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九)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蓮譯
拉斐爾,《戴頭紗的女子》(Woman with a Veil)局部,1516年作,布面油畫,82×60.5 cm,藏於佛羅倫薩碧提宮。(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86
【字號】    

拉斐爾看到丟勒的銅版畫,希望藉由這種藝術形式展現自己的作品,於是讓博洛尼亞的馬坎托尼奧(Marc’ Antonio)對這種手法進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後者由此成為技巧傑出的銅版畫大師,拉斐爾委託他為自己的早期作品製作版畫,如素描《殉道嬰孩》(The Innocents)、《最後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滾油煎熬的聖切奇莉亞》(註1)。

馬坎托尼奧(仿拉斐爾油畫),《聖菲莉思達的殉道》(Martyrdom of Saint Felicite),作於1520—1525年間,銅版畫,23.8×40 cm,美國賓州巴克內爾大學Samek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馬坎托尼奧(臨摹丟勒銅版畫),《基督降生》(Birth of Christ),「聖母生平」(The Life of the Virgin)系列之一,私人收藏。(公有領域)
馬坎托尼奧(仿拉斐爾油畫),《帕里斯的審判》(The Judgment of Paris),作於1510—1520年間,銅版畫,29.1×43.7 cm,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馬坎托尼奧(仿拉斐爾油畫),《聖切奇莉亞的狂喜》(The Ecstasy of St. Cecilia),作於1515–1516年間,美國加州維斯蒙特學院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馬坎托尼奧後來還為拉斐爾製作了其它銅版畫,拉斐爾最終將這些版畫交給了助手巴維耶拉(Baviera),此人曾負責照料拉斐爾至死都深愛的一位情人。拉斐爾為她畫過一幅非常優美、栩栩如生的肖像。這幅畫現在佛羅倫薩,為最尊貴的馬提奧‧博蒂(Matteo Botti)所有,他是佛羅倫薩商人,也與所有賢能之士、特別是畫家過從甚密。出於對藝術、尤其是對拉斐爾的熱愛,他將其當作遺物來珍藏。

拉斐爾,《戴頭紗的女子》(Woman with a Veil),1516年作,布面油畫,82×60.5 cm,藏於佛羅倫薩碧提宮。(公有領域)

他的兄弟西蒙‧博蒂(Simon Botti)對匠師們及其藝術作品也同樣尊重,我們大家都公認他是個頂有愛心的人,對本行業人士恩寵有加;我也特別敬重他,在經歷漫漫人生後,我將他引為最偉大的摯友;更不用說他良好的藝術鑑賞力了。

回來說銅版畫:由於拉斐爾對巴維耶拉的青睞,後來湧現了馬可‧達‧拉文納(Marco da Ravenna,註2)等一批人,使得銅版畫從稀罕變得像我們今天所看到的這般豐富。隨後,善於奇思妙想、展現美麗創造的烏戈‧達‧卡爾皮(Ugo da Carpi)發明了木口木刻(wood-engraving,註3)的手法——運用三塊木版分別給出中間調子、高光與陰影,就能模仿以「明暗對照法」(chiaroscuro)畫成的素描,這當然也是一項美妙絕倫的發明創造,大量版畫亦隨之出現,這將在「博洛尼亞的馬坎托尼奧傳」一篇中詳加介紹。

馬可‧達‧拉文納(仿拉斐爾),《聖母領報》(Annunciation),木口木刻版畫,倫敦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隨後,拉斐爾為巴勒莫(Palermo)大橄欖山修士們的修道院——叫做「聖母昏厥堂」(S. Maria dello Spasimo)——繪製了一幅基督背負十字架的木板油畫,不啻為一件傑作。

畫中可以看到,褻瀆神的行刑者們怒氣沖沖,將基督引向獻身之地「髑髏山」;基督因死亡臨近而痛苦難當,在十字架的重壓下不支倒地,渾身浸滿汗水和鮮血,他轉向兩位瑪利亞(註4),她們正在悲痛地哭泣。維羅妮卡(Veronica)在她們中間,懷著最溫柔的愛伸出雙臂,向耶穌獻上一塊布巾(註5)。更不用說畫中滿是騎士步兵,他們手持「正義之旗」從耶路撒冷城門湧出,姿態各異,至為優美。

這幅面板畫在完成之後、還沒到達安身處之前險遭厄運,據說它被裝船運往巴勒莫(Palermo),船在一場可怕的風暴中撞向礁石,船體木條都斷了,所有人連同貨物全都不知所終,只有這幅面板畫幸免於難,它安穩地裝在箱子裡,被海水沖到了熱那亞海岸。那裡的人們打撈上岸後,發現這是件聖物,於是善加保管;它毫髮無傷,因為即便是狂風駭浪,都對這樣一件作品之美心存敬惜。

