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革命样板戏的祖宗爱森斯坦

人气 7
标签:

【大纪元6月12日报导】在20世界共产党革命中﹐文艺作为一条战线起了巨大的作用。在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中﹐八个革命样板戏不但统一了全国人民的思想﹐而且成了解释历史和现实的权威。除了政治宣传作用﹐样板戏还代表了一套创作原则﹐即所谓革命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结合。其实说穿了﹐就是篡改历史和歪曲现实的结合。

中共当然不是样板戏文化的发明人。作为国际共运的老大哥﹐苏联的的革命文化是样板戏的发源地。而苏联电影导演谢尔盖爱森斯坦可以说是样板戏文化的祖宗。

爱森斯坦是20年代苏联最有名的电影导演﹐当时他的名声不在革命诗人马雅可夫斯基之下。爱森斯坦创作了一系列为十月革命歌功颂德的作品﹐最有名的如《十月》﹐和《战舰波将金号》等等。很多人﹐特别是西方电影导演﹐都认为爱森斯坦的成功是他擅长利用蒙太奇技巧的结果﹐他们对这些电影的大场面大制作印象特别深刻。但实际上﹐在拍摄这些电影时﹐爱森斯坦受到了苏联政府的全力支持。

例如﹐在拍摄表现十月革命的电影《十月》时﹐为了把一场布尔什维克策动的军事政变描绘成一场大众革命﹐整个列宁格勒都成了电影的外景场地﹐全体列宁格勒居民都被动员起来﹐或是当群众演员﹐或是为剧组服务。许多当年参加过十月革命的人都在电影中扮演他们当年的角色。苏联红军为拍摄电影提供了许多装备﹐当年用炮声宣布布尔什维克开始政变的军舰阿芙乐尔号也听从爱森斯坦的调遣。因此﹐爱森斯坦的电影的宏大气魄是极权主义的象征﹐和自由创作没有丝毫关系。

但就是这种宏大气魄使得一些西方导演佩服得五体投地。30年代初美国好来坞的派拉蒙影片公司还邀请爱森斯坦去访问﹐并向他提供拍片合同。爱森斯坦自己没有接受合同﹐但他的助手阿立克山德罗夫接受了﹐并为派拉蒙导演了音乐剧《快乐的人》。

爱森斯坦的《十月》是向十月革命十周年的献礼﹐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政治任务。电影的拍摄时间是在1926和27年﹐当时苏联党内斯大林和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等人正在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他们都是十月革命的元老﹐托洛茨基当时是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地位仅仅在列宁之下﹐他的作用自然是电影中无法回避的。他们都对这部片子如何为自己服务十分关心﹐特别是斯大林。斯大林曾经前往电影拍摄场地﹐亲自对一些情节提出要求﹐并说列宁当初对党内斗争所采取的宽容态度今天已经过时了。这种局面使得爱森斯坦和电影制作组十分为难。他们只好在电影中对两方面都给足镜头。

就在《十月》将要完成制作的1927年11月﹐苏联党内斗争的结果明朗化了。11月16日﹐托洛茨基和季诺维也夫被驱逐中央委员会。爱森斯坦立刻拿起剪刀把片子删掉三分之一﹐并对剩下的重新处理。五个月后电影上演了﹐但在其中还是隐隐约约可以分辨出斯大林的反对派的影子。在对外正式放映前﹐这部片子先在内部试映。一些文化官员混在观众中把听到的反应记录下来﹐例如电影放到某个情节时某一排观众中有人发出不满的嘘声等等。

《十月》和其他大气魄历史影片的成功使爱森斯坦一度忘乎所以﹐他甚至起了一个念头﹕要把马克思的《资本论》搬上银幕。不过,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个疯狂的念头没有成为现实。

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出口军用无人机 中共破坏世界稳定
【名家专栏】我们为何允许大学“宰”孩子?
【名家专栏】美国须了解10个俄乌战争事实
【名家专栏】争强好胜的父母和大学的操控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乌军下阶段愿望清单 将改变战场
【珍言真语】4名信托人被捕 分析:港官场效忠戏
【思想领袖】自由开放的科学讨论遭大科企封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