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兒科醫師的修煉故事

文/吉林市法輪功學員

(圖:大紀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一九九六年九月九日,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初煉時身心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

記得第三天在同修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從我左耳「噌」的一聲出去一個東西,我立刻覺得大腦清醒。打坐中能體會到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的美妙,不知不覺中身體的所有不適都全部消失,深深體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方知這才是我應該遵循的,明白今生來世的目地就是返本歸真。從此堅修大法,堅信師父,扔掉多年來信仰的佛教,生命有了回歸的願望,決心跟師父修煉到底,直至圓滿回家。

一、在工作中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放淡名利--時時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

我是一名內兒科副主任醫師,看透了社會的黑暗。醫院也打著救死扶傷的幌子,不顧病人的安危,勒索錢財貪婪之事比比皆是,本來該治病救人的醫院竟成了黑暗、道德敗壞的行業了。從領導一年上百萬元的收受賄賂,到三、五個月就可以買車,買房的小大夫。老百姓有句口頭禪,「有啥別有病,沒啥別沒錢」,老百姓到醫院看病,小病剝一層皮,大病到醫院就得傾家蕩產。由此看到醫院在中共淫威下的黑暗。

我修煉第二年,受社會藥品回扣風影響,各個廠家的藥商整天坐在醫院裏督促大夫看病使用自己廠家的藥,而後給回扣提成,大夫也不管患者需不需要,哪個藥給提成多就開哪個藥。一天下來上百元,有的上千元進到大夫的腰包,比工資多多少倍。醫院糾紛不斷,大夫都搶患者看。醫生的職業道德何在?

我的患者較多,患者也願意找我看,因為態度好,花錢少,病好得快,最主要的是不請、吃、拿、要,我時時用大法約束自己,看淡名利,做個好人,不給師父丟臉,不給大法抹黑,自己沒有把乾坤扭轉的能力,只能做到:不符合師父要求的,我決不做。那段時間真的難受極了,常人的一舉一動都不願意看。

突然有一天,院長找我,和我商量院醫室你去不去,院醫室是給職工看病的地方,和經濟不掛鉤,當時悟到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不能錯過機會,這正是自己需要的,有時間自己多看書學法、抄書,錢少夠用就可以了。師父讓我脫離那個環境,脫離常人為了利益爭爭鬥鬥的地方。有人說,你去院醫室等於放棄了兒科專業三十多年而轉行了,我不覺得可惜,儘管一個月少拿不少錢,但我心性提高上去了。這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我的師父看著高興,自己心裏也坦然,常人喜歡的我不喜歡,常人需要的我不需要。常人說:真不理解你煉功人,有錢都不掙,業餘時間不打麻將,不穿漂亮衣服,活得多沒意思。這就是我們煉功人和常人的區別。

二、在修煉中體現大法的神奇

修煉十六年中,我經歷了很多神奇事,難忘的事,下面列舉幾例。

那是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晚上,我和十幾名同修去廟宇講法輪大法的真相,因第二天是四月二十八,遊客多,所以選在晚上。那天晚上做了大量的真相資料,貼標語,掛橫幅,整個的一片山,和寺院都做一遍,半夜兩點下山時,右腳腿疼得不得了,一下坐在地上,原來腳踩到石頭上,石頭一打滑,鞋幫和鞋底斷裂,腳面和腳心換位置了,疼得我大汗淋漓,同修都不知所措,當時我有一念:師父就在跟前,我不怕,別耽誤大家的時間,趕快好起來,用手一扳,咯吱一聲,腳心腳面恢復原來的位置。我立刻站起來,不疼也不麻了,和同修回家,白天照常上班。此事我和同修都感動得不知說甚麼好,這是師父在幫我。一般腳崴一週才能好,骨折一個月才能下地活動,這還得是輕的,可我的腳那麼嚴重,不紅,也不腫,這又是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還有一次,我坐在床上看明慧文章,突然頭暈,腦子一片空白,面色蒼白。我丈夫不修煉,是醫生,立刻測血壓,高壓180,低壓100,脈搏每分鐘40次。這時我嘴也歪眼也斜,說話吐字不清,但心裏明白,我立刻想到自己是煉法輪大法的,有師父在,任何東西不得干擾,不准迫害我,在這期間丈夫把一片藥塞到我嘴裏,趁他不注意轉身時,我把藥吐出去。此事來勢兇猛,丈夫急著和我商量到醫院去,我說不是病我不去,這是邪惡的干擾和迫害,大約二十分鐘嘴也不歪了,眼也不斜了,一切恢復正常。丈夫又一次見證了大法,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走過了十多年艱苦的路程,經歷了很多,深一腳,淺一腳,有苦,有甜,滲透了師父多少心血,慈悲的師父一次又一次的替我化解魔難,很多事情是師父在承受,在呵護,在鼓勵,師父就在身邊。今後更加重視靜心學法,遇事多找自己(哪裡作不好),多救人,讓師父放心,直至圓滿跟師父回家。

--摘、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一個兒科醫師的修煉故事-267668.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十八年中,為修煉中摔跟頭,給大法抹黑流過痛悔的淚;為不嚴格要求自己,沒達到大法的要求流過傷心的淚,但流得最多的是感恩的淚。想到師父的慈悲苦度,想到師父的無量慈悲,經常讓我淚流滿面。有時走在街上,看著來往的人流,心中常常充滿自豪和喜悅:「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我有世界上最偉大、最慈悲、最了不起的師父!」
  • 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位痛苦不堪的抑鬱、厭世者,深知這一類人由於自己心理、性格的缺失,陷在深深痛苦中不能自拔。然而,我遇到了救世的奇功──法輪功(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帶我脫離了苦海,走入了光明。十五年了,我是法輪大法的深深受益者。
  • 我是一名醫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親身見證了得法輪大法後丈夫的身心變化。丈夫得法前患過肺結核、胸膜炎、咽喉炎,身體經常感冒。自修煉至今沒有用過一次藥。雖然有過幾次較重的症狀,但沒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種超常的力量,否則人是無法抵抗的。
  •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 作者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 (shown)自己在絕望地準備好遺書下,無意中得到一本《轉法輪》…,從開始的只修心性不煉功,到後來認識到,師尊傳的是性命雙修功法,性命雙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煉,否則就不是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這樣就真正開始了自己的修煉路程。在中共邪惡謊言中,現在還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輪功,從而有意無意起到迫害和傷害法輪功的作用。我想說,通過法輪功的修煉不僅僅是使我的身體痊癒恢復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淨化昇華,知道了我們人活著的真正目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