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共青团大会五个不寻常 涉中南海权斗?

人气 18863

【大纪元2022年05月11日讯】离中共二十大约有半年时间,共青团于2022年5月10日举行成立百年大会,中共七常委到场,习近平讲话。是次会议至少有五个细节不寻常,或与中南海权斗有关。

细节一:王岐山共青团开大会之际获派外访或另有用意

据《北京青年报》公号“政知见”5月10日发文介绍,中共共青团20年来3次同类会议,仅今年主持者身份不同。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2002年建团60周年大会,由时任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胡锦涛主持;2012年的建团70周年会议,由时任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主持。但今年是由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主持。

由王沪宁主持也可以说得过去,王是中共所谓群团组织的大总管,主管共青团工作。但这里面也可能涉及中共高层权力分配的一些不协调的地方。

现任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本身地位微妙,他并无党职,如果让他主持团的大会,不符中共惯例。王岐山这次被派去韩国参加总统就职仪式,也是史上最高级别,但本来完全可以换别人去,或是习近平有意支开他,以免在国内又不能主持团的百年大会,引起议论。

至于前两次都是由已被选定为党魁继任者主持共青团大会,这次却换上二十大面临退休的王沪宁主持,也对应着,习近平远还没有准备自己的接班人。

细节二:20年来最低规格 易地举行仅千人参加

2002年建团6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大礼堂,有5,000多人参加,2012年建团70周年,也在人民大会堂的大礼堂,有约6,000人参加。

但今年这次改在二层宴会厅举行,规格降低,且仅约1,000人出席。

出席人数大减,一方面可能是基于防疫需要,另一方面也可以认为是对应着共青团的衰落,皆因近年中共也承认共青团问题多多。

共青团大会参会人数的大幅减少,和今年人大和政协会议共有330人缺席,创历届之最,以及去年中共六中全会参加人数五年来最少,似乎都能暗通中共政权的气数。

细节三:习近平讲话全程黑着脸 暗批“狂妄分子”

虽然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贺军科在致辞中大力吹捧习近平,称习近平“掌舵领航”,共青团要“始终走在拥戴核心、捍卫核心的最前列”。但在贺军科致辞时,习在镜头前低着头,没有一丝笑容。习近平念讲话稿时,同样全程黑着脸,语调低沉,且讲稿收尾未见高调的号召式,和领导人讲话稿的通常模式也有不同。

习的讲话也没有什么新意,所提到的“做青年友,不做青年‘官’”要求,其实是9年前和团中央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的老话。不过习反而提到,共青团要培养一批人“不是狂妄分子,也不是风头主义者”,这些话听起来就有些剌耳了。

习近平上台10年,团干部已不再如此前30年般深受重用。在习上任两年后,就不断传出他批评共青团的消息,什么“高位截瘫”“不要幻想做接班人”等等;中共中央巡视组也批评共青团存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问题。而令计划等出身共青团系统的高官纷纷落马,也令共青团中央的地位尴尬。其中令计划更被当局定性为“野心家”。

细节四:习更强调共青团是突击队 后备军身份失色?

共青团中央出身的官员过去常以“接班人”自居。不过习近平日前在共青团成立百年大会上,虽然也称共青团“不愧为党的忠实助手和可靠后备军”,但又指出,共青团是突击队,少先队是预备队。

《明报》一则评论说,“后备军”变成了“突击队”,而隔代的少年先锋队才是真正的“预备队”?

查询官方资料发现,中共对共青团的定位,在20年前的共青团团章中就有“党的助手”“后备军”“突击队”“接班人”这些字眼,直到2013年的团十七大修改团章后仍然保留。但2018年6月的团章修改中,以语义重复为由,将其中一处“接班人”修改为“青年”。

当然,无论共青团还是少先队,都是靠谎言拉学生加入。2015年9月22日,共青团中央重提所谓“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时,就遭到大陆地产界知名人士任志强的公开反驳。任志强在微博称“自己被这句口号骗了十几年”,随后被禁言。

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贺军科也在2017年3月受访时,承认共青团现在要靠利益来吸引青少年加入,比如“教恋爱”和帮找高薪工作,这也反映出没有人真信共产主义的一套。

细节五:主席台上共青团出身的政治局常委表情不自然

出席这次共青团大会的现任中央政治局7名常委中,至少5人当过共青团干部,总理李克强曾经任团中央第一书记,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当过河北省团委书记,政协主席汪洋曾任安徽省团委副书记,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亦当过青海省商业厅团委书记,副总理韩正则曾是上海市团委书记。

