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艺术”有话要说

美国冬季艺术展  温暖你的心房
(Lorraine Ferrier撰文/吴约翰编译)
乔凡尼‧巴蒂斯塔‧高里(Giovanni Battista Gaulli),外号巴奇乔(Baciccio),作品《圣约瑟夫拥抱圣婴》(Saint Joseph Embracing the Infant Christ)。(诺顿西蒙基金会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6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真正的绘画艺术,不只带给人们惊喜,还像在向我们招手;她充满吸引力,让我们不自觉地想要亲近她,倾听她想要诉说什么。”法国艺术评论家罗杰‧德‧皮尔斯(Roger de Piles)在他1708年的《绘画原理》(Principles of Painting)中写到。

传统艺术与我们的心灵对话时,隐含着对我们温和的引导或警示,同时也为我们提供解方,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近期在全美各地举办了多场盛大的冬季艺术展,展出的作品蕴藏着传统艺术善良的价值观。这些艺术作品的到来,有如寒冬里温暖的壁炉。也正如德‧皮尔斯所言,“传统艺术”在对我们倾吐心声。

艺术的意义

乔凡尼‧巴蒂斯塔‧高里(Giovanni Battista Gaulli),外号巴奇乔(Baciccio)。画作《圣约瑟夫拥抱圣婴》(Saint Joseph Embracing the Infant Christ)温柔地表现出信仰和父爱。画面中,约瑟夫慈爱地凝视着正拽着自己卷曲胡须的儿子。这是一个讨喜、普世的场景,拨动着我们的心弦,引领着我们的同理心进入画作的世界中。其实,巴奇乔的画作超越了世俗的父子关系,他藉由描绘圣婴身上散发出的光环,将这幅画作和我们,提升到了另一个更高的层次。

乔凡尼‧巴蒂斯塔‧高里(Giovanni Battista Gaulli),外号巴奇乔(Baciccio),作品《圣约瑟夫拥抱圣婴》(Saint Joseph Embracing the Infant Christ),约1670年─1685年创作。油彩、布画;50英寸×38 1/4英寸。(诺顿西蒙基金会提供)

虽然“圣母与圣婴”(The Madonna and Child)的主题较“约瑟夫和圣婴”常见,但是,这两个主题的艺术作品都源于相同的创作理念,旨在帮助人们如何在世俗或宗教的环境中进行沉思和祈祷。

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市“诺顿西蒙博物馆”(Norton Simon Museum)举办的展览,主题是“肢体的表现张力:记忆、奉献、欲望(1420年到1750年)”[The Expressive Body: Memory, Devotion, Desire(1420年–1750年)]。其中巴奇乔的画作也收录在本次60多幅绘画、素描、版画和雕塑作品的展覧中。展出作品均来自“诺顿西蒙博物馆”的馆藏,当中还有许多是首次公开展览。

身为今日的艺术爱好者,当我们在博物馆和美术馆等人造建筑物里欣赏绝大多数的艺术作品时,都必须站在绳索围栏或玻璃橱窗前方,但这与艺术家的初衷相去甚远。

本次展览探讨了过去人们如何与艺术作品中的人物互动。这些作品曾经在家庭住所、教堂和艺术收藏家的收藏柜里展示;以明确的主题教育,激发奉献,传授或提升人们的道德感。

弗朗切斯科‧博蒂奇尼(Francesco Botticini)作品《圣母子与四个天使和两个基路伯》(Virgin and Child With Four Angels and Two Cherubim),约1470年─1475年间创作。坦培拉蛋彩画、面板;25 3/4英寸×19 1/2英寸。(诺顿西蒙基金会提供)

观众可以近距离体验这些艺术作品。过去收藏家们鉴赏艺术品时会直接触摸版画和雕塑作品,陈列在展馆里的青铜雕像维纳斯身上的铜銹(物品经过处理或暴露在空气中某些元素中而产生的绿色薄层)即是证据。期待怀孕的夫妻可以欣赏美丽情侣的画作,祈求生个健康宝宝。虔诚的信徒可以透过观赏画作或雕塑,沉思殉道者的苦难,生出慈悲心、加深信仰,让自己更接近上帝。

