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42)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我一边努力扒,一边不停地向左边望去,只能看到天边灰濛濛一片,及较近些的层层向我们扑来的白头浪,却看不到大浐湾和蛇口的海岸线。

我们选择在内伶仃岛的东则穿过前进,此时舢板反而很靠近内伶仃海岛,在穿越内伶仃岛的时侯,我目测距海岛大概只有二三百公尺吧,因为能清楚看到海岛岸边拍岸的银白色浪花及其响声,心中知道航线真的有些偏西了,因为内伶仃岛与蛇口的距离也就是5公里左右,这在地图上是可以量度计算出来的。

或许刚开始时,我们的航向是正确的,因为是尾随着食品公司出口货船的航向轨迹,可随着越向南行,受东北风吹袭而偏向西方也未可知。

穿越内伶仃岛与蛇口之间的海峡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前方出现一远一近的二座很高的大山挡着,那应该就是香港的青山和大屿山了。

东方天边出现一点点濛濛白光时回望,发现我们昨晚真的走偏了,因为看不到东面的蛇口,但是我知道我们很接近成功了,希望时间上来得及吧!

越过了内伶仃岛进入后海湾后,老天爷就不和我们客气了,海浪越来越大,蓬!蓬!蓬!艇头激起顶头浪,艇头被抬起又狠狠地摔下去,不知道到底有多高的海浪劈头盖脸兜头淋下来。

我坐在第三排,承受了巨浪的洗礼,艇里很快积了差不多一尺多的水,那戽水的姐姐忙不过来了,我马上放下木桡去帮忙,积水很快被清除干净。舢板的吃水浅了,速度自然正常了。

这样反复了几次,首当其冲的亚恒很快就支持不下去了,亚廖马上换上去,两人换了几次手。根据偷渡前辈们说捱过这个大浪区就好了,果然大半个小时过去,终于风平浪静了。

东方天边开始出现一点点淡淡的灰白色,天快亮了。这时反而没有风浪,海面上波平如镜,清楚地看到右侧西边的龙鼓滩,这个在地图上看过万千次、魂牵梦萦的地标,看起来令人有一种无以名状的亲切感!

海上的航海灯闪烁的规律明显与大陆的不同,且颜色明亮柔和得多。我们七个人都很兴奋,那是中英分界的标志!此时有人仍不放心,建议往西南偏南多走远些,但马上被众人反对,因为马上要天亮了,假如天亮后仍在海里是极危险的。

于是小艇全速朝青山冲去,我知道要成功了。

就在距岸边约半公里左右时,左前方来了一艘机动渔船,我们都停下来让它先行。接近了,船上的红绿灯,机器的声音和中国大陆的渔船有明显的区别,声音低沉宁静而有力。

它就在我们前面五十多公尺处驶过,是香港的渔船吗?不确定,不过海上的航海灯闪光规律却与中国大陆截然不同啊!

真的要成功了吗?!脑海中产生一种恍恍惚惚不真实的感觉。

趁天未亮透赶紧靠岸证实一下,我们选择一处左边是泥滩,右边是比较高的岸堐的中间,那里是不高也不低的石滩。

靠岸时天已亮了,大概六时多吧?没有任何人关心这个,经过一个晚上坐着,全部人竟然不能立即站起来,腿脚长时间保持一个姿态都麻木了,必须依靠木桡作拐杖的帮助。

上岸第一眼看到一堆垃圾,赶紧上前探查一下,上面有白箭牌香口胶纸套,还有残破零碎的香港报纸。天呀!我们真的成功了!我们都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我们肯定到了香港新界的青山。

我在心中激动的呐喊:重生了!自由了!!

有人马上把藏在艇头夹缝里的十元港币挑了出来。各人手上还拿着木桡,一来可以当拐扙用,二来可以自卫防身。

九死一生,然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次上天真的是待我们不薄啊!终于逃离共产党的魔掌了!不论何种绝境,总会有一线生机,重要的是不能放弃!不能示弱!老天爷总会眷顾不畏艰难的人的!

事后那个掌舵的亚标说自从出了河口后,他就由始至终不敢“起桡”帮忙增加动力,小艇速度很快,加上风浪越来越大,他只能把木桡插入水中,并努力使小艇保持导航人给出的大概方向,那无异于少了一个人的动力,难怪我们刚靠岸时天色已大亮了。

这是我们刚开始和中途走偏向西方,而又只剩下五个人制造前进的动力,花费的时间就多了。细细回想之下,幸运之神的功劳不可抹灭,99%靠的是运气!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行李很快就搬进屋,堆在一边像一个小山,可是这一刻我却嫌少了!
  • 对岸就是顺德,是家乡了!八年了!被迫离家八年的游子回来了! 感觉这里既熟悉又陌生,可是这里竟然没有半点改变?!还是那么破败!
  • 一项小工程像冤魂一样缠住你,因为人手少而不敢同时承接另一单小工程。但不能把其分判出去,因为这样很容易被分判人抢走客户的。等到手上工作做完却未必能有下一单工程衔接,被动之极。比对大楼的配电工程,单价虽低但量大,合起来的工程费很可观,而执行时极具弹性。
  • 我很早就劝说黎志强放弃电视机的维修生意,改做配电工程。主因是电视机永远只能一台一台地修理,工作费时耗神;如有学徒,不但不能带来帮助反而碍事,于是他搞了一片“威廉水电”。
  • 因为经营方向的分岐,我和鸡雄最后还是分手收场。这是我的问题,还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呢?他夫妇俩就在我铺位对面租了一个档位...
  • 船行甚为颠簸,中途眺望内伶仃岛与附近的海域,心中的感触很大,人们同饮一江之水,却因制度的不同产生天壤之别的生活。我们的确是用自己的生命拼来了今天的自由。
  • 向贵森家中要到他在香港的电话号码,终于找到并约了出来饮茶,一叙久别的友情,并希望在人生地不熟的新故乡,凭昔日之乡情起一个互通有无、互相扶持的作用。
  • 其实我很喜欢螺丝批之类的工具有关的工作,平时也有考虑以后年纪大了,力气不继怎么办?还是学一门技艺傍身吧!四叔曾建议学开车,必要时可当司机打工。
  • 自从我接手这个卖汽水的位置后,明显汽水的销量增多了。你必得眼明手快,要知道15分钟的课间小息,你只有五到七分钟的生意可做,剩下的是学生饮汽水的时间。
  • 57年听信香港土共的蒙骗,说是回祖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回到广州,结果大跃进时要什么没什么,小孩饿得呱呱叫,屡次写信要四叔寄奶粉和副食品接济他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