奠定文艺复兴盛期的艺术家:多那太罗

柏林展览:探索多那太罗的艺术才华和杰出创造力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LORRAINE FERRIER撰文/吴约翰编译)
多那太罗作品《圣母子》(Pazzi Madonna)局部,约1422年创作。大理石;29 3/8英寸x28 3/4英寸x2 1/2英寸。柏林国家博物馆博德博物馆雕塑收藏(Sculpture Collection (Bode-Museum), State Museum of Berlin)。(Antje Voigt/柏林国家博物馆拜占庭艺术雕塑收藏博物馆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德国柏林画廊(Gemäldegalerie)入口处有两座大卫雕像,招呼着游客入内观赏展览主题:“多那太罗文艺复兴的发明人”(Donatello: Inventor of the Renaissance)。这两座大卫雕像各有千秋。

大理石《大卫》(David)是多那太罗著名的雕塑作品,首次离开意大利佛罗伦萨(又译佛罗伦斯)出借参展。身穿充满皱折的古典披肩长袍,头戴一顶常出现在罗马酒神巴克斯(Bacchus)头上的酿酒用的葡萄的头冠,大卫似乎若有所思。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座雕像比例不太对劲,有着哥德式风格偏长的脖子和手指。

多那太罗作品《大卫》(David),1408—09年和1416年创作。大理石;75 3/8英寸×16 1/2英寸。意大利佛罗伦斯巴杰罗美术馆(Bargello National Museum, Florence, Italy)。(David von Becker/柏林国立博物馆提供)

另一座《大卫》是博物馆收藏的石膏模型,仿自多那太罗最著名的青铜杰作。真品始终收藏在佛罗伦萨。多那太罗以赤身裸体的年轻牧羊人来描绘这座大卫雕像是一个创举,传统上,艺术家经常将这位《圣经》人物描绘成睿智的国王。与多那太罗早期创作的大理石《大卫》相比,这座仿青铜的石膏《大卫》的比例要好得多。

多那太罗的青铜杰作《大卫》(David)始终收藏在意大利佛罗伦斯,但在柏林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主题展览“多那太罗:文艺复兴的发明人”里,有来自博德博物馆(Bode-Museum)的《大卫》石膏模型塑像展出。(Paolo Gallo/Shutterstock提供)

多那太罗完成大理石雕塑《大卫》后约30年才创作了青铜《大卫》。检视他后期的作品,很容易就推测,其显示了多那太罗的进步程度,并确定了他的艺术风格。确实如此;但是,亦并非如此。

我们无法定义多那太罗的艺术风格,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生活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创作风格习惯从一种材料或技巧跳到另一种。甚至可说他几乎能掌握所接触过的一切材料,他同时精通雕塑艺术的“加减法”,擅长用木头或石头雕刻的“减法”,也能掌握用粘土或黄金等材料雕塑的“加法”,技艺超群。

德国柏林画廊(Gemäldegalerie)正举办千载难逢的多那太罗展,让你欣赏到艺术史上最伟大时代文艺复兴奠基者的各种创作。展出大约90件雕塑、绘画和相关作品,也包括与多那太罗同时代艺术家的作品。所有借展的作品都来自多那太罗的亲自创作,其中有些作品,例如,大理石《大卫》和《普拉托讲坛》(the Prato tribune)(向群众发表演说的高架平台)等都是首次离开意大利参展。

不断自我挑战

先不论展览下的标题。多那太罗并非是自己发明文艺复兴,他只是当时在佛罗伦萨树立文艺复兴风格的诸多艺术家的其中一位,其他还有像是画家马萨乔(Masaccio)和建筑师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等。当多那太罗结束在金匠暨雕塑家洛伦佐‧吉贝尔蒂(Lorenzo Ghiberti)门下的学徒生涯时,他的老师完成了佛罗伦斯洗礼堂(the Florence Baptistery)著名的两座青铜门。多那太罗学习锻金技术时,遇到建筑师布鲁内莱斯基,两人成为朋友,一起探索合作。

多那太罗在雕塑上的创造力和艺术才华,确实为一个世纪后的文艺复兴巅峰时期(公认为艺术史上最好时代)艺术家铺平了道路。那么,似乎多那太罗不太有名?这是因为文艺复兴风格在巅峰时期臻于完美之际,早期文艺复兴艺术家所奠定的基础作品就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掩盖。这种情形有点像盖房子,人们看到地面上的房子,而忽略了地面下隐藏着的最重要的地基。另一个原因,如策展人内维尔‧罗利(Neville Rowley)的补充,多那太罗的传记是直到他去世100年后才写成的。

