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妹猪脚

徐正毅
【字号】    
   标签: tags: ,

利用新年长假,到平日难得有空前往的东部旅游。

从光复经花东纵谷北行,沿途是注满水等待节后插秧的稻田,在万荣左转,我们经过了一处平交道,刚来过东台湾做地质研究的女儿要求停车,她说在平交道旁那间小屋卖的猪脚好吃。

那是一间低矮的平房,平房内侧是厨房,外侧摆着五、六张大小不一的桌子。

上午十一点不到,屋内已经挤满了食客。我们一行人好不容易自行整理了一张方桌和座椅,却听到店家喊着:“没猪脚了”。可能是店家要给我们一个惊奇,在大伙失望之时,他端上一大盘热腾腾、香喷喷、油亮亮的猪脚,接着是一大盘卤笋乾和肠结。和着白饭,在寒冷的冬天近午,吃得满脸油滑,浓郁甘美的滋味令人回味。

午后我们从林田山回程,又经过这家小店,才不到下午一点左右,小店已经打烊,门口那只藤椅摆在深锁的大门中央,明白地告诉想前来品尝猪脚美味的食客,改天请早光临。

角落的芬芳 系列文章──转自台湾大纪元时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一次晚会时,同桌的一位女士身着黑色立领毛衣,搭配着一条有原住民图腾、色彩鲜艳的披肩,显得容光焕发,令人眼睛为之一亮。她说披肩是早年一位原住民老妇人所赠,一针一线密密地和珠串缝合而成。
  • 两位原住民的歌手,弹着吉他高唱“摩里萨卡是我生长的地方”,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摩里萨卡”这四个字。后来我才知道它在日语中,是指森林中一片平野,可供居住的地方。
  • 这出戏,还得从久远的人神共存的时代说起,戏里这个城堡,是个信神的国度,人民相信一切是神的恩赐,城堡在国王贤明的治理下,人人相亲相爱
  • 这条路两旁种满了的芒果树,在三月节里,结了青绿果实,疏疏落落上坟的人,迤逦至应公庙前,午后阳光的淫威在树叶间穿梭,瑞弟穿着拖鞋,掮着锄头走在前头,锄柄上挂着的畚箕在背后幌荡着。
  • 这只黄额毛的水鸭白嘴巴埋进水里,长尾巴跟着翘了起来,在水面闪了一瞬,紧接着,两片翅膀在绿水上,划出两道圆弧涟漪,于是,气氛热闹了起来。
  • 细雨纷飞的上午十点,我为自己萃取一杯纯然的咖啡,当琥珀色入眼,我深深深深地呼吸,此时咖啡豆经烘焙后的焦糖味、果香便齐聚鼻心,轻啜一口入喉瞬间,口中自然地说出:“哇!怎么这么好喝!”
  • 思想起,祖先咸心过台湾,不知台湾生作啥款,海水绝深反成黑,海山漂浮心艰难。黑水要过几层心该定,遇到风台搅大浪,有的抬头看天顶,有的啊心想神明。神明保佑祖先来,海底千万不通做风台,台湾后来好所在,三百年后人人知。
  • 车子转出村中小道,来到双线道的马路上,来往车辆极少。一车四人缓缓往溪洲国小而去,方老师二十年来的读经班就设在那儿。车上,阿玉、方老师是读经班的老师,姐姐和我则是慕名去观摩的…
  • 怀想从庶民生活中走来,旧岁月里的素朴已渺然不见,惊觉只有唤醒善念,回归传统,才能找回善良,悠游天真无邪的境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