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讀唐詩】

【愛讀唐詩】唐詩排行第一名作 詩仙讚歎因它斂手

作者:踏雪飛鴻
愛讀唐詩:「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出自哪一首詩呢?為何能高居唐詩排行榜首?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9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從古至今一千多年來,持續得到讀者愛賞的唐詩作品中,高居排行榜首的是哪一首呢?這首詩的作者不是詩仙也非詩聖,不過倒是得到詩仙高度的推崇。本詩古意出自天真,氣勢來自超然;創意來自詩人生命境界的感悟,一變七律之法度,獨步千古一絕唱。

唐詩排行榜第一名

宋末元初的詩詞評論家嚴羽,在其《滄浪詩話》中說:「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事實上,崔顥(約公元704年~754年)《黃鶴樓》不僅是唐人七律第一,同時也是唐詩中最受古今讀者青睞的一首,高居排行榜的第一名。[1] 一起來品賞:

崔顥《黃鶴樓》: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白雲千載空悠悠。 (Pixabay)

白話詩吟:
得道成仙的古人,已經乘著黃鶴飛走了,此地只剩黃鶴樓矗立在長江邊上。
黃鶴一去不再回,白雲悠悠來去千載,等不回乘鶴西去的仙人。
從黃鶴樓隔江俯瞰對面漢水邊,晴空映照下,川邊的漢陽樹歷歷分明,川心的鸚鵡洲上芳草萋萋。
長日就要西下,暮色就要來臨,放眼瞭望,故鄉何在?江上煙波起霧靄,迷了津渡讓人更犯愁。

崔顥與絕代佳作《黃鶴樓》

元代夏永 黃鶴樓圖(公有領域)

崔顥是唐朝開元十一年進士,汴州人,開元、天寶年間與孟浩然、王昌齡、高適等人都以詩名聞世。他雖有文才但仕途坎坷,開元年中在朝任尚書司勛員外郎,開元後期入河東軍幕府,一窺塞垣,邊塞詩慷慨豪邁。天寶十三年卒,卒年約五十歲。按《唐才子傳》,崔顥「少年為詩,意浮艷,多陷輕薄,晚節忽變常體,風骨凜然」,敘述崔顥的詩,從少壯到老壯經歷脫胎換骨的轉變。他遊武昌登黃鶴樓,感慨深切,留下《黃鶴樓》七言律詩,成了絕代佳作。

李白遊黃鶴樓時,看到了崔顥題詩,氣度磅薄,慨歎:「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斂手而去。旁邊有一遊僧目睹此一情景,詠「酒逢知己,藝壓當行」(《升庵詩話》 ),一讚一嘆,真是貼切道出真情時境。之後李白遊金陵(南京)鳳凰臺(西元747年),得機會題詩《登金陵鳳凰臺》,與崔顥《黃鶴樓》詩遙相呼應,成了流傳千年的詩話。

《黃鶴樓》千載獨步的境界

昔人已乘黃鶴去。 (Pixabay)

崔顥《黃鶴樓》絕唱把黃鶴樓的江山絕景推上高峰。開篇一句「昔人已乘黃鶴去」,仙蹤渺渺,脫俗絕塵;尾聯「日幕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綰繫亙古的生命鄉愁,引得來者代代追仰,低迴千年!

《黃鶴樓》的前三句,一連道了三次「黃鶴樓」,重複詞語,本當是作詩敗筆,更何況同一詞三連環,豈不是大敗筆?然而,崔顥轉敗筆為奇句,「氣格高迥,渾若天成」(《唐詩鏡》),「意得象先,神行語外,縱筆寫去,遂擅千古之奇」(《唐詩別裁》),印象深刻讀者心海。

本詩是「律法之最變者」(《唐七律選》),也就是七言律詩最出奇的變體,前四句沒有對仗,信筆抒寫「雄渾傲岸,全以氣勝」(《增訂唐詩摘鈔》)。詩人將昔人在黃鶴樓得道成仙的典故拈來,宛若古詩的敘事,娓娓道來,妙在一氣渾然,格調高遠,意境超然,「氣格音調,千載獨步」(《批點唐詩正聲》)。

