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面临内外交困(上)

【方菲访谈】明居正:清零与经济如何双轨并行

明居正:台大政治系名誉教授

人气 1984

【大纪元2022年06月17日讯】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方菲访谈】。

中共实行严厉的清零政策,上海连续封城2个月,次生灾难频发,也重创中国经济。而近期中共内斗加剧,有关习近平是否失势的传闻,真假难辨。另一方面,拜登近日的亚洲行,也让美国得以联手印太盟友,进一步形成遏制中共的态势。

二十大前中共面临什么样的内外压力?台海局势如何演变?本期节目特邀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明居正老师为我们解读。

明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明居正:哪里,主持人方菲小姐好,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美中防长会面 双方各自划线 危机依旧

主持人:好的,谢谢明教授。明教授,我想先请您来解读一下前几天刚刚过去的中美防长会议,因为这是最新发生的,美中防长第一次面对面的会晤。在台湾问题上,美中可以说是针锋相对,外界就很警惕说中方的强硬表态。魏凤和说,如果有人胆敢把台湾分裂出去,中国军队必将不惜一战。但是也有分析说,美中防长面对面的会晤,本身它就透露出缓和的信号。所以我想先请教您,如何解读这次会议发出的信号?

明居正:我想有几个点我们可以先提出来。第一魏凤和的位阶是比较低的。作为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跟作为日本国防部长岸信夫,都是除了首相或总统以下的第一号军事人物。但是魏凤和是中共军队系统底下第四号的政治人物。第一号当然是习近平了,第二号是许其亮,然后再来是张又侠。许其亮跟张又侠两个人在军委里面是军委的副主席,在党里面是政治局委员。

各位都很清楚,中共是以党领军的,所以党里面的地位的高低,才真正决定他位阶的高低。而魏凤和虽然挂名国防部长,但他只是中央委员,所以我说位阶偏低。那位阶这么低,所以就说明一点,他讲话的授权是有限的,他并不可能真正说些什么事情。坦白说,在中共的体制下面,就算是许其亮或张又侠来说了什么,也不见得是能够拍板的,更何况是排名第四的魏凤和。

所以如果说他位阶比较低,他授权有限的话,他就只能表态。这是前两天人家问我的时候,我就这么说的。不管怎么样,这会还是开了,你说是不是代表点缓和气氛呢?那当然是有。也就是双方现在还没准备闹僵,那缓和一下没什么坏事。更何况美国那边要面对俄国跟乌克兰,和中共有内外的很多问题需要应对,它现在也不可能跟美国干什么事情,所以双方缓和一下总是好事,所以就来开个会了。

原来在台海问题上面,美国跟中共达成的基本默契是,我美国有一中政策,你中国有你的一中原则。咱们两个共识就是台湾问题基本上和平解决,然后其他事情咱们慢慢谈。好,那没问题。这几十年下来,中共发现说,我的这实力雄厚了,我现在要崛起了,所以台湾问题我现在要表态,姿态非常高,几乎天天开军机吓台湾,然后战舰、航空母舰过来。

我去年就预言,今年到明年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航母两条会绕台湾走,可能是两条平行过来,也可能是一左一右这样过来。总而言之就是,大家看见你原来承诺的东西,你都没做到,而且变本加厉地往前走,你觉得大家能接受吗?这一次美国发布的这新闻是讲,我们有鉴于两国关系比较紧张,所以要设防护栏,我们要有一个危机沟通,我们订定军队的行为准则。

目前我们没有看到具体消息,当然美方这样说了。双方现在应该这样讲,在这次这个场合明确发出讯号,告诉对方我红线在哪里,希望对方不要误判。就像你刚提到的,魏凤和讲说,如果有人胆敢分裂台湾的话,那我不惜一战,这话不是第一次讲,已经讲了很多年了。然后比较新的就批评军售,当然也不是第一次,因为之前军售就拿出来讲。再讲了一点,美国违背了一中原则。

