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瓜汤的故事

德乐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0月29日讯】当年在国内工作住集体宿舍,和我同住一室的是编辑小王和翻译小李。宿舍是筒子楼,没有厨房。单位食堂的伙食不好,要想解搀改善生活,只能在我们“多功能”的宿舍里自己动手。

那几天小李陪团出去了,小王准备到外地采访。小王是山东人,做得一手家常菜。出差前一天,她用苦瓜瓤做了一碗,想加几滴香油提味,不想,个头矮,香油瓶放得高,一时没拿住,瓶子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半瓶油撒了一地。她忙着第二天出差的事,没时间仔细打扫,把地上碎玻璃渣扫掉,用墩布拖了拖就算完事了。

晚上我回到宿舍,一进门就被香油味呛住了。那天晚上,我俩被香油味熏得都没睡好觉。

第二天小王出差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出来进去都是恼人的香油味,望着油腻腻的水泥地,我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抓起桌子上的一摞旧报纸,没好气地摔到粘满香油的地上,也不管屋里香不香,臭不臭的了。

几天后打扫卫生,我清理地上的那摞报纸时,意外地发现,地面上一点儿香油的痕迹都没有了,连渗到水泥地里的油也被吸到了报纸上,浓厚的香油味被报纸的油墨给中和了,后来连小李陪团回来都没发现屋里曾撒过香油。

出国后,每次看见亚洲店的苦瓜,我都想起小王那碗苦瓜,有时我也会买两根苦瓜回家。先把苦瓜炒着吃了,然后用掏出来的苦瓜瓤做汤。苦瓜瓤去籽切成小块,放在油里略炒几下,再放水,醋、胡椒、盐,最后加点儿香菜和几滴香油。每次我拿香油时都格外小心,不敢怠慢,因为香油多了味道有多冲,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苦瓜瓤是软软的,放到汤里没那么苦,是苦瓜的清香,喝汤的时候全家人都叫好。没想到一直扔进垃圾筒的苦瓜瓤,成就了饭桌上的一道美味佳肴。当初小王打碎的香油,已经沉淀成了浓浓的乡情,随手将报纸往地上的一掷,有了一个报纸还原清洁的惊喜。

喝着清香四溢的苦瓜汤,遥想当年的同窗姐妹,不知她们如今一切可好?@*(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从小,“乖巧懂事”、“温柔文静”这些为女孩量身打造的形容词,为我加冕,也成了我的囚笼。多少个日子,我顶着一头清汤挂面,行礼如仪地应付学校课业,但回到家便把自己关在房里,将摇滚乐开得震天价响,过着内外冲突、人格分裂的高中生活。那时的我,外表平静无波,内心里却跟自己过不去、跟家人过不去、跟整个世界过不去。愤懑无以言说,只有文学和电影带给我救赎──在纸页中,我一行行追索主人翁的生命轨迹;在光影里,我看见一个个动人心魂的命运悲欢。我常想:在那样愤怒不安的年岁,我能与文学、电影邂逅,夜夜缱绻,并且情定终生,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如果不是因着阅读、看电影,叛逆的心何处寻找认同的出口?无名火中烧,就算不伤人,也必然要走上自伤吧!
  • 银耳要挑白色而微黄的好,黄色或暗黄色次之;形状要朵大而疏松,耳肉厚,朵形完整,看去无杂质的好;味道上清香者好,酸霉味者差。
  • 什么是印度传统餐食,印象中从电视媒体报导用香蕉叶铺着,有大饼及佐料配餐,或白饭加咖喱炒肉,用手抓食,没有叉子、没有汤匙,自然也没有筷子啰!这是印度传统饮食习惯。
  • 秋天多喝点汤水对身体很有好处,此时的各种水果和蔬菜都到达了它们生命中的颠峰时期,以它们制成的汤水绝对是一年中最地道的.所以在这个季节千万别错过制作和品尝哦!
  • 秋天到了,又是喝汤进补的好季节,向来注意养生的香港人,当然也有针对秋天设计出来的好汤,而且现在在饭店里,只要150元就可以喝到,喜欢在家动手做的朋友,也可以自己试试看。
  • 【大纪元10月2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彦瑜新竹县二十五日电)新竹县政府今天举行记者会,宣传由竹县十一家温泉业者共同推出的“山林SPA汤泉美食”探索之旅,以及即将于二十七日在尖石乡登场的“尖石乡甜柿、巨木节”。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应邀为活动代言,她赞赏尖石的美景与美食,也邀大家上山泡汤“找机会好好疼惜自己。”
  • 人类发展到今天,环境已遭受到严重的的破坏,科学的进步改造了世界,也陷入了自己创造的危险中。首先遭殃的,是人人需要的饮食问题,严重者,各类重金属、化学药剂等残留物侵入动植物,再经由食物链进入人体
  • 一日翻《全唐诗》,不经意间一行诗句从眼前晃过,“过午醒来雪满船。”——醉卧孤舟的人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大雪纷飞,天地茫茫。寂静的天光,船篷外如织如幕的飞雪。那一种寂寞和自在,顿时叫人耳目一新。
  • 无法想像,没有芭蕉的东方庭院,也无法想像,没有芭蕉的古典文学。没有那一簇簇叶面舒张,深碧漫展的芭蕉叶,开在白粉墙边,湖石畔,生在三月的薰风里,长夏的庭院中。古老的文学,没有那一袭轻碧浓绿的芭蕉,千年来,那夜夜夜夜的雨,竟落向何处呢?那夜雨里,那孤独的,冤屈的,寂寞的,抑郁的,在人世间受遍磨难的孤苦灵魂,又与谁共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