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家
卡爾四世在1378年因為中風而去世,他遺留給捷克子孫許多有形與無形的文化資產,至今仍然獲得捷克人的景仰與尊崇,因此被尊奉為捷克的「國家之父」!
卡爾大橋是布拉格的地標與捷克的首要映象表徵,更博得「歐洲最美麗橋樑」的美譽!橋面兩側合計有30尊精美的聖徒雕像,是一條長達516公尺、寬10公尺的巴洛克藝術大道。
卡爾國王創立的「布拉格卡爾大學」,在創校的章程中強調:「我們這個國度的忠貞國民們,對於知識十分地渴求,因此我們不應該再向外人乞討知識的果實!」
這幅畫正是描寫剛剛凱旋,為國王帶回光榮的勝利的大孔代,被堂弟國王路易十四所接見的場面。這是表揚他不朽功績的榮耀時刻!只是大孔代雖然戰功彪炳,晚年卻為痛風所苦;因而有了畫面中舉步艱難的情節。一個是寬宏大量、勵精圖治的英主,一個像是迷途知返的脫韁戰馬,兩人本應惺惺相惜。這段恩恩怨怨,卻寫就了法國歷史上輝煌的一頁!
在漫長的歷史中,有一幅雋永的古畫「子牙垂釣」。畫中的主人翁,在中國是位家喻戶曉的人物,他「寧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非為釣錦鱗,只為釣王侯」。民間還傳說:「太公在此,百無禁忌」。只要子牙在場,鬼神就不會興風作浪。
中國大陸學者所纂寫的「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嚴謹地、忠實地記錄了大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浴血守土、報效中華之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本欄轉載自黃花崗雜誌連載「衛國戰爭大會戰」系列〈淞滬大會戰〉之紀實,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國共產黨顛倒是非的謊言蒙蔽真實歷史、道德紛失的年代,重現大時代刻記的忠貞,滌蕩人心,誠殊珍貴。從14集起,為松滬大會戰紀實下篇:〈抗戰的洪流〉之連載。
(shown)青天白日旗飛揚 中國大陸的大多數人對國軍抗日的慘烈毫不知情,他們以為日本侵略者是地道戰、地雷戰、還有麻雀戰打走的。如果連真相都被掩蓋,那只能說明我們並沒有勝利。如果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任由勝利者書寫的。如果14年艱苦抗戰是虛構的李雲龍、姜大牙,李向陽們打贏的,那我們民族的歷史就只是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如果我們再這樣一代一代的被愚弄,一代一代騙下去,我們將沒有歷史,只擅長篡改和遺忘。所以我要說,如果我因為說真話而死。那就讓我因說真話而死,我不會再沈默。我會記得這14年的舉火燎天,中華民國全圖1117萬4002平方公里,縱橫千萬里的戰線上奮勇作戰的身影,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國民革命軍。你們共匪欠我們中國人的,總有一天會還的。願戰爭永不再來!
(shown)最大謊言--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為了將自己包裝成抗日主力,中共不斷吹噓戰果。而據日方資料,百團大戰,擊斃日寇302人;平型關大捷,擊斃167人。…以上共計擊斃日軍599人。當國軍在前線和日本侵略者血拼的時候,中共這顆毒瘤把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當成了它寄生裂變的最佳機會。共軍10大元帥的林彪打了一個平型關伏擊戰,彭德懷打了百團大戰,餘下的功勳都是打內戰建立的,而國軍的高級將領個個都和日軍血戰過。 毛澤東說:「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shown)14年的抗戰史,大多數中國人只知道平型關大捷、百團大戰這兩場八路軍和日本侵略者的作戰,平均7年一場。如果從1937年算起,就是4年一場,好像是說,抗日主力軍八路軍憑著這兩場戰役,就徹底打敗了侵略者,挽救了中華民族。事實上,抗日戰爭中,蔣介石領導的國軍打了22次大型會戰,1117次中型戰役,3萬8931次小型戰鬥。
蔣介石的政策——攘外必先安內。現在我們看看被中共污為「賣國賊」的蔣介石為抗日做了甚麼,再看看張學良這個中共吹捧的「民族英雄」為抗日做了甚麼,不難看出其用心至惡的政治目的。然而西安事變使得蔣介石內政國防方面的建設被迫中斷,中國提前進入全面抗戰。
(shown)可是我錯了,當我自己認認真真的翻開歷史去看這場保存了我們民族血脈的戰爭的全部真相,我發現了一個祕密,一個驚天的祕密,這個祕密改變了我的人生。現在,讓我把它告訴你們:你們共匪欠我們中國人的,總有一天會還的。
白崇禧將軍之子著名文學家白先勇教授應邀演講他的新著《父親與民國》,娓娓道出白崇禧將軍與民國的歷史…