雕塑《圣母领报》(The Virgin Annunciate)的特写,14世纪上半叶。大理石;37英寸×11英寸x6 1/2英寸。(诺顿西蒙基金会提供)
阿戈斯蒂诺‧迪‧乔凡尼(Agostino di Giovanni)作品《圣母领报》(The Virgin Annunciate),14世纪上半叶的创作。大理石;37英寸×11英寸x6 1/2英寸。(诺顿西蒙基金会提供)

神圣的传统

“使用敬拜物品,当作支持信仰的管道,仍然是现存的传统,它也是一条贯穿许多信仰和价值体系的线索”。密苏里州堪萨斯城“尼尔森-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路易斯和阿德雷德基金会”(Louis L. and Adelaide C. Ward)的欧洲艺术资深策展人艾米‧马塞罗‧德格兰(Aimee Marcereau DeGalan),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道。

九幅1400到1730年代的画作和雕塑目前正在博物馆里展出,展览主题为“奉献之珍品:罗克赫斯特大学范阿克伦宗教艺术收藏”(Objects of Devotion: Highlights From Rockhurst University’s Van Ackeren Collection of Religious Art)。

(左到右)朱塞佩‧马萨(Giuseppe Mazza)的作品《圣母的头》(Head of the Virgin),约1700年─1725年间的创作;大理石。彼得‧斯特鲁德尔(Peter Strudel)的作品《圣母无原罪》(Immaculate Conception),约1700年的创作;大理石。朱塞佩‧玛丽亚‧克雷斯皮(Giuseppe Maria Crespi)的作品《神圣家族》(The Holy Family),约1730年的创作;油彩、布画。范阿克伦宗教艺术收藏(Van Ackeren Collection of Religious Art),罗克赫斯特大学(Rockhurst University)格林里斯画廊(Greenlease Gallery)。(Gabe Hopkins/尼尔森-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提供)

这场小型的展览展出基督徒如何运用不同的方式,以艺术品来指导与深化他们对信仰的坚持。

透过宗教绘画和雕塑,过去的艺术家能够有效地将神圣的真理传达给大部分目不识丁的民众。艺术家将现实情感注入于艺术作品中,可追溯于1300年的西欧创立的艺术形式。观赏者受到作品的感动,可能会在心灵层次上获得深刻的领悟,因而能更接近上帝。

朱塞佩‧马萨(Giuseppe Mazza)的作品《圣母的头》(Head of the Virgin),约1700年─1725年间的创作;大理石。是为纪念黛西‧卡曼(Daisy C. Kahmann)女士而赠予埃尔默‧皮尔森夫妻(Mr. and Mrs. Elmer Pierson)的礼物;范阿克伦宗教艺术收藏,罗克赫斯特大学格林里斯画廊。(Gabe Hopkins/尼尔森-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提供)

信徒们透过带有浓厚宗教意味的图像来表达对圣者的敬意,也将他们的悲伤和快乐托付其中。

《站立的女圣人》(Standing Female Saint),约1450年─1460年间的创作,作者不详;材质可能是椴木。赠予罗伯‧格林里斯家族(Robert C. Greenlease Family)的礼物;范阿克伦宗教艺术收藏,罗克赫斯特大学格林里斯画廊。(Gabe Hopkins/尼尔森-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提供)

展览里有一位站立的女性圣徒雕像,推测是用椴木雕刻而成。目前尚不清楚这座15世纪的德国雕像,描绘的是哪位圣徒,因为任何能考证她身份的象征物都已不存在。她伸出空荡荡的左手,这可能是仅存能证明她身份的暗示。例如,圣女加大利纳(St. Catherine)手中会拿着一本书;而圣女白芭蕾(St. Barbara)会拿着一把剑或圣杯。在雕像旁的注解如此写到。

彼得‧斯特鲁德尔(Peter Strudel)的作品《圣母无原罪》(Immaculate Conception),是一座令人赞叹的大理石雕塑。让人肃然起敬的圣母玛丽亚屏住呼吸,凝视着上帝。庄严的雕塑展现基督徒所相信的那一刻:上帝创造玛丽亚之时,即使其免受原罪的污染。