罗利向我们介绍了一些焦点展品,展现多那太罗在创作与独创上的功力。

多那太罗于1415年左右创作《圣母子》(Mantel Madonna),作品风格呈现出他早期受当时哥德式艺术的影响,也传承自他的老师吉贝尔蒂。作品中这两位完美人物,具备典型哥德式艺术风格,包括杏仁眼、优雅又偏长的手指和四肢等特征。

多那太罗作品《圣母子》(Mantel Madonna),约1415年创作。预先上色赤陶;35 3/8英寸×29 1/2英寸×9 1/2英寸。柏林国家博物馆博德博物馆雕塑收藏(Sculpture Collection (Bode-Museum), State Museum of Berlin)。(Antje Voigt/柏林国家博物馆的拜占庭艺术雕塑收藏博物馆提供)

多那太罗将他的创作风格,从哥德式风格转变为充满表现张力。16世纪(多那太罗死后约一个世纪)艺术史学家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在其著作《艺苑名人传》(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中写得很好:“必须靠众多技术熟练的艺术家合力才能完成的雕塑作品,多那太罗却是独自完成。他赋予大理石生命、情感、律动。不需言语,浑然自成。”

罗利说,多那太罗从古典寻找灵感,但从不消极模仿,反而努力创造新鲜事物,展现才华。展览中的《圣母子》(Pazzi Madonna)就是一个很好例子。

在这件作品中,多那太罗创造出带有希腊风格的侧面轮廓,几乎让人误以为是模仿古代浮雕作品。然而,除脸部侧面轮廓外,其余部分都是自然主义的。

多那太罗作品《圣母子》(Pazzi Madonna),约1422年创作。大理石;29 3/8英寸x28 3/4英寸x2 1/2英寸。柏林国家博物馆博德博物馆雕塑收藏(Sculpture Collection (Bode-Museum), State Museum of Berlin)。 (Antje Voigt/柏林国家博物馆拜占庭艺术雕塑收藏博物馆提供)

我们不仅看到这对人间母子紧密连结,还感受到神圣美好。圣母忧心地看着儿子,因为知道必须让他去完成神圣的使命。当圣母紧紧抱住基督时,我们可以看到她的手指抓着基督圆胖的身躯,几乎是柔软的血肉身躯而不是坚硬的大理石。就像多那太罗所有以《圣经》为主题的作品一样,这座充满表现张力的雕塑创作,首先感动我们的心,接着提醒了我们最重要的事,那就是坚定信仰。

检视多那太罗许多关于《圣母子》的作品,似乎没有两件相同。罗利相信,针对《圣母子》的构图,多那太罗至少有30种以上的版本。

从波士顿美术馆借出的多那太罗作品《圣母子与天使》(Madonna of the Clouds),构图结合了两种不同的传统。罗利解释,坐着的圣母子姿势,其概念来自14世纪的锡耶纳城(Siena),象征圣母的谦逊。多那太罗采用这个人人尊敬的主题,但没有描绘人物坐在地上,而是将他们提升到满布天使和小天使(译注:长着小翅膀、胖胖的裸身孩童形象)的云端中。传统上,圣母升天时会飞升到天堂般的高度,就像在其它版本的圣母升天中所看到的那样。然而,在这件作品里,多那太罗创作这对圣母子一起在天堂。

多那太罗,大卫,文艺复兴多那太罗作品《圣母子与天使》(Madonna of the Clouds)也叫《云中圣母》,约1425—30年创作。大理石;13 3/8英寸x12 5/8英寸x1 1/8英寸。波士顿美术馆。(洛琳‧费里尔/大纪元)

这件作品最好是亲身近距离欣赏,因为照片无法显示细微差异。近距离看,天使和小天使在云层中飞翔,就好像多那太罗轻轻地在这件作品上挥了挥凿子就创造出这样一个天堂。没有涂上任何色彩,仅用凿子就创作出这样的作品,真是艺术奇迹。

多那太罗作品《天使照顾死去的基督》(Dead Christ Tended by Angels),约1435年创作。大理石;31 3/4英寸x45 英寸x2 3/8英寸。伦敦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Victoria & Albert Museum, London)。 (伦敦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提供)

