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25)冤狱与盲流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十七、冤狱与盲流

祸事终于来了!有天傍晚烟三来了,把我带到办事处,接着到了大球场,原来是要开大会。初时那当官的说是西山小学两个三年级的家伙与人打架,一个九岁叫温汉生的小男孩把另一个家伙的牙齿打掉了。刚好那被打掉了牙的却是副县长大人的儿子,这可是大事件,非严肃处理不可,县太老爷的公子被人打了!衙内被人打了!这还得了?!没皇法了吗?!

可是光搞你一个小屁孩也不像话呀!毕竟只是八、九岁孩子打架而已。得!找一堆倒楣鬼和他一起吧。于是发下指标:每一个街道办事处最少要找一个出来,平日里常打架的、偷东西的、小扒手的,一共搞了十来个,全都陪着温大哥一齐到农场劳动反省,什么时侯觉悟了什么时侯回家,名符其实的无期徒刑。就这样我们这些九到十二三岁的小子被送去万头猪场,在那里做无偿的劳动,搬砖、放牛……

其实在那个农场工作的人一点不好过,不知道是我们跟着他们挨苦,还是他们跟着我们受罪?彼此彼此吧!他们在山上开荒,我们也是,做的是相同的工作。

中午都在农场大厨房前排队领饭菜,每个人都差不多的份量,一钵白饭及三二片肉或一小段鱼,放在厨房门口那个木桶装着清澈见底的菜汤,上面浮着可怜的几片菜叶,是让你“随便”享用的,但你的手脚动作要快,十分钟后保准底朝天,什么都没有了。

敲过傍晚下工的钟声,人们领了他们的那份晚饭,便匆匆忙忙顶着微风细雨步行三四公里回家,每月只有少得可怜的十元八元工资补贴。在那里待了半年左右,不可能吃得饱,也不可能自由,心中气得不行,可又无可奈何。

物资奇缺并不局限在主食和副食品,而是全方位的。众所周知,中国大陆烟民最多,香烟和烟草一样没得供应,于是有人种烟草,有人在废墟烂地上采摘野生烟叶,晒干后切成烟丝,但奈何供不应求啊!有聪明人找到了代替品――晒干的蓖麻叶切丝,天哪!那是什么知道吗?那是大麻!

好吧,想办法填饱肚子再说,秋冬季节容易过,到处都有甘蔗,趁牧放牛之便实行偷蔗,当地农民听到“啪”的一响马上就会追过来,可是他们没有我们跑得快,但又不甘心,直把我们追到山上。还追?我们也火了,往山下滚石头,农民不追了,可到手的甘蔗也弄丢了,结果肚饿的事未解决。行,一伙人又战战兢兢地到山的另一边继续偷,祭饱五脏庙才是正理!

有次和龙海洋两人偷走出来,去了他家。他老妈和我老妈原来是同事,现在和他老爸在广州,只剩下他,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小妹在上学。当时天气很冷,北风呼呼夹着一点毛毛雨,他家里不可能有吃的,几个人一合计,知道他小弟学校里有人养了很多鸡。成!做吧!一行三人由他小弟带路,爬墙潜入学校里,摸黑悄悄打开鸡笼门,随便摸出一只立刻把它的颈拧断,连续偷了四只藏在大衣下,拿回他家立即烧水把鸡清理干净。

半夜三更的不敢用刀,怕吵醒邻居惹来祸事,便寻来一个大锅,四只鸡全放进去煮,也没有油,只有盐,随便放些水进去煮熟了事。那晚平均每人吃了一整只鸡,差不多连骨头也吞进肚子里,原来我们都饿惨了。

与他们同住一屋的是一个四口之家,一对体弱多病的夫妇及一对八九岁、十三四岁的子女。他们同在镇上环卫队工作,也就是扫街和倒夜香的,二个孩子白天上学,一家占住一个光线和通风都不好、不算大的房间。

首先是那个男的先倒下了,也是因为营养不良引致水肿,继而是那个女的,相同的症状,半年不到双双去世,说白了是饿死的。一对小孤儿由街道委员会出头,为那个十四岁左右的女孩在附近农村物色了一个超大龄老男人为其丈夫,唯一条件是必须照顾其“小”舅子!(这可以说是大跃进的独特产物。)