彼得·斯特鲁德尔的作品《圣母无原罪》,约1700年的创作;大理石。赠予罗伯‧格林里斯家族(Robert C. Greenlease Family)的礼物;范阿克伦宗教艺术收藏,罗克赫斯特大学格林里斯画廊。(Gabe Hopkins/尼尔森-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提供)

斯特鲁德尔创作的玛莉亚很容易就能感动我们,因为玛莉亚的手势是那么真实,试问有谁不会在震惊的时刻屏住呼吸与环抱胸膛呢?并且,斯特鲁德尔刻意运用基督教的象征物作为传达,这肯定不只是一个普通的世俗场景。玛丽亚站在一个天体上,脚下踩压着一条咬着苹果的蛇,而这条蛇在警告我们:打从人一出生就受到犯罪的诱惑。然而,玛丽亚凭借她的美德,证明了纯洁的信仰可以战胜罪恶。在她的脚下,快乐的小天使邱比特,正庆祝她如神迹般的降临。

根据雕塑旁标题卡上的注解,在1600年代以前,艺术家们已经设定好代表基督教核心概念的象征物。例如,每当要描绘圣母无原罪的艺术创作时,就会展示出玛丽亚敬畏地环抱胸膛,或是十指紧扣祈祷的样貌。新月(如同在斯特鲁德尔的雕塑中所见)或星冠“如同鲁本斯(Rubens)和乔凡尼‧巴提斯塔‧提也波洛(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的画作中所见)”则象征太阳,因为基督徒相信圣母玛丽亚身披太阳,脚踏月亮。

拉丁美洲的神圣艺术

神圣的艺术,也是博物馆的另一个展览焦点。该展览于二月开幕,展出来自秘鲁、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等15幅西班牙裔画作,主题名为“尼尔森-阿特金斯博物馆拉丁美洲画作:汤玛收藏”(The Nelson-Atkins Paintings From the Spanish Americas: The Thoma Collection)。这些画作是在西班牙统治时期的创作,欢迎民众前来参观,无论是休闲、祈祷或沉思皆可。

《我们的圣母蒙吉》(Our Lady of Monguí),17世纪的作品(18世纪添加上黄金装饰),哥伦比亚艺术家创作。油彩和黄金、面板;12 11/16英寸×10 3/16英寸。卡尔与玛丽莲‧汤玛基金会(Carl & Marilynn Thoma Foundation)收藏。(Jamie Stukenberg/卡尔与玛丽莲‧汤玛基金会提供)

在欧洲帝国中,西班牙帝国曾经是最大也是统治时间最长的帝国。将近500年的时间,西班牙统治着广阔的领土,一路从南亚延伸到南美洲。

西班牙对拉丁美洲的殖民始于1535年,当时的新西班牙总督辖区(the viceroyalty of New Spain)在今日的墨西哥、中美洲和美国南部某些地区。到了1542年,南美洲(巴西和最南端除外)变成秘鲁总督辖区。

《天使长米迦勒》(Saint Michael the Archangel),17世纪末至18世纪末期的作品,作者可能是玻利维亚艺术家。油彩、画布;67 1/8 英寸×38 7/8英寸。卡尔与玛丽莲‧汤玛基金会(Carl & Marilynn Foundation)收藏。(Jamie Stukenberg/卡尔与玛丽莲‧汤玛基金会提供)

欧洲的艺术家们踏上艰辛的旅程,穿越大西洋来到拉丁美洲。他们为家庭、修道院和教堂创作宗教艺术,将宗教艺术传遍整个拉丁美洲。

截至17世纪,受到来访的意大利艺术家们的影响,以及复制与改编自欧洲传入的艺术,南美洲的艺术家们已经能发展出一种拉丁美洲独特的艺术风格。到了18世纪,许多地区性学校和艺术学院已经跃升成为著名的宗教和世俗委员会。

