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声音的气味。

旻儿
font print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3日讯】周二的下午,艳阳高照,熬夜的我却躺在床上半梦半醒之间模糊的跟意志力挣扎着,我的睡意追着报告危机扭打,我的意识竟在在一旁模糊起来。

“ㄘㄘ…嚓嚓嚓……”窗外传来一振油炸的声音,朦胧之间,我知道推着小车卖臭豆腐的伯伯来了,模糊里他被岁月爬满了面容浮出了脑海的表面,神奇的是…一阵阵豆腐的香气传来刺激着我的嗅觉细胞;我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怪!印象中窗户明明关的好好的呀!这一周的忙碌我早已有一周的时间没有去注意房间的窗子,要是开着…那前晚的雨水不就又湿了我的宝贝书籍们?揉着双眼走道窗前,才发现窗子其实好好的关着呢!而充满了鼻腔的气味,早已消失无踪了;我渐渐的醒来,才发现到…原来,声音也有气味。

想起了小时候幼稚园放学,妈妈下班带着我回家,一个人在客厅里玩耍的时候总是静静的玩着,因为耳朵竖的老直,在听着爸爸回家的脚步声;虽然公寓的楼梯总是上上下下的脚步声,但是对于自己熟悉的家人,却总是不会听错的!尤其是爸爸,不只是因为他那双皮鞋总是会在每一阶楼梯上敲出特别的声响,还有…因为爸爸的脚步声带着一股淡淡的刮胡水味。当听到爸爸的脚步声近了,我便会兴高采烈的打开门迎接爸爸回来,而爸爸见到我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把小小的我高高的举起来,然后在他刺刺的脸上磨蹭,扑鼻的刮胡水味香气,从此便成为了脚步声的气味。

前一天的深夜,我醒在一个充满着浓浓野姜花香的梦中,白茫茫的世界里,尽是纯白的野姜花瓣和浓郁的野姜花香,我在梦中旋转旋转着醉进了野姜花独特的纯净香气里,突然一阵坠落感…我掉回了真实的世界,惺忪地睁开了双眼,在黑暗中慢慢的清醒了过来,耳边…是雨点滴落在屋檐上的滴答声响,我的灵魂漂荡回轻狂的年少,那踩着单车在谤沱大雨中寻觅着野姜的记忆,一阵花香充满了鼻腔。我想,我是幸福的!在我的世界里,雨点的声响还伴随着野姜的浪漫与甜腻。

总觉得,感官-分为两种,一种是一清二楚的,另一种是暧昧而模糊的;听觉和嗅觉就属于后者。常常,我们总是会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事实上却只是想像,常常我们也会忽略了某一些已在身边存在已久的气味,久而久之就以为他不存在了。也就是因为这样不清楚的若有似无,她们蒙上了一张迷濛而浪漫着神秘色彩的面纱,这时再调上一剂沉淀成浓醇的回忆,从此声音不再只是声音,在气味的交揉之下,天地便披上了另外一层专属于自己的独特色彩,不再是与众人共有的公共财产,而是绝对而私密的美丽世界。

(转载自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学家巴金早已死去了。曾经风靡一时的《家》、《春》、《秋》,都是1949年以前的作品。49年以后直至66年,连巴金自己都承认,未能弄出一篇满意的东西。“文革”之后,他倒是用8年时间写成150篇《随想录》。巴金自以为那是他一生的总结,颇有些老当益壮回光返照的自负。据说中国学术界也认可它是一部“力透纸背,情透纸背,热透纸背”的“讲真话的大书”,是代表当代中国文学最高成就的散文巨作。但若允许本读者也讲句“真话”的话,那么据我亲自恭而敬之捧读的经验,除了“失望”二字,实在找不到更礼貌的恭维。
  • 在一千三百多年前,中国的唐朝,是一个承前启后,百花齐开,大放异彩的全盛时期。她的温文有礼、文化腾达和威力远被,同当时西方世界的腐败、混乱和分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以致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上一路遥遥领先。

    乌飞兔走,沧海桑田,中国的许多朝代都好比流星一般匆匆而逝。但初唐时期的“贞观之治”却如一轮皓月,照亮了人类历史的整个夜空。她无论是在文化、经济、农业、手工业、商业、交通等各个方面,都远远地超越了以往所有的时代。而唐诗的丰盛,散文的复兴以及传奇的成熟,瞬间把人类的文学史推上了辉煌灿烂的顶峰。随之而来的音乐、舞蹈、书法、绘画、造像、建筑、冶金、制瓷、纺织、印刷、酿酒、焙茶…… 多元纷呈,绚丽夺目,达到了盛况空前的地步。使人类社会真正走入了一个祥和、礼让、安定、富足的歌舞升平.时期。各民族称她为“盛世天朝”。

