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九)

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莲译
拉斐尔,《戴头纱的女子》(Woman with a Veil)局部,1516年作,布面油画,82×60.5 cm,藏于佛罗伦萨碧提宫。(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433
【字号】    

拉斐尔看到丢勒的铜版画,希望藉由这种艺术形式展现自己的作品,于是让博洛尼亚的马坎托尼奥(Marc’ Antonio)对这种手法进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后者由此成为技巧杰出的铜版画大师,拉斐尔委托他为自己的早期作品制作版画,如素描《殉道婴孩》(The Innocents)、《最后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滚油煎熬的圣切奇莉亚》(注1)。

马坎托尼奥(仿拉斐尔油画),《圣菲莉思达的殉道》(Martyrdom of Saint Felicite),作于1520—1525年间,铜版画,23.8×40 cm,美国宾州巴克内尔大学Samek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马坎托尼奥(临摹丢勒铜版画),《基督降生》(Birth of Christ),“圣母生平”(The Life of the Virgin)系列之一,私人收藏。(公有领域)
马坎托尼奥(仿拉斐尔油画),《帕里斯的审判》(The Judgment of Paris),作于1510—1520年间,铜版画,29.1×43.7 cm,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马坎托尼奥(仿拉斐尔油画),《圣切奇莉亚的狂喜》(The Ecstasy of St. Cecilia),作于1515–1516年间,美国加州维斯蒙特学院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马坎托尼奥后来还为拉斐尔制作了其它铜版画,拉斐尔最终将这些版画交给了助手巴维耶拉(Baviera),此人曾负责照料拉斐尔至死都深爱的一位情人。拉斐尔为她画过一幅非常优美、栩栩如生的肖像。这幅画现在佛罗伦萨,为最尊贵的马提奥‧博蒂(Matteo Botti)所有,他是佛罗伦萨商人,也与所有贤能之士、特别是画家过从甚密。出于对艺术、尤其是对拉斐尔的热爱,他将其当作遗物来珍藏。

拉斐尔,《戴头纱的女子》(Woman with a Veil),1516年作,布面油画,82×60.5 cm,藏于佛罗伦萨碧提宫。(公有领域)

他的兄弟西蒙‧博蒂(Simon Botti)对匠师们及其艺术作品也同样尊重,我们大家都公认他是个顶有爱心的人,对本行业人士恩宠有加;我也特别敬重他,在经历漫漫人生后,我将他引为最伟大的挚友;更不用说他良好的艺术鉴赏力了。

回来说铜版画:由于拉斐尔对巴维耶拉的青睐,后来涌现了马可‧达‧拉文纳(Marco da Ravenna,注2)等一批人,使得铜版画从稀罕变得像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般丰富。随后,善于奇思妙想、展现美丽创造的乌戈‧达‧卡尔皮(Ugo da Carpi)发明了木口木刻(wood-engraving,注3)的手法——运用三块木版分别给出中间调子、高光与阴影,就能模仿以“明暗对照法”(chiaroscuro)画成的素描,这当然也是一项美妙绝伦的发明创造,大量版画亦随之出现,这将在“博洛尼亚的马坎托尼奥传”一篇中详加介绍。

马可‧达‧拉文纳(仿拉斐尔),《圣母领报》(Annunciation),木口木刻版画,伦敦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随后,拉斐尔为巴勒莫(Palermo)大橄榄山修士们的修道院——叫做“圣母昏厥堂”(S. Maria dello Spasimo)——绘制了一幅基督背负十字架的木板油画,不啻为一件杰作。

画中可以看到,亵渎神的行刑者们怒气冲冲,将基督引向献身之地“髑髅山”;基督因死亡临近而痛苦难当,在十字架的重压下不支倒地,浑身浸满汗水和鲜血,他转向两位玛利亚(注4),她们正在悲痛地哭泣。维罗妮卡(Veronica)在她们中间,怀着最温柔的爱伸出双臂,向耶稣献上一块布巾(注5)。更不用说画中满是骑士步兵,他们手持“正义之旗”从耶路撒冷城门涌出,姿态各异,至为优美。

这幅面板画在完成之后、还没到达安身处之前险遭厄运,据说它被装船运往巴勒莫(Palermo),船在一场可怕的风暴中撞向礁石,船体木条都断了,所有人连同货物全都不知所终,只有这幅面板画幸免于难,它安稳地装在箱子里,被海水冲到了热那亚海岸。那里的人们打捞上岸后,发现这是件圣物,于是善加保管;它毫发无伤,因为即便是狂风骇浪,都对这样一件作品之美心存敬惜。

消息传出去后,僧侣们设法将它收回;在教宗支持下,画作完璧归赵。他们当即犒赏、而且是厚赏了那些保住它的人。于是,它再次被送上船,最后被带到西西里,安置在了巴勒莫;在此地,它的名气比“火神山”(Mount of Vulcan,注6)还大。(待续)

拉斐尔,《基督跌倒在去髑髅山的路上》(Christ Falling on the Way to Calvary),约1514—1516年作,木板转布面油画,318×229 cm,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译者注:
【注1】应为圣菲莉思达(St Felicitas,又译腓利西塔斯),公元2世纪罗马的基督教殉道者。传说她舍身之前目睹了坚守信仰的七个儿子(“七位圣弟兄”)逐一被处死。
【注2】马可‧达‧拉文纳(1493—1527年),通常称为马可‧登泰(Marco Dente),15世纪后半叶出生于意大利拉文纳的铜版画家。他是马坎托尼奥铜版画师圈子中的杰出人物,以善于模仿名家油画着称。
【注3】相对于顺着木纹截取版材的木面木刻(Woodcut)版画,木口木刻(Wood engraving)是在致密的硬木横断面上雕刻出极为精细、明暗层次丰富的画面,尺寸一般较小。
【注4】指圣母玛利亚和抹大拉的玛利亚,后者见证了耶稣的复活。
【注5】负着十字架、头戴荆冠的耶稣蹒跚前行不支倒下,维罗妮卡(Veronica)冲破兵丁阻拦,给耶稣递上一块面纱抹面。印有耶稣血脸的这块面纱,现保存在圣彼得大教堂。
【注6】指欧洲最高、也是最著名的活火山——意大利西西里岛东侧的埃特纳火山(Mount Etna)。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点阅【《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 拉斐尔的遗体得到了荣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贵的精神所应得,参加葬礼的艺坛同行无不悲伤哭泣,一路跟随至墓地。他的逝世也为整个教廷带来巨大的悲恸,首先因为他长期担任过侍从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时也因他深得教宗厚爱,后者闻知噩耗,为之痛哭流涕。
  • 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的特赖恩宫(Tryon Palace)曾是英国殖民美国时期,设计最精美的总督府。特赖恩宫于独立战争爆发前几年,1770年兴建完成,是为英国王室总督威廉‧特赖恩(William Tryon)而建。建造宫殿的巨额费用引起争议,加剧了殖民地冲突。战争期间,特赖恩宫成为北卡州第一座国会大厦,也是战后第一任新州长官邸。特赖恩多事与传奇的过往,从它曾装潢华丽、到建材被移作他用、屋内遭窃、被废弃、遭祝融焚毁、被覆盖,最终原地重建这些事情上可以得见。
  • 人都有向往光明美好的本性,如果能找回善良、正向的价值观,艺术还是会有回升的机会。有理想、有技能的艺术家们若能认识自己的使命,坚持艺术的理想与个人的道德修为,走回正统的艺术之路,这才是人类危机的真正出路。
  • 大都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埃及诸神都是什么?为什么会有木乃伊?大雄为您揭开神秘的埃及面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