消息傳出去後,僧侶們設法將它收回;在教宗支持下,畫作完璧歸趙。他們當即犒賞、而且是厚賞了那些保住它的人。於是,它再次被送上船,最後被帶到西西里,安置在了巴勒莫;在此地,它的名氣比「火神山」(Mount of Vulcan,註6)還大。(待續)

拉斐爾,《基督跌倒在去髑髏山的路上》(Christ Falling on the Way to Calvary),約1514—1516年作,木板轉布面油畫,318×229 cm,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譯者註:
【註1】應為聖菲莉思達(St Felicitas,又譯腓利西塔斯),公元2世紀羅馬的基督教殉道者。傳說她捨身之前目睹了堅守信仰的七個兒子(「七位聖弟兄」)逐一被處死。
【註2】馬可‧達‧拉文納(1493—1527年),通常稱為馬可‧登泰(Marco Dente),15世紀後半葉出生於意大利拉文納的銅版畫家。他是馬坎托尼奧銅版畫師圈子中的傑出人物,以善於模仿名家油畫著稱。
【註3】相對於順著木紋截取版材的木面木刻(Woodcut)版畫,木口木刻(Wood engraving)是在緻密的硬木橫斷面上雕刻出極為精細、明暗層次豐富的畫面,尺寸一般較小。
【註4】指聖母瑪利亞和抹大拉的瑪利亞,後者見證了耶穌的復活。
【註5】負著十字架、頭戴荊冠的耶穌蹣跚前行不支倒下,維羅妮卡(Veronica)衝破兵丁阻攔,給耶穌遞上一塊面紗抹面。印有耶穌血臉的這塊面紗,現保存在聖彼得大教堂。
【註6】指歐洲最高、也是最著名的活火山——意大利西西里島東側的埃特納火山(Mount Etna)。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點閱【《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哦,宛如置身天堂!18世紀墨西哥藝術家安東尼奧‧德‧托雷斯(Antonio de Torres)有一幅圓形畫作,畫裡耀眼的聖母盤旋在充滿祥和雲彩的天堂裡。
  • 由於要滿足顯赫人士的要求,拉斐爾不能推託上述工作,更不用說他的私人利益也使他無法拒絕;然而與此同時,他從未中止在教宗居室和大廳的系列創作;在那裡,他手下總有一批人將他的設計付諸實施,他自己則監督一切,盡最大努力輔助完成這一巨製。
  • 丘奇開始作畫時,正值多數偉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創造萬物之手的時代。當時的人們欣賞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脈》都覺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
  • 1962年,一位事業有成的建築承包商賴訥‧溫克勒(Reiner Winkler)買下了他的第一件象牙藝術品,這件作品出自於一幅15世紀描繪耶穌誕生的哥德式雙聯畫。自此他便和象牙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從一件來自法國幾寸高的小作品開始,溫克勒成為了至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象牙雕塑收藏家。
  • 「床」這件不起眼的家具,通常是文學和藝術作品背景的一隅。事實上,在安徒生童話《豌豆和公主》(The Princess and the Pea)和經典的《一千零一夜》(The Arabian Nights,又譯《天方夜譚》)中,「床」是故事的舞台。而且,來自世界各地的畫作中,我們也發現藝術家描繪沉睡者、戀人、孩童、垂死者或死者,每一個角色都是在床上。
  • 拉斐爾繪製了一幅大畫,畫的是教宗良十世和兩位紅衣主教朱利奧‧德‧美第奇(Giulio de’ Medici)與德‧羅西(de’ Rossi)。人物形象不像是出自畫筆,而是從畫面中凸現出來,具有飽滿的立體感;畫中有堆疊的天鵝絨(披風),教宗法衣的錦緞光澤閃耀、摩挲作響,襯裡的毛皮柔軟自然,金線和蠶絲彷彿不是敷色繪成,而是真材實料;還有一本羊皮紙的泥金裝飾手抄《聖經》,比實物還要逼真;另有一個鍛銀的小鈴鐺,精美得無法言表。畫中物件還包括教宗座椅上拋光的金球,明亮可鑑,映射出窗外的光線、教宗的肩膀和房間四壁。所有這些東西都畫得如此精到,毋庸置疑,沒有哪位大師能出其右。
  • 十九世紀初即位稱帝的拿破侖(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年)提倡古代羅馬式宏偉高貴的藝術風格。1803年,拿破侖在羅浮宮內設置讓民眾都可參觀王室收藏品的「拿破侖博物館」,是國家藝術博物館的正式成立,也是其理想中歐洲大帝國公民的藝術聖地。拿破侖軍隊縱橫全歐洲,每征服一個國家,就帶回當地的貴重藝術品。
  • 凡爾賽宮的後院深處有著一座擁有精緻花園和亭閣的小特里亞農宮(the Petit Trianon),展示了1700年代歐洲花園設計如何以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過渡:西側是正統的法式園林,平靜中流露著蓬勃朝氣;東側英式景觀花園則有如詩畫般的浪漫風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