美国人立刻回话,美国讲的是,我有一中政策,我没有一中原则,你扭曲我的一中政策。我的一中政策是《台湾关系法》,三大公报跟六项保证。我有一中政策,你说我有一中原则,我没有一中原则,这第一点。第二点,美国明白告诉它,我们今天之所以对俄国这样子,因为俄国破坏了以国际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美国过去批评中共,也讲过这句话,在美日的宣言上面、美韩宣言上面,跟美欧的宣言上面,跟美国北约宣言上面都有这句话。

也就是我们看你跟看俄国差不多,不同是俄国开火了,你现在还没有开火。不过你的所作所为,都正在破坏以国际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更不要说你破坏了共同的价值或普世价值。所以这场会议你刚说有缓和的气氛,是,我同意。那么这缓和呢,我们必须指出来,是相当有限的缓和。这是在现阶段下面,美国跟中共都暂时不愿往前去激化矛盾,所以开个碰头会,双方说一说,稍微缓和一下气氛。

但你说真正的问题,我看其实还没有开始,所以这个问题基本上我是这么看的。

中共“国师”抢台积电言论 凸显中共治下扭曲人性

主持人:好,明教授您刚才提到说这样一个会议,双方划下的各自的红线。但是我们确实看到中共方面,最近强硬的言论也比较多。比如说最近一位中国的经济学家陈文玲,她的讲话又引起很大关注。她在一个重要的论坛上发表演讲的时候说,她说如果西方对中国实行毁灭性的制裁,意思就是像俄国那样制裁。那么中共应该收复台湾,而且要抢下台积电,这样一个本来属于中国的企业。

那我知道她这个话,在台湾也引起蛮大的反响。一个是您怎么看她这样的言论?另外一个,您觉得这是她的个人意见,还是说她代表中共高层的一种心态?

明居正:我想应该某种程度,反映了某些高层人的心态,如果不是全部的话。这位女士被人称为国师,如果真是国师的话,那吓死人了。第一,台积电不是台湾公司,创办人是台湾人,但台积电是一家国际公司。它的持股人什么等等真的是遍布全球,它的股东是遍布全球,而且很大的股东,我如果没记错,是美国的花旗银行。所以第一点你要抢这个东西,你等于是抢一个国际上,可能数十万人为股东的一个国际企业,这第一个问题。

第二问题,就算你抢了台积电,我不晓得能做什么。因为这个,应该这么说吧,就是有关半导体的,或者3C产业一系列当中的一个部分。大陆我们叫晶片,你们叫芯片,我们叫晶圆。它的上游有设计、有软体这些东西,然后其实跟它差不多,同等级的有光科技、有这些下游,有封装、测试等等,所以上下是一条龙,是很大一个产业。我不晓得拿一个台积电有什么用?

比如说就算你拿到台积电之后,你要拿光刻机,难道你要去打荷兰吗?还是说你封装测试,你要打谁啊?设计软体,你要去打美国呢!所以第一,这话讲得是非常荒唐,而且非常幼稚。第二,它的确反应一个心态就是,中国人被中国共产党统治几十年之后,心态跟眼光扭曲到了难以想像的地步。我们知道在国际上什么事情,基本上是讲道理的,你随随便便就说去抢、弄、治、打什么等等。

中国人以前是知书达理,尤其是读书人、知识分子更是道德的楷模、伦理的表率。今天一个号称国师的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竟然出口而出就要抢。不只是她这样讲,你去看底下网民的留话,多少人赞成说去抢、打、去杀,干什么,烧、杀、掳、掠。也就是中共统治中国人几十年之后,把中国人的道德心态,完全扭曲到难以辨认的地步。话又说回来,就是因为这种心态,所以国际上才特别讨厌中共,特别不能接受,中共还真的应该好好反省。

而且中华民族十几亿人也应该好好反省一下,怎么会被中共搞成这个样子。这个问题我看咱们谈这么多吧。

习李之争也许只是分工不同;就业问题或引发社会动乱

主持人:是,其实我觉得中共现在自己的内部的问题非常多,所以台海上虽然说表现得很强势,但是真正我们要来看看中国内部到底是怎么样个情况。所以我想请教您,先请您谈谈您的看法,有关中共政局的问题。李克强前一阵他不是开了一个十万人的经济会议嘛,外界很多当时就很多说这个习李怎么怎么样,后来外媒透露说,他这个会议是中共常委会同意的哦,说习近平还默认。但是最近习近平去考察四川的时候,他又强调说要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就是习李的这种不同调,或者是中共内斗,我觉得在外边看来是非常非常明显的。所以请教您,您怎么看中共现在内斗的一个状况?那习近平的权力到底有没有受到很大的挫折?

