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重托

一位妈妈写给老师的信
叶子
【字号】    
   标签: tags:

下面的这篇文章是一位妈妈写给老师的信,摘自西方幼稚教育专业课本。文章感人至深,每次读后都会让我觉得作为一位教育者确实重托在肩,督促自己不要有丝毫的马虎与大意,也希望能给教育界同仁一些启示。

亲爱的老师:

今天早晨当我把我的宝宝交到您的怀中时,我勇敢地笑了。我的理智告诉我--我完全可以信任您。我也明白对于我来说重新开始工作的重要意义。但我仍知道,如果再让我在那里逗留一会儿,我的眼泪就会流下来,我会把我的宝宝带走,我们一起跑回车里,躲在里面。我自己就是从事这一行业,多年来的所受教育和工作经验却仍让我此时不知所措。作为一个婴儿的妈妈,在这与我的宝宝不得不分开的时刻,我想给您一些建议。

在我的宝宝去幼稚园之前,请带我参观一下他睡觉、吃饭和玩耍的地方,这样也有机会让我们彼此相识。

请在正式开始的前一天鼓励我带孩子再去参观一次。

请帮助我在您那里感觉到放松和舒适,请给我一些同情和安慰,请听一听我想说点什么。

请多告诉我一些在我离开后,您将怎样照顾我的宝宝,如果他哭了,您怎么办?他会喜欢什么样的玩具。

早晨当我们来时,请给我们一个微笑,请给我的宝宝一个拥抱,哪怕是小小的触摸。问问他昨天晚上睡得好吗?帮助我们把物品放好。

如果我迟迟不走,请让我离开。我可能会觉得有点难堪,但我更需要您的严厉来帮助我作出决定。请您理解离开我的孩子对我来说是一件伤心的事情。

如果我的宝宝不让我走开,请让我看到您是如何用言辞和动作来安慰小小的他。

请理解我的宝宝将会很想念我,我也会想念我的宝宝,请让孩子和我说声“再见”。

请不要介意我在白天合适的时间去看望我的孩子。

当我去接孩子时,请告诉我一些特殊的关于他的故事,一些积极的事情。

我亲爱的老师,请不要介意我看起来有点不信任您,又有点过度担心,又问了您很多问题。请理解我,我是第一次做妈妈,我把我生命中最珍贵的部分交给了您。我需要您的保证正如同您需要我的信任。如果我能积极的面对分离,我的孩子也会如此。让我们一起为我的宝宝创造一个良好的开始。

爱您的珍尼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让小孩子学习做家务?好是好,可是他们只会帮倒忙呀!”可能许多家长都是这么认为。与其忙上加忙,还不如自己做,让他们坐在一边看电视算了。但是您是否想过,培养孩子有一种良好的习惯,绝非一朝一夕之事,而是慢慢积累而成的。
  • 热热闹闹的耶诞节即将来临,许多家长朋友都在想:今年买什么样的礼物送给孩子?时髦的玩具、精美的图书、出门游玩还是漂亮的衣服?叶子却建议您借此机会送给孩子一份珍贵的礼物--关爱他人。
  • 虽然疫情严峻仍考验着大家的生活,但从这次不幸的事件里能跟孩子多了难能可贵的生命对谈与交流经验,这是上天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 蓦然回首,才明白所谓付出就是快乐的真谛果然不假,使生命丰硕圆满的是发自内心的付出不计回报。
  • 学海无涯,祝福我的男孩在学习路上找到更多乐趣跟成就感。不管前方迷茫困顿的漫漫长路要走多久多远,我愿与你偕行、努力向前。
  • 绝非巧合的是,目前教师工会的首要要求恰好是他们自成立以来一直游说的主要内容,那就是雇用更多的老师。这就不难看出个中缘由了。更多的老师意味着更大的工会成员名单以及更多的流入工会的会费。工会还很清楚,即便在大流行结束后,政府在政治上也很难解雇这些临时聘用的额外教师。因此,这些临时减少的班级规模很可能成为永久性的。
  • 看到孩子的成长,我看到了生命影响生命的轨迹。我明白,教育不是抽象的名词,她是美丽的动词,在生命与生命的短暂交会中,因彼此真诚相待而绽放光芒,而看似缘分结束的那一刻,这道光,将引领他们开启生命另一段的旅程。
  • 我是一名教师,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我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一票否决竞聘教师资格,得不到任何说法,被赶出学校大门。无奈,我便利用我的特长,开设了一个学生课后作业辅导班谋生。
  • 以前总认为要饱读诗书,才能教书。后来有机会几次上台授课,学生总有分心,甚至捣蛋者,这让我上起课来倍感吃力......
  • 记得我的一位朋友,她每天都因公司的事忙很晚才到家,有一天,她那上中学的孩子就像疯了一样数落自己的妈妈,并像仇人一样说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