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賞唐詩】

【愛賞唐詩】唐詩排行第一名作 詩仙讚歎因它斂手

作者:踏雪飛鴻
愛賞唐詩:「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出自哪一首詩呢?為何能高居唐詩排行榜首?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7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從古至今一千多年來,持續得到讀者愛賞的唐詩作品中,高居排行榜首的是哪一首呢?這首詩的作者不是詩仙也非詩聖,不過倒是得到詩仙高度的推崇。本詩古意出自天真,氣勢來自超然;創意來自詩人生命境界的感悟,一變七律之法度,獨步千古一絕唱。

唐詩排行榜第一名

宋末元初的詩詞評論家嚴羽,在其《滄浪詩話》中說:「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事實上,崔顥(約公元704年~754年)《黃鶴樓》不僅是唐人七律第一,同時也是唐詩中最受古今讀者青睞的一首,高居排行榜的第一名。[1] 一起來品賞:

崔顥《黃鶴樓》: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白雲千載空悠悠。 (Pixabay)

白話詩吟:
得道成仙的古人,已經乘著黃鶴飛走了,此地只剩黃鶴樓矗立在長江邊上。
黃鶴一去不再回,白雲悠悠來去千載,等不回乘鶴西去的仙人。
從黃鶴樓隔江俯瞰對面漢水邊,晴空映照下,川邊的漢陽樹歷歷分明,川心的鸚鵡洲上芳草萋萋。
長日就要西下,暮色就要來臨,放眼瞭望,故鄉何在?江上煙波起霧靄,迷了津渡讓人更犯愁。

崔顥與絕代佳作《黃鶴樓》

元代夏永 黃鶴樓圖(公有領域)

崔顥是唐朝開元十一年進士,汴州人,開元、天寶年間與孟浩然、王昌齡、高適等人都以詩名聞世。他雖有文才但仕途坎坷,開元年中在朝任尚書司勛員外郎,開元後期入河東軍幕府,一窺塞垣,邊塞詩慷慨豪邁。天寶十三年卒,卒年約五十歲。按《唐才子傳》,崔顥「少年為詩,意浮艷,多陷輕薄,晚節忽變常體,風骨凜然」,敘述崔顥的詩,從少壯到老壯經歷脫胎換骨的轉變。他遊武昌登黃鶴樓,感慨深切,留下《黃鶴樓》七言律詩,成了絕代佳作。

李白遊黃鶴樓時,看到了崔顥題詩,氣度磅薄,慨歎:「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斂手而去。旁邊有一遊僧目睹此一情景,詠「酒逢知己,藝壓當行」(《升庵詩話》 ),一讚一嘆,真是貼切道出真情時境。之後李白遊金陵(南京)鳳凰臺(西元747年),得機會題詩《登金陵鳳凰臺》,與崔顥《黃鶴樓》詩遙相呼應,成了流傳千年的詩話。

《黃鶴樓》千載獨步的境界

昔人已乘黃鶴去。 (Pixabay)

崔顥《黃鶴樓》絕唱把黃鶴樓的江山絕景推上高峰。開篇一句「昔人已乘黃鶴去」,仙蹤渺渺,脫俗絕塵;尾聯「日幕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綰繫亙古的生命鄉愁,引得來者代代追仰,低迴千年!

《黃鶴樓》的前三句,一連道了三次「黃鶴樓」,重複詞語,本當是作詩敗筆,更何況同一詞三連環,豈不是大敗筆?然而,崔顥轉敗筆為奇句,「氣格高迥,渾若天成」(《唐詩鏡》),「意得象先,神行語外,縱筆寫去,遂擅千古之奇」(《唐詩別裁》),印象深刻讀者心海。