明居正:我先从10万人大会谈起好了,因为过去这种会非常非常罕见,我想你应该这个印象是非常清楚的。这种会开到10万人层级,一路开开到这个县、区、市等等,这是惊人、几乎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开一个10万人的会,它只说明一点,它的主题非常非常严重,严重到应该这样说,可能到达动摇国本的地步,不开个会就不行了。

好,那为什么要开这个会?它是说明一点,经济情况是要糟到不这样做可能不行。那当然我们也晓得,这么一段时间讲这个防疫、讲清零啦,然后这个扼杀了经济的发展,所以导致的局面。但是这个事儿又不能点破,因为一旦点破的话,你就要习近平这个面子往哪里放,因为这个彻底清零政策是他推出来的。那么也就是防疫跟这个经济发展,这种彻底的防疫清零政策跟推动经济发展的确存在矛盾,这也的确是事实。

我们这么看,习李的对抗它可能是一个事实,当然可能未必走到斗争的地步,当然很多人希望走到这一步,但是未必,但双方是有矛盾的,这是应该是真的,这个矛盾的部分我等会儿再说,我先回头来讲讲经济的情况。中国大陆经济其实我们看了很长时间,我们说一定会出现很大的问题。为什么呢?从比较长的来看。

一般我们来看,一个国家从初期的工业化,进到比较高阶的工业化,这样走上来之后,一开头,它大概有3到4个我们所谓工业化的红利。第一个就是它的工资比较低廉,因为大部分人都不在工厂工作;或者说即便是的话,那层次比较低。那你要进到中高阶工作时候,你薪水会慢慢抬高,但它不是一蹴可就的事情,但总得10年、20年甚至30年工作。

所以第一,他这个工资比较低。第二,土地一定低廉。因为你没有经过工业的开发、商业开发,土地相对低廉。第三,运输会比较低廉。第四,水、电、原材料等等会比较低廉。所以这几个我们叫做工业化的红利。

1980年代中共开始开放,真正开始改革开放了,然后大门打开了,外资慢慢进来了,它跟外国也开始交流了,然后学了很多东西。好,所以我们可以看作这才是中共执政以来真正的工业化的第一波。那这个就说明了这个经济发展很重要的理论,工业发展从这时候开始要开始起飞的时候,大概你如果说有这种工业化红利,土地、劳动力都比较低廉的时候,大概如果运用得当的话,可以维持多长时间呢?短则20年左右,长则在40年。所以从1980年起算,我们算算大概2010年前后,它应该土地什么价格就上来了。

其实我们更早看到,我们大概在2007、2008就看见了,标志就是汪洋在广东的腾笼换鸟。腾笼换鸟它告诉你,这些产业在咱们这个广东已经不行了,因为收益比较低,所以得腾笼换鸟了。那么也就说明广东的土地、劳动力各方面都已经上升,然后外资在这里投资不划算,所以我广东也希望吸引附加价值更高的产业、企业来这边投资,然后提升我们的层次。

习李第二任之后 经济几乎断崖式下滑

而习近平、李克强是在2012年上台的,也就是他们上台的时候,正好碰到中国的经济发展应该往下走的时候,这是个非常重要的观察。那么后面他们做的事情,其实很不幸的是,我刚讲,如果你政策对头,这种经济往下走的趋势可以走得比较缓,可以走得比较久,你政策如果不对的话,它会急速的下滑,几乎是断崖式的下滑。2012年我们还没看到断崖式下滑,但到习近平、李克强第二任之后,我们几乎看见断崖式下滑。为什么呢?

