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支付宝莫名绑定“器官捐献” 人人都是活供体?

人气 4520

【大纪元2024年04月01日讯】最近,有中国人在X上爆料,称他的支付宝被人动了手脚。在其“个人信息授权”一栏中,莫名其妙地多了“施予受器官捐献志愿者服务网”一项。该网显示,在其获取了这位用户的姓名、证件号码、类型等隐私后,就“同步器官捐献登记信息至支付宝APP内‘公益账户’”了,并且声称此授权“长期有效”。看着这诡异的一幕,该仁兄表示“离谱”、“可怕”,因为他是“不捐器官”的,也“从来没有绑定过这个东西”。

支付宝在“器官捐献”上动手脚,暴露的显然就是一度号称有多少万人“自愿捐献”的中共官方的心虚。2016年,中共卫计委下属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等官方机构联合发起的《器官捐献公众意愿调查》表明,在被调查者中,高达83%的人愿意捐献器官,但仍有56%的人因为“不知道在哪登记或手续太繁琐”而不愿主动登记。很快,该基金会就“在支付宝开通了‘施予受’网站登录入口”,“用户通过APP就可以进行一键登记,……整个过程只需要10秒”。一个月后,官方表示,通过支付宝在“施予受”网站登记的人由此前的4万2000多一跃达到了10万,超过在所有网站上登记的人数总和(8万)。

然而,对于这种“自愿”率,官方却并不感到满足。中共官媒在报导法国、比利时、西班牙等国在器官捐献上所采取的“预设默许”,即“除了在官方渠道注册为‘主动退出’的人外,所有人都将被默认为器官捐献者”的方式时,已掩盖不住其主子垂涎三尺的羡慕神情了。

此外,官媒还铺天盖地地宣传,Facebook2012年就设置了可直接注册为器官捐献者的链接,苹果公司2016年也推出了应用软件,以方便用户一键登记;德、英、日、韩等国也一直在为本国的器官捐献者提供着便利条件。

或许,国际组织“器官捐献和移植国际名录”2022年发布的相比中国大陆每百万捐献器官的仅有4.16人,“美国人生前登记愿意在死后捐献自己器官的”每百万却高达36.88人,仅次于西班牙,位居世界第二;排名第一的西班牙为49.61人,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分别是克罗地亚(34.63)、葡萄牙(33.80)、法国(33.25)和比利时(30.30)的权威数据,也深深刺激了中共的脑神经。

受了刺激,中共就很可能会胡来。果然,官媒2022年发消息称,《中国器官移植发展报告(2020)》表明,大陆“每百万人口器官捐献率(PMP)从2015年的2.01升至2020年的3.70”。有关捐献率,中共的数据倒是能与国际组织保持在同一水平面上。但一说到排名,中共就开始胡诌了。官媒声称,中国的“器官捐献、移植数量两项指标均居世界第二位”。4.16/百万排不了第二,3.70/百万竟然能?中共恬不知耻,是因为它深知,只在“简中区”胡编,谁也不能拿它怎么样。关键是,把水搅浑后,还能达到混淆视听、将庞大的令人感到惊恐的“移植数量”正常化、合理化的效果。

2022年西班牙凭借着世界第一的捐献率(49.61/每百万),却在2023年只完成了5861台手术。那么2020年,中共又是如何凭借3.70/每百万的捐献率完成17,897例移植手术的呢?美国移植数量第一与其捐献率排在世界前列形成了合理的呼应,但中共拿着每百万捐献率不超过5、且怎么动手脚都上不去的数据,却为何总敢扬言自己要超越美国,实现全球第一的移植数量呢?

看来,在中共治下,器官移植根本就不需要靠什么“自愿”捐赠。要知道,实现大部分器官移植的最关键因素依然是脑死亡。捐献者意愿再强烈,也要等到自己脑死亡后,才能将器官移植给他人。也就是说,捐献率再高,死亡率低,移植手术也很难实现量变。但反之,手术量大,却足以凸显脑死亡人数居高不下。

在中国大陆,“脑死亡”甚至都没被立法。鉴于心肺死亡对大部分移植手术来说是毫无意义的,非法地进行脑死亡移植就一直有恃无恐地普遍存在于大陆的公立医院中。实际上,更令中国人感到细思极恐的是,脑死亡还可通过谋杀而来实现。江西的胡鑫宇案到现在都无真相,孩子生前被学校安排体检以及死后被发现器官被摘的诡异之象,官方也没给出任何有说服力的解释,只推说他是自杀。

然而,这样的“自杀”若没有合理的说法,必定会再次发生在别人家的孩子身上。很多中国人已发现,孩子不光能死在学校附近,还能死在医院里。近两年,大陆青少年在路上因意外或打斗而受伤,送医后很快就出现脑死亡,紧接着家长被劝说捐出孩子器官的事已频现报端。雷同的意外、相似的脑死亡、毫无例外地被劝捐,这桩桩件件就好像是被设计好了的剧本。只要有人照着演,器官移植手术就能一台接一台地做下去。

中共以前能无所顾忌地让死囚脑死亡、再强摘其器官,如今也当然能让处在中共的严密监控下、根本不被其当人看的P民经历同样的遭遇。所谓割韭菜,原本就不只是榨取血汗、狂征暴敛,必要时连人的身体和器官也是能拿来倒卖的。中共掌控着公检法,将枪杆子、刀把子都牢牢攥在手里,这不就是在为自己的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扫清障碍吗?

既如此,文章开头出现的那一幕以及该仁兄发现自己被捐器官竟同样是在体验后第四天,就激动地惊呼“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很安全”、“我会尽我所能保护我的个人生命安全”,并提醒更多人都“能去知道这样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支付宝的使用,已经覆盖整个大陆,几乎成为中国人支付的唯一方式,连那些老外都抱怨没有支付宝无法出行。可以试想,如果每位支付宝用户都被在其“个人信息授权”一栏中,莫名其妙地多了“施予受器官捐献志愿者服务网”一项,一旦获取了用户的姓名、证件号码、血型等信息后,就“同步器官捐献登记信息至支付宝APP内‘公益账户’”了。而中共想获取公民个人“隐私”绝不是什么难事。

今天曝光出个别支付宝用户被“捐献器官”绑定了,明天会有千千万万的支付宝用户被绑定。全民都在使用支付宝,全民都被绑架“活摘”,人人都成了活供体。中共可怕的器官移植大国“国策”,已经走在路上了。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玉清心:移植医生透露“脑死亡捐献”真相
外媒:这家医院的庞大器官供体库来自哪里?
陈思敏:脑死亡器官大增? 中共无法无天
中国脑死亡家属捐器官 受害人:是被逼迫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