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梦,保护真我的心理免疫系统

目前有许多心理研究和精神专著均提到,梦是一个人“真我”的真实体现。(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1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任爱琳编译),究竟是什么?精神分析学派(Freudians)认为梦中的所有影像都是性冲动的压抑。容格学派(Jungians)认为梦中的人物是跟神话有关的影子人物(shadow figure)。西藏的解梦者认为人生是一场每个人都该清醒的梦。新世纪(New Age)学派的实践者认为梦中的影像来自人的前世或是遇到了天使。而在新兴精神团体法轮功的专著中,梦被解释成是一个人主意识(大致相当于人们常说的灵魂)在物质身体休息时于另外空间的真实体验,是一个人“真我”(Authentic Self)的真实展现。

对于的研究者及心理治疗师约翰‧葛德翰墨(John Goldhammer)而言,梦是种自然且重要的心理免疫系统。他在新书“积极做梦:用你的梦来改变你的生活”(Radical Dreaming: Use Your Dreams to Change Your Life)中表示,社会、父母、朋友、学校所学往往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我们的行为、自我形象、甚至我们对自己最基本的判断力。藉由做梦,我们拥有了让心灵不受负面想法及压力影响的保护机制,就如同当人们靠近危险,神经系统马上传递警告信号告诉大脑我们即将受到伤害。

德翰墨博士在其研究中发现,梦像雷射般准确地瞄准那些造成我们自我否定的任何人事物,让我们不受心灵病毒的“感染”。梦所产生的自然力量让人们的“真我”逐渐展现,也让每个人的才华有了无限的发展可能。梦有着正面的力量,是人类内在的心理防御系统,它不但确保人的生存,更促进了意识的进化,让创意可以源源不绝。

人们从梦中感知真我的存在

对五十岁的艺术家伊莲(Elaine)来说,头发代表着她的外表以及别人眼中的她,也代表着她对自我的想法。当她梦到自己参加的心灵学习团领导人在治疗集会中将她散落的头发弄好以让她看起来“恰当”时,伊莲知道梦在警告她团体动力(group dynamic)试图改变她好让她“正确地”融入团体规范。“掉落的”头发代表着伊莲的独特性、差异性、自我观感及她不想融入团体规范的真实心态(authenticity)。这个梦将伊莲从长年来未得到社会顺从的自我否定中解救出来,也说明了当人们无法表现真我或活在一个不真实的顺从社会中,愤怒会形成,而隐藏的忿怒将转变成忧郁及沮丧(depression)。

不受限制的梦展现人无限的潜能

梦影响了人类几千年来的历史,激发了各行各业的人,带来了文学作品、科学定律、医学治疗等。梦是人们有利的内在资源,帮助人们过着更有创意、更为真实及更有意义的生活。梦是社会活动人士(social activists)试图让人们突破现况及外在环境束缚的一种动力,激励人们打破一成不变的生活。

十八世纪极具才华的小提琴家塔提尼(Giuseppi Tartini)曾经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让恶魔弹奏小提琴,出乎意料地,恶魔竟奏出塔提尼从未听过的动人旋律。当塔提尼梦醒时,他马上将自己在梦中所听到的曲调谱下,成就了他最好的作品-“恶魔的颤音”(The Devil’s Trill)。在做这场梦之前,塔提尼本来打算要放弃小提琴生涯。

在塔提尼的时代,恶魔代表着地狱领导者及上帝的敌人,因此塔提尼的梦冲击着当时的意识形态。借着这个梦,塔提尼显示出他对当时音乐规范的反叛,渴望展现他被压抑的天分及最原始的音乐。葛德翰墨博士认为,塔提尼的梦让我们了解到,梦总是不断提醒着人们那被负面思想与外在影响扼杀的天分和创造性。梦认同着我们的独特性,给予人们活出真我的力量。梦拉着人们离开有限的框架,打破规范,突破自我。

梦转变个人旅程,进而转变世界

当人们面对生活的变革时,梦能透露即将来临的结果。一位要结婚的女士在规划婚礼的过程中梦到自己来到墨西哥的月亮金字塔前(Pyramid of the Moon),穿着婚纱,脚步沉重,仿佛自己就像过去那些在此牺牲的人即将失去自我,痛苦、无助与恐惧充满了她的心。后来这位女士因为这个如此真实的梦取消了婚礼,这个梦让这位女士知道自己不希望为了符合社会对妻子及母亲角色的标准而失去自我。

葛德翰墨博士认为,梦是急进主义者,要将人们的真我从外在影响中抽离出来,让每个人都能成为社会秩序的调庭者,改变个人就能加速改变世界。就如同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因受到自己在美国国旗上作画的梦境影响,突破了过去抽像表达主义运动的规范,成为了二十世纪美国艺术的重要领导人物。而总统林登‧詹森(Lyndon Johnson)因为从小的梦靥在担任美国总统参与越战时日趋严重而决定不再参选,使得下任的总统能够快速地将越战结束并将美军撤离越南。

葛德翰墨博士撰写新书的过程中,感觉研究梦的过程就像回顾过去的片断,梦引发了人们内在的革命,是人们更接近本质的生活途径,梦是保护人们的“真我”不受外在影响以及权威而迷惑的心灵免疫系统,梦唤醒了人们沉睡中的内在能力,让每个人将其独特的价值展现到外在世界。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