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深圳市民在外地被赋红码后的奇葩遭遇

整理:千百度

人气 841

【大纪元2022年10月12日讯】“万万没想到,我又一次栽在江西手里了。”深圳网友“四处窜访的尘”日前在微信上恨恨地吐槽说。

怎么回事呢?

原来,半年前,他从深圳去江西看朋友,结果因为深圳有疫情,在江西被拉走集中隔离

所以这次他学乖了,“十一”长假自驾回家,回去的时候绕路走了长沙,回来的时候,因为长沙有了疫情,江西整个省内疫情为0,他和家人研究再三,觉得或许可以冒这个险,就在鹰潭停留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七点就开走。

他们尽可能把风险降到了最低。在家的几天,每天都做核酸,到了鹰潭也做了落地核酸;在鹰潭的一晚上,选择了无接触的酒店式公寓,在网上订了房间,房主把钥匙放在大厦前台,他们自行去取,确保不接触任何人。

没想到,还是中招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发现惨遭红码。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在回深圳的路上了,所以也没有管赣通码的状态。谁曾想,回到深圳以后,粤康码收到外地推送,也红了。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早晨起来发现哪儿都去不了了,甚至核酸也做不了了(小区只有黄码通道,按理说红码是集中隔离的),有点崩溃。但是为啥?他每天核酸,也没路过高风险。

他和妻子开始疯狂打电话。

他在国务院小程序上找到了鹰潭所有区和市里的防疫电话,打过去全部忙音。打12345,接不通,一拨通就是挂机的声音。他们在赣通码的转码申请页面,发了两次核酸证明,行程卡,一天多了都没有人处理。

他又给深圳社区打电话,问有没有解决方法。深圳社区说,这显示的是外地推送的红码,所以他们没有权限解,只能找江西。哪怕在深圳做多次核酸,这个红码也解不了。

但是因为跟深圳社区报备了,可以不用隔离,并且申请上门做核酸。

‌‌“那如果江西十年不给我解,我就十年出不了门吗?”他问。

他开始想像生活在一个一直红码的世界,感觉比逃犯也好不了多少。虽然跟社区报备了,在小区进出无碍,但是进不了任何公共场所,买不了东西,坐不了任何交通工具,在路上被查,发现是红码,很可能还会被拖走……

接下来的大半天时间,他和妻子啥都没做,不断打电话。江西的各种电话一直是忙音。他们又在网上找了酒店附近的社区电话,加了一个社区工作人员,给他发了他们所有的证明。

社区人员说自己已经在系统里跟指挥部上报了。

他说指挥部有人吗?我怎么一直打电话打不通。

‌‌“有人啊,”对方说。“我已经都给你们报过了。”

但是之后依然是漫长的等待,也不知道等待的尽头是什么。只能搁浅了所有的计划,不吃饭了,不送狗洗澡了,不去医院拿药了,两个人在家里坐着干等。

“你经历过类似的无助吗?一环扣着一环,所有的环都是死结。”网友“四处窜访的尘”说。

每次电话响,他都急迫地去接,结果不是广告就是江西其他各市、县,赣州、定南等,不断问他是否停留过,说捕捉到了他的信号,并且看到他是红码。他只能不断重复,“我只是路过江西,我连高速都没下,我现在在广东。”

深圳社区也迅速安排了工作人员上门,让他们签署一个核酸同意书。他问来人是不是最近只忙核酸了,啥都不做?

‌‌“那当然不是,”社区工作人员说。“有的时候还要忙封楼。”

到了下午三点,他终于打通了鹰潭市的防控电话。他问怎么解除红码,对方说,这是某个区给你的红码,你还得找区里。他说区里电话从来没打通过,于是对方给了他另一个办公室的号码。

打了五六次以后,这个号码终于通了。他仿佛在这个鬼市里,终于见到了一个活人。

他们把来龙去脉又重新讲一遍。对方说,你让社区开一个证明,说你在深圳不在江西,在网上上传,这边给你手动改。

他说你要保证立马就能改啊。

‌‌“保证?”电话那边的声音连珠炮一般。“我是没法儿给你保证什么,怎么人人都要我保证……每天两千条信息……”

“所以鹰潭每天给两千个人红码,然后再审核,再一个个改?社区人员很累,基层很累,医务也很累,但是这都是怎么搞出来的呢?是谁把他们搞得这么累的呢?”网友“四处窜访的尘”问。

提交完成以后,不久,他的码变绿了。但是妻子的一直没有绿。无奈中,他又打了无数个电话过去问。另一个人接了电话,说,“哦,可能刚给你们改了一半,她就被叫去开会了。”

又等了两个小时,估摸着开会结束了,他们又打电话过去催。之前的女人接的电话,他们催她赶紧修改。她问了他们的名字,嘴里嘀咕着:“咦,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很熟呢?”