罗利解释,在这件作品中,多那太罗使用自己发明的“极浅浮雕”(stiacciato)技法,在大理石上刻出厚度非常薄的浮雕。这种雕刻技巧非常困难,所以在他之后很少有艺术家采用这种技法。展览中有许多作品都使用了这种技法,包括《天使照顾死去的基督》和《圣母子与四个天使》(Hildburgh Madonna)。后者呈现多那太罗在创作时,利用数学概念“单点透视”(single-point perspective),此法是他和友人建筑师布鲁内莱斯基共同引进当时的艺术界,更是布鲁内莱斯基取自古典时代的数学方法。艺术家运用单点透视法将平行线汇聚在画面上的一个点,使作品看起来更有立体空间感。

多那太罗作品《圣母子与四个天使》(Hildburgh Madonna),约1420-30年。大理石;16 3/8英寸x12 3/4英寸x1 3/8英寸。 (伦敦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

从传统创新

罗利说,当其他艺术家透过参考文献显示自己超高的技艺时,多那太罗创作的雕塑都是前所未见的。例如,多那太罗是第一位用赤陶创作“圣母站立”像的艺术家。他从他的老师吉贝尔蒂(Ghiberti)那儿学会用粘土雕刻。吉贝尔蒂也是自古以来第一位使用陶土创作雕刻的艺术家。创作圣母站立作品意味着,一些买不起大理石的顾客可立即拥有素色或赤陶彩绘作品。

本次展出的站立雕像《圣母子》(Mellon Madonna)是最近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收藏。我们可看到,圣母把基督抱在髋骨位置附近,像是在向我们介绍他。

多那太罗作品《圣母子》(Donatello: Inventor of the Renaissance),摆放在展览中央,展览主题是“多那太罗:文艺复兴之父”,大约1422年创作。彩绘和镀金赤陶;47 1/2英寸x18 1/2英寸x13 1/4英寸。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安德鲁‧梅隆收藏(Andrew W. Mellon Collection,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David von Becker/柏林国家博物馆提供)

罗利觉得站立的圣母很吸引人,尤其是多那太罗选择不以正面角度构图,正面构图在当时大多数的建筑样式中是很常见的。多那太罗将这对圣母子转一个角度。这对策展人的挑战则是要如何更完美地公开展示这件作品。

罗利说,要分辨赤陶作品是出自多那太罗本人还是他的工作室,有其难度,因为你很难确定该件作品是否用多那太罗曾经制作过的另一件赤陶作品所做。

多那太罗在1420年代开始在作品中添加“小精灵”(spiritelli),他们赤裸身体、像长有翅膀的孩子。这是他在古罗马石棺上看到的图样,也让这项古老传统再度复活。其中一件出色的作品来自与另一位雕塑家的合作。多那太罗无法承接太多委托,因此他与雕塑家米开罗佐(Michelozzo)建立合作关系。他们一起接下许多委托,同时在不同地区开展多个案子。

多那太罗和米开罗佐共同作品《在普拉托大教堂讲坛上跳舞的小精灵》(Dancing spiritelli from the pulpit of Prato Cathedral)。1434—38年创作,大理石、马赛克瓷砖先镀金再上釉。意大利托斯卡尼普拉托的普拉托教区主教座堂博物馆(Museum of the Opera del Duomo–Diocese of Prato, Prato in Tuscany, Italy)。(David von Becker/柏林国家博物馆提供)

在托斯卡尼的普拉托市(Prato, Tuscany),两人一起制作大理石讲坛。顾客委托他们制作一系列的浮雕,带有翅膀的小男孩天使手里抱着普拉托城市徽章。多那太罗有其它想法。罗利指出,多那太罗后来说服顾客,在基督教的雕像上描绘许多小精灵跳着异教徒舞蹈,而这些通常由一组固定图像组成。

多那太罗决定了他要的创作,顾客不得不接受。根据罗利说法,这么做在当时其实很罕见,因为“就委托而言,在当时一切都得按照市政当局与合同规范才对”。

作品充满惊喜

多那太罗将天赋运用在精通各种材料上。他打造了一座半身镀金圣物:青铜雕像圣罗索尔(Saint Rossore)是比萨(Pisa)崇敬的圣人。罗利看着这座圣罗索尔的半身像说,当时多那太罗的艺术风格正在不断发展。他能更精确地描绘人体,传达人物的情绪。这件作品充分表达出圣徒在被斩首殉道之前忧伤的心情。

多那太罗作品《圣罗索尔半身雕像圣器》(Reliquary bust of Saint Rossore),约1422-25年创作。青铜、镀金、镀银;21 5/8英寸x22 7/8英寸x16 1/2英寸。意大利比萨国立圣马特奥博物馆。(洛琳‧费里尔/大纪元)

