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一杯咖啡的温度

font print 人气: 48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16日讯】冬天的冷冽,的确让人受不了,我随手拿起了咖啡罐,加了几匙香纯可口的奶精,或者有人是加牛奶,倒了一小包糖,我讨厌不加糖的咖啡,那会使我的嘴苦涩,但有人却对糖的添加与否有着相当的坚持,不过这对我并不重要,只因为一句话:“我不在乎。”在乎不是我的所有,就像当我端起咖啡时,看到浮在那浓白诱人的奶精上的几只蚂蚁,我只是细细的挑起,放在一张卫生纸上,倒头啜了一大口,我不在乎我正喝的无非就是蚂蚁的洗脚水,只因为一个坚持,这杯咖啡的味道不错,或许我下次不该加奶精,得改加蚂蚁了。
  咖啡是热的,奶精也是热的,就连那纯浓的咖啡香也是热的,当然,蚂蚁也是热的,它们刚洗完一身热腾腾的热水澡。我低头吸闻了一阵热气,咖啡的香浓瞬间弥漫了整个鼻间,香味顺着鼻腔漫沿到双眼,双眼因为雾气的飘飞,进而跟着迷蒙起来,眼前的雪白世界就尤如仙境般,清静亮白,那或许只是幻影,但却有着深刻的体会,在这喧嚷的城市中,已经没有这仙境的存在了,白雾散去,我仍意犹未尽。再次拿起咖啡杯,仰头又啜了一小口,奶精入口即散,纯香在齿中均匀的扩展,像是极力的想壮大它的领土般,我绕舌一舐,毫不留情的收尽那诱人的白皙,将之收尽体内,任它恣意的在体内弹跳蒸化,滋涧体内的干枯,白热又带点咖啡色的液体,渐渐的由体内传出热情,握着咖啡杯的手也因此雀跃不已而颤抖着,细肤上的温度逐渐的增加,我感觉到了它给我的温度,就如在杯中旋转的白点一样的温暖,我已经被卷进去了,不知不觉的陷入而不可自拔。

  抬头远眺这城市的面貌,灰雾驾驭了一切,它是整个城市的生命,也是侵扰人们的梦魇,人们一边想着要如何除去这扰人的大魔王,一边双手奉送着粮饷直到它的肚内,这是矛盾,我无法理解的地方,看着手中还略有余温的浓醇,我有一股冲动,想跳入那未知咖啡带白的世界,就从那个点跳入,沈浸在它的世界,抛开城市的繁嚣,也抛开灰雾的围绕,尽情的享受那舒畅的快感,拥抱那纯白的香浓,轻抚那深咖的苦涩,收取所有只属于我的温度,闭起眼,就能拿缩一切,一切就在我的掌心。

  仰头睁开眼,幻想总是不切实际的,我的眼前只有现实,我的双手向前抓取着梦幻交织的梦想,勇敢的面对现实的挑战,胜利不会支持我,也不支持现实,支持我的,就是那暗藏在掌心中的温暖,那熟悉的温度。

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欧阳修(1007-1072):北宋文学家、史学家。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吉州吉水人,(一说庐陵,今江西永丰人)。天圣进士。官馆阁校勘,因直言论事贬知夷陵。庆历中任谏官,支持范仲淹,要求政治上有所改良,被诬贬知滁州。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王安石推行新法时,对青苗法有所批评。他主张文章应“明道”、致用,对宋初以来靡丽、险怪的文风表示不满,并积极培养后进,是北宋古文运动的领袖。散文说理畅达,抒情委婉,诗风与似其散文,语言流畅自然。其词婉丽,承袭南唐余风。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编为《集古录》,对宋代金石学颇有影响。有《欧阳文忠集》。
  • 1992至2002,大法在世间洪传十周年!这是难忘的十年,幸运的十年!垂死的人们青春焕发,年少的人群心灵净化,瘫痪的父母健步如飞,下滑的道德从新升华,千万人晨炼齐唰唰,涣散的社会获新法。哈哈!好年华!赶上洪传的法轮大法。
  • 【大纪元5月17日讯】布禄崙鸣远中文学校于今年母亲节前夕──五月十一日﹐举行以颂扬母亲的慈爱和伟大为主题的诗歌散文朗诵比赛﹐全校有五十二位学生参加﹐他们以深情的深情的朗诵去庆祝母亲节。与会的有师生家长四百多人。
  • 小溪是陕北一位写散文的朋友的名字。
  • 斯特娜夫人,美国人,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语言学教授,毕业于拉德克利夫女子大学。斯特娜夫人有个女儿,名叫维尼夫雷特。在母亲的训练下,女儿从3岁起就会写诗歌和散文,4岁便能用世界语写剧本。她的诗歌和散文,从5岁起被刊载在各种报刊上并汇集成书,博得了广泛的好评。
  • 文学家巴金早已死去了。曾经风靡一时的《家》、《春》、《秋》,都是1949年以前的作品。49年以后直至66年,连巴金自己都承认,未能弄出一篇满意的东西。“文革”之后,他倒是用8年时间写成150篇《随想录》。巴金自以为那是他一生的总结,颇有些老当益壮回光返照的自负。据说中国学术界也认可它是一部“力透纸背,情透纸背,热透纸背”的“讲真话的大书”,是代表当代中国文学最高成就的散文巨作。但若允许本读者也讲句“真话”的话,那么据我亲自恭而敬之捧读的经验,除了“失望”二字,实在找不到更礼貌的恭维。
  • 在一千三百多年前,中国的唐朝,是一个承前启后,百花齐开,大放异彩的全盛时期。她的温文有礼、文化腾达和威力远被,同当时西方世界的腐败、混乱和分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以致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上一路遥遥领先。

    乌飞兔走,沧海桑田,中国的许多朝代都好比流星一般匆匆而逝。但初唐时期的“贞观之治”却如一轮皓月,照亮了人类历史的整个夜空。她无论是在文化、经济、农业、手工业、商业、交通等各个方面,都远远地超越了以往所有的时代。而唐诗的丰盛,散文的复兴以及传奇的成熟,瞬间把人类的文学史推上了辉煌灿烂的顶峰。随之而来的音乐、舞蹈、书法、绘画、造像、建筑、冶金、制瓷、纺织、印刷、酿酒、焙茶…… 多元纷呈,绚丽夺目,达到了盛况空前的地步。使人类社会真正走入了一个祥和、礼让、安定、富足的歌舞升平.时期。各民族称她为“盛世天朝”。

    我们愿循着历史的足迹,把这幅“天朝”的画卷慢慢地展开,将她迷人的光彩再现读者面前。

  • 散文是心灵的写照。
  • 作品曾获无数奖项之北美洛杉矶矶华文作协前会长﹑现任监事蓬丹继年初散文集“人间巷陌”后将出版第十部新书“诗书好年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