第一,美中贸易战。这细节我们现在先不说,我先讲个标题。第一,美中贸易战。第二,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第三,新疆的人权问题所引发的跟欧洲之间的制裁跟反制裁。第四,去年跟前年的两年的大水灾。然后第五,这几年来的武汉肺炎,然后不断的投入的核酸检测等等这些消费、这些耗费。那么再来呢,是俄国跟乌克兰战争所导致的全球经济的衰退。最后当局严厉的清零政策。

所以这些因素叠加起来,导致结果就是我们刚刚说的,一个原本就应该开始缓慢下滑的经济发展,因为受到多重不利因素的叠加打击,而导致断崖式的下滑。好,所以经济走到这一步,我们其实从前几年就跟大家预告,中国大陆经济一定会越来越惨、越来越惨。所以开这10万人大会是意料中也是意料外。意料中是它必须解决经济问题,意料外是它竟然开了这种会。那这个会……你说政治局同意的、授权的,然后这个习近平默认的。当然要默认,他如果不默认的话,那就摆明说我要把经济搞乱,大家也不能接受。

所以他把这个事情放出去了,好,开这10万大会,干得好将来我来收割,你李克强变韭菜;干得不好我直接一棍子打下去,你就是韭菜。所以这件事情……但对李克强来说,他没有选择,因为他是总理,他不能逃避。他不能逃避,他必须硬着头皮往去走,所以李克强开这10万大会,他讲了几个重点嘛,稳住经济大盘、稳住市场主体、要稳住就业什么等等。这种事情一落实到地方,很简单,一定是帮助民企。

中国大陆过去有民企、有国企、有外企,我们很清楚,几十年下来,这个外企含台企在内,对经济的贡献大概百分之40到50左右,然后民企的贡献可能是百分之60到百分之70。那你说怎么两个加起来超过百分之百呢?因为国企是败家子,把那多的那块花掉了,最后就变成百分之一百。简单说就是光说民企对经济的贡献,那是平均是六成以上,这大家都知道的数字。民企不但对国家的GDP、税收有重大贡献,它另外重大贡献就它提供很大的就业机会。

那如果刚才讲到说,这些经济这个这么差,有这么多因素,什么人权问题、武汉肺炎、水灾,然后俄乌战争等等,这些因素使得经济变坏的话,它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外企会离开,然后民企会倒闭、会收缩。外企离开了够多,民企的倒闭得够惨的话,它直接影响到了就是就业市场。去年1,020万左右吧,毕业生找工作已经相当不顺利。我记得最清楚就是北大、清华一些这博士生找到这个街道的工作,就是就业了。

主持人:当城管。

明居正:对,当城管,是,对,当城管。那我记得这些人过去是在这个国际企业上班的,在外企上班的,现在当城管了,报纸宣传他就业了。然后有人、有这个大学毕业生的本科生回到乡下去种红薯,种出3万元。《人民日报》也当时宣传一下。这只说明一点,这些事情都要宣传为就业的话,那表示就业情况非常糟糕,这是去年。今年是1,076万。如果说还加上了俄乌战争,加上这种清零政策,这些民企在倒闭,然后外企在离开,你觉得就业会变得多严重。所以就业如果不顺利的话,又是大学生的话,那社会动乱应该就在地平线上,我相信他们已经看见了。所以现在开这会是救急的会,也就火烧眉毛了,不救不行了。所以这事儿我这么判断。

清零经济无法“双轨” 地方只能敷衍 经济会持续下滑

那么习李的关系应该这样说,习李的这个问题应该就是你刚刚说的问题,就往下延伸一个问题,也就清零政策跟这个经济发展政策这双轨,它到底能维持多久的问题。是不是这样?我想你应该是想这个事儿。对,我们晓得习李之间是有摩擦,其实很早就有大陆里面比较高层朋友跟我讲说,习李之间斗得很凶,然后还讲了一些细节例子,我就不方便说了。那我们知道有这个事儿,但是现在在这情况下,你觉得李克强有多大能耐去主动挑起跟习的争斗呢?这点我是有怀疑的。而且我相信习也非常在意李的动向。

因为如果我们没有记错的话,2005、2006年的时候,当时挑选下一波接班人,就做这个继任候选人的时候,李克强原来排在习的前面,原来不是习近平,对不对?原来是李源潮跟这个薄熙来嘛,对不对?原来是这么说的嘛,所以最早传说是李李体制,就是李源潮李克强体制,或李克强李源潮体制。后来才突然幡然一变,变得习李体制,细节我们不多说了。