本次展览也展出一件20世纪对多那太罗最引人注目的收藏品:《青铜圣母子》(Chellini Madonna)。四位天使在圣母旁围成一圈(tondo),这样的圆形构图在当时佛罗伦斯很流行。这件作品本身就很特别,但检视中空的背面后就可得知,多那太罗创作这件作品的目的,其实想利用它来铸作玻璃复制品。但这绝非易事。罗利解释,当时多那太罗在靠近威尼斯的帕多瓦(Padua)工作,恰巧是今日著名的穆拉诺玻璃工厂(Murano glass factory)的起源地。附近的玻璃制造商一定激起多那太罗运用这项媒材创作的渴望。

多那太罗作品《青铜圣母子》(Chellini Madonna),约1450—55年创作。青铜、部分镀金;直径11 1/4英寸圆、厚1英寸。伦敦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洛琳‧费里尔/大纪元)

有件不可思议或者说极为夸张的事,就是在1976年伦敦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收购这件作品之前,英国有位年长的贵族多年来将这件青铜圆盘当作烟灰缸使用,完全不知道它是件巨作。

在展览中欣赏多那太罗每一件不同的杰作就像拆开礼物般惊喜。我们能再次以全新的角度见识这位雕刻大师如何超越自己创作《大卫》雕像,更了解到他如何持续努力创造、发明、充分发挥自身的天赋。如果没有多那太罗,很难想像文艺复兴会是什么样子。

“多那太罗:文艺复兴的发明人”展览,将在柏林Gemäldegalerie画廊展至2023年1月8日。要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SMB.museum

此次柏林展览由内维尔‧罗利(Neville Rowley)、弗朗切斯科‧卡利奥蒂(Francesco Caglioti)、劳拉‧卡瓦齐尼(Laura Cavazzini)、阿尔多‧加利(Aldo Galli)合作策划。该展览是柏林国家博物馆(the Staatliche Museum zu Berlin)、佛罗伦萨巴杰罗美术馆(the Museo Nazionale del Bargello)、佛罗伦萨的斯特罗齐宫基金会(the Fondazione Palazzo Strozzi)以及伦敦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之间一次特别合作。每座场馆的展览版本将略有不同,例如某些作品和外借展物。展览在佛罗伦萨开幕登场,将在2023年2月前往伦敦展出。

原文:Celebrating Donatello, One of the Fathers of the Early Italian Renaissance
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洛琳‧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为《大纪元时报》撰写美术和手工艺相关文章。关注北美和欧洲的艺术家和工艺师,如何在他们的作品中传达出美和传统价值观。希望能为稀少且鲜为人知的艺术和手工艺品发声,进而保存传统艺术遗产。现居英国伦敦郊区,从事写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构成一幅画面就像自己去组织一部交响乐队,演奏出谐和又带有变化的曲目。 如何把画面构成的基本原则——秩序、平衡、完整——带进画里,勾勒一座大山, 那就要有大师带路了。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 西蒙‧彼得扎诺不但是艺术史学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老师。然而,他却只被认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艺术家。仔细检视可知,历史上有许多艺术家的贡献着重在奠定基础,而让杰出的后辈得以在日后崭露头角成为大师。彼得扎诺可说是个绝佳例子,他迈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乔日后的完美。
  • 圣但尼修道院位于巴黎近郊,是法国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圣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于是成为法国的守护圣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圣但尼修道院与法国王室之间关系紧密。殉道者圣但尼和历届法国国王都安葬于此。
  • 先看伦勃朗的画,从他成名作《解剖课》到最后的《自画像》,从辉煌到没落,四十年来,尽显他一生起伏开阁的苍凉。作为一个生命的记录和观察者,伦勃朗最终了解,艺术家最大的幸福是“体验人生”。再看维米尔,从《代尔夫特小镇》平静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唇、眸、耳环上的高度亮点,擅于捕捉光的颜色的光学大师维米尔创造了和伦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两人相映成趣,留给世人无限美好的忆想。
  •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美与不美,全在观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来,关于美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圣哲们一直争论不休。
  • 1820年,意大利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但观者评价两极。雕像采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罗马君主,年约中年;华盛顿态度轻松、充满自信地看着手握牌匾上亲笔写的内容。
  • 瓦津基宫位在占地约180英亩的庄园里,庄园内还有几座新古典主义建筑和广阔的英式花园。来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宫廷建筑师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Dresden, Saxony)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赛泽(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兴建宫殿时,参考意大利各时代建筑,灵感包括美第奇别墅(the Villa Medici)的风格主义(或称矫饰主义,Mannerist style) 、卢多维西别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风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尔巴尼别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Neoclassical sty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