我实在受不了那种没有限期的“劳动”,我便和“晚报”(一个沿街卖报纸的小扒手)逃跑了。他带我去了沙头,在北风呼呼的深夜,在他老姐服务的小店偷了一叠钱。数目多少我并不清楚,因为不在我手上,到处流浪了几天后他便返回农场,我则继续东躲西藏。

姓朱的那家伙利用自家的一台桩米机为某机构桩制米粉,他家里空间大,平日都在家中晒米粉。这正合我意,反正我也正饿得慌。那天深夜我一下子潜进去卷走他十多斤半干的米粉,岂料被那家伙说成是上百斤,不用说肯定是他中饱私囊了!

那个时期有一种人被称作盲流,意即盲目流动、游荡,而且绝大多数是广东西北部山区,郁南、封开、南雄,甚至是广西来的。他们其实是逃荒来了,严格来说是饥民,原因是那里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了。男的女的都是青壮年人,好几百几千人啊!

他们被当地政府扣押收容集中在一起,白天到自来水工地挖泥搬石头,晚上集中在一间祠堂里休息。工地包他们三餐,他们没有人逃跑,离乡别井就是为了一日三餐,寻一条生路。他们说:“这里有饭吃,逃什么?”

我也被他们归入这个队列里,后来调去深夜工作,跟成年人到山顶蓄水池工地打炮眼,每晚打两个二公尺深的,天亮前放进炸药和雷管后用电池引爆。

白天我们回去睡觉,其他人们来清理碎石,晚上我们继续打炮眼。在工地吃的还是炖饭,却也心安理得。想不到的是二个月后我竟然领到二十四元的工资!这意味着我自由了,可是也从此正式踏入社会,再见了那该死的万头猪场!

多年后龙海洋悄悄地告诉我,当年农场里监管我们一班小鬼的其中一个分管人开解劝告他,别把那件公报私仇并牵连其他人的事放在心上,大家双方都心照不宣便是了,毕竟那是一件无可奈何的闹剧。

这就表示道歉了?那也太儿戏了吧?

对了,共产党是从来不会认错的!可是尽管如此,为何没有人向我说一些无关痛痒的废话呢?

@

2169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外边风平浪静没有异常,看一看日历,风向和风力及潮汐时间都很理想,决定三日后行动,并立即分工合作。有人负责偷艇;有人负责安排掩护物资,如草席和垃圾;有人负责杂务;我负责行动日晚上的晚餐二十八个大号月饼。
  • 原来那家伙己经偷渡了一次,不过没成功,据他说己经能清楚看到内伶仃岛了。可惜时间不够,天亮了,被抓了回来。估计原因大概是动力(人力)不足,或中途迷路在海中兜圈。
  • 矇眬中看到地平线上一个若隐若现、小小海岛的虚影子。那就是内伶仃岛,这是最重要的地标,过了这个地标往南约十公里就是香港!说不激动是假的,那里有一个自由世界在召唤着我们!
  • 一个县城去的知青因偷渡失败被抓回来了。我说凡是偷渡失败被抓回来的人都是人才,他们在这方面都有经验,比较熟门路,正所谓老马识途嘛!
  • 既然要偷渡到香港,水路是首选,那么除了要有强大和绵长的力气,更要熟悉艇仔的性能,这样才容易找到合作的队友。
  • 上山下乡做知青是一个毁灭人的灵魂的运动!是摧残一个人的肉体和灵魂及前途的运动!下至刚小学毕业、上至高中毕业都必须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时之间,镇上风声鹤泪、鸡飞狗跳。
  • 最后和庐桂森收买了五沙的农民划小艇偷渡到了香港。知道那事时,我曾经很失落一段时间。他们比我早了差不多六年呢!
  • 她们并不知道这里有“中国特色的贱民制度”,老百姓被分成三六九等,那是要追溯三代人到你祖父那一代的。
  • 梦很短却很清晰,醒来后没有特别放在心上。想不到竟然在多年后成为事实,那该怎样解释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