例如,在《我们的圣母科查卡斯》(Our Lady of Cocharcas)这幅画中,一位身份不名的秘鲁艺术家,生动地描绘了安地斯山朝圣者的队伍。画面中充满了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朝圣者,长途跋涉往高山上去,表达对圣母的敬意。

这幅画的风格和色调,总会让人想起老彼得‧布勒哲尔(Pieter Bruegel the Elder)的快乐农夫画作。

圣母玛利亚位于作品的中心位置,提醒着天主教徒,要将圣母置于生活的核心。圣母手里拿着一尊科帕卡巴纳圣母(Our Lady of Copacabana)雕像,象征16世纪科查卡斯的(Cocharcas)朝圣之旅。

相传,一位住在科查卡斯地区的天主教见习修士,在耶稣会赞助人的带领下,前往迪迪喀喀湖(Lake Titicaca)畔的科帕卡巴纳圣母神殿朝圣,目的是为了疗伤。然而,在去神殿的路上,他发现自己所有症状都消失了。于是,他发愿余生奉献圣母。他带回一座小型的科帕卡巴纳圣母雕像,与耶稣会一起将雕像安置在这座小教堂里。

这些展览最突出的地方是这些艺术作品大约是600年前(15世纪)创作的。基于人类共通的经验所创作出来的艺术作品,其传达的信息已经超越了时间和语言。当我们欣赏这些传统艺术时,我们将能与这些崇尚人性本善的祖先遗产连接上。的确,这是值得一说的!

展览讯息:

展览主题:“肢体的表现张力:记忆、奉献、欲望(1440年到1750年)”[The Expressive Body: Memory, Devotion, Desire(1440年–1750年)]。
地点: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市诺顿西蒙博物馆(Norton Simon Museum)。
展览期限至3月7日。更多详情请点这里

展览主题:“奉献之珍品:罗克赫斯特大学范阿克伦宗教艺术收藏”。
地点: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尼尔森-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展览期限至6月17日。

展览主题:“拉丁美洲画作:汤玛收藏”
地点: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尼尔森-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
展览时间:2月12日到9月4日。
更多信息请点这里

原文Traditional Art Has Stories to Tel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洛琳‧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为《大纪元时报》撰写有关美术和手工艺的文章。她主要关注北美和欧洲的艺术家和工艺师,如何从他们的作品中传达出美和传统价值观。她尤其希望能为稀少鲜为人知的艺术和手工艺发声,希望能保存传统艺术遗产。她现居英国伦敦郊区,从事写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任何喜爱色彩丰富的巴洛克艺术画作的人,一定都看过像普桑、鲁本斯或安东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等大师级人物的作品。大量的展览、出版物,甚至是电影,塑造了我们对圣经和神话场景的想像,并进一步将这些画面,烙印在我们的意识当中。
  • 作为《真善忍国际美展》的协调人和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评委会主席,也作为在艺术实践中追求了六十多年的一个普通艺术家,特别是按照“真、善、忍”修炼了二十多年的一个法轮大法弟子,本人对油画艺术家和人类艺术的状态十分忧惧。
  • 新西兰一位创新艺术家以其精细的版画雕刻作品闻名于世,她将自己深厚的版画背景与绘画相结合,以自己钻研出的独特雕刻手法创作出错综复杂的美丽画作。
  • 文字工作者曹松清,除了笔耕,写报导的笔变成了画画的笔,也是艺术家的曹松清将对故乡马祖的情感与想念,用画来呈现,出生于马祖的他,对故乡有着独有的情感,他用画笔画下马祖的人风情景色,用“印象”与“创新”两个系列画风来呈现,要让观画者看到马祖的特有风情。“岛屿x呼唤”即日起至3月23日,在新北市莺歌区台华窑三馆/典藏空间馆展出。
  • 为了追寻人类存在的真相,李奥纳多从人体外在的生理形式回归到人类的心灵层次。他在研究过肌肉骨骼系统之后,推测如果深入研究神经系统,应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释情绪对人体表情的影响。然而,研究过神经系统后发现,仍不足以证明神经系统是影响人类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李奥纳多知道还有更深层的东西直接负责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的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