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谭展纶和展纶学校

谭展纶在展纶学校给两位学生上课。(图片由谭家声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报导)新加坡早期从中国过来的第一代移民,他们继承了中国人勤劳善良和敬业的传统美德,在新加坡早年艰苦创业的历史上,默默付出、承受苦难,谱写了一段段光辉的历史。谭展纶就是第一代从中国大陆下南洋的众多华人之一,在牛车水独自办校教书30年,传承中国传统文化。

谭展纶于1898年出生在中国广东新会,由于祖父是开布庄的,家境不错,学生时代受过良好的教育,是广东省新会第一期师范班毕业生,也在广州学过中医。他精通华文、英文和日文,还通晓中医。

三十年代,谭展纶曾辗转于广州和香港行医教书。自1939年来到新加坡后就定居下来,在牛车水独自创办了新加坡私立展纶学校。他既做校长又是唯一的教员,把传统的教育内容和教育方法在新加坡传播开来。

据谭展纶的长子谭家声(MichaelOzaki)介绍,展纶学校除了教授华文、英文、算术和常识等规定科目外,也教日文,同时教《三字经》、《论语》、《四书五经》、《孙子兵法》等国学经典。

展纶学校的入门处设有孔子的祭坛。开学的头一天,学生家长通常带着孩子,拿着饼乾和菱角,跪在孔子的祭坛前,捏着孩子的手,用毛笔写下“开笔大吉”四个字,祈愿孩子从此步上求学的坦途,学业进步。

展纶学校的教学方法也很传统,颇像旧时的私塾教育。由于学生人数不多,年龄又参差不齐,谭展纶几乎就是一对一、手把手地教孩子课程,他要求孩子们背书,面对墙壁站着背,不会的就鞭打手心。

展纶学校在四、五十年代的教学过程中侧重了国学教育,而现在的中小学注重的是平衡教育。比如,谭展纶让学生们背诵国学经典《论语》、《老子》和《易经》等,主要从培养孩子们的记忆力、良好的心理素质等,因为小孩的记忆力比较好,而理解力相对较弱,而现时普通学校从教材的编写和教法上主要侧重的是理解力。另外,国学经典书籍的内容主要是教导学生注重道德、修养方面的提升,既学文化知识,又可学习做人的道理。而普通学校只强调应试教育而忽视了品德教育。


谭家声和他的儿子在展纶学校的旧址前面。(摄影 明国/大纪元)

谭家声介绍,展纶学校的学生也是形形色色。他们大多是牛车水一带有钱人家的孩子,年龄从5岁到16岁不等。有杂货店老板的儿子,金店老板的儿子,也有的把学校当成幼稚园寄放孩子。学生不管有无缴学费,或拖欠学费,他父亲都照教不误。

展纶学校从1939年在牛车水注册到1969年正式结束,经历了三次校址动迁,从最初的登婆街、到客纳街、到后来的谭氏宗社,由于都位于牛车水,且位置相隔不远,牛车水的老人们还依稀记得当年学校的风貌。

1959年新加坡自治邦成立后,教育部对学校的要求进一步提高,像展纶学校那样只有一两间课室,又没有操场的学校,学生人数设有限制,展纶学校越来越难以维持生计,到1969年正式从教育部的名册上消失。

谭家声说,他不懂父亲为什么一生痴爱教育,在没有资金、没有背景的条件下,单枪匹马在牛车水开办一所私立学校,其中的艰辛困苦外人很难想像,但父亲勤勉好学、甘于清贫,身教言教与人而乐此不疲。他说,“思想开明的父亲倾其所有,一生默默无闻地传授知识。”

谭展纶于1977年在新加坡中央医院去世,享年79岁。家人根据他的遗愿,把他的遗体及各个器官都捐献给了医院供医学教育用。

谭家声说,“父亲死后连骨头都捐出去给医学教育用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来。而且,父亲把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教育事业,对教育的痴爱,真的很少见。”

谭家声说,父亲去世近三十年了,我的儿子也已经十六岁了,让更多人知道前辈们的历史,会将敬业和身教言教等优良传统传承下去。(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1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苏泰安嘉义报导)对于中国传统教育教导妇女只能‘嫁鸡随鸡’、严守‘男主外、女主内’的分际,立委蔡启芳认为这样不但把妇女限缩在家庭这框架下,更让妇女变成一个‘不会思考’的生命,这是何等悲哀的一件事。因此重视妇女的地位、想法,不但让台湾妇女有着自由意志,让妇女成为爱台湾、好媳妇的幸福族群。
  • 前一阵听一位西人朋友抱怨,说自己的儿子在学校非常淘气,在学习上也表现不好。回家对儿子凶一些吧,他就更叛逆,还威胁说如果挨揍了他就会去叫警察(在西方社会,打孩子确实会招来警察的)。如果对儿子继续听之任之吧,眼看他在外面越来越不像话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看这个朋友恨得牙痒痒的样子,让人感觉其实西方人和中国人在面对孩子淘气时是一样生气的。这生气的程度让人想起中国古装剧里面一个父亲大喝一声“拿家法来!”然后把儿子绑在长凳上一顿好打。我颇为同情那位朋友。我的孩子虽然在别人眼中已经属于非常乖了,不像那位朋友的孩子那么淘气,但是,当我孩子也有不听话的时候,我也常常情绪很坏。
  • 从中共统治下出来的中年人,对“忆苦思甜” 这个名字非常熟悉,但对下一代和海外华人就非常陌生了,笔者本着“继承党的光荣传统”,将“革命传统代代传”,“把无产阶级的革命红旗插遍全世界”的“革 命精神”把“忆苦思甜”的“革命传统教育”介绍到海外来(引号者均是当年《人民日报》上,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屁话,中共吹牛大王,说肉麻话不脸 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