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认定星岛日报为外国代理人 这远不够

人气 780

【大纪元2021年08月27日讯】8月23日,《星岛日报》美国版(Sing Tao US)根据美国《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不得不于注册文件上,在“由外国政府、外国政党或其他外国委托人所有”一栏内打勾;并且承认,星岛的美国内容有一半以上是从一家名为Star Production (Shenzhen) Limited的中国公司购买的;尽管《星岛日报》和中共都否认其为中共代理人。

星岛日报》是第一家“被迫”在美国登记为外国代理人的港媒。外界注意到:美国司法部此举,正值中共镇压香港媒体之际。

例如:5月28日,香港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刑期累计增至20个月;6月17日,香港警方以涉嫌“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拘捕壹传媒和苹果日报5名高管,并冻结了三家相关公司总计1800万港币的资产;6月24日,报龄长达26年的香港苹果日报出版最后一期报纸。

“一个时代结束了”——《纽约时报》如是报导。这是香港的悲剧,更是中国的悲剧;中共在彻底封杀了中国大陆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基础上,又在摧毁香港的新闻自由。

但是,中共的罪行、图谋并非就此打住,而是长期、持续的渗透美国、西方社会和全世界。中共不仅想对美国人和国际社会看到的新闻进行控制,还欲影响美国人和国际社会的思想。为此,多年来中共耗费巨资打造“大外宣”,美其名曰为“国家战略传播体系”。

美国对此的警觉,集中体现在“锐实力”(sharp power)这个概念上。锐实力是指一个国家为分化/误导目标国家的公众意见,或遮盖/转移目标国家公众对其负面资讯的注意,而操纵目标国家新闻媒体与教育系统中的资讯的一种能力。锐实力不同于软实力,软实力是具有吸引力的政策(如交换学生、赞助文化体育活动),投射出对本国正面的形象;锐实力也不同于硬实力,硬实力是一国家强制要求目标国家改变其决策的能力,诸如战争、经济制裁及外交威胁等。锐实力被视为极权政府采用的一种侵略性和颠覆性外交政策,因此不被美国和国际社会所接受。

2017年11月,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外交》杂志中的一篇文章中首次提到“锐实力”,把孔子学院当作中共锐实力的例子,指出中共不一定要“赢得另一国的心灵和思想”(这是软实力的目标),不过一定会扭曲其那一国所接触到的资讯,来操控其目标受众。

自此,“锐实力”一词被学界、政界、媒体广泛采用。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1月29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美国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联合发布了一份名为“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的报告,例举了一系列中共针对美国企业、媒体、智库及学生所采取的游说行为,警告美国人应该认识到中共在美的“渗透和影响”正产生越来越大的威胁。尤有意味的是,报告作者,是美国一批长期以来积极倡导美国增强与北京接触的中国问题专家。

“锐实力”是认知中共渗透的一种思想武器,对当时的川普政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例如美国司法部(DOJ)加强了《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的执行。2017年,中国《新民晚报》在美国所设机构“新民国际”进行了外国代理人登记。2018年9月,美国司法部下令新华社和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注册为“外国代理人”,CGTN在2019年执行了这项要求,中国官媒新华社2021年才开始执行。2020年,早在1983年就已进行了外国代理人登记的中共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的发行公司,对从2017年到2020年的情况向美国司法部递交了补充登记声明。

2020年,美中还进行了一场媒体战。2月18日,基于美国新闻自由的价值观,美国国务院将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China Daily Distribution Corp(中国日报发行公司)、发行《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国海天发展公司等五家机构认定为“外国使团”,视为中共政府的一部分;6月,“外国使团”名单上又增添了四家:中央电视台(CCTV)、中国新闻社(中新社)、《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6月22日,凤凰卫视旗下一家电台被要求停止在美国播报。时任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lwell)对记者表示,此举是清理门户,“我们正在打扫之前没怎么注意的碎玻璃”。

