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二九)

扬帆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1日讯】下班的铃声刚刚打过,同事们纷纷站起来关掉电脑的电源,收拾起桌子上的文件准备回家。

我把给警察写的那封7000多字的长信从电脑中调出来,加了几句话,说明这是我在父母被捕后亲手交到拘留所的一封请愿信。在收件人一栏中,我填上了销售部全体人员以及其他部门我认识的所有人的email地址,然后对着电脑沉吟了半分钟。我感到心里很紧张,手指上也渗出了冷汗,但还是按下了“发送”键。

第二天早上,在我骑车上班的路上,忽然间手机响了。

“喂,你好。”

“杨帆啊,我是张斌。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正在上班的路上,一会儿就到办公室了。”

“你先不要到办公室,直接到销售部第一会议室,我在那儿等你。”他说。

“好,一会儿见。”

我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看到张斌正独自坐在桌子旁,手里拿着我广播出去的信仔细看着。

“经理早,”我说。

张斌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杨帆,”张斌一边想一边字斟句酌地说,“我们认识已经快七年了吧,我一直拿你当兄弟看待的。你来公司的时候,我也在培训部,那个时候你才二十岁,聪明能干,嘴也特贫。我可以说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的信仰,也一直把它当作是你个人的问题,所以也从来都没有找你谈过。我想只要你自己注意安全就行了,而且我相信你会权衡利害的,没想到你会把这样的信扩散到全公司,这对你的安全是非常不利的。”

“经理,谢谢您。本来我做这样大的决定之前应该和你打个招呼的。”我说,“我们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彼此算相当了解了吧。因为你能力强,对下属要求又严格,同一个办公室的其他同事甚至比较怕你,但是我知道你一直很照顾我。也就因为这个吧,我知道如果和你打招呼,肯定会被你阻止,我就自作主张了。”我沉吟了一会儿说,“我当然也很在意我自己的安全,更在意我太太是否幸福,不过和真理相比,这些都只能放到第二位了。”

“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张斌说,“有许多事儿是没法讲理的。有的时候受了委屈,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我和咱们公司的这些人都一样,谁也不希望看你出什么麻烦。”

“我理解。有许多事情,在做决定的时候是很难的,其实这封信也许在去年七月份就应该发出去了,但是我也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权衡,也一直在担心,不过我从镇压发生的第一天起就知道我有一天会做这样的事情,即使不是发这封信,也会用其他办法把这些真心话讲出来,因为我是有信仰的人。”我顿了一下说,“我知道在许多人眼里,我们的行为他们不能理解,就好像我在94年游览罗马竞技场的时候也不理解基督徒的殉道一样,因为我那时候没有信仰。如果说不相信神的存在,那么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只要能这一生活着舒服,谁还管别人怎么样啊。但是我修炼了,也知道神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那么我的思维方式就完全不一样了。”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湾阿罩雾林家添丁,却伴随一个不能说的秘密:第五代的林文察,是巨大金人手捧“金鳌”入梦而生。
  • 渔夫的寡妻勇敢地只身踏上前往平安京的路程,在渐渐升起的太阳下,她的长竹竿每次颠簸震动都闪烁着光芒。​​
  • 美雪用指甲抓了抓身体,当从皮肤上掉落的皮屑溶进水中,会被鱼群当成池水里的天然粒子。之前,胜郎就是靠着这方法让鱼只对他日渐熟悉,直到它们会自己游向前来,将肚腹就着胜郎的掌心休息。这个动作,每次都让园池司的官员们看得入迷。
  • 十二世纪平安时代日本,专门为京城供应鲤鱼的渔夫意外身亡,深爱着丈夫的遗孀,为了完成丈夫未了的工作,踏上一段送鲤鱼的旅程......
  • 自弟弟飞升后,钟离简每日静心探求秘诀之道,更加勤谨地修炼,他心神清澈,日益清净无为,渐渐地也可通玄入妙,还能洞悉古今之事。待钟离简修道有成,尘缘已满后,钟离权迎接他一起白日飞升。钟离兄弟二人在仙传一页,留下隽永的闻世传奇。
  • 钟离权听了老翁的一番话,仿佛打开了以前的记忆,心中当即大悟:“如果不是仙翁提醒,我几乎要陷在迷途,终其一身也难逃尘网!”
  • 铁拐李驻足观看,了解了钟离权的一段因缘。原来那名汉将钟离权原本是上界仙子,昔日在天宫掌管文书,因犯下过错,自仙宫谪降。
  • 钟离权连夜部署战略,计划派遣两万轻骑兵,兵分四路,分别埋伏在四面,一旦听到连珠炮响,即刻从四面进攻,以擒拿蕃将。
  • 钟离权,八仙之一,他本是一名仙人,在仙宫掌管文书。传说中,钟离权这名仙人掌管文书出错,遭贬下凡,成为汉朝一员武将,后来在铁拐李点拨下,入道成仙,再次返回仙宫。
  • 铁拐李自从谪降凡间,待百日立功补过后,才又重新返回天宫,向老君谢罪。从此铁拐乘云驾鹤,环游仙岛瑶天,自由自在地广游仙山洞府,成为一员天界上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