本詩是「律法之最變者」(《唐七律選》),也就是七言律詩最出奇的變體,前四句沒有對仗,信筆抒寫「雄渾傲岸,全以氣勝」(《增訂唐詩摘鈔》)。詩人將昔人在黃鶴樓得道成仙的典故拈來,宛若古詩的敘事,娓娓道來,妙在一氣渾然,格調高遠,意境超然,「氣格音調,千載獨步」(《批點唐詩正聲》)。

古意出自天真,氣勢來自超然;創意來自詩人生命境界的感悟,自然泉湧汩汩而出。

直率的格調、超然的感悟使得《黃鶴樓》一詩飄然不群:「七律能一氣旋轉者,五律已難,七律尤難,大曆以後,能手無多。崔詩飄然不群,若仙人行空,趾不履地,足以抗衡李、杜,其佳處在格高而意超也。」(《詩境淺說》)

此詩神氣縱逸,結語二句蒼然渾重,蘊含無窮的天機,綰結全詩旨意。生命從何處來?將往何處去?此生只是剎那的逗留,天地僅是生命的旅店,如何才能回到生命之初最純真的故鄉?這是億萬年來,人們共同的追尋。崔顥《黃鶴樓》萬古繫一心,歷代之人讚賞此詩為「千秋第一絕唱」誠不過譽。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Pixabay)

黃鶴樓追跡

長江一水東流通海,由北岸的夏口對望,由西向東群山羅列:梅子山、龜山、蛇山、洪山、珞珈山、磨山、喻家山,山山蜿蜒連成一線,山水交會,宛然似一巨龍臥波的形貌。黃鶴樓恰恰座落在巨龍的腰部。那氣勢有如仙鶴騎龍欲飛的絕景!

黃鶴樓最初興建於三國時期黃武二年(公元223年)。三國逐鹿時代,漢水下游入長江的夏口(也叫魯口,漢水下游古稱夏水),控接湘川兩地,是個兵家必爭的水陸攻防要地,也是劍指東吳的關鍵要害。黃武二年,孫權在夏口對岸的江夏城屯兵鎮守,城西臨長江,他就在西南角的黃鵠磯上建造瞭望戍守樓,名喚黃鶴樓(在今之武昌城西南)。

黃鶴樓建在城臺上,綠蔭相襯,中央主樓翼角嶙峋,氣勢雄渾,下層為配樓,主樓、配樓錯落有致,有穿廊連通。從黃鶴樓上遠眺,雲氣蒸騰,煙波浩渺;長江左岸、漢水的右岸的漢陽一帶,盡入眼簾。

古代的黃鶴樓是建在城臺上的三層建築,高九丈二尺,加銅頂七尺,成九九之數。「九」是中國哲學中的極數,九九隱喻「久久」、至尊的意義,加冠黃鶴樓「江山第一樓」的精神內涵。黃鶴樓的文化精神層次,領先天下名樓,而崔顥在此樓留下氣勢雄渾、意境悠遠的《黃鶴樓》詩,與「天下絕景」相得益彰,博得「千古絕唱」之名,係巧合呢?亦或是渾然天成呢?

此為《黃鶴樓圖》,元代夏永繪。(公有領域)

黃鶴樓仙蹤

黃鶴樓是個仙蹟勝地,古來留下著名的修道成仙的傳說。唐代詩人,譜出熱切尋求返本歸真之道的生命群像,崔顥的《黃鶴樓》詩也直點其中玄機。「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詩一開篇就展打開古人修道成仙的神傳文化。

黃鶴樓連結的修道成仙之歷史典故非常豐富。陸游《入蜀記》記載,傳說蜀漢的大將軍費禕在黃鶴樓升天。《南齊書‧志第七 州郡下》記載,修道成仙的子安曾經乘黃鶴經過樓的上方。傳說中國道教八仙之一呂洞賓曾在黃鶴樓傳道、修行。《歷世真仙體道通鑑》說呂洞賓「登黃鶴樓,以五月二十日午刻昇天而去」。《報應錄》中也記載了一則仙人駕黃鶴升天的傳奇故事。這些傳說讓黃鶴樓博得成仙聖地的盛名。

