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唐诗】

【爱读唐诗】唐诗排行第一名作 诗仙赞叹因它敛手

作者:踏雪飞鸿
爱读唐诗:“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出自哪一首诗呢?为何能高居唐诗排行榜首?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957
【字号】    
   标签: tags: , ,

从古至今一千多年来,持续得到读者爱赏的唐诗作品中,高居排行榜首的是哪一首呢?这首诗的作者不是诗仙也非诗圣,不过倒是得到诗仙高度的推崇。本诗古意出自天真,气势来自超然;创意来自诗人生命境界的感悟,一变七律之法度,独步千古一绝唱。

唐诗排行榜第一名

宋末元初的诗词评论家严羽,在其《沧浪诗话》中说:“唐人七言律诗,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事实上,崔颢(约公元704年~754年)《黄鹤楼》不仅是唐人七律第一,同时也是唐诗中最受古今读者青睐的一首,高居排行榜的第一名。[1] 一起来品赏:

崔颢《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白云千载空悠悠。 (Pixabay)

白话诗吟:
得道成仙的古人,已经乘着黄鹤飞走了,此地只剩黄鹤楼矗立在长江边上。
黄鹤一去不再回,白云悠悠来去千载,等不回乘鹤西去的仙人。
从黄鹤楼隔江俯瞰对面汉水边,晴空映照下,川边的汉阳树历历分明,川心的鹦鹉洲上芳草萋萋。
长日就要西下,暮色就要来临,放眼瞭望,故乡何在?江上烟波起雾霭,迷了津渡让人更犯愁。

崔颢与绝代佳作《黄鹤楼》

元代夏永 黄鹤楼图(公有领域)

崔颢是唐朝开元十一年进士,汴州人,开元、天宝年间与孟浩然、王昌龄、高适等人都以诗名闻世。他虽有文才但仕途坎坷,开元年中在朝任尚书司勋员外郎,开元后期入河东军幕府,一窥塞垣,边塞诗慷慨豪迈。天宝十三年卒,卒年约五十岁。按《唐才子传》,崔颢“少年为诗,意浮艳,多陷轻薄,晚节忽变常体,风骨凛然”,叙述崔颢的诗,从少壮到老壮经历脱胎换骨的转变。他游武昌登黄鹤楼,感慨深切,留下《黄鹤楼》七言律诗,成了绝代佳作。

李白游黄鹤楼时,看到了崔颢题诗,气度磅薄,慨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敛手而去。旁边有一游僧目睹此一情景,咏“酒逢知己,艺压当行”(《升庵诗话》 ),一赞一叹,真是贴切道出真情时境。之后李白游金陵(南京)凤凰台(公元747年),得机会题诗《登金陵凤凰台》,与崔颢《黄鹤楼》诗遥相呼应,成了流传千年的诗话。

《黄鹤楼》千载独步的境界

昔人已乘黄鹤去。 (Pixabay)

崔颢《黄鹤楼》绝唱把黄鹤楼的江山绝景推上高峰。开篇一句“昔人已乘黄鹤去”,仙踪渺渺,脱俗绝尘;尾联“日幕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绾系亘古的生命乡愁,引得来者代代追仰,低回千年!

《黄鹤楼》的前三句,一连道了三次“黄鹤楼”,重复词语,本当是作诗败笔,更何况同一词三连环,岂不是大败笔?然而,崔颢转败笔为奇句,“气格高迥,浑若天成”(《唐诗镜》),“意得象先,神行语外,纵笔写去,遂擅千古之奇”(《唐诗别裁》),印象深刻读者心海。

本诗是“律法之最变者”(《唐七律选》),也就是七言律诗最出奇的变体,前四句没有对仗,信笔抒写“雄浑傲岸,全以气胜”(《增订唐诗摘钞》)。诗人将昔人在黄鹤楼得道成仙的典故拈来,宛若古诗的叙事,娓娓道来,妙在一气浑然,格调高远,意境超然,“气格音调,千载独步”(《批点唐诗正声》)。

古意出自天真,气势来自超然;创意来自诗人生命境界的感悟,自然泉涌汩汩而出。

直率的格调、超然的感悟使得《黄鹤楼》一诗飘然不群:“七律能一气旋转者,五律已难,七律尤难,大历以后,能手无多。崔诗飘然不群,若仙人行空,趾不履地,足以抗衡李、杜,其佳处在格高而意超也。”(《诗境浅说》)

此诗神气纵逸,结语二句苍然浑重,蕴含无穷的天机,绾结全诗旨意。生命从何处来?将往何处去?此生只是刹那的逗留,天地仅是生命的旅店,如何才能回到生命之初最纯真的故乡?这是亿万年来,人们共同的追寻。崔颢《黄鹤楼》万古系一心,历代之人赞赏此诗为“千秋第一绝唱”诚不过誉。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Pixabay)

黄鹤楼追迹

长江一水东流通海,由北岸的夏口对望,由西向东群山罗列:梅子山、龟山、蛇山、洪山、珞珈山、磨山、喻家山,山山蜿蜒连成一线,山水交会,宛然似一巨龙卧波的形貌。黄鹤楼恰恰座落在巨龙的腰部。那气势有如仙鹤骑龙欲飞的绝景!

