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国要回到毛主义时代吗?

随着经济衰退 中共知道必须控制一切以保权力

人气 5454

【大纪元2022年06月2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R. Gorrie撰文/原泉编译)中国经济正处于严重且长期的螺旋式下滑中。

对中共来说,还有什么时机比现在更好以回归其毛泽东主义的根柢呢?

毕竟,在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是经济增长、技术创新和稳定的“典范”,不是吗?

中共的“新”经济和政治政策正在将这个国家的经济,从国家和私人资本主义的混合模式,转向过去黑暗的毛泽东主义模式。

更令人震惊的是,中共是故意这样做,中共领导层正在将重大的政策变化制度化,这将进一步损害中国已在衰退的经济。

复活毛时代的政策

据说,恢复毛时代的政策是为了让中国自力更生,中共希望在经济上与西方脱钩,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对西方伙伴关系的依赖,使中国未来免受美国的制裁。

这个想法很吸引人,但在实践中行不通。自力更生的必要因素——如有效的市场、透明的法庭——必须有信息自由、私有财产、技术创新、强劲的消费者需求和对未来的信心。这些在中国都不够。

另一方面,在中共建立的现行体制下,经济正在崩溃。那么,确实,为什么不回归毛主义呢?

事实上,抢占尽可能多的经济控制权,可能是中共在即将到来的经济困境中,生存下来的唯一途径。

一些事态发展清楚地表明,中共是如何使中国全面衰落的。

制造业内爆持续

首先,中共所“报告”的增长率正在被现实打脸。中国对2022年经济增长的预期是5.5%,中共对今年第一季度的官方增长评估略低,为4.8%。一些非官方的经济学家表示,中国2022年的经济增速将在2%或3%左右。

如果这些较低的预估是准确的,这将代表,自1989年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大规模屠杀学生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跌幅。

根据衡量制造业活动的财新指数,中国目前为48,而4月份为46,该指数低于50意味着制造业活动出现负增长或收缩。作为世界制造业和出口业的领头羊,负增长对中国经济来说意味着更多的困难。

房地产行业崩溃

中国房地产行业还有更多的坏消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9%的房地产业正在持续崩溃。由于买家减少,商家开始大幅打折。今年4月,中国最大的70个城市中,三分之二的城市房价下跌。

债务驱动的房地产行业的崩溃,导致即使是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和银行也无力偿债。事实上,数万亿的坏帐充斥在私营和公共经济部门。

2016年11月29日,一名男子在上海一栋住宅大楼的施工现场工作。分析师表示,随着房地产价格飙升,中国家庭债务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这加大了房地产衰退可能对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造成冲击的风险。(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通过贪污、腐败和循环贷款,在房地产领域造成了扭曲,认为中共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的想法是荒谬的。

再次,从党的角度来看,这无关经济效率,而是为保持政治控制。

打击科技巨头

当然,中共试图控制私营部门,也是其对阿里巴巴、腾讯等强大的科技巨头施压的背后原因。中共指责科技企业过度滥用垄断权力,但真正的问题是权力本身。

和在许多其它国家一样,科技巨头在中国拥有巨大的金融和社会影响力。是它们的技术,包括社交媒体,推动了文化,而不是党。这些巨大的社会影响力不仅与中共竞争,而且对中共的合法性构成威胁。

自然,中共对威胁的反应就是摧毁它们,这就是中共对科技巨头采取行动背后的真正原因,中共接管后出现大规模裁员。

公私合营的经济模式

中共向毛主义转变的一个重要部分——毫无疑问与接管科技公司有关——是将私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广泛融合的计划,这是经济衰退的另一个原因。公私合营在毛时代没成功,现在也不会成功。

民营企业的运营效率通常比国有企业高很多,因为它们通常必须盈利才能生存。另一方面,国企是由政府任命的官员而不是商人经营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国企都是中共接管成功的私营企业,为了党员的个人利益,党员然后将这些企业的财富榨干,并通过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PBOC)的贷款为其再融资。

两者的“合营”,可以说,只是党接管更多私营企业的委婉说法。

中国人民对未来的恐慌

毫不奇怪,悲观主义最能定义人们对2022年未来前景的展望。中共的“COVID清零”政策在任何施行的地方都扼杀经济活动。整个城市似乎永无休止地封城,导致了产出、消费者收入和支出的急剧下降,以及消费者储蓄率的大幅上升,当然,失业率也在上升。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今年1月到5月,私人储蓄增加了7.86万亿元(1.7万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以上。与此同时,家庭消费下降,这意味着人们在2022年的购买量甚至比2020年严格封城期间还少。

一名农民工从中国人民银行门前经过。人民银行于2022年4月6日发布《金融稳定法(征求意见稿)》,指出化解金融风险是“不变的主题”。(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这是第一季度新增的未用于经济活动的1.7万亿美元,GDP约为14.7万亿美元或更少。此外,在2020年,储蓄被投资于股市或房地产。然而,在2022年,消费者在偿还债务、提前偿还房贷,心怀戒备。

最后,中国各地的长时间封城,导致制造业和其它主要行业的订单减少,导致大规模裁员。

中共把自身生存置于经济活力之上

在中共寻求“稳就业”、“稳经济”之际,从北京传出的论调明显带有绝望的意味。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和社会动荡中,毛寻求并找到了稳定,并一直执政到最后。

毛主义的复活,只不过是在国家陷入经济和社会不稳定时,采用的经过验证的扩大权力控制国家的方法。

作者简介:

詹姆斯‧R‧格利(James R. Gorrie)是《中国危机》(The China Crisis)(Wiley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作者,他在博客TheBananaRepublican.com上发表文章,常驻南加州。

原文:China’s Return to Mao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毛主义是个什么主义?
18大前政治局会议 马列毛主义再被“抛弃”
周策群:毛主义筑起的三座罪恶大山之一
《共产主义黑皮书》:民族主义外衣下的毛主义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近平武汉挺清零 放话“算总账”
【新闻看点】再喊坚持清零 习为何一错到底?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中共与水斗 洪灾暴增
【秦鹏直播】北约峰会剑指中共 美制裁5家中企
【思想领袖】欲称霸世界 中共超限战未停过
【财商天下】新东方爆火 资本疯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