古意出自天真,氣勢來自超然;創意來自詩人生命境界的感悟,自然泉湧汩汩而出。

直率的格調、超然的感悟使得《黃鶴樓》一詩飄然不群:「七律能一氣旋轉者,五律已難,七律尤難,大曆以後,能手無多。崔詩飄然不群,若仙人行空,趾不履地,足以抗衡李、杜,其佳處在格高而意超也。」(《詩境淺說》)

此詩神氣縱逸,結語二句蒼然渾重,蘊含無窮的天機,綰結全詩旨意。生命從何處來?將往何處去?此生只是剎那的逗留,天地僅是生命的旅店,如何才能回到生命之初最純真的故鄉?這是億萬年來,人們共同的追尋。崔顥《黃鶴樓》萬古繫一心,歷代之人讚賞此詩為「千秋第一絕唱」誠不過譽。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Pixabay)

黃鶴樓追跡

長江一水東流通海,由北岸的夏口對望,由西向東群山羅列:梅子山、龜山、蛇山、洪山、珞珈山、磨山、喻家山,山山蜿蜒連成一線,山水交會,宛然似一巨龍臥波的形貌。黃鶴樓恰恰座落在巨龍的腰部。那氣勢有如仙鶴騎龍欲飛的絕景!

黃鶴樓最初興建於三國時期黃武二年(公元223年)。三國逐鹿時代,漢水下游入長江的夏口(也叫魯口,漢水下游古稱夏水),控接湘川兩地,是個兵家必爭的水陸攻防要地,也是劍指東吳的關鍵要害。黃武二年,孫權在夏口對岸的江夏城屯兵鎮守,城西臨長江,他就在西南角的黃鵠磯上建造瞭望戍守樓,名喚黃鶴樓(在今之武昌城西南)。

黃鶴樓建在城臺上,綠蔭相襯,中央主樓翼角嶙峋,氣勢雄渾,下層為配樓,主樓、配樓錯落有致,有穿廊連通。從黃鶴樓上遠眺,雲氣蒸騰,煙波浩渺;長江左岸、漢水的右岸的漢陽一帶,盡入眼簾。

古代的黃鶴樓是建在城臺上的三層建築,高九丈二尺,加銅頂七尺,成九九之數。「九」是中國哲學中的極數,九九隱喻「久久」、至尊的意義,加冠黃鶴樓「江山第一樓」的精神內涵。黃鶴樓的文化精神層次,領先天下名樓,而崔顥在此樓留下氣勢雄渾、意境悠遠的《黃鶴樓》詩,與「天下絕景」相得益彰,博得「千古絕唱」之名,係巧合呢?亦或是渾然天成呢?

此為《黃鶴樓圖》,元代夏永繪。(公有領域)

黃鶴樓仙蹤

黃鶴樓是個仙蹟勝地,古來留下著名的修道成仙的傳說。唐代詩人,譜出熱切尋求返本歸真之道的生命群像,崔顥的《黃鶴樓》詩也直點其中玄機。「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詩一開篇就展打開古人修道成仙的神傳文化。

黃鶴樓連結的修道成仙之歷史典故非常豐富。陸游《入蜀記》記載,傳說蜀漢的大將軍費禕在黃鶴樓升天。《南齊書‧志第七 州郡下》記載,修道成仙的子安曾經乘黃鶴經過樓的上方。傳說中國道教八仙之一呂洞賓曾在黃鶴樓傳道、修行。《歷世真仙體道通鑑》說呂洞賓「登黃鶴樓,以五月二十日午刻昇天而去」。《報應錄》中也記載了一則仙人駕黃鶴升天的傳奇故事。這些傳說讓黃鶴樓博得成仙聖地的盛名。