黄鹤楼最初兴建于三国时期黄武二年(公元223年)。三国逐鹿时代,汉水下游入长江的夏口(也叫鲁口,汉水下游古称夏水),控接湘川两地,是个兵家必争的水陆攻防要地,也是剑指东吴的关键要害。黄武二年,孙权在夏口对岸的江夏城屯兵镇守,城西临长江,他就在西南角的黄鹄矶上建造瞭望戍守楼,名唤黄鹤楼(在今之武昌城西南)。

黄鹤楼建在城台上,绿荫相衬,中央主楼翼角嶙峋,气势雄浑,下层为配楼,主楼、配楼错落有致,有穿廊连通。从黄鹤楼上远眺,云气蒸腾,烟波浩渺;长江左岸、汉水的右岸的汉阳一带,尽入眼帘。

古代的黄鹤楼是建在城台上的三层建筑,高九丈二尺,加铜顶七尺,成九九之数。“九”是中国哲学中的极数,九九隐喻“久久”、至尊的意义,加冠黄鹤楼“江山第一楼”的精神内涵。黄鹤楼的文化精神层次,领先天下名楼,而崔颢在此楼留下气势雄浑、意境悠远的《黄鹤楼》诗,与“天下绝景”相得益彰,博得“千古绝唱”之名,系巧合呢?亦或是浑然天成呢?

此为《黄鹤楼图》,元代夏永绘。(公有领域)

黄鹤楼仙踪

黄鹤楼是个仙迹胜地,古来留下著名的修道成仙的传说。唐代诗人,谱出热切寻求返本归真之道的生命群像,崔颢的《黄鹤楼》诗也直点其中玄机。“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诗一开篇就展打开古人修道成仙的神传文化。

黄鹤楼连结的修道成仙之历史典故非常丰富。陆游《入蜀记》记载,传说蜀汉的大将军费祎在黄鹤楼升天。《南齐书‧志第七 州郡下》记载,修道成仙的子安曾经乘黄鹤经过楼的上方。传说中国道教八仙之一吕洞宾曾在黄鹤楼传道、修行。《历世真仙体道通鉴》说吕洞宾“登黄鹤楼,以五月二十日午刻升天而去”。《报应录》中也记载了一则仙人驾黄鹤升天的传奇故事。这些传说让黄鹤楼博得成仙圣地的盛名。

吕洞宾可说是中国知名度最高的仙人。图:明 顾绣八仙庆寿挂屏 吕洞宾 轴。(公有领域)

小语

崔颢《黄鹤楼》诗,映带历代种种修道成仙的传奇,散发超然出尘的辉光。中华文化中的修道精神传统悠悠长长,在历史诗篇中沉淀,溶入化入中华儿女的血脉灵魂中。《黄鹤楼》一诗求索回归生命真乡之道,情真意切,让代代人千百年来吟咏不绝,古今默会,千古永续,心意相通,也就不足为奇了!

注释[1]《黄鹤楼》是收入古今选本、受到历代评点、当代研究文章篇数、文学史录入次数、网路连结等的总合次数最多的一首诗。排行参见《必读唐诗100大》(王兆鹏等著,台北:联经,2014年版)。
@*#

─点阅【爱读唐诗】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孙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曹寅给康熙皇帝的密奏,兢兢业业三十年。每一份奏折里,会详尽地附上自己所在地界当时月份的晴雨录,三十年间从无间断​​。织造府的密奏,是康熙皇帝在地方公报奏章之外,更详尽的、全方位360度无死角了解当地民生的一个渠道。
  • 孔子本人是宽容、平和的,讲“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子路篇)不搞强制,不强求一致。还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卫灵公篇),也并没把“道不同”的人视为敌人,仅仅“不相为谋”罢了,并没有排斥异己。
  • 天下的道理,散在万事,而统会于吾心。惟其散于万事,故必加致知格物、躬行实践的工夫,而后能实有诸己,这叫作学。惟其会于一心,故必加沉潜反复,研究求索的工夫,而后能穷其精微,这叫作思。这两件缺一不可。
  • 黠鼠给了苏轼什么启悟?(Shutterstock)
    少年苏轼写了一篇文章——《黠鼠赋》,纪录了事情的始末,抒发自己的感悟。《黠鼠赋》的意趣浓厚,寓意深远,谁能想像这是出自一个十一岁孩童之手呢?
  • 他们的行止之善出于本心,犹如云之出岫。(Shutterstock)
    在《后汉书‧独行列传》中,记载了一些感人的人物事迹,在乱世中,他们的精神、义行受到上天的嘉许,人生非常精彩。对我们当下的时代,当也有一些启迪。本文讲的是一个仆人和一个贫儿的人生故事。
  • 君子、小人之别不是绝对的。君子与人为善,包括对小人在内,不能嫉恶如仇。19世纪美国总统林肯在第二次就职演说中讲“对任何人都不怀恶意,对所有人都心怀慈悲( With malice toward none,with charity for all.)”,这应该也是我们理解本章的题中之义吧。
  • 君子为什么能“温故而知新”和“不器”呢?是因为君子“志于道”。本篇是讲“为政”的,君子“温故而知新”和“不器”是重要的但还不够,所以本章强调了第三点——“先行其言而后从之”,这样为政更能令人信服、政令畅通。
  • 夏至是节气的重要标志,对我们的生活具有重要意含:夏至是一年节气的中点(从冬至算起),夏天的中点,也是盛暑之至,阳气之极。还有“古人不贺夏至”,这是为什么呢?展现什么中华文化哲学,给我们的当下生活什么启示呢?
  • “器”字大抵是指器量、器具、才德。孔子赞美子贡为“瑚琏之器”,以宗庙里用来盛黍稷的贵重礼器为喻,称许其堪为大用之才。那么“君子不器”又是何等高远境界?
  • 话说,曹寅履职的南京,那是十三朝古都,汇聚天下人文精华的故地金陵,更是前朝大明的留都,是前朝风流客、东林党人的云集之地。而读书人读圣贤书,所持有的固执观念,自然是汉人天下,汉家血脉主宰神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