从央视新闻视频可见,在台上的高官状态诡异。在贺军科致辞捧习时,李克强一脸无奈,栗战书不时作闭目养神状,汪洋垂眉沉思,韩正和赵乐际则刻意保持严肃表情。在习讲话期间,其他常委表情也均不太自然。

1980年代以来,共青团出身的干部在官场吃香、势力坐大。最早是时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曾是团中央第一书记,还有李瑞环、胡启立、王兆国、胡锦涛大批团干部迅速上位,胡锦涛同样由团中央第一书记出身,后成为最高领导人。所谓“团派”说法最早也基于此。

但这一切在习近平这名红二代上台后就变了。共青团出身的前中办主任令计划、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两人在中共十八大习上台前使了小动作,后来令计划落马,李源潮早早“裸退”。上届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两届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杨岳被投闲置散,一般团干部也不再有风光的仕途。

当然,李克强和汪洋、周强、胡春华、陆昊这些昔日共青团高官仍身在高位,但基本都要对习表现忠诚换得平安。比如汪洋近年经常高调捧习,周强在中共党管法治方面也跟定中央立场,即使在陕西千亿矿权案中惹上麻烦也暂时获保护;李克强虽不时和习不同调,但主要是基于职务需要,还算不上与习为敌。至于现任副总理胡春华,则一直是听话、低调的状态。

在习近平这次讲话后,有观点认为他现在要接管共青团了。但其实习近平在2016年宣布对共青团整治,团中央的多名领导被令重返基层,再到2017年9月20日免去秦宜智的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职务,一直到2018年6月贺军科接任,习就已正式接管共青团。

贺军科是习的陕西老乡,陕西凤翔人,1969年2月出生,军工背景出身,2005年就进入团中央,担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至2018年6月升任第一书记。有传言说贺军科家族与习近平有很深的渊源,当年15岁的习近平下乡到梁家河,贺军科的爷爷曾“指点”习近平。不过这一说法无从考证。

贺军科应该不会重蹈前任秦宜智的覆辙,但是否能藉团中央第一书记这一位置获得高升,还很难说,毕竟他从未到过地方任职。即使下一步会空降地方,从年龄看也已偏大。

不存在的“团派”?

有观点说,习近平这次讲话,是在中共二十大前拉拢或警告“团派”,笔者认为准确说应是警告整个共青团系统,事关“团派”究竟是否存在,本身还有不少争议。

旅美学者何清涟曾经认为,中共官场实际没有形成“团派”。共青团系统一度成为中共培养接班人的基地,但团中央对团干部的关照提拔,往往在他们从团中央转任地方职务之后就结束了,这些要员一般也不再与团中央保持利益纽带关系。

她举例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三人是共青团系统出身,但三人之间并无横向联系,加上他们曾经的共主胡锦涛也不是个喜欢拉帮结派恋权之人。因此认为,将这些官员称之为政治帮派,实在有点勉强。

笔者倾向于“团派”并不成派的观点,如果当年胡锦涛有刻意拉帮结派的野心,不可能让自己的“大内总管”令计划自行形成了山头。

而且,观察可见,许多所谓的“团派”官员,称为江派更为合适。比如,曾任广东省团委书记的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本身却是由李长春和张德江组建的江派“广东帮”人马,他早在主政揭阳期间就借发展石化业,就通过当地老板搭上周永康的儿子周滨。被指为“团派大佬”的令计划,其西山会中也有不少江派官员。

也曾任广东团委书记、后经过江西和内蒙古官场的潘逸阳,是江派前常委吴官正的亲信。曾在山西团系统工作16年的河北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滨,后台涉及江派前常委贾庆林。至于韩正虽然曾是上海市团委书记,却是公认的江泽民亲信。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评论称习近平为共青团划出明确政治界线
高天韵:解读共青团视频“警惕颜色革命”
湖南湘潭县共青团集体腐败 女书记不到30岁
分析:权力黑箱 中共七常委今秋何去何从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北京被爆封城 次生灾害危机出现
罗家聪:楼市债市严峻难升息 中共急贬人民币
【百年真相】给江青写恐吓信 林伯渠妻悲剧收场
【马克时空】俄军无所遁形 商业遥感卫星强助攻
【未解之谜】狮身人面像之谜
【拍案惊奇】汪洋接总理 李克强有新官职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