那么也就是习近平对李克强的出身、背景跟他的这个潜在的政治动能,他心里是有警惕的。所以你说前阵子有摩擦,那完全可以想像。那现在你说是不是斗得很激烈呢?倒未必,因为我刚才讲,现在的李克强未必有这能耐去挑战他。那现在为什么看起来双方说话不一样呢?最简单的解释是两个分工不一样。你管政嘛,我管经嘛,就这么回事儿嘛。那你顺便把我经济抢过去搞了,那搞了几年我没办法。你拳头大胳膊粗,让你抢过去了。你做得不好,现把我端出来弄,我也只好出来,我不能因为说你过去抢过,然后现在把我推出来,我就不干了,那不干那就麻烦。

而且更何况我们别忘记,李克强还没到岁,我们说7上8下嘛,李克强还没到岁,他严格说他还可以再干下去的。倒是习近平今年是应该下来,若按照7上8下的话,但你说我就是拳头大、胳膊粗,我要再干两任、三任,那你看他有没有胆子把他推下来?我讲的意思就是李克强在现在必须低头。

那现在问题来了,疫情非常严峻,经济非常惨淡,咱们怎么评论这事儿?习近平或习近平为首这批人,不愿意放松对疫情的管制,因为若放掉清零政策的话,就承认我过去错了。在共产党里面认这么大的错,你是不要想往下干了。所以无论如何要咬牙苦撑,他不是讲了吗?坚持到底就胜利嘛,他们一天到晚讲的话呀。

那么对李克强来说,我现在受命要把经济搞起来,好,我来要搞经济,所以在大家同意之下、授权之下,我开个10万人大会。好,开完大会之后我就下命令,好,走下去了。好,咱们要这样干、这样干、这样干。但是别忘记,除非中央明白讲,今天咱们不清零了,放手搞经济。就像大跃进时候,咱们今天不炼钢铁了,下去收割粮食吧、收稻米的收稻米,然后收这红薯收红薯,然后收小麦收小麦,咱们不炼钢铁了。除非这样讲,否则大家会在大炼钢铁的条件下去收割,最后大家可以想像到,对不对?这个你是知道这段历史的。

中共的官僚体系有几个特色。第一是黑帮化。凡是犯错的那惩罚非常严厉,轻则训诫丢官,重则杀头,然后这个杀全家的。第二是军事化。所以它一下命令,底下人比较聪明就是我埋头执行,我问都不问,我根本不去质疑这政策对跟错,有道理、没道理我就去做。那这结果就是,如果政策非常正确,那效率非常高,那人人称赞。如果政策错误的话,那代价会非常惨痛。过去有过很多案例,大跃进是个案例,香港反送中是一个案例,战狼外交啦、美中贸易战啦、对台湾这种恐吓政策啦,乃至打压法轮功等等这些都是。因为上面下了一个命令之后,下面去贯彻执行的结果。因为它的命令就是这样子,你不能打折扣、不能问的。

好,那今天的情况有点不一样。今天的情况有点像是当年大跃进、大炼钢铁情况下,大家要下去收割的问题。今天就是在清零的情况下,咱们要不要去发展经济?发展经济我们前头说了,落实到最底下,就是扶植民企,因为民企贡献最大嘛。民企对经济啦、对税收啦、对生产啦、乃至对这个就业,它贡献最大,所以发展民企。也就李克强的话落实在地方上,一定是大力发展民企。

地方官听谁的呢

那我们也听到这些地方官讲,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反正就是我就是一呼百应,我就真的落实了。但你别忘记,地方官永远记得清零政策还在那儿,那我现在怎么办?我是真的听李克强的话去发展经济呢?还是我还是牢牢记得习近平说的那个清零政策还没放开,也就是我要去大炼钢铁呢?还是我要下去收割粮食?这两者是矛盾的。那你对地方官来说左右为难他怎么办?一定是敷衍,一定是敷衍。