    我们愿循着历史的足迹,把这幅“天朝”的画卷慢慢地展开,将她迷人的光彩再现读者面前。

  • 散文是心灵的写照。
  • 作品曾获无数奖项之北美洛杉矶矶华文作协前会长﹑现任监事蓬丹继年初散文集“人间巷陌”后将出版第十部新书“诗书好年华”。
  • 操场一角,我们围成一圈,盘腿打坐。也不管蓝天蔼蔼地瞧着;走过的人们投以诧异的眼神瞅着。壹志凝神,宛若静止在另外一个时空,不问世俗的一群。
  • 哈立希岛上,姐姐爱尔克,每夜每夜都燃着一盏灯。灯光就亮在她的窗前,她要用这灯光来给她航海的兄弟指路,她怕他那远航的兄弟找不到回家的门。可是直到可怜的姐姐爱尔克失望地进了坟墓,她也没能等到那个出远门的兄弟回来。
  • 本报从本周开始正式刊登“文学版”试刊﹐每周一期。将陆续推出下列栏目﹕“小说广场”﹐登载各类虚构情节人物故事的创作作品﹔“诗情空间”﹐登载古今中外各类体裁的被称做诗的优秀作品﹔“纪实报导”﹐登载具有价值的﹑对现实或历史事件﹑人物等的写实报告﹔“散文随笔”﹐登载有感而发的各类生活观感﹔“禁区文字”﹐刊载在意识形态控制下被禁止发表或不能发表的各类文学作品﹐尤其是大陆作家诗人创作的作品﹔“批评欣赏”﹐发表有见地有启发性的文学评论文章。此外﹐文学版还设立“无病呻吟”和“忽做黄钟大吕声”两个特别栏目﹐前者专门刊登闲极雕琢的美文文字﹐后者刊登幽默小品﹑儿童习作﹑佚人趣事﹑风花雪夜﹑警世预言﹑奇谈怪论等短幅文字。
  • 耶 鲁 的 东 亚 研 究 中 心 特设 一荣 誉 讲 座 , 一 年 一 度, 专 门 邀 请 国 内 外 研 究 中 国 问 题 的杰 出 学 者来 耶 鲁 作 一 次 讲 演 。 今 年 应 邀 而 来 的 是 斯 德 哥 尔 摩 大 学 的 荣 誉 退 休 教 授 马 悦 然 。 对 这 位七 十 七 岁 的 瑞 典 汉 学 家来 说 , 耶 鲁 的邀 请 似 乎 来 得 为 时 晚 了 一 些 。 然 而 这 也 难 怪 ﹕ 欧 洲 的 老 一 代 汉 学 研 究 在 汉 学 界 虽 仍 不 失 其 既 有 的 位 置 , 但 毕 竟 曲 高 而 和 寡 , 在 今 日 的 北 美 已 不 再 流 行 了 。 因 为 后 继 者 寥 寥 无 几 , 有 关 马 悦 然 在 中 国 方 言 和 古 汉 语 音 韵 研 究 方 面 的 诸 多 成 就 , 熟 识 而 懂 行 者 也 就 只 可 能 限 于 极 少 数 的 专 家 。 至 于 近 年 来 他 之 所 以倍 受 中 文 媒 体 的 关 注 , 且 闻 名 于 两 岸 三 地 的 文 坛 , 可 以 说 全 都 是 作 家 们 过 分期 盼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 再 加 上媒 体 跟 着 发 烧 才渐 次热 火 起 来 的 。 这 个 热 和 他 所 做 的 冷 门 学 问 其 实 并 没 有 什 么 关 系 。 中 国 文 坛 实 在 是 得 奖 心 切 , 过 去 几 年 中 ,媒 体 和 舆 论 几 乎 摆 出 了 咄 咄 逼 人 而 不 甘 罢 休 的 阵 势 , 马 悦 然 遂 在 好 事 者 的 包 围 中 以 译 介 现 代 诗 歌 小 说 出 了 名 。 好 在 评 奖 委 员 会 去 年 给 中 国 文 学 及 时 地 放 了 一 榜 , 从 此 尘 埃 落 定 , 一 颗 定 心 丸 吃 下 了 公 众 的 肚 子 , 即 令 它 的 甜 中 各 自 有 酸 有 苦 , 众 声 喧 哗 之 口 总 算 安 抚 地堵 了 起 来。 马 悦 然 教 授 也 由 此 得 到 了 解 脱 。 当 然 ,他 还 是 评 委 会 中负 责 推 荐 中 国 文 学 的 委 员 , 但 毕 竟事 已 而 过 境 尽 迁 , 他 同 询 问得 奖消 息 的 俗 务遂 慢 慢 脱 了 干 系 。 讽 刺 的 是 , 他 多 少 还 是 从 他 染 指 的俗 务 中 沾 了 许 多 光 彩 , 若 不 是 有 这 已 经 产 生 的 大 众 效 应 背 后做 衬 托 , 谁 知 道 他 那 些 尘 封 了 许 久的 汉 学 劳 作 又 能 在 多 大 的 程 度 上 得 到 向 公 众 展 示 的 机 会 。 这 就 是 当 今 的 后 现 代 世 界 , 一 个 人如 何 把 自 己 所 做 的 前 现 代 学 问 和 它 挂 上 钩 , 运 作 起 来 , 还 确 实 是 件 颇 为 微 妙 的 事 情 呢 。 图
  • 折腾义和团和八国联军的事情已经有日子了。说到了八国联军罪行之一的“烧”,几个月前,从国会图书馆东亚部的参考资料架子上,曾经复印过一部奇书:《中国火灾大典》的有关章节。虽然自信对大陆当代历史教科书的宣传色彩已经有了相当的免疫力,其中关于八国联军的焚烧事件和义和团的焚烧事件,统计下来,二者的数位之间比例仍旧让我惊讶不已。这个“大典”中所录火焚事件,全部是从各类方志、笔记、史籍、文献中直接摘录的,没有任何加工和指导性的说教。这在当代大陆史料中,十分罕见。可能因为这不过是一部关于火灾的记录,无涉意识形态。然而,我无法进一部确证这部著作的可信度,因为我数月前的复印,除了一个封面和诸多有关内文,没有提供更多的关于这部“大典”的资讯。早就知道我还得去国会图书馆一趟,专门查查这部书的出版年月,以及是否有相关的前言后记出版说明等等。
  • 】“苹果好像是爱情里的色彩,鲜红欲滴让人都想咬上一口,即便看着不吃也都能在想像里得着意识上的满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