呂洞賓可說是中國知名度最高的仙人。圖:明 顧繡八仙慶壽掛屏 呂洞賓 軸。(公有領域)

小語

崔顥《黃鶴樓》詩,映帶歷代種種修道成仙的傳奇,散發超然出塵的輝光。中華文化中的修道精神傳統悠悠長長,在歷史詩篇中沈澱,溶入化入中華兒女的血脈靈魂中。《黃鶴樓》一詩求索回歸生命真鄉之道,情真意切,讓代代人千百年來吟詠不絕,古今默會,千古永續,心意相通,也就不足為奇了!

註釋[1]《黃鶴樓》是收入古今選本、受到歷代評點、當代研究文章篇數、文學史錄入次數、網路連結等的總合次數最多的一首詩。排行參見《必讀唐詩100大》(王兆鵬等著,臺北:聯經,2014年版)。
@*#

─點閱【愛賞唐詩】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守二川,排八陣,七擒六出,五丈原點四十九盞明燈,祇為一身受三顧。」這上聯中含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等字,敘述誰的一生?這上聯只是半對聯,還等待後人作下聯,這是中華文化明珠——對聯的風采與趣味的掠影,對聯的豐富內涵等待後人的我們繼續挖掘。
  • 回顧一下中國的音樂史,可以明顯看到古代樂人的地位並不是一開始就低賤的,從最初的貴族專有的高雅技藝,逐漸逐漸下滑,演變成了低人一等的職業。但是正是這些樂工家庭們和世代相傳的樂戶制度,讓雅樂、燕樂、和俗樂在朝代的更替之間得以保留和傳承。而且在中國古代,其實不只是樂戶,很多行業的手藝都是靠家庭來延續的,這是他們在文化和藝術方面傳承的獨有方式。
  • 2022年是什麼年?跨過年檻,2023迎向什麼年?看天象,歷史正處於劇變的轉捩點,幾幅漫畫,畫出百姓的心聲。
  • 一起來看特色紛呈的新年風俗集錦,迎接美好的新年。展望世界各國,地不分中外,都有迎接新年的特色風俗,也都有驅邪迎福的願景。汲取古老的善良傳統精神,跨越2023年善惡交戰的挑戰。
  • 除夕辭歲,對成長中的晚輩來說,「壓歲錢」可能是夢寐以求的。不過,家家戶戶的長輩都是期待家中小輩能長成芝蘭玉樹,怎麼年年要給他們「壓歲」錢呢?又怎麼「壓歲」呢?
  • 冬漸盡,春將到。前幾日,翻閱到一首大家再也熟悉不過的《詩經‧桃夭》。讀著讀著,總覺得,這個世界能夠「桃夭」的春意真的即將來臨。同時,聯想到一個與此諧音的成語:「逃之夭夭」。自從庚子年的大疫情至今,即將來臨的癸卯年,世間有多少人還在歷劫,有多少人還在避劫?思罷,心中豁然醒悟,在人世間這個「冬漸盡、春將到」的時代,我們能夠逃去避難的地方,或許就是「家」了。
  • 正月過後,天增歲月人增壽,年神了願返天庭。在日本,人們將門松等正月飾物燒掉,恭送年神,還要把供奉的年糕撤下「開鏡」。至此,正月相關祭祀禮儀正式結束,人們的生活恢復正常。但是,正月裡紅火的傳統紙牌遊戲「百人一首」,卻不會就此止步,還要繼續玩下去,
  • 怎麼準備一桌吉祥的年菜料理?一道道年菜富含哪些吉祥好兆頭?華人吃「年夜飯」,日本吃「御節料理」,有哪些共通的吉兆象徵?
  • 亂世一書生沒有武力,沒有軍隊,怎能讓逃難的人都樂意聚集到他身邊?怎能擁有安定一城的能量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