所以清零他要敷衍一下,然后发展经济,他也这个敷衍一下。官方媒体都说解封。当时我就讲,如果你心态不解封,你嘴巴说解封是完全没用的。你心态还在想清零,你嘴巴说解封,只要有一个案例算,你就全部再封起来。现在北京、上海就这个样子。所以文宣上说解封了,实际上还是停滞。那这样的结果就是外商觉得没机会了,外商就要认真出走,台商现在除了那些制造业跑不掉的,能走的呢、当然能动的很多现在已经开始动了,所以它的结果就是经济一定更差。

比较更奇怪一点,就这几天吧,中纪委网站下有一个杂志说登了一篇文章,痛批李斯跟李林甫两个宰相。

主持人:对,没错。

明居正:我一听到这个事情我就笑了出来,我说有没有搞错呀?中共对这问题是非常敏感的,我那时候在美国读书,他们为了统战我,就寄了人民日报海外版给我看,我就拿来看。因为有一天我就在那个人堆当中在看,看到一个大陆人走过来,就把我的报纸抢过去了,然后把它翻过来说,我们看人民日报这样看。他说你是这样子看,我们人民日报是这样子看,我说我明白了,你得倒过来看。所以政治斗争就是你很清楚了,政治斗争就是反着看。

凡是呢,因为大家都是文革那段时间都教育出来了嘛,那这么几十年来都是古为今用嘛,借古讽今嘛,哪一次不是这样子的,每一次都是如此。所以现在你说批评宰相,大家已经很敏感了,你批评一个姓李的宰相,已经很敏感了,你批评两个姓李的宰相,大家立刻想到那第三个姓李的宰相怎么办?现在第三个姓李宰相叫咱们去发展经济。好,那个中纪委才批评了两个宰相,现在我想到第三个宰相是不是要被批评?所以你觉得地方官会怎么办?当然敷衍。

那你说这个真的是斗争吗?可能是,可能不是,有一个可能是什么?那当然斗争,第一这样说,我不排除斗争的可能性。但是这个动作我认为更可能是习近平在警告李克强,跟李克强,或在背后想要运用李克强势力来打习近平的那批人。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我看着他呢。你不要以为有个李宰相在,你就能够对我干什么,现在权力还在我手上,所以我先示警一下,你们乖乖的不要轻举妄动,我是这么解释这个事儿的。所以结论就是清零跟经济发展,除非他真的放掉清零,否则两者必然要扞格,而底下也不会认真落实,所以经济的发展的前景一定不乐观。这问题我是这么看的。

主持人:是,而且您刚才提到地方的官员一定会敷衍,我在想他会不会更加敷衍经济这一块,而他不会太敷衍清零这一块,因为他的乌纱帽是不是其实要看它的清零的这种政绩呀?

明居正:基本上是。但有一个问题,现在不是说核酸检测或清零什么要地方付费吗?中央不付费了吗?所以你一看到就是,这话一出来之后,地方很多核酸检测停下来了,本来连冰块也检测、车子也检测,然后什么货物也检测,什么都检测,都在核酸检测,现在钱一拿的时候,就说什么都不检测了,一夜之间什么事都没有了。那你说核酸这块比较不检测,应该这样说吧。他嘴巴上可能对于这检测这块喊得比较凶,但手底下可能两者都不太做。

主持人:了解,所以听您这样的一番分析,这个经济看来走下坡路的这个趋势没有办法缓解,而且可能会越来越惨。好。那明教授您一直以来提到中共的这个情况,您都会用四个字就是“内外交困”,我想您刚才已经分析了这个中国的这种经济的状况,那么请您能不能进一步给我们分析一下中国这种政治状况,比如说二十大之前它这种政局的发展,包括在对外上,它受到什么样的这种外部的一种压力和困扰呢?

方菲访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大雄:用艺术记录时代 为民众发声
【方菲访谈】专访李有甫:武林盛会 复兴传统
【方菲访谈】韩美联盟 对抗中朝
【方菲访谈】林培瑞:六四与今天的中国(上)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喉舌不同调 谁跟习唱对台戏?
【菁英论坛】人民币会跌多深?中国经济陷困境
【横河观点】梅洛尼当选意新总理 创多个首次
【微视频】王毅联合国行 讨好“绝大多数国家”
【秦鹏直播】被教宗抛弃 陈日君香港受审拒认罪
【新闻大家谈】强强辩论!习隐身 政变传闻四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