中共进行报复,驱逐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及《华盛顿邮报》的11名美籍驻华记者。美国则要求中共官方媒体驻美机构削减60名中国籍雇员,并限制中国籍记者签证;史达伟(David Stillwell)对此的解释是,美方举措是自我防卫,中共政府为隐瞒负面新闻一意孤行,只是利用美国政策作为借口。

的确,中共在国内严格限制外国新闻,但自己却利用外国的开放性,积极宣传它的政治理念,形成严重的不对等。以新华社为例, 2016年租用在纽约时代广场一个巨大的萤幕,每天播放一则3分钟的宣传影片120次,内容不断强调南海争议地区的主权。

同时,中共对美国的渗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2020年4月,白宫史无前例地批评美国之音为中共政府做宣传,美国之音却是美国国会拨款的新闻机构。

不过,川普政府对中共“锐实力”的反击,被国内政治纷争严重掣肘。最突出的例子是,川普总统提名保守派电影制片人麦可·派克(Michael Pack)为美国国际媒体署(USAGM)执行长,被参议院搁置了2年多,2020年6月才上任。派克坦言,为了应对“来自外国的虚假信息”,“弘扬美国理念”,当下需要观点更加鲜明坚定的新闻报导,“尤其是针对中国(中共)”。派克就职前一天对下属机构领导层做“大清洗”,国际媒体署所辖“自由欧洲电台”等五个机构的“一把手”均遭解雇。可惜,派克大刀阔斧的改革,受到强烈抵制,并因拜登政府上台嘎然而止。

因此,川普政府时期的反击中共锐实力之战,总体来讲,只算是场遭遇战,而没有成为一个方面战场(可参见笔者去年2月的“阻击中共大外宣——中美新战场?”一文)。

不过,川普总统毕竟唤醒了美国。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众院中国工作组(China Task Force)主席麦考尔(Michael McCaul),挺身而出,认为美国有必要重启冷战时期对抗苏联的“积极措施工作组”(Active Measures Working Group),并制定长期战略去瓦解中共的宣传攻势。

2020年8月4日,麦考尔推出两份议案,以对抗中共在全球的邪恶影响和宣传攻势,进一步加强美国与中共的战略竞争。一份是7937号“对抗中共邪恶影响力法案”(Countering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Malign Influence Act),授权2020到2024每个财政年度向“对抗中国影响基金”(Countering Chinese Influence Fund)拨款3亿美元,对抗中共在全球范围内的邪恶活动,并责成国务卿任命一位高级官员对资金的使用进行管理。另一份动议是7938号“美国海外信息战略竞争法案”(U.S. Information Abroad (USIA) for 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重振美国对抗竞争对手的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的传统,通过公共外交努力对抗中共的宣传。

今年1月20日,政府更迭,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全面审查对华政策。拜登政府如何反制中共的锐实力,反击中共的假新闻和信息战,各界都在关注。

这次《星岛日报》之被认定为外国代理人,是单一事件,还是拜登政府将出重拳的信号?一时难以判断,尚需观察。不过,8月23日,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中,指中国官媒机构在美国从事“间谍和宣传”活动,敦促国会要求相关记者和工作人员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这表明仍对中共保持高度警惕。

如果前述麦考尔先生两份议案的措施、精神,能得到美国朝野的重视,那么,中共锐实力的任何诡计就很难施展了。今年2月4日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吊销中共大外宣机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英国的广播执照,是可资美国借鉴的。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张锦华: 警惕中共的锐实力——红色大外宣
花钱大外宣 《中国日报》撒钱给哪些美媒
《星岛日报》在美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杨威:《星岛日报》外还有多少中共代理人
最热视频
【直播】布林肯概述美国对华战略
【十字路口】七剑围攻 习连任有戏吗?
【微视频】李克强稳定经济大盘的钱哪里来
【时事军事】美国空军顶尖头脑 令中共心惊
【有冇搞错】UN人权专员到访“波将金村”
【财商天下】二十大争夺战 北京上海成筹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