呂洞賓可說是中國知名度最高的仙人。圖:明 顧繡八仙慶壽掛屏 呂洞賓 軸。(公有領域)

小語

崔顥《黃鶴樓》詩,映帶歷代種種修道成仙的傳奇,散發超然出塵的輝光。中華文化中的修道精神傳統悠悠長長,在歷史詩篇中沈澱,溶入化入中華兒女的血脈靈魂中。《黃鶴樓》一詩求索回歸生命真鄉之道,情真意切,讓代代人千百年來吟詠不絕,古今默會,千古永續,心意相通,也就不足為奇了!

註釋[1]《黃鶴樓》是收入古今選本、受到歷代評點、當代研究文章篇數、文學史錄入次數、網路連結等的總合次數最多的一首詩。排行參見《必讀唐詩100大》(王兆鵬等著,臺北:聯經,2014年版)。
@*#

─點閱【愛讀唐詩】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器」字大抵是指器量、器具、才德。孔子讚美子貢為「瑚璉之器」,以宗廟裡用來盛黍稷的貴重禮器為喻,稱許其堪為大用之才。那麼「君子不器」又是何等高遠境界?
  • 話說,曹寅履職的南京,那是十三朝古都,匯聚天下人文精華的故地金陵,更是前朝大明的留都,是前朝風流客、東林黨人的雲集之地。而讀書人讀聖賢書,所持有的固執觀念,自然是漢人天下,漢家血脈主宰神州。
  • 天下之義理無窮,而人之聞見有限。若專靠記問,則胸中所得,能有幾何?若能於舊日所聞的時時溫習,如讀過的《詩》《書》,聽過的講論,都要反覆玩味,而不使遺忘,又能觸類旁通,每有新得,就是未曾知道的,也都漸漸理會過來。將見義理日益貫通,學問日益充足。
  • 古中國有個敬老孝親的傳統習俗,就是子女給年邁的父母做壽。即使平民百姓也會吃長壽麵、蒸壽桃(麵點),貼個窗花什麼的。富貴人家就講究了,《紅樓夢》裡賈母的80歲大壽,張燈結彩,大擺酒席,還有戲班子唱戲呢!
  • 分析這個人做這個事情的方法和過程、心理和動機。即使為惡的人,也要看他是迫於無奈還是心存惡念,抑或好心幹了壞事?至於行善的人,也要看他是真心為善還是沽名釣譽。
  • 顏回十三歲即拜孔子為師,學習、修身十分用功,二十九歲就頭髮全都白了。孔子曾稱讚顏回「不遷怒,不貳過」、「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不幸短命死矣」。 他去世的時候,孔子痛呼「天喪予,天喪予」。
  • 陳宣帝陳頊像,出自唐閻立本《歷代帝王圖》。(公有領域)
    《歷代名畫記》是唐代張彥遠撰寫的中國第一部繪畫通史,為後世研究中國美術史和傳統文化留下了寶貴的史料。
  • 康熙第三次下江南南巡時,經過南京,下榻在曹寅的江寧織造府。曹寅的嫡母孫氏,當年小玄燁的奶娘,出來給康熙磕頭。康熙當時拉著她的手,對周圍的臣工感慨道:此乃吾家老人也!當時正是春天,廳堂前有萱草盛開,康熙手書「萱瑞堂」,賜給他的孫氏奶娘。
  • 冥冥中有定數!唐代書生靈魂離體入了冥府,預知三年前程,還陽後果然靈驗!書生靈魂離體所見,只預見他此生未來生命之果而未得其因;觸發我們深入追索:命運安排的根據為何呢?那麼命運不好的,又怎樣能改命呢?
  • 有意思的是,子游問孝,孔子強調孝以恭敬為本(孝在於內心的敬愛);子夏問孝,孔子強調的則是外形(容色)的和悅。孔子的這些說法,不是相互矛盾,而是側重點不同,相互補充的,要貫通理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