
一文看懂中共为何与塔利班交好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掌军权了吗?军方官媒喊话
【远见快评】李克强讲话霸屏 习近平脑瘤疑云?
【新闻大家谈】上海称将推复商复市 评论翻车
【直播预告】美国会将就UFO举行听证会
【秦鹏直播】朝鲜百万人发热 金正恩一石三鸟?
【微视频】印度停止小麦出口 中国却割“青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