……

惊魂甫定,他回头望望,感觉自己折腾了一整天,啥也没做,就改了两个码。

网友“四处窜访的尘”说:“现在回想起来,江西这种严苛的管理还是有迹可循的。在鹰潭的一夜,出去买个饭,见到所有人都戴着口罩。

第二天早上,刚六点多,在梦里就听见由远及近的喇叭声,‘起来做核酸!起来做核酸!’配着清晨的薄雾,有种赛博朋克的不真实感。在市区里开,时不时就见到排着长队的核酸点,和被围栏拦住的居民区,里面是隔离定点酒店。

栏杆外有一张告示,告知居民绕路而行,一个红底的横幅大大地写着‘最美逆行’几个字。

到了高速口,又有一个告示牌,写着为了防止疫情外溢,请大家非必要不出省。一个警察站在路口检查身份证,问你是外地人还是本地人。外地人畅通无阻,不知道本地人要费怎样的口舌。”

管控明显升级的不止是江西。这次“十一”出行,网友“四处窜访的尘”是回老家南京的。他们在南京两天后,收到社区电话,问是不是从深圳来的,说管控升级了,哪怕是深圳低风险地区的,也需要在家里隔离七天。他说那我们还不如走呢,社区说,走可以,需要签一个声明。于是被勒令一个小时内离开南京。

他们去镇江待了几天。回深圳的时候,开车路过南京,过了一会儿社区又打电话了,说收到了你们的信号,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这是什么先进的逃犯追捕系统吗?”网友“四处窜访的尘”气愤地质疑道。

其实,他们夫妻俩的遭遇已经是很轻微的了。这个“十一”长假,朋友圈充斥着各种逃亡和惊魂的经历。

微信上有个凉山的博主写,他只不过是出去吃碗面,经过一个人行道上的管控区,就被拉走隔离了。跟他一起的,有快临盆的孕妇,有出来给老婆买饭的男人,有老人和刚做完手术,需要拆线的人。

在隔离酒店,从七天,变成十四天;楼里有的人来月经了买不到卫生巾,有的床上有个洞,有的饿到三点没送餐。那个出来给老婆买饭的被拉走的,视频里看到老婆生了,听到小孩的哭声,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

网友“四处窜访的尘”说,他认识的人也有为数众多受到管制的。有在凤凰被静默的,有因为高速封锁了,在长沙出不来的。有一个人,弹窗了回不了北京,所以从西安飞到烟台,落地被告知要拉走,所以又飞回西安……还有有家难回的,在外地旅游时,被告知小区封锁了,回家就出不来了。

这些日子对北京弹窗的吐槽也愈发变多了。“十一”离开北京去旅游的,就没有一个回得来的,把12345和社区的电话都打爆了,也寻求不到解决方法,并且感觉解决方案很随机。

网友“四处窜访的尘”最后说:

“遭遇到这一切的时候,他们的话术永远都是,‘希望你配合。’大家都配合,大家也理解,工作人员也是肉眼可见地累。

但是这个权利是我们让渡出去的。是我们本着体谅、本着善良的心情,放弃了原本属于我的亲情、时间、快乐。什么叫做非必要不离校,非必要不出省?奔丧是不是必要?结婚是不是必要?吃喝拉撒是不是必要?

并且,这个系统,这个流程是你们设计出来的,那怎么可以连个纠错的渠道都没有?发现了误会,只能一层层打报告,然后无边地等待,甚至要被错误绑架?

在个人的层面,我只能以自身的经历发出一个看起来地域黑的呼吁:最近没事就不要去江西了。我相信去了凤凰,去了三亚,去了呼和浩特,去了新疆,去了西双版纳等等无数个地方的人也会和我感同身受的。”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文静:中共是真防疫吗?
健康码成电子脚铐 河南访民红码事件持续发酵
宁波对6.3万河南人赋红码 律师:违法
二十大前夕 北京11区爆疫情 快巴全线停运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中共间谍气球入侵 重创美中关系
【全球新闻】美揭中共间谍气球舰队 多次穿越美国
【环球直击】美FBI将分析中共间谍气球碎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