第二天,日軍3000人在呂宋島南端,距馬尼拉200英里處的黎牙實比登陸。麥克阿瑟仍沒有大動作。他向迷惑不解的記者們解釋了他的意圖。
麥克阿瑟對布里爾頓、佈雷迪和遠東航空兵令人震驚的表現火冒三丈。在公共場合他卻為他們辯護。他總是不讓他的下屬受他所謂的外人的批評,包括陸軍部的高級指揮官。
11:40,遠東航空兵接到通知,伊巴探測到大批飛機向南正飛越林加延海灣。
麥克亞瑟一會兒就讓他們忙得無暇考慮這個問題,但以往的傳記中卻沒有人提到這一點。這令人吃驚,因為要回憶起戰爭的第一天他是如何過的並不困難。
第二天,新加坡英軍艦隊司令湯姆•菲力普斯將軍飛往馬尼拉與哈特和麥克亞瑟會談。他希望哈特派他13艘巡洋艦中的8艘到新加坡護衛他的主力艦。
中國也非一個更好的選擇。中國沒有轟炸機機場。要修則需人工,而且要在內陸深處日本先頭部隊夠不著的地方。
10月初他到達維多利亞一號堡時,麥克亞瑟像老朋友一樣歡迎他。然後,他告訴凱西他建設空中力量的打算。
麥克亞瑟面臨的難題是:如果他讓大家知道,他對菲律賓陸軍的作戰能力不抱信心,他實際上等於在邀請日本人攻佔菲律賓。但麥克亞瑟的計畫是要保衛群島,至少要守住馬尼拉灣。他必須為菲律賓人分配一個角色。
她想知道他對歐洲戰區東線戰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國人大舉進攻蘇聯。到9月,他們已經推進了500英里,俘虜了200多萬人。大多數人都以為,德國將在冬季之前佔領莫斯科,徹底擊敗蘇聯。麥克亞瑟公開宣稱,德國還不夠強大,拿不下莫斯科。“  
然而,唐•曼努爾•奎松不這麼想。就要發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須成為舞臺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選好的舞臺。他越來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稱羅斯福和塞耶應該在戰時“被絞死在燈柱上”,因為他們阻礙了他的民防計畫。
麥克亞瑟名單上的另一名軍官已經在菲律賓。這位上尉名叫勒格蘭德•A•迪勒,在菲律賓師參謀部供職。他之所以上名單是因為他和薩瑟蘭一起打高爾夫球,而薩瑟蘭正在為麥克亞瑟尋找一名助手,他覺得迪勒背景合適:他有民用工程建築學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職,畢業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軍校。麥克亞瑟自己就當過工兵,但一有機會就轉入了步兵。當薩瑟蘭告訴他,他剛替他找了個助手,麥克亞瑟很生氣。“我一般是自己給自己選助手。”他說。但一當薩瑟蘭把迪勒的經歷告訴他,麥克亞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進了名單。
麥克亞瑟在陽臺上沉思著踱步,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兒子佈滿橡皮玩具的淺水塘。儘管西太平洋上空戰雲密佈,但仍沒有理由相信日本軍閥想和美國開戰。這麼做無異於自殺。對日本威脅最大的是中國,而非美國。日本陸軍已深入中國,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資來征服這麼大的國家。日本軍閥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是掠奪東南亞的礦產資源。這也許能使日本建立龐大的戰爭機器,並有足夠的錢實現帝國的政治和軍事野心,統治遠東。
1940年10月,海軍給亞洲艦隊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馬斯•哈特上將。麥克阿瑟也許有過一閃而過的念頭,他終於有了一個同情他、願聽他說話的人。雖然哈特有四顆星,哈特的「艦隊」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艦艇,其作戰能力令人懷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艦艇都夠投票的年齡了。」
當塞耶1939年秋到達馬尼拉時,他發現奎松很害怕戰爭,有時甚至是驚惶失措。他從麥克阿瑟處接到的關於菲律賓陸軍進展樂觀的報告與那些能幹的菲律賓軍官的悲觀預測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認識到,訓練有素的軍官太少,幾乎沒有現代武器,要想保衛菲律賓還需要很長時間,甚至10年也不夠。  
麥克阿瑟認定他需要自己的海軍專家。與艾克一起玩高爾夫球的有一名風度翩翩的海軍中尉錫德•赫夫。一天,錫德在打高爾夫球時突發心肌梗塞,他海軍軍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國養病。令他驚訝的是,他收到了麥克阿瑟的一封信,請他回馬尼拉任他的海軍顧問。
    共有約 56 條記錄