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一三)

扬帆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6日讯】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在北京召开。天安门前红旗招展,戒备森严,两会代表在从宾馆到人民大会堂的路上都有警察全程戒严护送。我在广场上看到那些置于重重保安下的人民代表时,实在想不明白既然他们来自于人民,为什么对于人民如此惧怕。我甚至感觉他们不过是一些被那个政党劫持和软禁了的人质而已。

小麦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那里有一份向人大代表请愿的表格,问我愿不愿意签名。虽然在广场上看到的景象让我有些怀疑即使我签了名是否会管用,我还是认认真真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住址,并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外地许多城市都在按照签名表上的地址和姓名抓捕学员,在最初的几天里,我每次在宿舍附近看到警车时,都感到自由和监狱仅仅是一步之遥。

3月初的一天下午,总办的秘书小叶忽然打电话给我,让我到总裁那儿去一下。

“总裁找我?”我说,“是出口项目的事儿吗?要不要带什么文件过去?”

“我也不知道,”小叶说,“你直接过来吧。”

我走进总办的时候,赵总正在接电话,他示意我先坐到沙发上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电话,走过来和我握了握手。

“一直想和你聊聊,你也忙,我也忙。”赵总说。

“总裁忙的都是大事儿,”我说。

赵总摆了摆手,“我听说你最近在联系留学,是吗?”

“对,从去年八月开始准备考英语,今年一月份刚刚考完,”我说。

“联系了几所学校?”

“有七、八所吧,我申请递交得比较晚。这种奖学金申请都是越早越占便宜。”我说。

“你感觉成功的把握有多大?”

“不知道,”我老老实实地说,“只能说试试。以前我联系过两回留学,都没有成功,尽人事听天命吧。”

“对公司的待遇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赵总问。

“哪里,”我说,“钱永远都挣不完。我觉得现在待遇已经很优厚了,能够自食其力,赡养父母,还能剩下一些钱,这就够了。”

“公司现在经营业绩还是很好的,”赵总说,“去年我们销售了30多个亿。不过居安思危,趁着现在公司手里有钱,我们想扩展一下业务范围。你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吗?”

“嗯,有这么两个方向,”我想了一下说,“现在数据业务很火爆,尤其是电子商务。但是中国面向个人的电子商务很难搞,因为现在中国人的信用消费几乎是空白,所以在网上支付很困难,加上货物发送都成问题。这种资金流和物流的问题哪个公司都有,我们也解决不了,将来网上支付肯定会有政府管理和垄断,根本轮不到我们来做。比较现实的就是做数据的接入设备和路由器。不过,现在电信局都喜欢一揽子的系统集成方案,公司也可以考虑自己开发数据网的服务器。”

“公司确实是在考虑这方面的事情。我们几个事业部的经理已经开过几次会了。公司决定单独成立一个部门,销售数据产品,我们正在物色这个部门经理的人选。你有没有觉得谁比较合适?”

我低头想了一会儿说,“如果搞技术销售的话,研发部的人也可以,不过他们人力太有限了,现在几乎是一人一摊盯得死死的,而且他们搞开发的人对于市场的感觉可能不那么成熟。如果从我们部门抽人的话,我们部门又绝大多数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嗯……其实张斌最合适,有能力也有魄力,可惜他已经拴在我们部门上了。”

“公司实际上也是这样想的,把张斌调过去当然不成问题,问题是你们部门谁能顶他的位置?” 赵总说。

我在脑子里把周围的人飞速地过了一遍,然后说“我没想好。张斌坐的是个责任很重大的位置。”

“你来公司七年了吧?”赵总问。

“差不多七年了。”

“高总和张斌对你都很欣赏,坦白地说,他们都认为你是接替张斌的最佳人选,不过我们也知道你要留学。这就是人各有志,当然留学对你以后的发展肯定会更有好处。不过刚才你也说,是否联系得到奖学金没有太大把握。如果你要是能够再在公司工作两年呢,我们就把这个人事安排定下来,否则公司必须要考虑到管理的连续性。”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月4日,除夕。

    璐璐从燕莎望京采购回来,手里大包小包地拎着许多东西。

  •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我就睁开了眼。虽然感觉很困,我还是坐了起来,往家里打了个电话,看父母是否回来了。
    “喂,”那边是妈妈接起了电话。
  • 大年初一早上,我和璐璐回我父母家的时候,看到楼下停着一辆贴着黑膜的桑塔纳,看不清里面是否坐着人,车牌号是“京O”。看来警察再次开始对附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
  • “我还以为你不炼了呢,” 曹宁说,“我对法轮功不太了解,也没法评论。不过我看电视里的宣传,我倒觉得十有八九可能是假的。要是真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就不会在社会上传得那么广了,而且用不着政府这么宣传,在刚刚开始出来的时候,老百姓就该举报了。除了你,我还有两个朋友也炼功,我看他们人都挺好的,工作认真,精神也很正常。”
  • 我发现人类文明每次出现划时代的进步都与两个方面的突破有重大关系:一个是对物质的认识,一个是对能量的掌握。离开这两者,发展出来的那都不能称其为科学,而仅仅是技术。”
  • “嗯,我可能没说清楚,”我说,“生命的构成是非常复杂的。比如说97年科学家搞出一头克隆羊,用的是一头母羊的体细胞。为什么一个细胞就可以克隆出一只羊呢?因为那个细胞中包含了其母体全部的遗传信息。你想,象绵羊这么复杂的哺乳动物,怎么会把全部遗传信息放入一个肉眼看不到的细胞中呢?这是人能够认识到的,其实比细胞更小的粒子成分中还包含着这只羊的全部信息呢!还不止是你的身体构成中包含了你的信息,你说一句话,写一个字,可能都包含了你全部的信息在里面。所以过去算命的先生才有测字这一说。你照镜子的时候觉得镜子里面的是曹宁,这是你用肉眼看到的,
  • “等会儿,”张剑接过话来说,“刚才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是最后你说的‘真善忍’怎么好像是一种道德上的要求,不是我们想像的一个什么数学公式。
  • 飞机到达加德满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加德满都机场没有供飞机停靠的廊桥,需要步行到他们的候机楼。外面的空气非常清新,气温稍微有些凉,站在机场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喜马拉雅山群峰耸峙,山顶上都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 吉普车奔行在狭窄而颠簸的公路上。这是我们到达尼泊尔后的第一个周末,当地代理说他要尽一尽地主之谊,把我们拉到了附近喜马拉雅山的一个山峰上。
  • “其实并不少。你知道吗?现在天安门那儿每天都有几百上千的人通过炼功或者举起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只是他们一般只能坚持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就会被警察抓走。”我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